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顾永乐(大结局)
匪夷feiyi2020-09-21 22:291,549

  “是不是你看错了?”顾永乐难以接受。

  假如司徒草说得是真的,那么他此前关于穿越到三十年后的推断就是错误的。

  司徒草坐在黑暗中,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妈妈给我的遗物,我绝不会认错。

  ”她的语气很平淡,却是极为笃定。

  原本就昏暗寂静的地下室愈发地死寂阴沉。

  顾永乐听到自己剧烈的呼吸和砰砰的心跳声。

  他缩了缩身体,只觉得浑身冰凉,从头到脚都冒着寒气。

  “你……你是说……”顾永乐的声音又沙又哑,艰难地说,“是有人故意放了一块一模一样的表在你身上?”

  他是个心思敏捷的人,只是片刻就想明白了司徒草的意思。

  但是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让人根本难以接受。

  他从背后取下旅行袋,凑到火堆前。

  又取出已经没电的手机,却看不出是不是自己原来的那只。

  “那天晚上我是第一个醒来的。

  ”司徒草淡淡地说,“之后是你,你接着叫醒了林文瑛。

  ”

  女生微微皱起眉头:“在我们醒过来之前,列车就已经变成那副模样,停在了那个迷雾山谷里。

  车上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对列车事故有任何印象。

  在列车出事到我们醒来这段时间里,谁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

  顾永乐仔细回忆那晚的情形,他当时从睡梦中惊醒后,第一个就叫醒了身边的林文瑛。

  接着其他人就陆续醒来。

  而在此后,在打开车厢门的过程中,他们当中唯一的成年人张国林老师第一个遇难。

  “我是第一个醒的。

  ”司徒草突然平静地说,“不过,我不知道当时有没有人故意装睡。

  ”

  “你想说什么?”顾永乐惊讶地看着她。

  沉默了片刻,盯着她说:“你当时就已经起了疑心?”

  司徒草摇了摇头。

  她只是一直对周围所有的人都抱着戒心,即使是相处了两年的同学,她也不会轻易信任。

  “我不知道列车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我的怀表的确是被换过了,而且做工逼真,如果那块表不是我妈妈留给我的,我也无法区分出来。

  ”她冷漠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你认为这一切都是人为的?我们出现在这种鬼地方,是有人在背后操控?”顾永乐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可是这简直太荒唐了,他想象不出,究竟什么人能够造成现在这种结果。

  他们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所以你不信任我们,不信任车上的任何一个人,干脆脱离队伍一个人行动?”

  司徒草没有回答,就是默认。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前,你最好别相信任何人。

  ”司徒草淡淡地说,“包括我。

  ”

  顾永乐一阵苦笑。

  司徒草闭眼休息了一会儿,突然说:“李心彤被老鼠咬了,中毒发狂,后来被我打晕。

  在当晚就死了。

  ”

  “陈秋瑞这人不错,我没必要害她。

  ”

  听到“陈秋瑞”这三个字,顾永乐的双眼暗了暗,心里一阵揪心的痛。

  咧了咧嘴,却没有说什么。

  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会找出害死女生的凶手。

  他盯着司徒草足足看了一分多钟,吐了一口气,身子斜靠在墙壁上。

  “以后有什么打算?”顾永乐问。

  “去避难所。

  ”司徒草低垂着眼皮,吐出短短的四个字。

  “刘叔在死前曾经嘱咐过我,遇上你就给你一份去避难所的路线图。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

  ”顾永乐叹了口气。

  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司徒草。

  女生眯着眼睛,只是嗯了一声,什么话也没说。

  火光逐渐熄灭,这一夜在狂风轰鸣中过去。

  当第二天早上,顾永乐和司徒草回到地面的时候,飓风已经停止。

  整个城市变得愈加破烂千疮百孔,满目的废墟。

  一缕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倾泻下来,照在身上,有着一丝丝的暖意。

  铁头的房子早已被飓风夷平,地下室的入口也被石块封堵。

  顾永乐在那里坐了良久,看着天空翻翻滚滚的云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司徒草站在对面的街口,转身离开,转头冲他打了个招呼:“胖子,我走了。

  你走不走?”

  顾永乐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红线手链,微微一笑,起身跟了上去。

  “往哪走?”

  “那个姓刘的提过,避难所在西边。

  ”司徒草走在前头,阳光洒在她的发丝衣角上,涂了一层橘色。

  顾永乐叼着一根枯草跟在后头,双臂枕着后脑,仰头看天空云海变幻。

  腰间挂了长短两把铁弩,在风中撞得叮当响。

  微博:匪夷feiyi,匪夷qq群:1131591316

  无尽永夜到这里已经更新完毕。

  (大 结 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尽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尽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