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参悟
愚叟2021-03-04 16:212,100

  李洛福品赏一阵许多迁客骚人写在木柱子上的诗赋。它们熠熠生辉,足可以流芳百世。李洛福赞叹不已,也愧不能比。他只对诗赋有些了解,却不精于此,一辈子只会吟诗而不会作诗。

  李洛福转动目光,随即被整齐摆在一处的十个屏风所吸引。此时在每个屏风前都有一个蒲团,除了一个屏风前的蒲团无人而坐之外,其他都有郎才女貌之人而坐。

  十个屏风看起来精致无比,却无奇特之处,而眼前之情景颇令人匪夷所思。他们盘坐在蒲团之上,双眼合上,一脸端庄又虔诚的神态,仿佛在从面前的屏风中参悟出什么大道。

  张万长来到李洛福身旁,见他对这些屏风茫然迷惑,便解释道:“这十个屏风表面上精美华丽,毫无奇处,其实内蕴玄机,深藏功法。他们盘坐端正在蒲团之上,就是在用神识探入面前的屏风中,去参悟其间的功法。”

  李洛福立刻明白,看向屏风的目光深邃了许多,似乎也想去参悟屏风中内蕴的功法。

  此时,那九个修者中有两位男修者回神过来,一个神情沮丧,几分愤怒和不甘,定然是并未从屏风中参悟到什么功法。而另一个脸上神采飞扬,洋洋得意,如此欣喜看来是参悟到了屏风中绝妙的功法。

  李洛福转眼看向张万长,“不知张兄有没有在这屏风中领悟功法?”

  “我当然不会放过如此好机会。”张万长却话锋一转,无奈地道:“只可惜,我未从中参悟出什么功法,更可惜,参悟屏风中的功法之美事只有一次。我本是不甘,却不能破了观星楼的规矩。”张万长神情颇为叹惋。

  李洛福对此惊讶不已,像张万长这般天资不凡之人,竟也会有心无力之感。换言之,他所领悟的功法定然无比绝妙,何至于使天骄而折腰。

  李洛福不禁问道:“李兄想从中领悟功法的屏风是哪个?”

  张万长指向一个屏风,脸上的不快的神情依然无法释怀,而这屏风面前的蒲团正无人而坐。“此屏风中内蕴的功法十分玄妙,其他的屏风绝不能与之媲美。此屏风中的功法甚难参悟,令张某惭愧又不甘啊。”

  张万长耿耿于怀这个不大不小的挫折,实在对他向来清高傲物的内心来了一个不小的打击。

  “难道这屏风中的功法就无人参悟得到?”李洛福问道。

  张万长微皱起眉头,“这就不知了。但看此时,其他屏风都有修者前来参悟,却单单它无人参悟,可见许多人都知道它的厉害,所以心生且怯意。想那些能参悟出此间功法之人,定然有天纵之才。”

  李洛福暗暗称是,落在那屏风中的目光深邃中开始缭绕不绝着愈渐强烈的渴求。他并没有因天资非凡的张万长在此受到挫折而心生退意,反而跃跃欲试,看自己是否能将此间的绝妙功法参悟得到。

  张万长细瞧着一眼李洛福脸上忽隐忽现的期望之态,便心中明了,顺水推舟道:“李兄大可以一试,说不定能参悟出来,别白白抛弃了一部绝妙的功法。”

  李洛福欣喜异常,虽不认为自己有天纵之才,但世间造化扑朔迷离,无才者亦有可能登上大位。他拘谨的道:“那我就试一试。”他说完,走到被冷落不知多久的屏风面前,便盘坐正容在蒲团之上,默然注视眼前的屏风良久,才闭目催生神识去感探其中的不俗功法。

  张万长看着李洛福质朴的身影,只觉得李洛福如无暇的碧玉,一脸面善的神情令人心生舒坦,他之所以看重李洛福便在于此。

  此时的李洛福已经对身外之物无所感应,他神识能够触及的地方而是一个草木葳蕤,澄净秀美的山岭上。他对其间一景一物的感知仿佛本体便在这山岭之中,而其实只是神识幻化出的李洛福。

  李洛福身处山岭之中,四下张望,只有万籁俱寂之感。他心中惊叹,这屏风中的功法果真玄妙莫测,要不然,何必为参悟功法而来到“悟界”之地。世间不成秘诀而神隐外物中的功法,欲要参悟,便要置身并经历“悟境”或“悟界”的玄妙之地。

  “悟境”之地中只有物,以物成景,通过对景象的感悟继而参悟深蕴的功法。而“悟界”之地中,有物成景,更以人活景,人情之态赫然而出,在其间经过一番考验,通之则功法得之。而只现“悟境”的功法与拥现“悟界”的功法,两者相比差之甚远,“悟界”之浩瀚神秘莫测。

  李洛福此时如同探求高人解惑的有志学者,不惜有过万水千山而终到这里,所探求的高人便住在这山岭之上的更高处。他向岭上走去,心情格外的激动,萦绕耳畔的鸟语花香令人舒畅又紧张。

  很快,李洛福看到不远处有一片茂密碧绿的竹林,其间有一条天然形成似的小道蜿蜒曲折,直通到一处盖有几间竹屋前的小溪边,与溪上的小木桥浑然相连。

  李洛福心下惊喜,不一会便步伐匆匆又不失得体的走在竹林间的小道上。又不一会,李洛福已走在溪上的小木桥间,看了一眼身下潺潺溪水,顿时满眼清澈明朗,又以为喝上一口定是甘甜爽口。

  此时,一间竹屋内悠然传来道道浑厚又爽朗的声音:“溪中嬉鱼戏,溪边生娇花,溪上行君子,溪前竹屋华。”

  李洛福心下颇为震动,那声音传入耳里直给人醍醐灌顶之感,令人动容不已,又充满着飘渺悠远的味道。

  李洛福刚有过小木桥,便见一间竹屋的竹门吱吱而开,一位须发雪白,面容慈祥的耄耋老者,精神矍铄地走了出来。

  耄耋老者目光明亮炯炯地看向李洛福,和善道:“君子前来所谓何事?”

  李洛福连忙作揖一礼,心下几分乱跳,脸上恭敬道:“晚辈不敢当。今日有幸拜访长者,只为求通天玄妙的功法。”

  “哈哈。”耄耋老者爽朗大笑一声,又轻摸一下灿白的胡须,说道:“老夫的确身怀一部通天玄妙的功法,却不知君子有无本事去得到之。”

  “晚辈定全力以赴,求得绝世功法。”李洛福傲然一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双仙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双仙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