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闻声
锡兰2020-08-30 11:053,372

  谁能想到恩玉公主也有偷偷摸摸听墙角的时候。

  这会儿营地回来的人少,她就在这儿站着,听着墙角倒也挺大大方方,背着手跟大清早出来晒太阳遛弯的老太爷一样。那边吵架的人话说完了,似是要走,瞿钰听见脚步声传来,就顺势朝着自己帐篷那继续前行。正好拐个弯跟人碰上。

  瞿钰抬眼一打量,眼前这人也挺眉清目秀。来人见到她了,忙施一拱手与她道:“见过恩玉公主。”

  声音一听,嗯,薄情郎的。瞿钰跟人点了点头,当做是回答。薄情郎身后追出个红着眼眶的青年人,瞿钰大量一眼,看他杏眼薄唇、男生女相,眼内含嗔。这人见着她也一样拱手,沙哑着嗓音:“见过恩玉公主。”

  瞿钰一视同仁,一样也点了点头,背着个手放他俩在那儿站着,自顾自走了。

  她若要招驸马肯定不会寻方才那两人一样的,一个是薄情冷性,可以趁两人恩爱,便要求对方取家中兄长的社论来;一个呢,痴情成狂,沉溺在那一朝欢愉中不可自拔,弄不清轻重缓急,倒也敢在这种场合就拉人争辩,都还是小孩幼稚性子,撑不起大局。

  但这对破镜鸳鸯倒给了她一个解决之策——若是寻来的驸马不好美女好俊郎,许多事与她不就正好一拍即合了吗?她就这么边想边走回了自己帐内。

  兰芝见她进来了,伺候着她先脱了手上的护腕。瞿钰开口冷不丁与她道:“兰芝,你平日里外头事打听的多吗?”

  “我这整日在宫里头陪着公主您,哪有时间探听外头的事儿啊。”

  “那可有认识哪位公公嬷嬷做采买总会出宫的?”

  “那倒是有。殿下是想打听什么?”

  瞿钰瞧她那好奇模样,莞尔道:“男人呀。”

  这兰芝的眼睛霎时就发出光来,激动道:“殿下想打听哪家的公子,这姓何名何,家住何方?”

  “冷静点,兰芝。这人我一时还说不准……”

  “殿下是还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吗?”兰芝追问,“那就是今日猎场上碰见的官家公子了?”

  瞿钰眼睛一转:“差不多吧。”

  她要找的这号人虽不是方才碰见的那两个,但顺腾可以摸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类男人总归会找着同类,三五个去凑到一起的。数量多了,筛选起来心里也有个底。不论如何,招进来的得是如虎添翼,而不是叫人给她添乱子。

  兰芝为她拆了原来的发束重新编起:“这事儿您就放心交给奴婢。一会儿午膳时,大家围聚马场用膳,那些个官家少爷一样也会来,您只消指给奴婢瞧一眼,奴婢自然就能给您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可以啊,兰芝。”瞿钰夸赞,“什么时候还会这功夫了?”

  “为了殿下您,就算不会也得会呀。您心中若有了人选,陛下与皇后娘娘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到时候呀……”兰芝低下头,靠在她肩侧,“这大喜事可终于轮到殿下您啦!”

  大不大喜事的,瞿钰也不甚在意——她唯一期待的,便是外出设府了。

  公主若总不出嫁成家,不论能做出几番贡献归根结底在朝臣官员眼中都是“稚子孩童”,况且长久不成亲,就算不住在宫中了,也会被安置到寺庙、道馆中去。若到那时,又与被软禁有何两样。前朝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因此如若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合作者,她绝不可能会选青灯礼佛度过后半余生。

  瞿钰在帐中换好了衣裳,又吃了些干果,等有公公过来通报了,才在兰芝陪伴下往马场去。她抵达马场观景连台时,底下的礼监管正在报上午前五名所狩猎到的斤两。

  “第五名!都尉府冯骁,一百七十五斤——!”

  “第四名!大理寺林梓庭,一百九十八斤——!”

  “第三名!威王殿下,二百一十斤——!”

  “第二名!四皇子殿下,二百五十七斤——!”

  瞿钰在皇后身旁落座。母后见她来了,微微一笑握起她的手:“你这上午是没怎么出去玩吗?一身衣服都换了。”

  “母后不是叫我也收敛收敛吗?”

  皇后脸上那道欣慰笑容还没维持多久,就听底下的礼监管报出第一名的名字——

  “第一名!恩玉公主殿下,三百一十七斤——!”

  瞿钰笑眯眯替母后斟茶递上:“所以儿臣今日就上午打了会儿,觉着够数了便回来了。”

  “打了会儿?三百斤?”皇后接过她递来的这杯茶,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我都不知当说什么好了。”

  “我也是让了他们的,回来也干坐了一二个时辰,谁想这些人时间比我多,却还没有我猎狩的多呀?”瞿钰做出俏皮模样来,“我还想着是不是他们让着我呢。”

  跟在皇后身旁的贴身嬷嬷就答话:“许……就是如此呢,娘娘?”

  皇后面容悻悻,淡笑过便不多说话了。瞿钰便与她身旁的太子妃也去打招呼:“皇嫂。”

  太子在皇上身旁坐着,太子妃便陪着婆婆姑子落座在此。她性子娴静,身子骨弱,在旁坐着时,偶尔传来一两声咳嗽。瞿钰也与她递上茶盏关怀道:“皇嫂的身子近来可好些了?”

  太子妃接过茶来轻叹道:“春夏时还好,入秋以后天气骤然转凉,又咳嗽起来。可也不敢吃药。”

  “咳嗽了吃药就是。何故不吃?”

  皇后就道:“你皇嫂嫂不吃药,自是为了这龙孙呀。”

  瞿钰这才反应过来,细细想来,瞿璞生于惠丰二十三年,在此之前,皇嫂嫂的肚子也并不是从未有过动静。只不过因她体弱,或滑胎、或早夭。便是瞿璞在诞生之初也委实折磨了他母亲一番。

  她便探过头与太子妃道:“龙子龙孙的事儿也急不得,嫂嫂还是先将身子养好了要紧,养好了身子,这子嗣的事儿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太子妃宽慰:“也谢谢三妹妹关心了。”

  皇后笑她:“你这儿未出阁的姑娘,说起你皇兄子嗣的事儿倒是头头是道了?你自己呢,什么时候给我生一个大胖外孙来才是。”

  “哎呀母后!”瞿钰搂着她胳膊亲昵撒娇,“我这儿八字没一撇,驸马爷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兰芝听了这话就在后头笑,让皇后看见了,就问:“你笑什么,难不成殿下有心仪人选了,还未说与我们听?”

  兰芝赶忙去看公主,见瞿钰也只是弯着眉眼没阻挠,便开口:“我只晓得殿下心里头像是有这么个人,至于是谁……”

  瞿钰抢道:“至于是谁,我现在还不清楚呢!”

  “哦?”

  “是今日狩猎时远远一瞧,瞧见的。还等着今日午膳时分,认一认。母后先别问了,待我真的找出这个人再告诉您不迟。”

  “可别是你又新想出来拖延我与你父王为你选夫婿的花招啊!”

  “绝不是!母后,这次我是真真儿的有想法啦。”

  皇后喜上眉梢:“那你快快看!”

  这会儿开始布菜,瞿钰便松开手坐回自己位置上去。兰芝跪坐在她身旁替她将酱料小碟摆好,一抬头瞧见殿下正四处张望,也好奇地随她看了看。

  瞿钰一眼先落在先前那男生女相的小怨夫身上,这人上了台阶,出现在南面第四座观赏台处,在某人身旁落座。她便定睛看了,坐在那儿的人二十出头,宽袍坦胸,支着腿手里还拎着壶酒,全然不顾场面来往,自顾风流。那年轻男人在他身旁落座以后,开始掩面啜泣,离得远了自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也好生伤心。

  能为什么伤心?若是能开口,定也是知情人了。

  再往旁侧观察,同座观赏台里,余下人似乎也像没看到一样。能同台而做的多半为一家人,可这风流人身侧除了伺候的丫鬟侍从,还有一个跑来哭诉的朋友,便再无他人靠近。那便有意思了。

  瞿钰直接指了他问兰芝:“兰芝,这人可知道是谁?”

  兰芝直起身眺目远望:“这……看帐子颜色,似乎是兵部的人吧?”

  “是吗?”

  “殿下若确定了就是这人,那我这就替您去问问!”

  瞿钰正要点头,又看她那四弟弟左右提着两只鸟笼子兴冲冲往那观景台上头走。他这会儿本应该呆在父皇那儿,怎么又跑去兵部的观景台了?眼见着瞿甫掀开帘子踏入台前,那本靠坐在那儿低啜的男子也掩了面站起身,与瞿甫行过礼后灰溜溜地走了。

  就留下瞿甫与这人交谈起来,四皇子一到,自然就有别的人凑过来想要攀附,可瞿甫直接将两个竹篾编织起的鸟笼递交到对方手中后立刻就走了。像是临走前还跟这人说笑了几句。

  “不必,兰芝。”瞿钰嘱咐,“既然四皇子认识他,你便直接问四殿下的侍从南风就行。”

  “是,奴婢这就去问。”

  兰芝得令马上就转身下了观景台。瞿钰看了眼自己那咋咋呼呼的弟弟,又抬头,望着那人一喝酒一大笑的姿势,轻轻一挑眉。总觉得这人有几分眼熟,前世应当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只是没什么印象罢了。

  不多时兰芝就回来了,凑到瞿钰耳朵边小声告诉她:“殿下,您想问的那人是兵部侍郎董叔尤的次子,董荃。今年正二十,是四殿下的武场陪侍之一。”

  “董荃……董荃……”瞿钰反复念着这名字,终于想起为何见他眼熟。前世惠王戍守边关时有一良将正名董荃,当时惠王出京,瞿钰也曾去看,这人便骑一匹白马跟在瞿甫身旁。在边关时,因瓦剌包围偷袭,他为救瞿甫,带了一支二十人的小队断后,瞿甫虽安然回营,他却牺牲在了大漠之中。

  难怪她觉得董荃这人名字也耳熟了。

  兰芝看了自家公主神色,一时间也眉梢舒展:“殿下,这就是您要找的人?”

  瞿钰一拍膝盖:“错不了了!就是这个董荃!”

  那正喝着酒的董家二公子冷不丁打了一喷嚏,拢了拢前领,嘀咕道:“怪了……秋凉未来,怎还打出喷嚏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