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寒铁雄关
stardust2020-09-12 15:033,288

  夜深了,街道上早已宵禁,只有巡逻的士兵时不时走过,脚步声传的很远。

  林清麟却并没有入睡,反而点起了油灯,墨麟剑也从剑鞘中拿了出来,放在桌上,幽暗的锋芒倒影着灯光,在黑夜中更显一分清冷。

  “笃笃笃。”

  门口传来轻微的敲门声,虽然声小,仍然在着安静的环境里很是明显。林清麟并没有意外,门口那人,正是她要等待的目标。

  “门没锁,进来吧。”

  林清麟伸手拿起墨麟剑放在面前细细端详,虽然十几年来一直陪在她身边,但是她仍然像是第一天拿到这把剑一样,用掌心感受着它每一处的纹理,就好像它也有生命一般。

  门口来客没有多等,轻轻推开门便走了进来,确定四周无人后,才把门又从里面反锁,然后坐在林清麟面前,只见他穿一身黑色夜行衣,脸也被宽大的帽檐遮住,看不清真面目,也不说话。

  “怎么,你大半夜专门跑过来,是要在这里坐一晚上吗?”

  林清麟看也不看眼前这人,只是自顾自的把玩着墨麟剑,开口说道。

  “没想到……真的是你……”

  来人沉默了片刻,才声音颤抖的开了口,将帽子摘下放到身边,眼神复杂的看着林清麟。若是有其他人在此,必定会惊呼出口,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出现过的楚天河,四年前天选大会中夺得星魁魁首之名的,楚天河。

  “已经三年了,那天晚上之后我一直在找你,但是却……”

  “你闭嘴!”

  林清麟眼中寒光一闪,墨麟剑就抵到楚天河的咽喉,只要再用力一分就能刺进去。

  “你怎么还敢提起那天的事情,你摸着良心说,我父母对你怎么样?你对得起他们吗?”

  她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握剑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开始轻微颤抖,一丝血迹在楚天河脖子上印了出来。

  楚天河仿佛没感觉一样,坦坦荡荡的直盯着对方双眼:“我本是孤儿,是师傅师娘收留了我,赐我衣食授我武艺,说是再生父母都不为过。”

  “哼,你知道就好,”林清麟冷笑练练:“那我再问你,你既然还记得这些,那为何不想着替他们报仇,反而还为皇家做事。”

  “我……”他刚张嘴就被打断,林清麟又用了一分力,楚天河仿佛能感觉到剑上的幽冷之气。

  “不用解释了,你可是十二星魁之首,堂堂龙甲卫统领,能记得我就不错了,既然那年你选择去参加天选大会,我们终究还不是一路人。”

  林清麟抬起头,江湖上对于这位少年英豪的出身可谓是众说纷纭,他就像一道流星一般,突然从夜空中出现,无人知晓他的来历。

  可是林清麟却知道,对方是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两人从小便一起练武,虽说他是父母收留的孤儿,但是无论吃穿用度,父母都毫无半分偏心,各种武学也是倾囊相授,正因为如此,林清麟才对后面发生的事情如此耿耿于怀。

  “清麟,当年偷跑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是,我楚天河从来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四年来日日夜夜,我无时不刻都想找到你,留在这洛城也只是想给师傅师母报仇,绝无半分虚言。”

  楚天河看着对方,只见她的眸子里全是冰凉,不知道该说什么,四年前,天选大会在洛城举办,当时他正二十岁,学艺有成,渴望去江湖闯荡,面对这么大的诱惑又怎么能抵挡住。虽然师傅师娘百般劝说,但他还是一个人偷偷跑了出去,结果没想到,这一走,竟然就是生死永别。

  “你留在这里是想替我父母报仇?难道你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林清麟一愣,三年前她外出游历,返家时却突然发现,偌大的问剑山庄竟然被烧成灰烬,紧接着被在这里等候多时的晋州剑派弟子带回门派,这才知道了父母的噩耗。不过究竟是谁下的毒手,他们也不知道,只是猜测可能是朝廷派人前来的。

  楚天河点点头,眼神沉重:“我在听说问剑山庄发生的事情后,连夜赶了回去,一是想找到你,二是想调查一下发生了什么,虽然一无所获,但是我询问的时候,却听到有农户说,当天晚上他们看见了一队身着黑红色锦衣的神秘人,当时我还没有想到他们是谁,直到后来返回京城大概一两年以后,我才发现了他们的身份……”

  “那些人是谁?”

  林清麟连忙追问道,这也是她来洛城的原因。

  “暗元卫。”

  ……

  北境,寒铁关。

  北方的寒夜向来是最难熬的,天空阴沉似墨,连一丝月光都没有,更不要说是星星了,只有关卡上零零落落的几个火把,努力驱散着周围的寒意。

  “哎,醒醒,别睡了,注意着点,小心你人头没了。”

  正依靠着城墙垛打盹的士兵被推醒,正想抱怨两句,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寒铁关总兵,雷云,连忙吓得一激灵,挺直了腰板。

  雷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便继续走向下一个巡逻点。

  “将军,那帮蛮子实在是太狡猾了,每天白天攻城不说,夜里也不让我们好好休息,一直派人来骚扰我们。我们的人手本来就不多,兄弟们白天一直在拼命,如果晚上也不能好好休息,迟早会顶不住啊。”

  他身后的亲兵统领韩风半是抱怨半是劝说的说道。

  “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可是还有什么办法……”

  雷云叹了口气,化作一团白雾散在夜空中,索性不走了,双手搭在城墙边上向外远眺,仿佛能够看穿那如墨的夜色,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脸布满了沧桑与疲惫,眼里也全是血丝。

  “他们攻城我们守城,主动权在他们手中,晚上他们来攀城的虽然都是小股部队,但是如果真的被钻了漏子打开城门,再或者他们出其不意,大军攻城,我们如果没有人在上面守着,那岂不就被他们得逞了?”

  他眉头紧锁,千说万说,还是自己人手不够,不过算算日子,青州那边的援军应该就在这两天到了,只要他们能赶来,自己身上的担子就能轻一点。

  “当当当”

  “攻城了!那帮蛮子又来了!”

  雷云思绪飘忽不定间,忽然不远处的城墙传来高昂刺耳鸣金声,还伴随着一声声厮杀喊叫。在火把的照耀下,只见两三只裂风族小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了上来,正和值守的守兵搏命。

  “快去支援!”雷云一个激灵,伸手从亲兵手中接过自己的长柄大刀,快步走了过去,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边有几声轻响,他一回头,只见墙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勾住了几只飞爪,四五个蛮兵已经顺着绳索攀登而上,正好和雷云他们撞在一处。

  “跟我上!”

  雷云先是一愣,然后二话不说迎头赶上,手中长柄大刀狠狠向下一劈,当头的一个蛮兵脚还没有落地,头颅便斜斜的飞了出去,冒着白气的血液撒了雷云一身。

  几个呼吸的功夫,其他几个蛮兵也被雷云的亲卫一一结果,雷云揉了把脸,只听得耳边喊杀声四起,城墙下面也是一片嘈杂,黑压压的根本看不清有多少人,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扭头吩咐道:“你们几个,去支援其他人,不能让他们上来。小韩,你去把预备队都叫起来,快!”

  亲卫们领命纷纷向最近的战团跑去,亲兵统领韩风则是犹豫了片刻,才一咬牙一跺脚跑下城去。

  “还敢上来?”

  眼见身边的绳索还在抖动,心知是下面还有人在向上爬,雷云大喝一声,鼓起全身气力,大刀斩出一轮满月,将铁爪砍为两段,听见下方传来几声咚咚重物落地的闷响,才放下心来拎着大刀赶向下一处战团。

  ……

  关外,距离城墙不远的一个小土坡,周略和水淼并肩站在这里,沉默不语,终究还是水淼按捺不住,有些兴奋的开口道:“怎么样,我们要不要把所有人都派上去。”

  周略还没有回答,只是侧耳倾听着风中传来的厮杀声,半晌后才摇摇头,说道:“算了,让他们都回来吧。”

  “为什么?”水淼大为不解,只见此刻的墙头上人影绰绰,虽然分不清谁是谁,但是能判断出来双方异常胶着。

  “没用的,你最多还有十息的时间犹豫,晚了,他们一个都回不来了。”

  周略却已经转过了身,向后面走去,见水淼还停在原地犹豫,又补充到:“对了,如果你还不走,那走不了的可能也就不止他们了。”

  水淼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微抿,又抬头看向寒铁关,这么长时间,这是他们第一次有这么多人登上了城头,眼看胜利近在咫尺,让她这么放弃实在是心有不甘。

  想了想,她朝后招了招手,让传令兵走上前,吩咐道:“吹响号角,让勇士们继续攀登。”

  话音刚落,就听到城头喊杀声突然大了许多,火把将上面照的通明,只见一队又一队的士卒杀了出来,将城头的局势瞬间逆转,正是雷云提前布置好的预备军!

  “小姐,这里危险,我们还是走吧。”

  水淼的暗卫见状,也上前低声劝说道,眼见城头上已经火把通明,再无半点可能,水淼恼怒的握拳:“撤。”

  “将这帮蛮子给我赶出去!弓箭手,放箭!”

  雷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指挥着士兵们将苟延残喘的几名蛮兵一一解决掉,听到城墙下方还有蛮兵叫喊着逃跑,冷笑一声,命令身后的弓箭手自由向下盲射,在听到下方没有其他声响后,才一抬手,示意他们可以停了。

  “好,今晚大家辛苦辛苦,不能让他们踏上城头半步!”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