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翠竹山是仙还是妖
江风眠2021-02-25 13:102,364

  关于这李半城是如何发迹的,还有着那么一段故事。

  早在三十多年前,李半城还叫李富贵,家住在阳安城西南五十里外,一个有着二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因为这村头有口古井,村子就叫了古井村。

  李富贵家,是村中最穷的,虽说还不至于家徒四壁,可这日子也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李富贵上有个长兄,是个读书人,所谓穷文富武,穷人家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考取功名便是唯一的出路。

  老李家就将全部的寄托都放在了李老大身上,一家人勒紧裤腰带,砸锅卖铁的愣是将李老大送进了私塾,想着靠他来光宗耀祖,改换门庭。

  要说这李家老大也算是出息,二十岁那年,便院试登科,得中了秀才,不过也是真的出息,秀才之后是连年应试,连年落榜,空有那满腹经纶,最终却成了众人嘴里的万年酸秀才。

  李富贵作为弟弟,家中已然有了个吃干饭的酸秀才,自然是没什么钱粮再把他送进学堂,只得在聚沙之年便被父亲送到了王财主家,做了个放牛小童,平日里靠着王财主家给的口粮,不光自己能吃饱,还能偶尔接济接济家里面。

  这一家人虽说过得寒酸,但仰仗着家中那几亩薄田,日子也还算的上是平淡,直到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夏天。

  古井村后面,如今有座翠竹山。

  常言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这翠竹山虽说算不得什么名山大川,也没住着什么世外高人,但这座长满了翠竹小山包却也在这方圆几百里算的上是小有名气。

  三十多年前,翠竹山还不是山,说是山,着实是寒酸了点,其实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小土包,不起眼,且荒凉,以至于不知道在那杵了多少年月,也没个正经名字。

  三十多年前的某一个夏天的某一个晚上,天空中本是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一道响彻云霄的惊雷过后,古井村方圆十数里犹如白昼,万道霞光久久不散,紧接着就是倾盆大雨。

  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和那仲夏之夜的雷雨没什么分别。

  可当第二天清晨,村民们走出家门,却看着眼前的一幕傻了眼。

  只见往日豪不起眼且荒凉的小山包上,在一夜之间长满了郁郁葱葱的翠竹,翠竹之间一眼山泉不知从何处而起,蜿蜒而下,在山脚处汇成了一弯清潭。

  潭中之水清澈见底,散发着竹叶的清香,闻之沁人心扉。

  竹林间雾气沼沼,紫霞萦绕,时不时阵阵虫鸣鸟语传出,恍如那人间仙境。

  村民纷纷走出家门,站在山包不远处驻足观望,议论声四起。

  一个村长模样的年迈老者被一众村民簇拥而出,站在人群前列,泪眼汪汪,看样子很是激动,双手不住的颤抖着,嘴中还念念有词,道是什么仙人显灵,仙人显灵了。

  看着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仙境一般的小山包,村民们也都纷纷附和,说是这古井村人杰地灵,招来仙人来此地清修,那竹林之中说不定就有仙人府邸,这泉水,就是仙人饮用的仙泉。

  更有甚者,竟是搬出了一些臭了大街却又玄而又玄的民间传说与之相比。

  一说那东海湾,出海八百里,有三仙山,山上住着神仙。一老渔民出海,迷了方向,误上了仙山,得了仙人一丸丹药,便从巍巍老矣的六旬老汉,变回了十七八岁的少年。

  再说那中土五岳,有三千群山,每个山头都住着神仙,神仙们脚踩仙剑,云里来,雾里去,斩妖伏魔,造福世间。

  还说那玉仑山脉的玄女峰,那峰顶也住着神仙,各个都生得天姿国色,都是那倾国倾城的仙女。

  据说那玄女峰脚下也有一弯清潭,有个放牛的傻小子偷看了仙女洗澡,还讨了个仙女做老婆,那真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连他家的老黄牛,都能口吐人言。

  村长听后,连连点头,道是这异象显现定是有仙人显灵,当即便要入得那竹林,拜山门,求仙缘。

  老村长带头,一众村民都跃跃欲试,更有那情窦初开的二八少年,着了魔一般想去那潭水之中偷看仙女洗澡,也想自家老婆讨个女神仙。

  就在这时,村中一户人家圈养的大黑狗不知从何处窜出,跑到了山脚处的水潭边,埋下狗头便是一阵豪饮。

  村民啧啧称奇,心说这黑狗也知泉水乃是仙物,忍不住前去偷饮,这林中所居之人定是那神仙无疑。

  这边厢一众村民还在臆想,水潭边的大黑狗却是慢悠悠的抬起了狗头。

  只见那大黑狗眼神迷离,摇头晃脑,像是喝醉了一般,楞在原地发了会儿疯,紧接着就像那离了弦的箭矢,飞奔而出,任主人在后如何呼唤,这平日里听话的大黑狗也不予理会,风也是的冲进了竹林。

  黑狗进了竹林,便是一阵惨叫,紧接着如下对话从林中传出。

  “奶奶个腿的,当个是什么东西,原来是条大黑狗,这可是肉中极品,道爷我都上百年没有过如此口福了,你小子倒是捞了个便宜。”

  说话的是个男人,声音苍老,底气却挺充足,此时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惊喜,紧接着另一个听上去略显年轻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

  “赵灵台,你又杀生,怎么总是为了口腹之欲就残害生灵啊。”

  “你懂个球,道爷这是超度它,再说是这狗畜生撞到道爷身上的,道爷不计前嫌,度它去往西天极乐世界,怎叫残害生灵。”

  男人语气强硬,颇有些不耐烦,边说着边是一阵架锅生火,剥皮抽骨的声音从竹林中传出。

  “你个老叫花……”年轻男人还要说些什么,却被传来的阵阵肉香堵住了嘴巴,“真香啊,你他娘给老子留点。”

  闻着林中传出的阵阵肉香,方才还满脸兴致勃勃要去拜山门的老村长,此时双腿早已是抖如筛糠了。

  “好悬啊,要不是那大黑狗英勇就义,怕是自己这把老骨头就祭了林中那见了鬼的仙人的五脏庙了,去他奶奶的仙人,那分明就是妖精。”据传说,这是后来老村长临终前常常挂在嘴边的说辞。

  自那天起,那不起眼且荒凉的小山包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翠竹山。

  自那天起,翠竹山上多了两个吃人的妖精,威名远播,且臭名昭著。

  自那天起,村民口中的传说不再是什么三仙山、玄女峰或是中土五岳,而是翠竹山、怪泉水,吃人妖精。

  坊间传闻版本不一,有说这是两只狐妖,专门勾些精壮汉子、妙龄少女,迷惑其进了竹林,先做番男女之间那般苟且之事,然后架锅生火,就地就给炖了。

  还有说这山里的妖怪其实是一大一小两个黑瞎子,因为自己生得愚笨,就勾些聪明的小孩子,进了竹林就把脑子挖出来炖汤喝。

  此类传闻还有很多,但是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山中的妖精啊,它吃人,而山下那一汪潭水,就是妖精用来蛊惑人心的迷魂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长生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长生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