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姐妹情深
玥枫华2020-10-29 23:223,972

  所以即便她早宇文雪鸢四年进凤府,使劲浑身解数,也没能入凤煊靖的眼。

  沈霜华闻言,恨不得上去撕烂凤倾城的嘴,可气归气,沈霜华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不管过了多久,事实就是事实,她不得不承认,当年为了嫁给凤煊靖,爬上了凤煊靖的床事实。

  如果凤倾城想拿当年的事情来打击自己,只能说,凤倾城,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忍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因为你一句话而自乱阵脚。

  凤倾城看着强忍着怒气的沈霜华,继续道:“春绘,你一会儿去打听打听,怎么我几年没出清荷院,这庶出的子女都可以叫自己姨娘为母亲了?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能不知道?”

  沈霜华和凤倾舞二人闻言,脸色皆变。

  凤倾妃见状,连忙上前解释道:“大姐姐误会了,是姨娘常常把母亲的好挂在嘴边,导致二姐姐一时口误,才说错了话。还请大姐姐见谅。自古妻妾有别,只有嫡妻,正妻,才配称的上一句母亲,妾室所出的子女,面对自己的生母,也只能唤一声姨娘,如果大姐姐真去打听这件事,难免让人笑话了去。”

  凤倾城似笑非笑看着凤倾妃,随后又看了一眼沈霜华和凤倾舞,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有人想鸠占鹊巢呢?原来是我想多了。”

  沈霜华等人闻言,顿时气的想要吐血,却不得不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宽容大度之色。

  凤倾城见沈霜华母女不在说话,凤倾城也不在理会她们,报仇的事情,她会慢慢来。

  朱副管家来到书房,故作喜悦的道:“老爷,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大小姐今天终于愿意走出清荷院了,还高高兴兴的和夫人一起去锦绣阁挑选衣服呢?”

  大小姐出了院子,不来给老爷请安,反而是出府去了,以老爷对大小姐厌恶,定会责怪大小姐丢了相府的脸。到时候肯定会狠狠重罚大小姐,这样夫人要是一高兴,说不定自己又可以为自己和女儿女婿获得更多的好处。

  凤煊靖没有注意到朱副管家的神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凤倾城走出清荷院的情景,他无数次劝凤倾城多出来走动走动,可是她却说还不是时候,等时间到了,她自然会出来,今天终于愿意走出来了,怎能让他不开心。

  过了好一会儿,凤煊靖还是感觉这种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忍不住问道:“她真的出了清荷院?你没有骗我?”

  朱副管家被凤煊靖的反应和神情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应道:“大小姐确实出了清荷院。”

  得到了朱副管家的确认,凤煊靖这才放下心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城儿她终于愿意走出清荷院了?我这就去看看她。”随后又停下了脚步。

  面对这个女儿,凤煊靖心还是很矛盾的,当年鸢儿要不是为了就她,也不会受伤,更不会血流不止,最后不治而亡。

  他也因此怨过她,恨过她,厌弃过她。

  可是自从被她皇上赐婚后,被皇上下令接到东宫和太子同吃同住后,看着她在皇宫上打皇子公主,下打臣女,最后皇上还是包容了她的无礼任性,导致她受了委屈之后,宁愿去找皇上哭诉,也不和他这个亲生父亲诉说一句,他才慢慢醒悟过来。

  城儿是鸢儿用生命也要守护的人,他怎么因为鸢儿的离开,就疏忽了对城儿爱护和教育了。他想补偿那段时间对她的亏欠,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

  好不容易等到她从东宫回来,自己便决定要好好待她,却没想到,她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父亲,女儿现在才五岁,就顶着东璃未来的太子妃头衔,再加上女儿身后有相府和将军府的势力,那些想争夺太子之位和争夺太子妃之位的人都不会放过我,父亲如果想保护我,最好的方式就是厌弃我。”

  凤煊靖想到死去的妻子,再看看眼前的女儿,顿时泪眼婆娑,哽咽道:“我就不相信,我堂堂一个丞相,连自己的爱女都保护不了。”

  凤倾城看着自己的父亲,认真的道:“这个父亲还真保护不了,不是因为父亲无能。而是因为后宅和朝堂不同。父亲在朝堂上虽然所向霹雳,可是父亲能够时时刻刻呆在相府吗?答案是不能的。

  父亲可知?要弄死一个女儿这么一个半大的孩子,方法多的的,例如失足落水,在例如呛死或者噎死,再或者过敏而死…最后父亲连证据都找不到,父亲又如何保护女儿。

  反之,一个没母亲,又失了父亲宠爱的孩子,谁也犯不着他们冒着杀头和得罪父亲的危险来对我出手。”

  凤煊靖看着凤倾城,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才五岁的女儿,竟然能看透这些问题,庆幸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疼,如果雪鸢还在,城儿她怎会如此。

  凤煊靖整整想了一夜,不得不说,她说的不错。想要让一个人以自然的方式死去,简直是太简单了。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想到这么多。

  可是在凤倾城的哀求之下,最后自己还是同意配合她。可是却没想到,这一配合就是十年。

  他也曾多次劝她,可是却始终说,等时间到了,她自然回出来,他也问过什么时候算是时间到了,她却不肯多言。

  今天她愿意走出来,是不是表示她口中时间到了。高兴的同时,也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朱副管家看着自家老爷的模样,心里有些没了底。

  以前逢年过节,自己要去请大小姐出来,和大家一起过年过节的时候。老爷总是厌恶的说,不用了。

  可是这次,大小姐自己走出来,老爷这即高兴,又纠结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就在这时,一个家丁匆匆赶了过来,在书房外对着书房里的凤煊靖道:“老爷,太子殿下来了。”

  凤煊靖收回自己的思绪,道:“你去忙吧,我知道了。”说着收好手中的事物,走了出去。

  东方子天前脚刚进凤府,凤倾城等人后脚就回来了,前后只相差一盏茶功夫。

  凤倾城回到清荷院,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突然就觉得鼻子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可是她知道,现在不是她伤心的时候,望着前边的秋千,凤倾城对身后的春绘道:“你先把衣服拿回去,我去那边坐会儿就回去。”

  春绘看了凤倾城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带着东西回去了,她知道,小姐刚刚回来,需要熟悉一下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

  清荷院中,凤倾城坐在秋千上,一上一下的晃来晃去。

  脑海中不知不觉就浮现出小时候荡秋千的画面。

  记得小时候,自己也是这么坐在秋千上,母亲总是站在身后推自己,一下又一下。

  特别是夏天,坐在秋千上,不仅能看看到莲池里的莲花,一阵风吹过,还能问道淡淡莲香。

  别人都是喜欢雍容华贵的花中之王牡丹,可是她娘却偏偏喜欢莲花,还说莲花是花中君子,由其是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气节更让她的喜欢。

  花厅之中,凤煊靖和东方子天一边喝着茶,一边讨论着今天早朝的的事情。

  凤煊靖知道东方子天来凤府,绝对不是为了说这些事情,而是为了看城儿。

  可是城儿是她的女儿,自己都没见到,又怎么会让东方子天抢在自己前面,所以东方子天不说,凤煊靖也装作不知。

  东方子天看着凤煊靖,又怎么会不明白凤煊靖是在装傻,可是他又能怎样,他是城儿父亲,自己的准岳父,如果自己要想早点顺顺利利把城儿娶回去,还得先过了他这关。

  凤倾城刚回到房中,春绘就将刚刚沏好的茶端了上来,凤倾城端起来刚喝了一口,就见夏荷走了走了进来道:“小姐,二小姐来了。”

  凤倾城放下手中的茶杯,示意春绘将茶撤了,才开口对夏荷道:“让她进来吧!”

  凤倾舞走了进来,看着凤倾城笑道:“姐姐,没有打扰到你吧!”

  凤倾城微微一笑道:“二妹妹说的是哪里话,你来看姐姐,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

  凤倾舞道:“那就好,妹妹还以为姐姐还在因为今天的误会,而生妹妹的气了。这是妹妹的一点心意,还望姐姐收下。”

  凤倾城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眼,是一支过了时且又不值什么钱的金钗,随后又放回凤倾舞的手里道:“你的心意姐姐心领了,这么贵重的金钗妹妹还是拿回去自己留着吧!”

  凤倾舞见凤倾城不肯收下自己的礼物,故意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姐姐不肯收下这礼物,是不肯原谅妹妹的无心之言吗?”

  凤倾城知晓凤倾舞的心思,更知道如何去刺激凤倾舞。

  看着凤倾舞那副我见犹怜模样,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二妹妹与我,也小不到几个月,等我及笄后便要与太子哥哥大婚了,到时就轮到妹妹你嫁人了,姐姐只不过想让二妹妹多点体己东西而已。怎么到了妹妹这里,就成了我不原谅妹妹了了。”

  凤倾舞早已经被凤倾城的那句“我及笄后便要与太子哥哥大婚”刺激的不轻。哪里留意到凤倾城后面说了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凤倾舞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可是一看到凤倾城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种那无辜的模样,顿时又嫉妒起来,见凤倾城正看着自己,不得不强忍着心里翻江倒海的嫉妒,做出一副非常感动的模样对凤倾城道:“还是姐姐体贴妹妹。”

  说着将手中的盒子交给身后的紫烟。虽然这只金钗不值钱,却也能卖上四五百银子,凤倾城不想要,自己还舍不得给呢。

  凤倾城却淡淡笑道:“我们是姐妹,本就该互相体贴才对。”说着忍不住打了哈欠。

  接着道:“我这身子,时好时坏,今天就出去了一会儿,就累的不行,如果没什么事,姐姐就不留妹妹在这儿,免得把病气过给妹妹了。”

  凤倾舞知道,这些年凤倾城身子时好时坏,就连宫里的御医也束手无策。所以她几乎从来不来她的清荷院,就怕自己也染上她的病气,现在听凤倾城这么说,更是恨不得立刻离她远远的。

  她虽然急着离开,却也没有让她忘了自己的来意,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开口道:“你看看我这记性,居然把正事给忘了,姨娘说,三天后京城所有的贵女贵子们都会去城外的天香苑去参见迎春宴,姨娘让我来通知姐姐一声,让姐姐同姐妹们一起参加。”

  凤倾城看着凤倾舞,故作担忧的道:“我看我还是算了吧,这么多年,我很少踏出清荷院,也没有参加过什么宴会,京城的贵女们我也不熟。我看还是…”

  凤倾舞看着凤倾城,深怕凤倾城拒绝,连忙笑道:“姐姐,正因为姐姐没有参加各种聚会,才更应该去熟悉熟悉,再过几个月,姐姐都及笄了。到时候姐姐和太子殿下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姐姐在清荷院呆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如今的太子殿下呢,听说那天太子殿下也会去,姐姐就不想去见见太子殿下。见见自己未来的夫婿吗?”

  凤倾舞什么心思,凤倾城又怎么会不清楚,只是故作不知罢了。既然你喜欢演戏,我就陪你演一场,于是故意装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说道:“真的吗?太子哥哥也会去?我都好多年都没有见过太子哥哥了,都不知太子哥哥如今是什么模样了?”

  凤倾城有些激动,又有些期待,随后微微皱起眉头,略带担忧的说道:“二妹妹,你说,都过了这么多年,太子哥哥他见到我后会不会不认识我了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妃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妃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