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袭
stardust2020-09-12 14:574,805

  “少将军回来喽!”

  夕阳有些西斜,一行人马在落日的余晖中回到了营地。远远的看去,这座营地有些简陋,看似杂乱无章的帐篷,已经被青草的汁液染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临近了却感觉到这里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让人毛骨耸立。

  营地中央还有一面黑底红字的旗帜猎猎作响,上书一个斗大的“秦”字,在营地边缘则是分散立着几个简易的瞭望塔,看到有人朝营地策马归来,瞭望塔上的士兵扭头冲下方高声喊道。

  秦天刑将头盔摘下,让傍晚草原上的微风拂过脸庞,也带走了身上之前厮杀沾上的血腥味。之后便指挥着自己身后的士卒回到了营地,而他自己则在翻身下马后,走向了最中间的营帐。

  “赵大哥,我回来了。”

  秦天刑掀开厚厚的门帘,朝营帐内的人打了个招呼。营帐内摆放的东西并不多,一张宽宽的桌几,几个供休息的蒲草团,最吸引人注意的就是在正对门方向挂着的巨大的地图,一个人正看着那地图沉思着什么。听到秦天刑回来,那人扭过头来,冲他微微点点头,然后示意秦天刑过来。

  “怎么了赵大哥?”

  被秦天刑称作赵大哥的人也是一身甲胄,看年纪大概比秦天刑大十几岁,但是两鬓却已经微微发白。他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天刑,这次去青山镇,是不是也碰到了那帮蛮子?”

  “不错,幸亏我们及时赶到,要不然青山镇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秦天刑点点头,肯定的说道。

  “果然……这已经是第五次了,有点不对劲啊。”

  男子叹了口气,拿起炭笔在地图上画了一道重重的剪头,语气颇为忧虑。

  “赵大哥,你的意思是……”

  秦天刑有些明白了他在想什么。

  “从以前的经验来看,裂风族那帮蛮子每次攻城,除了主力尝试攻打寒铁关,都会派出小股部队骚扰这些边境小城,不过老雷也会派出巡逻队,不会让他们占到便宜的。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五次了,巡逻队前脚刚走,那帮蛮子就后脚赶到,一次两次还有可能是巧合,但这么多次了,肯定有问题。”

  赵风行烦躁的在营帐里踱步,他率领的燕云铁骑从来都是追着别人打,可这次却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浑身力气使不出来。

  没办法,北境不在寒铁关庇护之内的小镇至少有几十个,燕云铁骑虽说正面对战天下无敌,但是这样疲于奔命也不是办法,总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而只要一个疏漏,那些小镇就会在裂风族游骑兵的铁蹄下化为废墟。

  除非……能想办法主动出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杀杀他们的锐气。

  “赵统领,少将军,刚刚抓到了一个裂风族的探子,要怎么处置?”

  门外,一名士兵兴冲冲的进来禀报道,赵风行抬起头,眼神中划过一道精光。

  …… ……

  草原的夜晚万籁俱寂,雪花乘着寒风从天而降,但是一个地方在这个雪夜里却显得格外热闹。

  绵延不绝的帐篷一眼望过去看不到边,人们醉酒的吆喝声络绎不绝,营帐内的灯火通明仿佛驱赶了黑夜。

  这里,就是裂风族的总部。

  大周帝国的人们对于这支经常南下劫掠的游牧民族知之甚少,在他们的传说里,这些马背上强盗的祖先是一只巨大的秃鹫,因此称呼他们为裂风族。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部落,更准确的说,这是一个联盟。

  每到冬天来临,暴风雪肆虐北境的时候,这些生活在游牧民族苍风草原上的各个部落就会组成庞大的联盟,选取最强大的部落做为头领,最年长的萨满做祭祀,浩浩荡荡的南下。但是今年,情况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圣女,嘿嘿,你也还没有休息啊……”

  帐篷的门帘被粗暴的掀开,一个强壮的身影带着门口的雪花就想挤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弥漫了一个屋子的酒气。

  “盟主,盟主你不能进去,圣女已经要……”

  门口的侍卫还想劝阻他,但是却被他随意一巴掌推了个踉跄,连连后退五六步,然后狠狠摔倒。

  帐篷内,一名带着白色轻纱,头发高高盘起的年轻女子正在书桌前写着什么,听到门口的吵闹,低垂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怒意,在抬头时却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只是轻轻的对着闯进来的壮汉行了个礼:“狂熊盟主这么晚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

  这硬闯进来的男子正是裂风族联盟的盟主狂熊,只见他身高九尺有余,上身披着一件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皮毛做成的袍子,还能隐约看见大片大片的纹身。此刻的他满脸通红,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打个酒嗝,铜铃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欲望,毫不隐藏的在眼前那名女子身上打量。

  女子感觉到他目光里的火热,心底的厌恶又多了一分,但是面上却是古井无波,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清冷:“狂熊盟主要是没什么事,还是请回吧,祭祀说今晚雪就会停,明天可以继续攻城了。”

  “攻城……哦,攻城”狂熊瑶瑶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才继续说道:“圣女啊,你看我们已经连续攻打寒铁关差不多一个月了,我手底下的兄弟们也都累的够呛,要不就趁这几天让他们放松放松,等过几天再攻城好不好。”

  狂熊一边说着,一边不断扫视着女子白裙下玲珑有致的身材,暗暗咽了口口水。

  女子强忍着自己内心的不快,面无表情的拒绝道:“不行,这几天打下来,我们累,他们更累,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就能拿下寒铁关,但如果一旦让他们缓过气来等来援兵,再想攻破寒铁关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还是说……”话说到一半,女子话锋一转,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奚落,“狂熊盟主你怕了,觉得自己没办法攻破寒铁关,后悔当初那个赌约了?”

  听到赌约两个字,狂熊一愣,立马拍着胸脯大声说道:“圣女你别小瞧我,区区一个寒铁关有什么怕的,你等着,我这就回去安排明天攻城的人手,就是到时候你别反悔就好。”

  “放心,我一向说话算数,既然盟主这么有自信,我也就不多留您了,盟主早点回去,希望您能早点攻破寒铁关。”

  女子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然后移步到帐篷门口,掀起门帘做出了送客的动作,狂熊果然就扭头顺势走了出去,边走还边说道:“圣女放心,等我攻下寒铁关就来娶你……”

  大雪洋洋洒洒,寒风肆虐,秦天刑将头盔上的面罩打开,做了个深呼吸,凛冽的冷空气从鼻腔进入他的肺部,让他浑身打了个寒颤,也不知道是因为寒意还是兴奋。

  “就是这里了……”他低声喃喃道,策马向前走了几步,到了面前一个土坡的顶点向下眺望,下方是一大片的灯火通明,正是裂风族的总部。

  他强忍住激动的心情,回想起出发前赵风行对自己的交代,这次好不容易从俘虏的口中问出了裂风族位置,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尽可能的烧掉裂风族的物资,毕竟在冰天雪地的草原上,粮草补给比生命还重要。

  秦天刑向后回头看去,在自己身后,燕云铁骑已经准备完毕,正等着他们的主帅下命令,身上纯黑的铁甲让他们完美的融入到了黑夜当中,宛如潜伏着的猛兽,准备向猎物发起致命的冲锋。

  “父亲,请保佑我吧。”

  秦天刑咔嚓一声合上面罩,伸手将后背那杆“秦”字大旗绑好,右手高高举起霸王戟,然后重重向下一挥,戟尖直指前方:

  “燕云铁骑……”

  “天下第一!”

  他身后,无数骑士同时高声大喝道,下一秒,如同一阵黑色旋风一般,钢铁巨兽从土坡上借势向猎物发起了冲击,仿佛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们的前进。

  “什么声音?”

       裂风族总部内,喝得醉醺醺的士兵仿佛听到了什么,刚想起身看看,却发现自己的帐篷突然被掀翻,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朝自己铺天盖地的袭来,紧接着就失去了意识,如果他还能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夺走自己生命的,是一个连人带马满身铁甲的重骑兵,而直到他死,骑兵甚至都没有低头看他一眼,就像是踩死了一只蚂蚁一样,继续冲向下一个帐篷。

  轻飘飘的帐篷对于高速冲锋的重骑兵来说,跟纸糊的没什么两样,至于里面的人则更是脆弱,运气不好直接被撞成肉泥,就算侥幸躲开马匹的践踏,也会被骑手补上一刀。

  “冲!冲!冲!”

  秦天刑已经记不清这是他冲破的第几个营帐了,在他身后,燕云铁骑四散开来,宛如一道锋锐的镰刀,无情的收割着生命,面前的营地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这并不难,只要顺手将火把一丢,这些兽皮做成的帐篷就会变成一团团巨大的火焰,让本就慌乱的士卒更加惊慌失措。

  但是秦天刑知道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这片营地实在是太大了,光凭他带来的这些人肯定没办法将他们一网打尽,要不了多久裂风族就会冷静下来,然后发现他们只有一千人,到时候一个包围,他们就插翅难飞了。

  “快点,再快点,粮草究竟在哪里放着……”

  秦天刑时不时催动一下胯下的乌骓马,同时一戟将眼前逃跑的士兵捅死,心情也逐渐焦灼,如果再找不到的话就只能撤退了,那之前的辛苦就全白费了。

  忽然,在一片喊杀声中传来一声嘹亮的口哨声,秦天刑眼前一亮,然后策马向口哨声传来的声音冲去,那是出发前就约定好了的信号,意味着有发现了!

  另一边,狂熊的营帐内。

  “外面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吵?”

  他揉着眼睛带着怒意说道,门口跌跌撞撞的走进来一个士兵说道:“不好了盟主,外面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着了大火,还有人说东面有怪物冲了过来。”

  “什么?!”

  狂熊一愣,酒也被吓醒了,拿起挂在墙上的大刀就想走出去,但是还没有出门,一个让他大感意外的人就走了进来。

  “圣女?你怎么来了?”

  “外面好乱,我好害怕,盟主能保护一下我吗。”

  之前的那名女子脸色苍白,瑟瑟发抖,就想往他怀里钻,狂熊顿时乐的眉开眼笑,一手大大咧咧的搂住她,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时,忽然感到胸口一阵绞痛。

  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笔直的插在自己胸前,寒光中,圣女的脸色让他觉得异常陌生。

  “你……你为什么……”

  狂熊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想把圣女甩开,却发现胳膊已经软了下去没有半分力气,想开口呼救,余光却扫到自己的侍卫也被圣女带来的人从背后割开了喉咙。

  “小姐,我们走吧。”

  圣女护卫走到她身边,低头恭敬的说道,圣女点点头,从一旁拿起一根火把点燃了帐篷的一角,套了一身宽大的斗篷,接着便低头走了出去。

  刚走出没多远,她就感到地面有些轻微的振动,她心里暗道一声不好,没想到那帮骑兵来的这么快,只是短短的功夫,竟然让他们冲到了营地腹部的位置。

  留给她思考的时间没多少,电光火石之间,一名身材高大的骑士就策马奔腾而来,厚厚的玄铁面甲挡住了他的脸庞,只露出了一双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睛,背后绑着一杆“秦”字大旗迎风招摇,猎猎作响。骑士看了一眼她,乌骓马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就想直接撞过来。

  圣女只感觉浑身血液凝固一样,直到骑手带来的狂风如同利刃一样打在她脸上,她才反应过来,左脚狠狠向下一踏,荡起漫天雪花,整个身体就像在水面上平移一般,直直的向右平移了两三丈的距离,堪堪躲开了骑士的冲锋。

  “咦?”

  秦天刑微微一愣,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在这么短的距离反应过来,而且,看刚刚那人的身形,似乎是个女子。

  脑海中的想法刚刚成型,手中的霸王戟就自然的向她刺去,这是在无数次训练中锻炼出的下意识的反应,在战场上,每一次分神都可能给你带来惨重的后果。

  圣女此刻却已经缓过神来,她紧紧盯着长戟上倒映着寒光的锋芒,不退反进,迎着那锋锐的戟尖就冲了过去,一缕寒光擦着她的脸庞划过,将她的面纱劈成两半,但圣女就像不知道一般,一个转身紧接着两手一扭,就将长戟牢牢的抓住。

  “遭了!”

  秦天刑一惊,自古以来使用长兵器的最怕被人近身,更别说此刻连武器都被控制住了,此时除非他放手将长戟丢掉,否则根本没有一点办法。

  可是,这根霸王戟,是他父亲的遗物,怎么可能就这样拱手让人!

  圣女似乎看出了她的纠结,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迅速贴近,然后双手用力将长戟向下一按,整个人借力凌空飞起,袖袍一抖,两把匕首就滑到她手中,如同狼牙一般刺向了秦天刑的脖子。

  “当当”

  两声金铁碰撞的声音传来,圣女被震的两手发麻,险些握不住匕首,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抬头看向骑士的脸,这才发现他整个头部都被玄铁制成的头盔包裹,就连脖子也是,自己的匕首划上去连痕迹也没有留下。

  来不及犹豫,秦天刑趁此机会将长戟收回,末端狠狠的撞在她的后背,圣女在空中的身形无处借力,径直的飞了出去,在空中一个侧翻才稳住了身形没有摔倒。

  秦天刑深深看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不再和她纠缠,策马继续向前冲去,烧毁对方的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任务,没必要在这里耗费太多时间。

  而圣女则在看他走远后,喉头一甜,吐出一口淤血,这才觉得好受了一点。

  “小姐您没事吧?”

  这时她的护卫才赶过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太快,他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圣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骑士背后那杆旗帜,一点点握紧了拳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