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薛泽恩
一笔雨下2021-07-05 23:052,196

  十分钟后,审问室里,晨跑者第一个找年轻警察录口供。

  中年晨跑者站起身来跟年轻警察握了握手,“那个……警官,你好。可不可以麻烦快一点,我还得赶紧回去上班呢。”

  年轻警察面无表情地说:“别着急,你先坐下。只要诚实地回答完我的问题,你就可以回去了。”

  中年晨跑者点点头,便坐了下来,“你请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那么开始吧。”

  年轻警察正要问话,审讯室的门开了,杜子健走了进来。“不好意思,刚有点事儿耽搁了。你们开始了吗?”

  中年晨跑者说:“杜警官,我们这就开始了。”

  “好的。”杜子健对晨跑者笑了笑,然后问年轻警察,“你有没有自我介绍?”

  年轻警察眉头微微皱起,“录个口供还要自我介绍吗?没这个必要吧?”

  杜子健声音有些提高,“就算是在路上打声招呼也要自我介绍的,你身为负责这个区域的警察,大家都不认识你,你觉得你称职吗?你让别人怎么信任你?万一有人冒充你怎么办……”

  年轻警察没听他说完,便不耐烦地转过头对晨跑者说:“你好,我叫林峰。森林的林,山峰的峰。今年刚从警察学校毕业,来这里入职已经三个月了。”

  晨跑者尴尬地笑了笑,也不知该如何回应。但年轻警察已经转向了杜子健,说:“可以了吗?”

  杜子健笑了笑,说:“可以了可以了,其实没必要说你刚毕业的。”

  林峰瞪大眼睛,已经接近爆炸的边缘。杜子健却熟视无睹,对晨跑者说:“年轻人,脾气不好,让您见笑了。”

  晨跑者摆了摆手,说:“不会,不会。”

  杜子健拉开凳子,坐在林峰旁边,拿起桌子上的单子扫了一眼,音调瞬间沉了下来,“薛泽恩是吧?幸会幸会。小峰,你开始问吧。”

  被杜子健这么一闹,林峰的冷漠脸已经绷不住了,一副无奈的样子对薛泽恩说:“薛泽恩,讲述一下你出现在红树林公园的原因以及目击到死者的全过程。”

  薛泽恩说:“我是去红树林公园晨跑的。因为住在附近,只要天气不是特别差,基本上每天清晨都会去那里跑步健身。”

  杜子健突然打断他的话,“这么说,你对那个公园很熟悉咯。”

  薛泽恩说:“可以这么说吧。虽然公园面积不大,但整体跑下来也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周末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也会时常去树荫下的长椅上休息。”

  杜子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打开本子记了起来。

  林峰知道杜子健的性格,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真要谈起正事来,便会摆出雷打不动的严肃架势,也正因如此,才会连破多起案件,南安市各分部的领导都对他赏识有加。而自己来这里三个月了,却经常被杜子健的这个性格搞得精神崩溃,很想要把他按在地上暴揍一顿,但对方是自己的上级,所以只能敢怒而不敢言。

  杜子健写字的时候发现林峰和薛泽恩两人都盯着自己,便扬了扬手,“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林峰点点头,转头对薛泽恩说:“你继续。”

  薛泽恩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我家是在公园的偏北的位置,所以我是从北门进去了。在做完热身以后便开始绕着公园开始跑。刚跑了五分钟左右,便听到了前方有人在呼喊,说什么‘死人啦’之类的话。我怕真有人需要帮忙,便赶紧抄近道跑了过去。”

  “公园里有近道?”杜子健再次打断薛泽恩的讲述。

  “没错,”薛泽恩挠了挠头,“其实也不算什么近道,就是有些人懒得多走路,便把树丛里的很多花草都踩到一边,久而久之便多了一些小路。”

  “那这些近道,知道的人多吗。”杜子健继续问道。

  “只要常去公园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些近道。说实话,也不能怨那些走近道的人,公园的设计很不合理。很多路走一半就变成了死路,不走近道就得绕回去重新走。”

  “明白了,你继续吧。”杜子健往后靠在椅背上,又拿起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出了小路,便看到那个清洁工在路边大喊大叫。他看到我之后,不断地指着路边的树丛。我走近一看,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死了。”

  “在你到的时候,就只有清洁工一个人在现场吗?”林峰问。

  “是的林警官。我到现场后一分钟左右,那个中年妇女才提着包跑过来。”

  林峰继续问:“那你们除了围观之外,有没有接触死者?”

  “这个我保证,绝对没碰。满身是血,谁敢碰啊。”薛泽恩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至少在我之后没人碰。”

  林峰仔仔细细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表单,抬头盯着薛泽恩,“最后一个问题,你昨晚在哪?”

  薛泽恩微微皱眉,略带疑惑地说:“警官不会是在怀疑我吧?我可是好市民啊,每年上缴的税额好几十万呢,怎么会……”

  林峰手掌前伸,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不必慌张,例行公事而已,每个人都会问到的。你且老老实实回答即可。”

  “嗯……”薛泽恩眼睛上扬,思考了一下,“我昨晚跟朋友在公园附近的洗浴会所洗澡,半夜一点的时候让司机接我回去的。我朋友和司机都可以为我作证。”

  “为何如此确认是一点?”林峰问。

  薛泽恩说:“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不管在外有多忙,尽可能在一点半之前回家。所以昨晚我让司机在一点的时候过去接我。两三公里的路程十分钟就可以到家了”

  “请把你朋友和司机的姓名电话写下来。”林峰取出一页白纸和一支笔递给薛泽恩,然后转头问杜子健,“杜警官,可还有补充的?”

  “补充的……”杜子健直起身来,拿起那份表单又看了一遍,问薛泽恩,“请问,你认识死者吗?”

  薛泽恩立即说:“不认识!浑身是血就算认识也认不出来了。”应答的速度就像是答案机器一样,问题刚出来就有了答案,中间完全没有思考,也没有回想。

  杜子健微微点点头,站起身来,“感谢同志的配合,耽误了你这么久,不碍事吧?”

  薛泽恩知道对方已经问完话了,自己已经没事了,便慢慢站起身来,微笑着说:“这是我们每一个南安市民应该做的,还请警官尽快找到真凶,还南安市一个太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渣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渣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