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奸贼人恶计起心间
江风眠2021-02-25 13:102,377

  莺歌飞遍长春苑,灯火阳安不夜城。

  要说起这阳安城,繁华程度比那齐王朝的王都也不逞多让,甚至还有过之。

  尤其是那西市,尽是些青楼伎馆,酒庄茶阁,有那就好个舞文弄墨的文人骚客,常流连于那莺莺燕燕当中,彻夜饮酒作乐,于是便又给这闹市又留了个不夜城的名头。

  西市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候,莫过于东方欲晓之时,文人累了,骚客也乏了,大多都躲在被窝里逞那鱼水之欢,灯火阳安,也在这时落下了帷幕。

  西市牌楼以北,李府那厚重的院门突然悄无声息的开了条小缝,两条漆黑的人影从那幽深的府苑中一闪而出,直奔了城西出城的方向。

  人影一高一低,一胖一瘦,胖的那个活像个行走的水缸,穿梭在阳安的大街上显得很是滑稽,瘦的那个,则像个麻杆儿,看起来弱不禁风,唯唯诺诺的跟在胖子的后面,一前一后的走向了城门。

  “三爷,咱们怎么不走永平门啊?”一边赶着路,麻杆儿男一边朝着头前那个胖子疑惑着问了句。

  被称作三爷的胖子停下脚步,斜了一眼麻杆儿男,只那一个眼神就吓得他双腿抖如筛糠:“老子怎么就养了你们这一群废物,当年老子风光,都跟在老子身后像条听话的哈巴狗,而今没落了,全他娘的反水了,偏偏留了你这么个蠢蛋,若不是实在无人可用,老子真想一脚踹死你个蠢东西。”

  胖三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麻杆儿男,夜行衣下仅漏出的那双三角眼中充满了戾气,可旋即又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力摇了摇头叹息道:“麻子,这些年也难为你了,等三爷我有钱了,肯定给你换个脑子。

  永平门什么地方?进了城门,就是李家的银镜湖,那湖边有什么?湖边那是存着阳安李家无数稀世珍宝的紫玉阁,刘莽那蠢货常年就守在那里,就你这两下子,能躲过他的耳目吗?”

  麻杆儿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是躲不过,可我们只不过是出城,又不是去偷紫玉阁,虽说也去偷过,不过也就是挨顿板子,被抓到了又能如何?三爷,这般畏首畏尾的作风可不像您啊。”

  胖三爷心中抓狂,朝着麻杆儿男就是一脚,低声怒斥道:“蠢货,别忘了我们出城是为了干什么,这要被人发现了,我们还能活?”

  “不就是杀人嘛。”麻杆男被那一脚踢得猝不及防,说话的声调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

  胖三爷连忙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低声喝道:“你他娘小点声,老子等了六年了,好不容易等到今天,那小王八蛋终于要离开李府了,不趁机搞死他,怎能解三爷我心头之恨,麻子,三爷我今儿告诉你,眼前这事儿要是成了,以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你且记住,要是坏了老子的好事儿,老子一定让你后悔今生为人。”

  麻杆儿男惊慌的点了点头,不再作声,继续唯唯诺诺跟着胖三爷的脚步,鬼鬼祟祟的出了阳安城的西城门,直奔奔了西南的方向。

  那个被称作三爷的胖子,不是别人,乃是李半城的胞弟,人称李三爷,老李家兄弟三人,这胖子是最小的,如今也不过才三十大几。

  三十几年前,那翠竹山上闹了妖精,李家也因此遭了变故,那时李老三刚降生,在襁褓之中没少受苦头,还差点被饿死。

  李半城发迹之后,总想着补偿这个弟弟,平日里对他那是言听计从,没了边儿的娇惯,李半城这一家子哪哪都好,就是不会教孩子,从小的娇生惯养愣是把这李老三惯成了这阳安城中的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这可不是夸他,出名是因为他跋扈,平日里打瞎子,骂傻子,踢寡妇门,刨绝户坟,不光的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什么坑蒙拐骗,欺男霸女,只要是丧良心的营生都少不了他李老三份儿,这么说吧,他要是说自己是这阳安城中的纨绔第二,那恐怕这城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了。

  时间长了,李半城也懒得管他了,总给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收拾烂摊子也不是个事儿,于是便给他娶了房媳妇儿,置办了宅子,按月给些银两花花,想着只要是不惹事儿,以后就这么养着了。

  李半城的想法固然好,但他弟弟李老三可不这么认为,人家是道上混的,论的可是好兄弟对半分,有难别找我,有福可得同享。

  所谓的道上兄弟都如此,就别说这亲哥俩儿了,怎么着李半城这万贯的家财也得分他李老三一半不是,见月就那几千两银票,打发要饭的呢?

  这要搁以前,他李老三倒也不急,自己哥哥虽然有钱,却是个不生养的老绝户,眼瞅着半截身入土了,他那婆娘还没给他下个蛋,自己这虽说成婚没几年,膝下倒是有了两儿一女了。

  可说那修桥补路双瞎眼,放火杀人儿孙全呢,他李老三有时候也能笑着骂上两句老天不公。不过毕竟是亲哥俩,他自然不能看着二哥就这么绝了后了,自己孩子多啊,过继一个不就完了,过那么几年,二哥二嫂这俩老棺材瓤子一嘎嘣儿,那偌大的家业自然是自己的了。

  这理想自然是好的,如果按着常理发展,估摸着他李老三还真能如了愿,可谁曾想,半路杀出个白毛老神仙,没过多久,二嫂子那二十多年都没动静的肚皮,她竟然有了身孕了。

  之后李长生降生,这李老三的如意算盘算是彻底打翻了。

  不过这李老三本就是个混人,怎能就那么善罢甘休呢?有后了不是?不要紧,弄死不就完了吗?

  说的容易,但那机会是真难得,老来得子,李半城夫妇对这小公子那真是当个宝贝疙瘩一般,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算平日里出去玩耍,周遭也是十几个家丁陪衬着,活脱一个炸了毛的刺猬,李老三这条恶犬想咬一口都无从下嘴。

  不过可说是天无绝人之路呢,前几日李老三回家,在自家门口瞧上了那么一出好戏。

  没错,就是那老叫花赵灵台主演的,李老三的观后感是,这老花子真是想瞎了心了,甭说是大户人家的小公子,就是寻常人家的傻小子也没有这么拍呼的,看的他直想上去给那老叫花上上一课,告诉他一句:“花子,不是这么拍的。”

  可让李老三万万没想到的是,经过这老叫花的不懈努力,这想瞎了心的买卖还真就做成了,自己二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还真让那傻侄子拜了这老叫花了,对李老三而言,这件事儿那可真算的上天赐良机了。

  听闻大侄子拜了老神仙为师,李老三为自己二哥高兴,为自己那傻侄子高兴,更多的,是为自己高兴。

  昨夜彻夜未眠,李老三派了手下仅剩的狗腿子麻杆男去前往翠竹山的必经之路上踩好了点,自己则是在那昏暗的烛光之下傻乐了一个晚上。

  等这两人一出城,就动手宰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长生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长生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