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孤男寡女能是什么关系
会云珠2021-03-26 11:062,015

  “走什么走,不能走!”楚惊鸿再次从白子墨身后走出来,她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了,必须赶紧进去,不然她就要迎来每小时一次的电击。

  眼看楚惊鸿又要说话,白子墨连忙开口道:“要称呼夜厂公!”

  在楚惊鸿看来,夜公公和夜厂公都是太监,没什么区别,她不太理解白子墨对称呼的执着,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明白,白子墨在帮她。

  楚惊鸿如善从流的开口道:“夜厂公,可否行个方便?我就进去一刻钟,一刻钟足以。”

  夜非白看向楚惊鸿,淡淡道:“我为何要给你这个方便?”

  嘶……

  楚惊鸿倒抽一口凉气,她以为这夜非白会问她要见何人,有何事,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夜非白上来就要跟她抬杠啊。

  为何要给她这个方便……为何……

  就因为她是北楚公主,行不行?

  楚惊鸿咬着嘴唇看向白子墨,白子墨对着楚惊鸿摇摇头,很明显,他看出了楚惊鸿的意思。

  楚惊鸿心中叹气,她也知道她这个便宜公主是没什么地位了,说的好听叫公主,说的不好听在大商京城,她就是个人质,阶下囚而已。

  楚惊鸿有些闷闷的将脸转回来,抬头看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夜非白,最后眼珠子转了转,破罐子破摔的开口道:“夜厂公不是给我方便,是给战王殿下方便。是战王殿下叫我来的啊。”

  白子墨目瞪口呆,这楚惊鸿胆子真大啊,她明明是逃出战王府的,竟然还敢拉战王这面大旗?

  好吧,虽然前面他是这样建议过,不过那只是想劝退楚惊鸿的权宜之计啊,他可没让楚惊鸿真的说谎啊!

  夜非白听到楚惊鸿这么说,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一声淡淡的:“哦?”

  楚惊鸿不明白这声“哦?”是没听清,还是不相信,可她话已经说出去了,没有再咽回来的道理,当即大脑飞速旋转,说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借口。

  “没错,正是战王殿下派我来的,昨天早上在城门口,有个虎威军的侍卫攀诬我,幸得战王殿下出手相救,我才躲过一劫,可那人不过是被人指使罢了,我想问清楚他身后的始作俑者,所以向王爷求了恩典,王爷说了,直接到大内行厂来,夜厂公明察秋毫,嫉恶如仇,

  英明神武,一定会行个方便的。”

  楚惊鸿一脸真诚的拍着马匹,看的白子墨忍不住嘴角抽搐,这是一国公主么?

  变脸比变天还快的公主?前脚威胁他,后脚就谄媚夜非白。她还真是没有个底线啊!

  不知道是不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夜非白不为所动,短暂的沉默之后,只淡淡重复了一句:“你说……是战王殿下,让你来的?”

  楚惊鸿连连点头:“嗯嗯,没错!”

  夜非白顿了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惊鸿和白子墨有些忐忑的等待夜非白回应。

  本以为夜非白无非就是两种答案,一是信了楚惊鸿的胡话,放她进去。二是不信她的话,派人去战王府核实。

  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有第三种情况。

  夜非白淡淡开口道:“惊鸿公主与战王殿下是何关系,为何殿下要为公主出头?据我所知,战王殿下从不近女色。”

  白子墨:“?”夜非白也有这么八卦的时候?

  楚惊鸿:“?”御龙渊从来不近女色?那抓她来做什么?拜把子吗?

  楚惊鸿摇摇头,连忙把自己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心思挥散开,继续应对夜非白。

  是何关系……

  楚惊鸿想了想自己的处境,她是一个质子公主,在大商京城处处仰人鼻息,当年她那个便宜父皇,北楚的皇帝,把年仅九岁的她送给二皇子御衡,其实也是希望她能在京城有个依靠。

  可原主不讨御衡喜欢,这么多年来都没能让二殿下多看她一眼,甚至还有些厌烦彼此身上那似是而非的婚约。

  所以那二殿下,根本不可能成为她的依靠。

  若是御龙渊能成为她的依靠,那可真是祖上积德了啊,御龙渊身份贵重,比所有皇子都高一个辈分,除此之外,他本身实力雄厚,是战场杀神,谁敢在他头上动土?

  倘若真能得御龙渊庇护……

  不,不不不,不用庇护,只要御龙渊不否认她的话,不拆她的台,估计她都能在大商横着走了!

  想到这里楚惊鸿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

  白子墨一脸复杂的看着楚惊鸿,心中也忍不住想到,这惊鸿公主是不是被人构陷之后受了刺激,怎么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楚惊鸿左右权衡一番之后,心中下了决定,开口道:“啧……英雄救美,孤男寡女,你说能是什么关系呀,哎呀,人家不好意思说的太清楚呐。”

  楚惊鸿微微低头,故作娇羞,明眼人都能看出她行为举止的刻意。可她偏偏生了一副好容貌,矫揉造作也变成了娇俏可人。

  白子墨一方面为楚惊鸿的样子所吸引,一方面也被她语出惊人的话所震惊。

  她竟然敢往御龙渊身上套近乎,这简直比直接闯大内行厂还可怕好吗?

  这种鬼话如果夜非白能信,他白子墨愿意给楚惊鸿做牛做马!

  然而下一刻白子墨就被自己的自信打脸了。

  只听那夜非白淡淡开口道:“哦?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那公主请吧!”

  楚惊鸿喜不自胜,白子墨目瞪口呆!

  看着白子墨张大的嘴巴,仿佛能吞掉一个鸡蛋的模样,夜非白淡淡开口道:“战王殿下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只是白少主便不方便进入了,若是白少主无事,可以先行离去了,待惊鸿公主办完要事之后,我自然会安排人送她回战王府。”

  一听这话,楚惊鸿和白子墨都有些焦急了。

  白子墨是绝对不敢把楚惊鸿一个人留在大内行厂的,万一有个意外,他怕是承受不住御龙渊的怒火。

  至于楚惊鸿,她是偷偷跑出来的,还拉了御龙渊这面大旗,万一被夜厂公送回去,谎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