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牧阳靖2021-01-10 01:263,029

  C17环球霸王运输机在夜色下静静地航行着,我和其他的陆战队员们互相检查者彼此的降落伞和身上的装备是否都已经固定好,以免在跳伞时出现装备松动的情况。

  我和其他人幸好已经接受了HALO(高跳低开)的训练了,但是在晚上进行高跳低开还是头一次,这一次的行动只有我一个人,我需要找到已经前去岛上寻找资料,但不知道为什么失去通讯了的上尉。

  绿色的状态灯亮起,C17的机舱门缓缓打开,漆黑的夜空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跳!”

  在得到命令之后我跳入了那片黑暗之中,我努力地让自己保持方向,好让自己到达最后一次上尉发出信号的地方,岛上的建筑物在被轰炸机轰炸过后就变得破破烂烂的,甚至有些地方还在着火,上尉最后发出信号的大概位置是森林附近,由于树木较多,基地暂时无法获得确切的信号。

  “XI0018呼叫HQ,收到请回答?”无线电在树林里发出尖锐刺耳无意义的噪音,看来我只能尽快的走出这片森林,来和基地去的联络,我看了看附近的地形,认出来这里离学校并不算是太远,似乎轰炸区只是在城市而已,岛上的森林和学校保存完好并未受到轰炸,也就是说附近还是会有感染者的出现,一想到这,我的脑子里就浮现出来那个大脓包合成怪兽,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碰上这种东西,

  走了许久之后,我在一颗被我们戏称为“世界树”的巨树下发现了一串脚印,这个鞋印要偏小,看起来像是我们学校的制服鞋,但是肯定是一名女性,我带上夜视仪再次环顾四周,依旧没有任何发现,但是这串脚印看起来十分新鲜,所以这串鞋印的主人肯定还在附近,好在我对于这片森林十分的熟悉,所以有任何人想在这里和我玩“捉迷藏”是不可能的,我又跟着这串脚印走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了一架坠毁了的V22鱼鹰运输机,这让我很惊讶,我在跳伞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这家V22鱼鹰,这架V22附近周围干净的可怕,没有一具尸体,但是通过机体的编号我还是可以确定,这架就是上尉他们所乘坐的那艘运输机。

  没有尸体,没有血迹,这也就是意味着没有人在坠机中受伤和死亡,但是把我带来到这里的那串脚印就此消失了,或者是这串脚印和这些其他的脚印混在了一起这就让我很难分辨出来了,但是这些脚印既然在这架鱼鹰附近,证明就有可能是上尉和其他陆战队员留下的。

  我的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在靠近森林出口的地方看到了一个脸被打成麻子的陆战队员,他的右手还紧紧地握着一只格洛克19手枪,这支手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周围的地上、泥土里面也都是子弹壳,还是那句话,死人是不会用武器的,看来这座岛上也有叛军。

  但是从降落到现在来看,除了一架坠毁的运输机,还有这具尸体外周围就再也没有其他状况了。

  这有点太安静过头了不是吗?

  我环顾四周,没有一丁点动物和昆虫的声音,这里以前可不是死寂一片的啊,但是无论如何,只有到了学校找到了上尉,才能知道在坠机之后他们发生了什么和遭遇了什么,在确定了我身后没有可疑的东西跟踪之后我走出了森林,学校已经就在眼前了。

  走进学校的正门我就戴上了夜视仪,绿色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一切这让我稍微感到了一点点安心,看着地上零零星星干瘪的尸体,有的是感染者的、有的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和教职员工的,但是没有看到任何活物在这里活动的迹象,包括那些感染者也是一样,他们很可能是被之前轰炸时候的声音全部给吸引到了城市里面了。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座教学楼居然还有电,看来学校备用发电机的燃料还是很足的,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坐电梯直接到我想去的地方就好了,突然,一个人脑袋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了电梯见的墙上,我立刻举起了手中的步枪,我这把MK18步枪下面挂在了一把M26下挂式霰弹枪,这是我专门用作破门使用的,但是在CQB室内近战的时候它也可以发挥出不错的威力。

  我小心翼翼的走进电梯间,慢慢的侧过身子,发现这个脑袋的影子只是一个倒在地上女学生的尸体,由于她的身体一半在外面,一半在电梯里面,电梯门没有办法好好的关上,所以电梯一直在重复关门、开门这个动作,虚惊一场的我舒了口气,我将电梯门用脚抵住并且将那名学生的尸体拉了出来,但是本以为就一具尸体的我,在拉动的时候才发现,在电梯里面还有一个女性感染者死死的咬着这具尸体的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学生被咬了之后并没有变成行尸。

  在清空了电梯里面之后,我坐着电梯很快的就回到了熟悉的办公层,但是这一次里面可完全变了样子,楼道内到处都是弹孔,各种口径的子弹壳和陆战队员还有身穿陆军制服的尸体混在一起。

  毫无疑问,这里经历过一场大战,我不得不将地上所有的尸体全部反过来挨个确认一遍面容,好在上尉并不在尸堆里面,但是这些穿陆军制服的些人应该是岛上的陆军,他们就是这座岛原本的驻军,但是为什么会和上尉交上火?他们不是早就应该撤离了不是吗?

  我慢慢地站起身,用眼睛扫着每一个楼道的角落,生怕真的有什东西从这里窜出来,这里的一切真的太诡异了,肯定有什么东西不对劲,我的本能在告诉我这里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接近着我,或许是我在接近着它?

  我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从我的头顶,一个陆战队员的尸体直接像是凭空而降似的掉了下来,我吓得立刻举起了枪朝屋内挥舞着,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瞄准着什么,但是屋内漆黑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快步走向我原来的办公桌使劲翻着抽屉内的资料,但是就没有那本蓝色的【機密】文件。

  或许是上尉拿走了也说不定?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我发现了这名陆战队员的头盔导轨是还卡着一款GoPro运动相机,而且储存卡还在,我兴奋的将它插入了我的终端设备上,但是令人窒息的是,内容居然损坏无法播放,但是我在这名陆战队员身上发现了另一个让我感兴趣的东西,那就是他的脖子上有着和之前在UDX楼顶上所发现的一样的电击烧过的的痕迹。

  在尸体前面蹲了一会的我,逐渐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过来,不一会,我听到了楼道内传来了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我慢慢地探出头,一个穿着我们学校低年级制服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正在将地上的尸体组合成一个个大脓包怪兽。

  天杀的,这玩意儿原来就是你搞出来的!

  她像是感觉到了我的存在一样迅速的回过头,朝我露出来了谜一样的微笑。

  “你好,阳学长。”

  “你认得我,你是谁?”我不记得自己和任何一个一年级学生有过交流。

  “我叫月,曾经给你写过情书哦~”月的笑容觉得很恐怖,而且那些肉球一个个待在她的身后,看起来就像保镖一样,这也就是说我不能刺激她,这种合成出来的异形我可没有自信能打倒。

  “感……感谢您的厚爱……”

  “哈哈哈哈,我是学长的学妹,学长怎么使用敬语啊,真好笑!”她捂着嘴像是笑的很开心的样子,“学长你和其他的士兵们费尽心思就是想要得到这个东西吗?”

  她手里拿的刚好就是那本蓝皮文件夹,她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一样尽情挥舞着手中的东西,我相信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她甚至能在我面前跳个舞。

  “可以吧那个东西给我吗?”我有点焦急了,“这对我来说可是非常宝贵的东西。”

  “唔……我考虑一下!”

  “喂!”我着急了起来,“快把那个东西给我!”

  本以为在气势上赢得了对面的我看到了月的眼神之后彻底让我紧张起来了,而她身后那些东西也发出了“咕噜咕噜”的水声,听起来就像是要自爆一样。

  “你再说一遍?”月的眼神和之前变得完全不同了,“谁允许你这么和我说话的,朴慧娜?”

  我咬着牙,冷汗从额头上滴了下来,我手中的步枪已经做好了射击的准备,但是即便如此,这些怪物如果突然炸裂开来的话我是肯定会死的。

  不能着急,要沉住气,刚才的对话就是我太着急了。

  我试着放松了一下自己,说道:“抱歉月,刚才我的态度很恶劣,我们可以重新再来一遍吗?”

  “可以哟,如果是阳学长要求的话~~”月的声音又再次变回了原来的那种银铃般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凭依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凭依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