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相思
青衣衫6722020-11-02 08:271,465

  月上中空,柔和的月光将一座府邸照得清幽雅致,晚风清拂,沁人心脾。

  一间透着书墨香味的厢房里,一女子静静地坐于妆镜前,玉手轻轻拂着落于胸前的青丝,望着古铜竟里那个清纯娇丽的自己,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那抹英俊的白影,不禁娇羞地低眉一笑。

  再抬眸,却见镜里有多了一妇人,吓得她猛地起身,转头努嘴道:娘,你怎么总无声无息的,吓死人了。

  妇人慈爱地看着她,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那男子了?

  女子顿时臊红俏脸,却还狡辩道:娘,我都跟你说了,我跟他只是两面之缘,哪能谈得上喜欢。

  妇人将信将疑地盯着她,肃声道:没有便好,沐珊,你要知道,我们此次来京的目的找那狗皇帝报仇,还有,,我已经打听到了,再过三日,就是三年一度的祭天大典,我已经布局好一切,我们就趁那狗皇帝出宫之日,取掉他的狗命

  沐珊紧拧了眉心,眸里似海血里燃气熊熊的烈火,残焰灼目:“娘,您放心,女儿一定会取到那皇帝的狗命,替爹爹报仇雪恨。

  妇人看着她异样的神情,心中不禁不忍,本来无忧无虑的她,如今却要被卷入这复仇的风波之中。

  “那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进宫面圣。”妇人慈声道着,怅怅走出厢房。

  未几,沐珊将发拢起,姗姗踱至窗旁。

  窗外。一弯新月斜挂天幕,靠着着树梢,仿佛触手可摸。

  她轻托腮,望着新月,眸中有几许向往,也有几分无奈。

  月空中的另一处,一轮圆月挂在了树梢上,恬淡如水,撒在红灯高悬的董侯府邸。

  董翎倚卧在窗前,仰首放望长空,心自目远。

  清凉的风,吹落了相思的枫叶,寂寥的思绪里,带着斑驳的味道,又给清寂的心痛增添了许多幽怨与哀愁。

     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和她都还只有八岁,那个沉稳机智的少年就深深走进了她的心里,后来见不着的时候,便只有在父亲和一些叔伯的口里听到他的一些事迹,虽然他们把他说得很不堪,但她却觉得很有趣。

  直到几天前,父亲跟他说有意让他进宫当皇后,她更是乐开了花。当再次见到那个相貌非凡,气势昂轩的他时,她却能隐隐感受到他对她的嫌弃与厌恶。

  即使这样,她还是不气馁,她认为他们太久没见了,所以他对她并不了解,假以时日,她肯定能让她对自己另眼相看。可是,当她心里还在憧憬她那美好的未来之时,她却无意间听到他父亲欲要除掉他……

  “一夕回眸一生念,一次邂逅一生牵”,董翎幽幽沉吟着,全然不知一抹身影早已来到了她身后。

  “你这是在念谁,牵挂谁?”

  董翎面上一阵惊喜,猛地转身,娇声唤道:师傅,您回来了。

  董翎并非董侯亲生,是他在一个风雨之夜从外面捡回来的,因此,她在侯府里,除了董翎,对她最好的也就只有她的师傅。

  她的师傅名唤流云,大约四十来岁,是董翎八岁那年通过打擂台,进了侯府的。

  流云见她满面愁容,抬手轻轻抚上她的面颊,慈声道:珠儿说你近几日情绪郁郁寡欢,我看你这模样,似乎是为情所困?

  董翎低下头去,羞涩地点点头。她跟她师傅情同母女,从不遮掩。

  流云微微一笑,轻声道:快,告诉为师,你喜欢的是哪家公子?

  董翎微抬清眸,羞涩难掩,低声道:他并非哪家的公子,他是这天下的天子。

  “什么……”流云身形一颤,往后踉跄几步,神色煞白。

  “翎儿,你听师傅说,你不能喜欢他,也不能跟她在一起”,流云稍微平复心绪后,又对董翎一番劝道。

  董翎看着师傅异样的反应,秀眉轻拧,沉沉问道:为什么,难道您也知道我爹的计划,还是说你和我爹也是一伙的,欲要除掉皇上。

  “什么,你爹要除掉皇上?”流云又是一阵惊呼出声。

  董翎抬眸看着她慌乱无神的神色,双目骤然微缩,满腹疑惑地问道:

  “看师傅的神情,您并非跟我爹同流合污,只是您为何说我不能喜欢他,理由何在?”

  流云怅惘地望着她,深叹一声,忽然双腿跪地,恭声道:看来这往事如今是再也瞒不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凤奇缘-亲点鸳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凤奇缘-亲点鸳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