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千杀公
魅孤冷2021-02-01 15:212,970

   连失双腿,身陷重残。噬心陌刀,噬心疼痛,翁定山再怎么意志坚强也在落地后晕眩过去,腿上巨大的伤口不断地涌出鲜血,断口像一个树桩,脂肪在外,肌肉包裹着骨骼,组成了人体年轮。好在翁定山的净化之域保护着他,陌刀上墨绿色的毒素没能腐蚀翁定山的身体。

  男人有三腿,已断其二!

  血肉模糊的尸体横行在分院中,准确来说,现在应该称呼它们寡尸!它们的指甲伸长,双手自然下垂都已经超过了膝盖。吐出一口体液,绿色的体液把地面融化成焦黑,依稀可以看到红色的鲜血,那是它们曾经是人的证明。

  中国古代的太监在死后会与他们的命根埋葬,无头尸体入土时也会缝上一枚木制的人头。这是人类对肉体的不舍,对自己身体一部分的特殊情感。这群寡尸也一样,它们由死尸变成寡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捡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遗骸,然后——吃掉,让身体完整,融为一体!不过做出这种事的也仅限于还有嘴的寡尸。

  生者留恋死者,死人簇拥活人,寡尸除了舍不得自己的身体,同时还舍不得它们生前的亲人、爱人、朋友。黑色的利爪穿透它们昔日好友的肋骨,它们看着活人的挣扎、反抗、不堪一击,寡尸们很快乐,无嘴唇的嘴巴裂开到耳根处,痴痴地笑着,九头蛇赐予它们强大力量的快感给它们活着没有的刺激。

  也许刚才分院还有些许人存活,现在,哼哼,都不是人了。

  来吧,你说过与我同生共死,白头偕老,患难与共,这是你的山盟海誓。

  这是我对你的爱啊!

  少年前一刻还抱着死去女友的头颅舌吻,下一刻就已经被他的寡尸女友咬住了脖颈。不知道是不是它的良知还在,不知道是不是它不愿他为了它去死,女寡尸终究没有扯断少年的脑袋。

  少年笑得很青涩,泪滴吞入腹中。他刚刚成年,还算和毛头小子。身临地狱本应吓得屎尿迸发,现在却享受着女友最后给他的爱意。洛忝,这个拥有属性“糖化”的β等级少年,一个月前由Ancient Power Dynasty总院出发,执行卧底任务,打入黑道组织“掘墓者”,任务失败后被运往中国南部明城,执行死刑——与狼共舞!

  侥幸活了下来,就近原则,洛忝暂住Ancient Power Dynasty分院,主要是看望他在分院的女友。洛忝今早外出办事,听到骚乱和声响回到分院后,脑浆就射了他一脸。脚下咕噜咕噜滚动的人头是他女友对他说的:“欢迎回来!”

  孟琰注意到了洛忝,在这一片红色领域中只能看见洛忝一个活人还站立着,其他的人都死了,在寡尸群腥风中的利爪下,翁定山也即将沦为寡尸的盘中餐。

  阴冷的声音响彻天地,孟琰的面部已经硬化,并且包裹上了一半的蛇鳞,眼睛更是漆黑如墨:“咦?没想到在孤的王威下还有贱民可以站起来,不过是一个β等级的渣渣吧,可笑,可笑!”

  “我能站起来,是因为我必须杀掉你!”把脖子上寡尸的头颅拽下,死者已逝,寡尸连称为死人的资格都没有,只配被丢到一边。即使它曾经是洛忝的女友,现在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孟琰之前的话洛忝也听到了,无论为了报仇还是为了消灭死神般的灾难,洛忝都要杀掉孟琰。

  洛忝开始向孟琰奔跑,周围的寡尸都自动让出一条路。寡尸群不是惧怕洛忝,而是因为它们的王孟琰——真鬼眼九头蛇盯上的猎物,它们卑贱的爪牙没有触碰的资格。

  伸伸懒腰,孟琰摸摸自己还没有覆盖上鳞片的脸蛋,对洛忝说:“也罢,孤还没有融合完成,先拿你个卑贱来松松筋骨吧!”

  只见洛忝双手环抱,怀中多了一个黑色的箱子,大小和放钓鱼杆的袋子有些相近。光芒乍现,箱子的表面浮现出一位六翼天使的烙印。

  如果用手抓住蛇的三角头,就会引起蛇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它会弯曲身子,缠绕在你的手和脖子上。洛忝的拳头打在箱子上,看似坚硬的表皮轰然破碎提,化为一片片碎片翻转覆盖在洛忝身上。一眨眼,黑色的盔甲就将洛忝结结实实地保护在内,洛忝手中凭空闪现的黑色画戟就刺向孟琰的眼睛!

  全身甲加画戟,这全套的炼金武器是让洛忝战斗力升华的杀手锏。如果不是遇到了九头蛇,等洛忝达到α等级后,一定会凭着这套盔甲立足强者之颠。

  孟琰来着慵懒的身姿突然变得恍惚,洛忝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孟琰完全蛇变的右手就拍击在洛忝的胸前。绿色的纹路从撞击点延伸,盔甲才组合没多久,就直接结束了它的使命,重新变成四分五裂的碎片,再聚合为一个箱子。洛忝应声而出,在地上打转、撞击、打转!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抵抗都毫无意义。孟琰用力踏步,在洛忝翻滚的必经之路上就掀起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失去盔甲保护的洛忝和岩石亲密接触。洛忝已经闭上眼睛等待痛感,但奇怪的是,岩石好像棉花糖一般柔软,洛忝的上半身如同热刀入牛油,无阻碍地镶嵌在里面。

  洛忝不断挣扎,极力想挣脱岩石的束缚。也许在他人眼里这块棉花糖般的岩石极易破坏,但只有始作俑者孟琰和受害者洛忝知道,这块岩石在堵住洛忝的鼻腔呼吸道之后,就像水泥凝结一样坚固。

  这是要赤裸裸憋死人的节奏!

  转守为攻,孟琰拖着噬心陌刀走到洛忝身前,长刀举过头顶,随意斩击。三三五五的寡尸聚集到孟琰身边,等着分享洛忝的尸体,因为它们的王是不会食用肮脏人类的肉体的。

  “叮!”寒风瑟瑟,被九头蛇附身的孟琰突然放弃了攻击洛忝,变成了一条巨蟒,超过百米的蛇身盘旋在空中,它每枚鳞片都有小轿车一样的大小和厚度,里面都闪耀着红色的光点——真鬼眼九头蛇真身,现!

  “谁!”九头蛇的鳞片微微摆动,开启又合拢,它现在好像一只惊弓之鸟,抬着巨大的三角头颅疑神疑鬼地巡视四周。

  刚才的那股寒意,分明是极度凝聚的杀气,到底是谁,让孤有这种不安的感觉?九头蛇喷出一团团绿色毒雾,毒雾上升到天空,小水滴与小水滴结合成军队,化为雨水降临凡世。地上的寡尸受到雨滴的滋润,身体开始膨胀变大,吐出的绿色体液颜色更加深邃,它们仿佛得到了无尽的力量,张牙舞爪。

  “传说真鬼眼九头蛇的九个头颅颜色各异,每个头颅掌控一种力量。没想到今天我可以在这里窥视到其中之一的毒属性啊!”

  三个相同的声音从三个不同的方向传来,九头蛇屏息感受,却发现三个方向的气息都一样,都是危险的杀机!

  “不可能,孤是无上的存在,没有人可以使孤心寒!你是谁?有种出来!”九头蛇向身音传来的方向各自吐出一道绿芒,可是攻击如同如牛入海,九头蛇和绿芒的联系断掉了。

  笨!害怕还要说出口……

  九头蛇的攻击和本体的联系断掉,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九头蛇的攻击被压制了!

  “我还听说,小蛇蛇你把灵魂分为九份,分别侵入九个人类的身体里,利用他们进行重生,好脱离地狱道和人间道的规则的制约。看来确实有这件事啊,还差不多成功了呀。”暗红色的天空中落下一张王座,王座通体金黄色,一名全身金黄色盔甲的人类坐在上面,面具下的微笑淡雅清纯。左右手分别握住两边方方正正的扶手,背靠王座之凤凰浮雕,震慑的双翼竖立着一根握柄。

  “啊!”九头蛇黑色的瞳孔冒出金色,它现在的记忆与孟琰的记忆处于联合状态,记忆共享。一片不知从何而来的记忆碎片刮裂它的大脑皮层: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一天,我独依深渊之口,看着那金色的身影。人间的正义带着千军万马向我讨伐,你的辉煌战铠熠熠生辉,手上的大剑燃烧着金色的火焰。杀声震天!

  “小蛇蛇?竟然敢欺辱孤,人类,你要付出代价!”压制住心神的恐慌,九头蛇滔天怒哄:“你是谁?孤要将你凌迟千刀,折磨至死。孤可是δ等级的至尊,无敌!”

  九头蛇的威胁在耳中就像蚊子一样烦杂,那名金色铠甲的人类大笑:“畜牲就是畜牲!刚才还哭着喊着自己好害怕,现在又自己暴露了实力。猪狗不如啊,至少猪狗它们还知道祸从口出,所以不说话呢。”

  将我凌迟千刀?你还年轻啊!那名人类轻轻抚摸王座上的扶手,说:

  “千杀公!”

  ——

  求花花,求票票,为了千杀公,为了孟琰遇见乃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暗黑感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暗黑感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