第四十五章 巨人
月出峨眉照沧海2021-02-01 18:422,352

  陆辞渊内视了一番体内的情况。

  灵仙第五楼,修士已经可以凝聚功体。陆辞渊因祸得福踏入第五楼不过短短几天,还没来得及凝练功体。眼下正好借着养伤的机会,将功体凝练一番,从而真正地巩固了这第五楼的境界。

  陆辞渊心神沉浸,一片白茫茫的天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在这片天地极遥远处,有一点星芒闪烁,那星光起先微小,转而明亮,继而笼罩了整片天地。

  星光闪耀天地。无数星点出现在虚空之中,朝着这片天地的中央汇聚,在九息时间之后,化作了一尊巨大的巨人。

  在这巨人的眉心之上,有一道七星印结,熠熠生辉。

  巨人的双目是紧闭的。陆辞渊心念一动,那尊巨人的双目赫然睁开——这是一对颇为玄妙的双目。

  右目之中,蕴藏着磅礴的紫金真气,从中仿佛可以看源源不尽的生的气机。

  左目之中,尽是幽深的黑色雾气,单单窥上一眼,就能感受到让人魂灵冰冷的寒气。

  “这……这是什么,这难道是我的功体吗。”

  陆辞渊心中惊骇。没想到自己凝聚的功体竟然是这样的,着实有一丝诡秘。

  他在上渊学宫的时候,也曾阅读过有关介绍修士功体的典籍经卷。其中有一些草木精怪得道踏入仙途之后,化出的功体乃是它们本体的显化。譬如,他的师姑紫翊就是一株紫莲修炼得道。故而她的功体便是一株小巧的紫莲。再譬如,周笑尘的师父,松鹤老人乃是一株千年古松得道,他的功体便是一株参天青松。再说,如陆辞渊这般的人类修士,凝聚出来的功体大多与其修炼的功法有关或是使用的兵器有关。譬如,天藏界历史上涌现的无数才绝惊艳的绝代人物,他们的功体大多是自己的本命神兵,剑、刀、棍、枪,皆有之。

  可陆辞渊从未在书卷古籍见过关于自己眼前这般怪异功体的记载。难道是他凝聚功体失败了?可在这尊巨人身上,陆辞渊的确感受到了一种亘古的气息,而且在冥冥之中与他建立了一丝联系。

  令陆辞渊更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那尊巨人动了!

  只见这尊巨人双手一招,自其巨大身躯的两侧,忽然闪现了两道光!

  一道光是紫光,一道光是黑光。

  紫光在巨人的左侧,而那黑光在巨人的右侧。就在这个时候,整片天地倏忽一暗,紫光的色泽突然暗了下去,转而凸显出的是一把通体紫金的长剑;而那黑色的光也暗了下去,转而凸显出的是一把通体灰黑色的长剑。

  “这不是少临剑和太渊剑吗。”

  陆辞渊认出了在身边的那两把长剑,正是由临渊剑在他战胜了梦魇心魔之后演化出来的少临剑和太渊剑。

  这两把剑停留在巨人两侧约莫十息之后,转而升起,停留在那巨人的头顶,最后没入了巨人的头顶。

  巨人的身躯变得半透明,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这巨人身躯之中,安静地躺着两把长剑。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陆辞渊正在心头疑惑,只见一道声音在他的心头响起。

  “吾名原始,吾名原始。”

  陆辞渊喃喃道,“原始?难道是这巨人的名字……原始巨人。”

  就在陆辞渊念完“原始巨人”这四个字的时候,陆辞渊所在的那件小屋在一瞬之间被一股莫名的天地伟力笼罩住,原本留在这房间之中的神念被这股天地伟力悉数摸去。

  这些事情,沉浸在心神之中的陆辞渊是不知道的。

  如今的他,已经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似乎可以触摸到天藏界之中最为本源的天道的一缕痕迹。

  若是有旁人再次,定能看到,陆辞渊周身的气机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的增长,直到最后,这些磅礴的气机将这一方天地的灵气在无声无息之间全部攫取到这一亩三分地之中。

  在如此浓郁的灵气环境之下,陆辞渊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在贪婪地汲取着包裹在他周身的灵气。

  很快,陆辞渊的修为升到了第五楼巅峰就停了下来。似乎是有一种力量,强行止住了陆辞渊突破的气机。

  毕竟,在灵仙二十四楼之中,第五楼与第六楼之间便存在着一道门槛。能否突破这道门槛,意味着修士是否能在灵仙二十四楼之中继续走下去。而如何突破这道门槛,就决定这修士能在这一条仙途上走多远。

  古往今来,不乏一些修士,因为自身的潜力、天赋的限制,始终无法破开这一层门槛。但他们心有不甘,便衍生了许多‘旁门左道’的突破法门。其中,最常见的便是借助外力帮助自身突破这一层门槛。但凡是通过这种方法突破这一层门槛的人,大多不会有很高的成就。其中大部分修士,都走不出第八楼,其中有一些机缘的,指不定还能攀上第九楼的高峰。至于九楼之上的第十楼,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所以,为了巩固陆辞渊的修道基础,从而在灵仙二十四楼这一仙途之中走得更远,第五楼到第六楼这一层门槛,还是让陆辞渊自己突破来得好。

  曹家的这艘宝舟以极快地速度逆流而上,若是从极高的地方俯瞰彩云间,便可以看到一点金光在浩浩大江中飞速移动。

  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因为曹家的这艘宝舟是由一名第六楼的修士掌控的,而这名第六楼修士正是曹家家主曹灿。

  曹家的这座宝舟一共有两层,曹灿正是在第二层。第二层的一个房间之中,曹灿盘膝坐在一个小木板床上。

  他双目紧闭,似乎是在用心神操控着这尊宝舟。但是在这一瞬间,曹灿的眉头微微皱起。就在那刚才近乎‘白驹过隙’的短短一瞬间,曹灿发现自己忽然失去了与这片天地浓郁灵气的联系。他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气波动。

  此时,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父亲。”

  门外响起了曹芷萱的声音。

  曹灿缓缓睁眼,起身开了门。

  “那小子安顿下了?”曹灿问道。

  曹芷萱身旁还跟着侍女青莲。青莲自小就跟在曹芷萱身边,可以说算是曹家家主曹灿的半个女儿。所以,青莲与曹灿也算亲近,并不像寻常人家里仆婢畏惧主上那般。

  只听青莲说道,“家主,那小子可是好不识相呢,我看就是个呆子。”

  曹灿笑道,“哦?怎么个说法,青莲你给我说说。”

  见曹灿这么说了,青莲便将在先前房间之中的事情告诉了曹灿。

  曹灿听了,哈哈一笑,转而看向站在一旁的曹芷萱,说道,“怎么。那小子莫非是什么神仙人物,竟惹得我女儿对他如此温柔。为父倒是想见见他。”

  其实,这宝舟方圆一里都在曹灿神念的笼罩之下。所以,当初的曹芷萱将陆辞渊救上来的时候,曹灿就已经用神念扫过陆辞渊了。

  如此年轻的第五楼修士,就是祁阳山一带执牛耳者的上渊学宫也是不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长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长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