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进入牢房
会云珠2021-03-26 11:062,020

  楚惊鸿连忙开口道:“啊,不劳烦夜厂公,还是让白公子等我一下下,我很快就好。”

  白子墨也连声道:“我带惊鸿公主过来,自然要将人再完整的带回去,不然不好交差啊!”

  夜非白点点头,就在白子墨以为夜非白要让他进去的时候,夜非白开口道:“那白少主就在此稍后吧,只是更深露重,白少主莫要染了风寒才好。”

  白子墨:“……”

  所以这家伙是不打算让他进去,只是允许他站在大门口吗?

  很明显,夜非白就是这个意思。

  白子墨看向楚惊鸿,然而楚惊鸿已经没功夫理会他了,按照医疗空间的提醒,她还有不到两刻钟的时间。

  “请……”夜非白开口道。

  楚惊鸿连忙头也不回的冲进大内行厂。

  此时此刻楚惊鸿还不知道,她是整个大商第一个进入大内行厂,还能活着走出来的女人。

  楚惊鸿的步伐很快,但是在夜非白眼中,这算不上什么速度,他跟的很紧。

  只是夜非白有些奇怪的是,这楚惊鸿似乎对他的大内行厂颇为熟悉,大内行厂布局虽然简单,没有太多的亭台楼阁,可占地也是极广,分设天地玄黄四大区域的牢房,除此之外还有一百零八个刑房,更不用提那些休息的区域了。

  这楚惊鸿从进门之后就自顾自的走着,一路毫无偏差的来到了关押普通人的黄字号监牢,直到看到那上了锁的铁门之后,楚惊鸿才停下脚步,她是如何这般了解大内行厂的?

  不等夜非白想清楚这其中的缘由,楚惊鸿已已经回头看向他。

  “夜厂公,可有钥匙?”楚惊鸿问的极为坦然,没有丝毫的别扭,仿佛与夜非白已经熟识了一般。

  夜非白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已经多少年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与他说话了,他身边所有人的都是畏惧他的,就连皇帝都畏他三分。

  可眼前这个小姑娘,却仿佛不知道他凶名在外一般。

  这个北楚公主,日前被人陷害,难不成真是伤到了脑子么?

  看到楚惊鸿去晃动那个锁着牢房的铁链,夜非白才收回思绪,微微一挥手,一道黑影凭空窜出来,吓得楚惊鸿一哆嗦。

  “开门!”夜非白淡淡道。

  黑影开口道:“是,厂公!”话音落下便拿出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门 。

  轰隆隆,铁门的被拉开,一股腐朽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

  楚惊鸿想往下走,可是刚走几步,却发现下面漆黑一片,顿时心里有些打怵,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夜非白。

  那一眼当中有疑问,有请求,还有一丝不安,或许是好看的人做出任何表情都是好看的。

  看着她咬着嘴唇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夜非白竟然轻而易举的读懂了她的心思。

  夜非白开口道:“掌灯!”

  “是!”黑影话音落下,便飞身进入地牢,一瞬间地牢中便灯火通明。

  有了光亮楚惊鸿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和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楚惊鸿转身柔声道:“夜厂公留步,我去去就来,里面阴暗潮湿空气也不好,别污染了您的衣服鞋子。”

  夜非白挑挑眉,看来这楚惊鸿要和那虎威军的侍卫说一些不方便泄露的话。

  可在他这大内行厂,又会有什么事情,能逃过他夜非白的眼睛呢。

  夜非白微微垂眸,开口道:“也好。”

  夜非白看向黑影,那黑影心领神会,立刻将牢房钥匙交到了楚惊鸿的手上。

  楚惊鸿颠了颠手上的钥匙,对于夜非白的配合,表示非常愉悦,忙不迭的提着裙摆跑进地牢中。

  夜非白看着楚惊鸿纤细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

  走过一路蜿蜒的楼梯之后,便来到牢房。

  与楚惊鸿想象中不一样,这里的牢房非常干净,而且基本上都是空的,左右各一排,里面除了一张石床之外,还有一张矮桌,上面还摆放着一套茶具,虽然简单,却没有丝毫破损。

  地上有堆放整齐的干净稻草,整个牢房完全不像牢房,更像是比较廉价的客栈。

  楚惊鸿十分轻易的找到了关押那个“奸夫”的牢房,因为其他的牢房都是空的,只有这一间有人。

  透过牢房门,楚惊鸿看到那个“奸夫”正侧躺在石床上,一身衣服还是虎威军服制,可此刻他却要比昨天清晨狼狈许多。

  全身的衣服几乎被打成了碎布条,遍布的血渍让人看不出衣服的本色。

  楚惊鸿微微皱了皱眉,看来这人是被人用过刑了,只是不知道用刑的人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是因为他办事不利,所以袁霏雨和温凉玉责罚他?

  还是因为他攀诬的她,落了二殿下御衡的脸面,所以御衡抓他来惩戒?

  总归不会有人是为还她清白,才把这人抓来的吧。

  楚惊鸿拿着钥匙打开牢房门。

  哗啦啦的铁链声在寂静的牢房中显得尤为刺耳,然而眼前躺在石床上的“奸夫”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仍旧一动不动。

  楚惊鸿叹口气,看来这人受伤很严重了。

  楚惊鸿走近他两步之内,一股血腥味儿顿时扑面而来。

  她是外科圣手,自然不怕血腥气,可这不代表她喜欢。

  楚惊鸿习惯性的想从医疗空间里拿出口罩来带上,可一想到自己的处境,还是决定小心为上,忍忍算了。

  “你怎么样了?”楚惊鸿低声问道。

  听到楚惊鸿的声音,那个“奸夫”明显身子僵了一下,可不知为何他仍旧没有反应。

  楚惊鸿微微蹙眉,从腰间拿出一方手帕,隔着手帕按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将他平躺过来。

  直到他平躺过来之后,楚惊鸿才看到他的伤势有多重。

  后背只是鞭笞的伤痕,可胸前的衣服几乎被烧焦成灰,整个胸前都是烙铁的伤,从头到脚也就那张脸还是完整的。

  “求……求求你……给……给我个痛快吧!”

  “奸夫”的声音有气无力,双眼瞳孔涣散无法聚焦,看来她在战王府休息的这段时间,这个奸夫一直在受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