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诚不欺我
方上一点2020-11-24 17:113,018

  “难搞。”

  云齐月皱着眉头,他发现自己身处于大雾之中,四面不见路。本来他按照看到过的小说经验来看,只要朝着一个方向坚定的走,就能走出这片迷雾,幸运的话还能获得机缘,可是他现在走到腿酸,不仅机缘没看到,还感觉自己在原地踏步似的,依旧四面不见路。

  就在云齐月将要放弃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又一声敲击的声音,声响不大,但云齐月心下一个激灵,随即激动起来,

  “小说诚不欺我,机缘这不就到了嘛。”

  然后就顺着敲击声发来的位置跑去,越往前跑,周围的雾渐渐散去,眼前出现了一个小院,云齐月看到院子里有位白衣公子面对着自己坐在石桌旁,左手托腮,右手里拿着根笛子,百无聊赖的敲击着石桌。

  云齐月停在石桌前,微微喘了几口气,才对白衣公子说,

  “你好!这个地方要怎么出去?”

  白衣公子没理他。

  云齐月以为对方没听见,伸手想推推他,谁知手刚碰到对方,对方就消失不见了。

  云齐月吓得揉揉眼睛,定睛一看,白衣公子确实不见了,只剩一根笛子孤零零的在石桌上。

  “这什么嘛?见鬼了?”

  云齐月伸手拿起石桌上的笛子,发觉笛子还残留有白衣公子的温度,暖暖的,触感不是一般的好,简直跟人的手指一样——

  等等,什么叫跟人的手指一样?

  云齐月立马惊醒了,发觉自己躺在床上,床边坐着的人一看云齐月醒了,叹了口气,提起自己还在受罪的手指,无奈的说,

  “齐月,你再拧我的手指就要断了。”

  云齐月松开手,不好意思的道了歉。

  仔细一看,眼前这位公子模样俊俏,腰间挂着一块银白色刻着羽字的腰牌,云齐月向他眨眨眼,

  “浅羽?”

  对方提手就给云齐月脑门一个毛栗。

  “叫师兄。”

  “哇,很疼啊!”

  云齐月揉揉脑门,

  “知道疼了?之前怎么不躲开?你好好休息一下,午后我们便离开这里。”

  云齐月目送云浅羽离开,门一关上,他就从床上弹起来,顾不上穿好鞋袜就跑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陌生的面孔,云齐月使了劲儿掐了下自己的手臂,疼得吸了口凉气。

  “完了,我穿越了。”

  云浅羽再一次进房间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他的四师弟云齐月,穿着单衣,披头散发背对着他坐在窗前,时不时传来几声叹气。

  好像那些盼望丈夫归家的怨妇。

  云浅羽决定不打扰他四师弟发挥,将怀中的干净衣服放在桌上之后就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云齐月现在很慌,虽然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大致走向,宛如开了上帝视角,但是当身处其中时,他却束手无策。他企图从原主的记忆中去找线索,却发现这个原主脑子里只有:修炼——修炼瓶颈,去散心——嫉妒小师弟长得好看——嫉妒不利于提升修为——去除杂念,静心修炼——修为瓶颈,去散心——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小师弟——嫉妒不利于提升修为——去除杂念,静心修炼……这么个陷入鬼畜死循环的记忆。

  云齐月摇摇头,“好在今日你遇到了我,我会让云齐月好好活下去的。”

  原身似乎感受到了云齐月的决心,在云齐月说话的同时,周身的灵力流转着,云齐月闭着眼感受着周身灵力流动,再睁眼时,感觉全身清爽了不少,精神充沛。

  午后,按着原主的记忆,云齐月穿好衣服,就下楼和云浅羽汇合去了。

  云浅羽早早在楼下坐着等他,见云齐月状态恢复得不错,便朝他招手,示意他快过来。

  “清月也快到了,我们再等等,然后再去赤霞镇里。”

  云浅羽递给他一杯茶水。云齐月接过茶杯随意抿了一口,四处张望发现只有他一个人,问道:

  “小师弟去哪了?”

  云浅羽思索了一会儿,回答:“此次出门历练在赤霞镇遇到的怪事太多,已经有好几位弟子因此受了伤,不查个水落石出我无法安心回去,于是我和清月商量着先把弟子们送回宗去,然后我们师兄弟三人再去那赤霞镇一探究竟。”

  云齐月终于回想起来,这段剧情是原文前十章的内容,讲的是主角攻吕戚风和主角受云清月第一次并肩作战:

  此时吕戚风刚入临云宗不久,修为只在筑基期,而此次是吕戚风第一次出门试炼。但他们一进赤霞镇就被魔教左护法盯上了,只因为吕戚风身上藏有一件魔族宝物——破魂刀。左护法狸峥暗中袭击想要取回宝物,但是单凭他一人之力难以与云浅羽和云清月两人抗衡,于是几次对战下来,只是让几位弟子受了伤,却连吕戚风一根汗毛都没碰着。

  云齐月皱着眉头回忆着,不对啊,怎么都是写云浅羽云清月吕戚风的,云齐月这么大个人呢?就没有加入到打斗中么?

  云齐月又回想起,当时因为刚穿过来,面对狸峥的攻击他一时间愣住了,生生挨了一击。

  然后,然后怎么来着,

  哦,然后云齐月身后的弟子被狸峥偷袭成功了……

  云齐月忍不住嘴角抽搐,心里为那些受伤的弟子们祈祷。

  师兄弟二人又坐着等了好久都不见云清月回来,眼看就要日落了,云浅羽提议先回赤霞镇探探路,两人就离开了客栈。

  两人在空中御剑飞行,在快要到赤霞镇时,云浅羽伸手不知夹住了什么东西,就近落下,云齐月见状,紧跟着云浅羽降落。

  云浅羽将手上紧抓的东西放开,云齐月就看见一片蓝色透明叶子飘在眼前,

  “是清月 。”云浅羽手指一点,蓝色透明叶子就散成几个字:

  赤霞镇岩荆山,速来。

  云浅羽右手一挥,这几个字化作灵力消失了。

  “清月怕是遇到了危险,齐月,我们快些赶去。”

  “这真是小师弟写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信息没头没尾的,你怎么看出来他遇到危险了?”

  云浅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温柔一笑:“清月一直以这种方式与我联系,不会错的……”

  云浅羽扶额:“打住!不要再秀了!快去岩荆山吧。”

  两人紧赶慢赶,总算在岩荆山上方看到半山腰处快速移动的人影,后面有几个魔族小兵在追赶。

  云浅羽凌空而起,掐了个剑诀,脚下的长剑随着灵力疾驰而去,在靠近魔族小兵的时候化成剑雨,穿过小兵的胸口,后者惨叫一声灰飞烟灭,长剑迸出的灵力在地上炸了个大坑,阻挡了魔兵的去路。

  云浅羽半蹲落地,伸手接回长剑。

  云齐月:这种华丽的场面什么时候轮到我?在线等,挺急的。

  “三师叔,快走,狸峥马上追来了!”

  云浅羽一边防着魔兵,一边留神身后的几人,“吕师侄,你怎么在这?”

  吕戚风搀扶着脸色发白的云清月,云齐月见云清月腰间的衣服被血染得红得发黑,再看旁边吕戚风脸上灰扑扑的,猜到两人先前与狸峥有过一场恶仗。

  “清月,你还能坚持多久?”云浅羽长剑一挥,又削去几个魔兵。

  云清月眼睛湿漉漉的,嘴唇有些发白,“快到极限了,狸峥的剑上淬有毒,师兄要小心——咳咳……”

  云清月咳出几口黑血,脸色又白了几分。

  云浅羽感受到有股强劲的魔气朝这边靠近,大感不妙,清月的伤必须要尽早处理,于是加快速度斩杀魔兵,大喊着:“吕师侄,你带着清月先走,齐月和我来断后!”

  “师兄你要顶住啊,我带着清月先撤了!”

  云浅羽:你可真是我好师弟。

  吕戚风:不愧是你,四师叔。

  “今日一个也别想走!”狸峥朝着逃离的三人扔去一个术法,就有多个魔兵从土里钻出来,将云齐月等人团团包围。云齐月召唤出佩剑,挡在云清月身前,脑子里闪现出原主修炼的多种功法,

  “怎么这么多功法,大招是哪个?没有提示啊!”看着魔兵们越来越近,云齐月心一狠,胡乱使了个口诀,灵力催动佩剑,佩剑刺入地面,迸出的剑气将周围的魔兵弹飞了出去。

  云齐月此时也没心思感慨自己这招式多能耍帅,他一心想着跑路,看见包围圈出现了缺口,就果断接过云清月背在身后,和吕戚风朝山下跑去。

  云齐月的心很久没有跳得这么快,背上的云清月似乎昏过去了,滚烫的脸贴着他的脖颈,颤动的眼睫毛刮过耳轮,云齐月打了个激灵,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云齐月心里呐喊:都什么时候了,云齐月你清醒一点啊!这不是你的戏份呐!

  “师叔小心!”吕戚风冲到云齐月面前,用剑将飞来的毒针尽数斩落。

  “哟哟哟,不错嘛,小仙君~”一个红衣女子从暗处走出来,隆胸纤腰,柔若无骨,走路扭动的幅度夸张到让云齐月想起影视剧里刚化形的蛇妖。

  “交出破魂刀,饶你们不死。”红衣妖女双手指缝夹着细长的骨针,竖瞳紧缩,全身泛着浓烈的妖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年老四云齐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年老四云齐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