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筑基初期而已
苏门三杰2021-03-02 15:103,041

  “快去看啊,快去演武场看!”

  “什么事这么激动?出什么事了?”

  “快去看就是了,我们练气期的大师兄苏云以练气期修为挑战筑基期师叔,去晚了可就看不到了。”

  “什么?那我一定要去看看!”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传出了这个消息,苏云对战筑基期师叔的事情几乎全宗都知道了,一个个练气期的小辈弟子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从洞府里跑出,汇聚在演武场边上。

  演武场是天剑宗弟子用于平时对战的地方,不可能每一次战斗都要到那密闭空间里面去,而那密闭空间也只有宗门大比的时候才会使用。

  演武场通体由玄铁石构成,上刻有玄奥阵法,在演武场的边缘有半丈厚么光幕隔开,理论上可以提供结丹期修士战斗,非元婴期修士不可轻易毁去。

  如今的演武场上已有几人在对战,当他们看到如此多的人汇聚在四周是,都被吓了一跳,他们可不认为自己的战斗可以让这么多人来围观。

  就在这时,演武场上方的光幕露出一个三丈大洞来,数道人影从天而降,苏云也在其中。

  “所有演武场内战斗弟子速速停止,腾出地方来!”李剑一威严的喊到,袖袍无风自动,一股强大的其实扩散而开,演武场上对战的几人一个哆嗦,纷纷停下施法,退到了场地之外好奇的打量着天上的众人。

  苏云缓缓的降落道地面,如同一把利剑一般锋芒毕露,一身气势缓缓散开,丝毫不比练气后期巅峰的修士弱。

  而这些其实则是刻意收敛了一半的结果,为了就是让对手低估他的实力,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小辈,接着!”黄袍老者从天而降,丢过一张羊皮小卷,苏云接过来一看正是生死契,上面的担保人为李剑一,而最下方的位置写着黄石,显然就是那黄袍老者的名字。

  苏云张嘴吐出一道剑芒,割开自己的中指,逼出一丝血液来在羊皮小卷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哼,几天就是你的死期!”黄石阴冷的说到,如同老者死人一般盯着苏云。苏云不置可否的一笑,心中暗道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难道没有收到他击杀了王宁的消息么?或者这件事与赵真无关?

  其实苏云想的没错,黄石还真的不知道他击杀过王宁,首先王宁以前受过重伤,虽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阴魂教的人却不知道,他们以为王宁任然有伤在身,又不小心被苏云偷袭。所以他们并没有把苏云多放在心上。

  一看苏云真的与黄石签订了生死契,许多人都不淡定了,首先是苏云的哥哥苏啸,他虽然知道苏云的实力非同一般,但不认为苏云能够对战筑基期修士,所以心中满是担忧。

  相比之下周紫寒倒是没有多少的担心,她依旧是一副冰冷的样子,仿佛下方的苏云无关一般。只有细心之人才会发现她的美目看着苏云时闪过一丝丝柔情。

  “苏师兄真的对战筑基期的师叔啊?”一位练气期弟子喊到,起先他还有些不确定,以为是别人以讹传讹,夸大了事情,如今一看知道苏云真的要对战筑基期的师叔。

  和他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此刻一个个都惊讶不已。一些弟子崇拜的老者苏云,一些则是满脸不屑鄙视,似乎觉得苏云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当然最多的还是面无表情保持中立意思的弟子了。

  “哼,就他苏云算什么东西?也敢挑战我师傅?真是不知死活,我出十块灵石赌苏云十招之内必败无疑!”

  说话的是一个面容阴沉的少年,面孔上有着一道长长的伤疤,将原本不错的面容变得狰狞异常。这人名曰黄元,是黄石的亲传弟子,在练气期弟子中颇有名气。

  这名气自然不是因为他实力多强大,也不是因为他有一个筑基期的师傅,而是因为他脸上的这一道伤疤。确切的说是这道伤疤的来历。

  黄元生性喜淫,原本是一富家的少爷,常常做着一些强抢民女的事情,以他的家挺做这些事但也没有什么,他家里的人自会替他摆平。

  可是这小子也是个胆大包天的种,竟然偷偷的把他父亲的小妾,九姨太给强上了。而且还被他父亲给抓了个正着,被他父亲一怒之下用刀划破了脸庞,逐出了家门。

  黄元在这天剑宗内倒是有一些狐朋狗友,如今他一说话,马上就有人借接口道:“哈哈,我也想赌十块灵石,可是我们都赌苏云输,没人敢赌他赢啊,这赌注没有人赔啊!”

  “是啊,我也想赌他十块!”

  立马就有数人起哄,其他的普通弟子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不看好苏云。

  这时忽的一道声音盖过了众人,“我出两百块灵石赌苏师兄赢!你们的赌注我都接了,还请拿出灵石来!”

  苏云诧异的一看,这人确实器具峰的胡景,胡景看到苏云望着他,连忙拱手道:“苏师兄,你可一定要赢啊,小弟我可是压上了全部身家,赢了我们五五分成啊!”

  “哈哈,哪里来的痴货?”黄元大笑一声,他原本只是出口讥讽下苏云,好让他师傅对他留下好印象,不料真有傻子会压苏云赢,当即大笑着甩出五十块灵石道:“我就与你赌五十块,收好了。”

  “我也赌五十块!” “我也来!”

  一道道声音响起来,许多人都把灵石丢向胡景压黄石赢。在他们看来如此容易赚灵石的机会可是不多,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一时间竟然有进百人都压了黄石赢,多的有一百块灵石,少的则是一两块。总的加起来了有近两千块下品灵石。

  “接着!”苏云甩手丢出十八块中品灵石给胡景,如此一来就就拉平了两方的下注量,这一场赌局也算正式开始了。

  李剑一在空中平淡的喊到:“比试开始!”

  “小辈受死!”黄石一声大喝,抬手射出一道五尺长的灵光,一把金色长剑在灵光中闪烁不定,一道道符文包裹在剑身之上,甚是不凡。

  “哈哈,筑基期而已,看我斩了你!”苏云微微一笑,抬手剑血煞剑挥舞,数道丈许长的血红色剑气呼啸而出。

  与此同时苏云的气势不再保留,完全外放,竟然不比那黄石差上多少。

  血煞剑芒一接触那金色飞剑就崩碎开来,不过金色飞剑斩开数道血煞剑芒也是消耗不少,到达苏云身前是已近没有了原来的威力,被苏云轻易的挑开了。

  与此同时,苏云眼中血色浮现,无穷的煞气从血煞剑与他的身体内喷涌而出,方圆十丈内完全充满了血色煞气。

  黄石脸色一变,催动金色飞剑再度激射而去,不料金色飞剑一入血色雾气就受到了极大的阻力。同时一股股强大的切割之力作用在飞剑之上。

  黄石急忙把飞剑召回,只见原本灵光闪闪的金色飞剑灵光不在,剑身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裂痕。

  这可是中品灵器啊!黄石在心底滴血,只是情况危机由不得他多想,他连忙抬头看向苏云。

  一双血色妖异的眼睛浮现在他的脑海,难以挥去。黄石感觉四周的景象慢慢模糊,自己出现在了一片血色的海洋里,无数道人影在海洋中激战。

  幻术!黄石的脑海里浮现这个念头,急忙催动灵识反抗,当四周的一切恢复正常时,他发现一把血色长剑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之上。

  “你输了!”苏云冷冷道,以他如今的能力,在一天只能够使用一次的梦醒之眼下,击杀一为筑基初期的修士不成问题。只不过碍于天剑宗的原因,苏云没有击杀黄石。

  苏云不想杀黄石,黄石却是十分想杀苏云,所以他微微低头,做出一副认输的样子,等苏云收回血煞剑时他猛的发难,一道金光瞬间击打在苏云身上。

  如此近的距离苏云自然无法躲闪,他只能依稀中看到一方金色额大印砸在自己的胸口处,整个人瞬间倒飞出数十丈,落地时一口鲜血喷出,胸骨断裂了数根,要不是他的肉身坚硬堪比妖兽,这一下就已经挂了。

  “靠,他怎么这么卑鄙?”四周响起一阵阵骂声,就连压了苏云输的弟子也忍不住骂出声来。他们虽然心疼在乎自己的灵石,但还是有一点良心的。

  “我看比试结束了吧?黄石他输了!”珞彩云心疼自己的弟子,面露不悦之色。

  “还早呢,他们签订了生死契,一方没死或者没认输就不算输!”赵真微微笑道,掌门也拂了拂胡子点头赞同,珞彩云面露怒色,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如今姚老闭关,她一个人难以对抗赵真等人。

  天空中的对话自然被苏云听的一清二楚,他眼中闪过一丝疟气,他自认为对宗门付出的挺多的,却落得这种下场。

  “好,本不愿杀你,你非要找死就成全你!”苏云眼中杀机浮现,对于天剑宗的大部份人他都已经失望了,心中有了一个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仙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仙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