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从宇叙述
青衣衫6722020-11-07 19:272,175

  ( 从宇叙述)已是深夜,,御书房仍是一片灯火通明。

  皇帝背挺如松柏地端坐黄花梨龙纹翘头案之后,低着眼眉,翻着一本本奏折。他神色沉凝,眉目紧拧,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怒而威的夺人气势,让人不敢逼视。

  宫外一名宫人匆匆跑进来,在案前弯身恭声禀报:禀皇上,董小姐求见。

  皇帝手中的笔一顿,顺而神色如常,淡淡道:都什么时辰了,不见。

  宫人应声往殿外踱步,刚到殿口,身后却又传来皇帝冷冷的声音:喧她进来。

  不多久,就见董翎盈步徐徐走进御书房,在案前跪下双膝,柔声拜道:臣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皇帝头都不抬,手上的笔也未停,只听他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董家也就你能给朕行这么大的礼了。

  董翎先是一愣,顺而理出皇帝话中的意思,她一直知道,父亲董侯和兄长董建一直没把当今圣上放在眼里,行礼自然也是做做样子。

  皇帝略一抬眸,看董翎跪在地上,一副懦懦的样子,神色随即温和了许多,淡淡道:起来吧。

  “这么晚来找朕何事?”

  董翎退到一旁,迟疑道:我……臣女有重要的事要与皇上说。

  皇帝合上一本奏折,借着透亮的宫灯,望向董翎,才发现面色苍白,神色慌张。

  他心中又是一颤,不知为何,每次见到她,心中总会油然生起一股莫名的疼惜。

  “有什么是你就说?”皇帝的声音温和了许多。

  董翎抬眸,与他的深目相对:我爹要杀你,就在祭天大典之日。

  皇帝神色一顿,将信将疑地盯了她片刻,沉声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可是你爹,你为何要告诉朕?

  董翎神色极为复杂,幽幽说道:我不想皇上死,因为您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皇帝神色猛地一惊,满脸狐疑地望着她。

  董翎轻锁的眉头随着她说出口的话,舒展了许多。她上前一步,在皇帝身前轻轻盈了一身,将23年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殿外有风拂过,轻寒隐隐。皇帝负手,静静地立于案前,沉默不语。

  董翎站在他身后,因看不清他的神色,亦是猜不出他此时的心绪。

  渐渐地,皇帝深黑的眼底涌动的波澜恢复一片幽静,片刻之后,只听他淡淡问道:先不论你说的是真是假,朕只想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董翎轻抬眼眸,低声说道:臣女此次来,还带来一个人,皇上只要宣她进殿,一切便真相大白。

  皇帝转眸望向殿门,震声道:丁公公……

  殿外一个应声,顺而将流云领了进来。

  流云跪在皇帝身前,泣声拜道: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

  皇帝扬手一挥,待流云站定后,淡淡问道:你是何人?

  流云低头答道:奴婢是舒妃娘娘身边的宫女菊芳,后改名为流云。

  皇帝沉叹一气,一只手无力地指着董翎道:她说的可都是真的?

  流云重重点了点头,答道千真万确。

  皇帝原本平复的心绪又顿觉阵阵生疼,又如同万只毒虫在慢慢地吸允他的心血一般。

  “你说当年的女婴交由一名侍卫,怎么她又成了董侯之女?”

  流云答道:这个奴婢真的不知,15年前,奴婢以董家大小姐师傅的身份,进入董府,就是想着伺机报仇,却没想到无意间看到公主肩上的梨花胎记,才知道原来董家大小姐就是当年被林侍卫抱走的公主。

  皇帝静了片刻,忽然转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冷声道:你们都是董侯那边的人,朕如何相信你们,万一这是你们一起给朕设下的圈套呢?

  流云顿时双膝跪地,断然道: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愿天打雷劈。

  董翎亦是双膝跪地,泣声道:皇兄,臣妹知道这一声皇兄为之尚早,但我相信师傅所说的都是事情,也请皇兄相信我们,如今董侯已经设计在祭天大殿之日除掉皇兄,还望皇兄做好应对之策。

  皇帝沉步转过身去,双目紧闭,他心里虽然不愿意承认太后并非他生母,却已经全然相信自己就是舒妃所生,更相信董侯真的会借大殿之日除掉他,但他能怎办,23年来,自己都是一个傀儡皇帝,即使亲了政,实权仍在董侯手中,自己又是无一兵一卒可调动,他如何能破这个局?

  殿中一片沉寂,宫殿墙壁上的灯火通过琉璃灯罩发出悦耳的光芒,映着眼前的一切,仿若一场梦境。

  忽然殿外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从殿外进来两个人,一位是从宇,一位则是胡须皓白的老者,他身着宽袖素服,头绾缨簪,相貌高古清奇,虽已年近花甲,但双目炯然有神,精光沉敛,令人一见之下,顿生肃敬。

  两人来到皇帝身前,敛衣一福:臣从宇(穆杨)参见皇上……

  皇帝眼眸一亮,猛地转身,快步上前,将穆杨扶起,激动道:穆大将军,你来得真是太及时了。

  再说穆杨,他是厉朝辅国重臣,手握重兵,。数十年来历三代为大将军,坚守边疆,为人清正贤明,刚直不阿,在朝野内外可谓德隆望重。

  只见他清缓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封折旧的书信,递到皇帝手中,说道:这是林俊将军临死前托付我一定要交给皇上的,里面是关于皇帝身世和公主下落的。

  皇帝眉目一拧,不可思议问道:林将军死了?

  穆杨沉沉地点点头,道:半年前,董建奉旨巡查军队之际,竟不知廉耻,欺辱附近的良家妇女,林将军好心相劝,他不仅不听,反倒将拔剑将他刺死。

  皇帝俊眸大睁,怒声道:竟有此等事,朕竟然不知,

  穆杨无奈一叹,说道:不用说,这事一定是董贼私自给压了下去。

  皇帝转身到案桌前,握紧的拳头重重往案桌上一落,震声道:董侯这个老贼。

  忽然似有想起了什么,连忙拆开手中的书信,低眉细阅。

  待他将书信看完,又将它转交到董翎的手中,对着穆杨说道:她就是林将军心中提到的那个女婴。

  闻言,从宇和穆杨连忙转身俯身参拜:臣见过公主。

  董翎亦是微微一福身,轻声道:两位将军不必多礼,只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拜谢我的救命恩人了。

  皇帝轻声一叹,对着穆杨问道:穆大将军,此次回京,是不是已经想好扳倒董贼之法?

  只见穆杨眉峰一扬,幽幽说道:是的,我们这般,如此如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凤奇缘-亲点鸳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凤奇缘-亲点鸳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