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庸俗美2021-06-21 21:224,601

  徐晋很尊重宋将军。一路上对宋将军虚暖问寒,宋将军也很关心徐晋,自从徐晋回京以后,宋将军还一直担心徐晋在京中的处境,今日看来,是他多虑了,小看了徐晋的实力。

  到了将军府,徐晋同他们一同进去了,到了屋内,没有外人了,徐晋开口说道:‘宋兄!珍珠!许久未见,一切安好?’‘都好都好!倒是你回京以后,我们还一直担心着你呢。’宋毅对徐晋说道。

  ‘就是就是,师兄你回京以后一封书信也不给我和哥哥寄,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宋珍撒娇的拉着徐晋胳膊说道。

  ‘好了好了,这里是京城,不是边关,不要没规没矩的’宋将军严厉的说道。

  宋毅知道宋珍的心思,也极力撮合她,对她说道:‘珍妹!要不你先梳妆打扮一下,成天穿的跟个假小子一样 这样你怎么嫁人啊!’‘哥哥!你就知道打趣我’宋珍娇羞的跑出去了。宋珍好好打扮了一番,换上了裙走出来。

  宋珍本就长的娇美,穿上铠甲行军打仗也英姿飒爽,换上女装也别有一番风味。‘多年未见,珍妹越长越漂亮了!’宋珍听见徐晋夸她漂亮,害羞的脸红了,说道:‘我想出去走一走,初次到京城,京城克真繁华’说玩便跑了出去。跑出去了自言自语的说:‘师兄夸我漂亮,第一次听见师兄夸我漂亮,呵呵呵呵……’边说边跑出去了。

  宋珍还沉浸在徐晋夸她漂亮的话中无法自拔,在街上边跳边走,傅容和兰香也从如意楼出来,准备回府,没走几步就被宋珍给撞到了,宋珍是练武的劲比较大,把傅容撞倒在地,撞的还不轻,宋珍撞倒了傅容,立马着急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姑娘你没事吧?’傅容被撞得不轻,兰香将傅容扶起来,兰香忍不住说道:‘怎么这么大的路还会撞人,撞伤了你担当得起吗?’宋珍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是我不好好看路,我第一次来京城太开心了,就不小心撞倒你家夫人了。’傅容在一旁说道:‘没事,我没事,兰香我们回去吧’说完正准备走,刚迈开脚步走几步宋珍就喊到:‘哎!这位姑娘等等。’傅容听见声音停了下来。宋珍说:‘我第一次来京城,姑娘可否带我一起逛’兰香怕傅容有危险想阻拦。‘好啊,我也是要去采买一些东西,那我们一起吧!’兰香还没有开口傅容就答应了。

  ‘你好!我叫宋珍你们可以叫我珍儿。’宋珍对傅容和兰香自我介绍。‘我叫傅容,这是兰香是我的丫鬟 也我的姐妹。’傅容对宋珍说。‘好!你们是我来京城第一个交的朋友,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宋珍高兴的说道。

  ‘嗯,好!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傅容对宋珍说道。

  傅容她们一起逛了很久,时间差不多了,兰香对傅容说道:‘夫人,我们还不回府吗?’‘现在还早,一会儿在回去吧。’傅容说道。自从与齐竺决裂之后,傅容就没有了知心朋友,今日好不容易有一个,傅容开心的不想回府了,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与齐竺还是好朋友的时候。

  宋珍听见兰香喊傅容夫人,吃惊的望向傅容说:‘你结婚了??不是吧,这么早就结婚了,不知你芳龄几许?’傅容有一丝丝尴尬的说道:‘嗯,我17了,你呢珍儿?’

  宋珍说:‘我18了。’

  ‘哦,看你长的亭亭玉立,想必有不少人来提亲吧!!’傅容打趣着宋珍。

  ‘没有……没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只是现在他还不喜欢我’宋珍害羞的说着。

  ‘没事!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嘛,!!’傅容对宋珍说。宋珍害羞的低下了头。兰香对宋珍说:‘就是嘛宋姑娘,其实嘛男追女也是隔层纱’傅容听见就去挠兰香痒痒,她们三个在街上打打闹闹。

  走着走着,忽然一个小偷快速的将傅容挂在腰间荷包给偷走了,傅容的荷包里还放着徐晋送她的幻露石,傅容急的直喊抓小偷,傅容、兰香、宋珍她们三个一起追,可是小偷跑的快速还挺快,傅容和兰香体力不支了,宋珍见此说道:‘好啊!光天化日之下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偷东西,还偷我好朋友的,给你脸了。’说完一个轻功飞过去,一脚把小偷踢倒在地。小偷吓得直求饶。宋珍将荷包还给傅容,傅容看了看幻露石还在就让宋珍放了小偷。

  天色不早了,傅容和兰香与宋珍道别后就各自回去了。宋珍回到将军府,徐晋已经走了 宋珍有点失落。傅容回到肃王府的时候,徐晋已经回来等她一起用晚膳了。

  ‘容儿,今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殿下,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姑娘,她好像还是第一次来京城,……………………就这样我们成为了好朋友!’傅容高兴的向徐晋说了今天的事情。徐晋也告诉她了宋珍是宋将军的女儿,宋将军将他们一起送往天山拜师学艺,他们的师父是宋将军的师兄,不过已经去世好多年了。

  用完晚膳,徐晋和傅容在院子里的秋千坐着聊天,徐晋像傅容说了他小时候的事情。傅容听见徐晋和宋珍是一起长大还一起出生入死,想到今天宋珍说的话不勉有一点吃醋的说道:‘你和宋姑娘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以前不会喜欢她吧。’ 徐晋看见傅容吃醋,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在傅容耳畔傅容悄悄的说:‘我的心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以前没有别人,以后再也容不下别人了。’傅容听了娇羞的对徐晋说:‘甜言蜜语,油嘴滑舌。’徐晋将傅容圈进怀里轻声说道:‘容儿,你是不是该伺候为夫安寝了。’说完就将傅容抱起往寝室走。

  到了寝室,徐晋将傅容放在床上,慢慢吻向她,傅容娇羞的闭眼回应徐晋的吻,十指相扣缠绵一夜…………

  徐晋早早的就去上朝了,傅容不知道徐晋何时去的,日上三竿傅容懒懒的伸伸腰唤来府内侍女伺候梳洗。

  眼下,傅宣大婚将至,傅容成天往傅府跑。徐晋忙完后每天都会来接傅容,自宋珍回京后,没少缠着徐晋,但徐晋都以公务繁忙给推脱了,宋将军一家还不知道徐晋已成婚,宋将军虽然知道自己女儿喜欢徐晋,但自知徐晋不喜欢宋珍,所以也当做不知道。唯有宋毅,经常撮合徐晋和宋珍,徐晋看出来了慢慢与宋珍疏远了。

  宋珍没少怪宋毅多管闲事,害得徐晋与她疏远了。眼下还有三天就是傅宣的大婚了,傅容比自己结婚还开心,傍晚徐晋来傅府接傅容,徐晋见此打趣着傅容:‘怎么我们成亲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开心啊。’傅容听见便说:‘我们第一次成婚不是出了一点意外吗,第二次我很开心啊,这个开心和啊姐成婚的开心是不一样的,说了你也不懂,’‘好好好,我不懂,’徐晋对傅容说。徐晋将傅容扶上马车,到了肃王府再将傅容抱下来,牵着傅容的手进门。

  傅宣大婚如约而至, 傅母和傅容在梳妆台前为傅宣梳妆,一袭大红嫁衣衬的傅宣面色红晕,甚是好看。“阿姐,今日甚是好看”傅容一边帮傅宣整理发饰一边感叹道。 “就你嘴甜”傅宣娇羞的用手指点了点傅容的鼻尖。屋内欢声一片。

  “宣儿,我来娶你了”吴白起站在门外喊到。屋内的傅母和傅容一同望向傅宣,傅宣有些不好意思。 “喜钱,喜钱,大姐夫给喜钱”官哥一边说着一边向吴白起跑去。 吴白起抱起官哥,有了肃王娶妻的经验,自是备足了喜钱。给了官哥喜钱后,便放他自己去玩了。大门打开,傅宣在傅母和傅容的搀扶下走出屋门,傅母将傅宣交到吴白起手里,嘱咐了几句,便目送他们离开。 吴白起是骁勇将军,皇帝自是赐了将军府给他,婚事就在将军府进行,拜过天地后便是入洞房。

  吴白起应付完外面的官员就来到婚房内。“宣儿,你今日真美”吴白起望着傅宣望得出神。 “你惯会油嘴滑舌”傅宣对吴白起说。

  傅宣大婚以有好几天,这天,傅容和傅宣忙完如意楼凤来仪的事情后一起在街上逛着。偶遇了宋珍,宋珍邀约她们一起去翠湖游湖。傅宣让抱竹去金翊卫告知吴白起。她们便走了。

  金翊卫,吴白起,宋毅,徐晋他们正在一起商议公事,许嘉葛川是徐晋的随从,自然徐晋在哪他们在哪,抱竹来到行礼后说:‘将军,王爷,王妃娘娘和夫人与宋姑娘一起去翠湖游湖了,让我来告知你们。’抱竹说完便退下了。

  ‘王妃娘娘??王爷,你什么时候成的婚,我们还一直以为你还未婚呢’宋毅吃惊的说道。吴白起接上宋毅的话:‘怎么样看不出来吧,平时冷冰冰的肃王殿下,回京不到一年就把人家姑娘给拐了。’‘不是,就他还会拐姑娘啊,不行我今天必须见见把我兄弟拐了的姑娘,是什么样的姑娘能把我兄弟给拐走了’宋毅一脸不相信的说。‘怎么样,我家殿下厉害吧 !总能做出一些不可能的事!’许嘉一脸自豪的说着。正在喝茶水徐晋听了不由的呛了一口。

  傅容两姐妹和宋珍玩的不亦乐乎,她们坐船游湖,赏景,吃茶点聊天。徐晋他们在金翊卫忙完了,吴白起邀约徐晋一同前去翠湖接他们的妻子,宋毅也跟着来。

  翠湖这边,宋珍她们三个聊天聊的很开心,宋珍见湖里的鱼很多,便叫道:‘傅容,宣姐姐你们快出来看啊,好多鱼啊!傅容出来感觉一镇眩晕,也没在意,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一声惊叫就掉下湖里了,‘不好了有人落水了’旁边船家喊,傅宣宋珍急得叫救命,可是翠湖深不见底又是寒冬腊月没有人敢下水去救,傅宣不会游泳,宋珍也不会,傅宣急的哭喊叫着傅容。傅容在挣扎着,慢慢的没有了力气,慢慢落了下去,宋珍傅宣急的哭喊着。徐晋他们见这边很热闹,也没有太在意。宋珍虽然会一点三脚猫功夫,但是对水性却一点也不通,这时宋珍顾不了那么多了,宋珍大喊着:‘傅容,我来救你’喊玩便下水去。这时,徐晋好像听见了,转过头去看,就看见宋珍跳下水去。徐晋大喊一声:‘珍妹……,宋兄,不好了珍妹落水了’

  宋毅急的跑到湖边,一个轻功,把宋珍拉了上来,傅宣在船的另一边,所以他们没有注意到,宋珍呛了几口水,一直指着湖面边咳嗽边说:‘傅……傅……容还在……在水里,落……落了下去,哥哥快点去救人,咳咳咳……’

  徐晋,吴白起听见了,一个轻功飞过去船上。葛川许嘉在一旁生火,吴白起将傅宣带回岸边,徐晋一头扎进水里寻找傅容,终于,找到傅容,此时傅容以没有反应,徐晋使劲摇了摇傅容,傅容没有任何反应。徐晋亲向傅容,在水里给她做人工呼吸,见傅容有一点反应将傅容带出水面,轻功飞向岸边,在火堆旁将傅容放平,轻声呼唤:‘容儿……容儿……醒醒……’徐晋轻轻的将傅容摇醒。在火堆的温暖下傅容渐渐的醒了‘殿下,你怎么在这,我好冷’傅容虚弱的对徐晋说。徐晋将傅容拥入怀说:‘你吓死我了,以后不准私自出来游湖了。’葛川赶忙为傅容把脉,宋珍在一旁看懵了,心想,师兄为什么这么在意傅容,他们是什么关系,难道傅容的夫君就是师兄吗?葛川把完脉后对徐晋说道:‘殿下,娘娘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呛水过多,在水里在久了有点体寒,还有一件事要恭喜殿下和娘娘了,娘娘有喜了!!’徐晋和傅容听见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懵了,一个看一个,徐晋高兴的抱起傅容转圈圈。傅容也高兴的笑着,葛川见此吓的叫道:‘哎哎哎……殿下……殿下,现在娘娘气血不足,胎像不稳,不能这样折腾的’边说边阻止徐晋的动作。吴白起羡慕的说道:‘恭喜殿下娘娘了’。傅宣也对傅容说道:‘容儿,恭喜你了,以后可不能胡乱瞎跑了喔。’‘阿姐你和吴小侯爷也要加油哦!’傅容调窘的打趣着傅宣,傅宣都害羞了。宋毅拍了拍徐晋的肩膀说道:‘恭喜了,师弟。’宋珍也说道:‘恭喜了,师兄、傅容,不现在应该改口了,应该叫嫂子了’在场的人都看出宋珍的难过失落,傅容也看出来了喊了她一声:‘珍儿。’宋珍对傅容说:‘对不起,今日我差一点害了你,请你原谅我。’‘日之事不怪你,你不也不顾自身安危救容儿了吗?珍妹不必内疚’徐晋对宋珍说道。‘是啊,珍儿,我们都不怪你,你不要内疚了,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傅容对宋珍说 。‘殿下,眼下还是先带娘娘回府修养吧’葛川对徐晋说道。说完徐晋就抱起傅容,叫了一辆马车回去了。宋珍失落的望着他们回去的背影。

  宋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最好的朋友是她最爱的人的妻子,上天这是在跟她玩笑吗。‘哥哥,为什么……为什么……短短两年时间,他为什么就爱上别人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为什么……为什么……’宋珍哭着对宋毅说。宋毅知道宋珍难过,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无能为力,只能让宋珍发泄找情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续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续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