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万家灯火
叙黎2021-03-28 15:383,744

  希维因还未诞生那会儿,世界便一直流传着各国的“不可思议”谜案。

  且不说他们龙之域那些七七八八、鱼龙混杂、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鸡毛蒜皮,其余国家倒是有各种不少的奇闻轶事。

  但当今世界公认的一大谜题就是这千年百年过去一直等到他这混血龙子的出生也没能“江山易主”。

  仿佛就是它给世界上了层狗皮膏药,任凭世人拳打脚踢、百般痛骂也没将这公认的暴君踢下王将之位。

  正主便是:人类消失之谜

  此谜不论有多少种版本流传于世人口中,皆有历史铁证可考,按理说是老早就该被破解的谜题。可这其中纠缠的恩怨瓜葛属实不是这千年来大家应该深究的量,越深究牵扯的便越多,最后任谁来也理不清。

  “但说这人类消失之谜,据悉这千万年前,名为人类的种族乃是世界真正的霸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恶不作却也有那猖狂的极大本领。”

  “可惜后来红水降世,那祸水说来也是十分古怪。据史料记载:”此祸只自天上来,惊涛骇浪不复回。”一瞬间便将人类灭了个干净。”

  “后世将其称为‘祸水灭世’。台下看客少安毋躁,这红水到底有没有古人说得如此恐怖……或请抬头望天。”

  “古人有云:此乃高天之神「天理」的居所。那浮动的高天城邦便是人类消失的铁证其一,自古以来那神明国度便浮动空中,与那黑暗之国浅渊以光束相连。一黑一白着实显眼。”

  “传说是神明可怜黎民饱受苦难,特此移动居所。可这千年来升天者寥寥无几,当年酒席上亲眼目睹天理尊容的八位王将也已逝四人。更别提以纸面形式存在的准确祭祀,留下的仅有从古至今口耳相传的仪式。”

  古人以天为尽头,地为延伸。以神之名为之“天理”,天空的道理就是正义。

  可这漫长岁月里,登上去的闻人名士又有几个?谁又真正见过天理?见到天理后那些人又会怎样?且不提那没入云端的国度,光是想窥得登天之法就须得与那千年恶国浅渊共同进退。

  为了寻得一个真相把命都丢了,是疯子才会做这种白白送命的事。

  “只有这点信息?”

  仆从颤颤巍巍地跪下已有半个时辰了,那半个时辰当真是等死般的难熬。抬头不见低头见,只得小心翼翼瞥一眼那翘着二郎腿坐于看台之上的光辉少年。

  他的主子一年到头从不见其人影也不见其貌,倒也不是他主子喜安静或是实在长得凶神恶煞……

  而是实在没有可以接近他的生灵存在,他生来就有一股由绝对碾压带来的力量威慑,比他修为还低的自是连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更不用说直视那双莹莹幽暗之处闪着眸光,仿佛是在看待傻到暴露自己行踪的猎物一般的目光。

  因此是无人见过他家主子真正面貌的。

  “大,大人恕罪!人类消失的历史距今已经是千万年的时光了。奴,奴才只能找到那么点情报!”

  “天理何在。”

  “属下无能!天理的资料甚至比人类消失之谜更加扑朔迷离,根本没有资料可寻!”

  台下人笑着,破碎别离歌。台上人踱步——烟幕起,戏幕落,究竟谁是看客过?

  回望皆是故人冢。

  “哦……无能啊……”

  那发着光的少年本就身处阴暗角落,此刻却渗怪的阴下脸来。这感叹似的语气好似他刚刚是闭眸思考过一般,转而才语重心长噗呲一声轻笑道。

  烛火摇曳之间,那悬梁横顶上便挂着一口吐鲜血之人。死不瞑目。

  “下辈子投个好人家。”

  希维因还没过上浪迹天涯的生活那会儿,总有人骂他是“杂种”。

  龙之域以绝强的妖力、无上的地位、机敏的头脑傲立于众妖之中。龙之域是龙的居住地,也是与神州和群炎等是平行而治的势力之一。

  他一出生不过几天的小娃娃自是不会拿地位去评判他的。但是希维因又与其他同辈大相径庭,龙一般幼时那种族遗传的优良基因便显露的一干二净。

  可希维因非但没有显露出绝强的力量、机敏的头脑。甚至连血统都是杂交。

  人类消失之谜中有句古话说的好——当一个温室中,只要有一个人讨厌你,仅仅只是一个人……

  都会让你害怕走进温室。

  因此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希维因没受过什么教育。本来出身是龙中翘楚,现今也不过只是龙之域贫民窟里的小杂碎。负责端茶递水,时不时还被几个醉汉踹几脚。

  龙向来是自傲的,等级与地位使得自卑与不屈同时存在于希维因这条小小龙儿的心中。

  不敢忘。纵使后来再有刻骨铭心,这份不屈断刃的血性依旧是不能忘的。

  “咳咳咳!咳……”

  连声咳嗽让他顾不得腿上疼痛,跌跌撞撞爬到那缩在一旁断了龙角的老妇人,手忙脚乱地替她疏通气脉。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龙之域这种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领地中完全是个不可多看的奢侈品。但老妇人于希维因来说地位非同小可。

  希维因一生最见不得的事只有两种——其一,分分合合全因误会。若感情世俗真的全因误会造就,那能叫感情么?别是自作多情情未了。其二,傲骨皆散,岁月难熬。

  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的希维因只想好好守护身边的人罢了。别看龙平时高傲的不可一世,那不代表龙会一直不可一世下去。

  父母于希维因是生他骨肉之恩,老妇人于他就是抚恩养德的恰逢其时。

  “君婆,没事的,会没事的。”

  待君婆婆呼吸稳定下后希维因便马不停蹄立刻带着受了伤的腿往森林赶。

  龙族本性根本不用他多说,不会有哪家医师愿意去救一个将死之龙的。就是那些会治死人的医师也不过纷纷是个铩羽而归的主,更何况贫民窟常常有了上顿没下顿。更不用说那天价的费用……

  好在森林里还有个被天理降下神罚的大人,尽管靠近他的一切生命都会不断衰弱。但是那位大人可比外面那些医师好太多了。

  “萑湘!请救救君婆!”

  急不可耐地将门击了个粉碎,屋里的黑发人儿似乎也不恼。只是静静听着那命苦的孩子诉说着不可能的事实。

  只等他开口点醒他的事实。

  “我救不了。就是你愿意供应魔素消耗也救不了。”不等希维因那声“为什么”出口又摇摇头道。

  “生物最让我奇怪的一点就是他们有时候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知道后又凭意志力一直活到了现在。”

  “这已经是最强大的妖力了。”

  希维因自是看不清萑湘此刻那种难以言喻的脸色的。他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凭他那种只要能活就一直快乐的性子,在所谓生死面前竟然也要被强按着低下头认罪。他不服气啊。

  “打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我只是名为萑湘这个人类分散出来的灵魂碎片。你于我有恩,未将这世界上还幸存一个人类的事实公之于众,所以我答应你救君孟。”

  “可我的药根本不是什么治病的药,人类的药顶多让她凭百分之九十八的意志力和百分之二的药性延续半年寿命。”

  希维因想写信,写给他的父母。

  可鸟儿真的会将信交给他的爸爸妈妈么?萑湘说普通的信自己的父母是看不到的。

  要由鸟儿直上云霄九万里,把信交给他的妈妈,再由他的妈妈交给他的爸爸。

  那时希维因还不懂为什么还要由妈妈转交给爸爸,爸爸妈妈不应该是一辈子腻歪在一起的眷侣么?

  长大后希维因一瞬间就明白了:直上万里,是天堂。——那是鸟儿们绝对到不了的地方。

  也得亏萑湘当年与他同坐一起骗他说:“兴许是被鸟给吃了,多写点说不定你父母就看得到了。”但是,当年的我仍然选择相信童话,与命运无关。

  即使是长大成人的现在,我也仍然那么相信。

  “全都是图画呢。”

  “我不会写字。”

  “我也不会。”

  “那你还笑我?不对……人类怎么可能不会写字啊!你又唬我!”

  “哎呀,我说了我只是一介灵魂碎片,不是真正的人类哦!”

  “完成了!”

  希维因拾起那森林草地上四散奔逃的画,大半在希维因手里,小半被萑湘捡到。

  “我小时候可不听话,吵着要爸妈。君婆婆就陪我一起在贫民窟的石头上等他们,一遍又一遍给我讲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想告诉我爸妈,我很需要他们。”

  “那这张呢?”

  “这是我和君婆婆给那些达官贵人们补衣服的时候,我总是笨手笨脚。但君婆婆会很耐心的教我,我想告诉我爸妈我过得很好。”

  干活的平日里希维因从不对外人说起过他思念自己的父母这件事儿。一是他觉得矫情,二是贫民窟这样的孩子大有龙在,说出来只是讨别人嫌弃罢了。

  “这张又是?”

  “是君婆婆给我讲得《天使与恶龙》,虽然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婆婆瞎编的。但后来我听着听着就会了,反过来讲给婆婆听。我已经长大了,可以照顾婆婆了嘿嘿。”

  “……”萑湘不再说话了。

  他手里还剩下的一张就是传承的结局,两只龙相互依偎,不是希维因,不是君婆婆,周围没有场景,都是白的。

  也只剩白色了。

  “我希望妈妈可以来看看我和君婆婆,但我不想让她把婆婆带走。”

  “……那是你现在唯一的亲情。”萑湘道。

  “君婆婆是因为杀了龙贩子才变成这样的。那个龙贩子是她同伙……”

  “你一直都知道?”

  “你不也一直都知道么。”

  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这是人类一开始就窥视到的真言,可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并不能遏制这种十恶不赦的事继续发生。

  编织童话的大人们经历过世间种种苦难,有的怼天怼地,有的传承希望,有的将自己化为万家灯火……

  但他们从没放弃过自己希望的一切。

  “‘抬头,希维因。’”

  少年眼底的游星划过星火纷飞的天空,跨越星尘分割的国界,于高天之上的废墟中落足。阴燃的残骸连接深渊的阶梯使一切靠近的生物都对此嗤之以鼻。

  他听着贫民窟血流成河。也曾看见万家灯火映成阑珊大海。

  他闻见空气中流浪血腥。不见过往随风起落江水为竭不灭。

  他的眼睛倒映苍天无常。却可渡此去经年不回朝暮化云烟。

  所有人都没能想到,龙之域会是在那场异变中最先被夷为废墟的国家。

  映入眼帘的惨剧将思念的图画云游直上吻至深渊飞散。由红色猩空带过,于蓝色平静中于鸟儿交接。

  “……”

  希维因好不容易将那些泛黄的图纸从桌角抽出,由鲜血勾勒的图案可谓是奇丑无比。龙不像龙,人不像人。活脱脱整了些怪物上去。

  银发少年撑着头感叹当年他还真就是被“宠”着长大的。

  “首先发现危险的信号,是动物的本能。而”理智”正是动物区别于野兽的东西。”

  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客天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客天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