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桃花
stardust2020-09-13 20:112,890

  圣人不语桃花酿,神仙也羡醉仙楼。

  要问在这大周帝都洛城,哪家客栈的酒最为浓郁香醇,醉仙楼实属当之无愧,招牌名酒桃花酿更是酒中至品。

  这醉仙楼是洛城里距城中心最近的一家客栈,来往百姓络绎不绝,生意自是城里最为兴隆的,常有文人墨客来此品酒作诗,或有路过客商来此打尖住店,客栈里常是一派热闹景象。

  水灵儿站在客栈门外,抬头望着上方巨大的招牌,醉仙楼三个烫金大字在阳光下格外耀眼,门口的小二不断地招呼着客人往里走,堂内也是热闹非凡的样子。

  水灵儿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若有所思的样子——看来这里是个填饱肚子的好地方。

  已经两天没有吃饭的她随着人流走进了堂内,找到一个靠边的小方桌坐了下来,立马就有小二上来招呼,点了菜,水灵儿便满是期待地等待着。

  “听说了吗,北方的战事吃紧了!”

  “不会吧?那些个裂风族胆子何时变大了?”

  “当然是真的了,我听闻昨日寒铁关赶来的第十二道哨骑连夜入京,皇上此次怕也是急了吧。”

  “可不是嘛,听说皇上把西域进贡的金樽琉璃碗都打碎了。”

  “嘘!小声点儿,当众议论皇上,你们不想活啦!”

  ……

  这日临近午时,人来人往的客栈里吵吵嚷嚷,客栈小二忙里忙外,食客除了享用美食美酒之外,便是讨论这国家大事,只不过,战争之事于安居乐业之地来说,也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话罢了。

  水灵儿坐在角落,也只是静静听着。

  北方?那不是师父提到过的地方吗?

  若非不得已,那样的战争之地还真不是她这么个年芳二八的少女该去的地方。

  不过,师父让自己先来洛城寻找那个叫周桓羽的人,想必也是别有用意吧,只是自己暂时还未想到罢了。

  等了不多久,饭菜便陆续被端了上来,水灵儿立刻将师父的话一股脑抛在脑后,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小二,再来一坛桃花酿!”客栈二楼厢房内传出一句男声,嘈杂的客栈内却也是听得如此清朗而慵懒。

  “好嘞!”站在门口候着的店小二应了一句,便急匆匆转身去取酒来,生怕有半刻延误。

  厢房内,有两男子对坐在一张酒桌前,桌上的食物也是这客栈里的招牌菜,可谓色香味俱全,可似乎不怎么入那两人的眼,他们只是端着酒杯,一边酌酒,一边畅谈着。

  “四哥,这几日都没见你出来了,难道又被那些人拉去相哪家的姑娘了?是宰相的千金?还是哪国的公主?”说话者倒也是位俊美公子,剑眉凤目,鼻正唇薄,那张脸犹如雕刻一般棱角分明,藏青色长袍加身,显得含蓄却又更加英姿飒爽。

  被他称为“四哥”的人则是一袭白袍胜雪,浊世却翩翩,风姿特秀,爽朗清举,手里拿着一把摊开的折扇,扇面著着“谁予赋相思”五个大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家姑娘送的相思物。

  这两人在这洛城也算得上是奇人,世人皆不知其来历,却只知他们出手阔绰,倒像是什么富家子弟,而他们也从不肯透露半点关于自己的事,只是在人前,他们互称为四公子、五公子。

  “小五,你就别打趣我了。”四公子举起酒杯小酌一口,又轻摇着手中的折扇,“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他们因为寒铁关的事焦头烂额,总是要叫上我们几个去商讨战事,无聊得很,要是我能像你这般无拘无束就好了。”

  “以四哥你的性子,还不如在战场上找一块平静之地,邀一位才子佳人吟诗作对来得爽快,哈哈哈!”五公子同样拿起杯盏,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桃花酿浓郁的香气在口中瞬间弥漫开来。

  “两位公子,您的酒。”说话间,小二手里拿着一坛桃花酿便走进了厢房,两位公子见有人进来也便没在说话,小二放下了酒,便很识趣的快速离开了。

  “四哥,我听说寒铁关来的哨骑已经十二道了,这是真的吗?”五公子拿起一坛桃花酿,熟练地往四公子的杯盏里掺着。

  “小五何时对这些事感兴趣了?”四公子微眯着眼,也是好奇自己这想来不操心这类家国大事的弟弟,这一次竟会打听这件事。

  “也就是好奇罢了,如今我大周帝国,除东面雪山之外,北面裂风族、西面沙漠游兵、南面莲花坞四大家,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我们能坐在这里喝这美酒,已经是万幸了。”

  四公子闻言迅速将折扇合拢,轻点在五公子唇上,微微摇了摇头:“小声点儿,这些话要是传到父皇那里,你可是要遭罪的。”

  “那有什么?从出生以来,除了不允许我出这洛城,他就没管过我,我倒是希望他降罪于我,最好发配边疆,或者赐死也可以,至少可以远离这个大牢笼。”

  五公子说得云淡风轻,端起杯盏,杯中之酒一饮而下,看起来煞是豪爽的样子,可四公子心里明白,自己这弟弟也是郁结于心,急需排遣罢了。

  楼下大堂内,水灵儿吃得正起劲儿,却看到原本站在门口的小二被什么人给挤了进来,碰到桌子角差点摔了一跤,堂内原本哄闹的食客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门口。

  只见一名穿着异域服装的姑娘走了进来,身后跟了五六个同样打扮怪异的随从,各自手里还端着一个金边浅盘,上面用棕色布料遮盖着什么东西。

  “不知这位姑娘,打尖儿还是住店呀?”客栈老板叫来人气势汹汹,便亲自上前,笑脸相迎,生怕得罪了顾客,砸了自家的招牌。

  可这位异族姑娘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巡视了一番大堂,趾高气昂地问到:“五公子是否在此?”

  众人面面相觑,心生好奇,平日里有姑娘追着五公子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可这位无理的姑娘看起来却是蛮横,就像那五公子将她得罪了,要来寻仇一般。

  二楼的厢房内,四公子刚放下酒杯,便听到门外的异常,忍不住轻笑着说:“看来,是你的美娇娘追到这儿来了。”

  “哎,孽缘罢了。”五公子叹了口气,都是自己一时的冲动,才会惹了这么个美娇娘对自己穷追不舍,可是,那落花有意,这流水,却是无情,“也是时候去斩断这孽缘了。”

  四公子轻摇折扇,看着五公子缓缓起身,向着门外走去,他浅笑。

  ——这小五看似风流成性、不务正业,可这心里却是比谁都亮堂。

  “不知美桑姑娘急着找在下,是为何事?”五公子的声音自楼上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随之而去,聚拢在五公子身上,水灵儿也不禁向上方望去。

  五公子双手撑着长廊边的红木栏台,嘴角带着一丝无奈的笑意。美桑乃西域金月族酋长之女,之前随其父来京城觐见时相遇。当时两人年纪小,父皇便让自己做向导带她游览皇城,从那时起便熟悉了。不知怎的,她却对自己一见钟情,一定要嫁给自己,当时也觉得好玩,便答应了她。所有人都觉得只是孩童之间的戏言,可谁能想到美桑却当了真一般,只要有机会来京城,就满城找自己求婚。

  按理说,自己的身份摆在这里,一般人不会做出这种事。可西域女子敢爱敢恨,再加上金月族是西域百族中首屈一指的大族,对朝廷的态度又一向友善,父皇也很无奈,只是让他自己看着办。没办法,自己也只能在她来京的时候躲着点,洛城这么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我问你,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娶我?”美桑看见五公子,眼前一亮,声音也有底气了许多,伸手扯开一旁盖在圆盘上的细布,“我聘礼都准备好了。”

  “夜明珠五对。”

  “玉貔貅三只。”

  “金珠银珠各一百枚。”

  “这些够了吗?”

  一时间,整个醉仙楼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那金光闪闪的四个圆盘,眼睛也不眨一下。

  一片寂静中,一声叹息显得格外清晰,只见五公子叹了口气,一步步走下楼梯,迎着美桑期盼的眼神,先是伸手将四个圆盘用丝布盖好,再开口说道:

  “美桑,我再说一遍,”他盯着美桑的眼睛,语气毫无半分波动:“我和你之间,只是朋友,之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这不是你拿多少聘礼就能改变的,如果你还坚持这样,那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从此……”

  “天各一方,形同陌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