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er 7:我愿意和你约定至死。
王精2021-08-08 21:231,271

    我不知道应该和她说什么,也许说什么都没用,但还是向她说了那三个字:“对不起。”

    林喜喜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她说:“一段感情里,我们实实在在地爱上了对方;到了结尾时,也实实在在地恨上了对方。”

    我看着林喜喜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种莫名的难过。我们曾把彼此看得那么重要,可是到头来却也把彼此击得那么溃败。我突然发现爱情其实很简单,反反复复也就那么三个字:我爱你,在一起,分手吧,我恨你。

    有时候我会想,因为想许浩,所以我每天坚持给他写一封信;因为我不知道他的地址,所以我就做了一名邮递员。我每天不厌其烦的做着同一件事只是为了那虚渺的信念然后坚持着,原来一个人总是在一边怀念着过去又在潜意识中习惯着现在。有时候我又觉得,即使是昨天和今天这样二十四个小时的距离却还是隔了千山万水的陌生。

    在我做邮递员的第749天,我在1999的吧台上完成了这第749封信,而许浩也已经离开了整整七年又一十九天。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拿着信封跨上自行车准备工作,但是在我刚刚走出1999的时候,外面却走进了一个人。

    这个人穿了一件蓝底的格子衬衫,配了条烟灰色的长裤,蹬着一双匡威板鞋,身后还拖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他从我身旁走过直奔吧台,我转身对他道:“酒吧早上不做生意,你晚上再来。”

    但是这个人好像没听到似的,站在吧台旁边四处乱摸,最后走到角落里扯出一把破旧吉他,拨弄了两下,眼里写满了怀念。

    他捧着吉他走到我身边,“我没想到是你在这。”

    我笑笑,“我也没想到居然会等到你。”

    我看着眼前这人,内心竟然没有我想象中应有的激动。他的容貌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不过轮廓比以前更加成熟。

    他把吉他轻轻放在地上,问我:“老朵怎么样?”

    “挺好的。”我说,“在城北的那家医院里做头头,大家都听他的。”

    许浩笑笑,“谢谢你替他打理这家酒吧。”

    “我只是在这里等一个人罢了。”我回答他:“我等了他七年又十九天。”

    “那你等到他吗?”他问我。

    “他现在就在我眼前。”我攀上许浩的肩膀,贼笑道:“淫弟,近来可好?”

    “哎,别提了。”许浩笑了会儿,故作忧伤地叹了口气,“除了钱多,也没什么变化。你呢?”

    我也学着许浩叹了口气,“哎,除了毛多,也没什么变化。”

    “胸口,多毛?”

    我纠正他:“是下体。”

    许浩故作羞涩地笑笑,“今天我刚回来,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想说的太多了,不知道从何说起。”想了想,补充道:“我一直没有忘记你。”

    “原来你一直都在暗恋我。”

    “是啊。”我说:“暗念你好多年了,一直找不到机会表白。”

    “我知道。”许浩说:“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回避你,希望你能看清事实,早日做回一个男人。”

    我笑道:“你爸都把你嫁给我了。”

    “你别妄想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听后一脚踹在许浩屁股上,“这句话是真的。”

    许浩捂着屁股瞪我,“别这样,坚持没希望,你妈妈没教你吗?”

    我看了许浩几秒,然后一把勒住许浩脖子:“装逼遭雷劈,你妈妈没教你吗?”

    许浩笑笑,然后转身抱住了我,声音很轻:“我曾尝试过用一万种方法去忘记你,但是我发现那样只会让我更加想念你。”

    我也跟着笑,拆开手里的信封,指着纸上的四个字问他:“曾经有个人给我唱过一首歌,但我不记得歌名,你记得吗?”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7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7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