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起
锡兰2020-08-24 23:253,057

  风起。

  窗棱上挂着的风铃晃动起来,叮咚作响。漫天红云火烧一般往宫殿这蔓延过来,春暮时分,鸟雀跳跃在墙垣上,叽叽喳喳个没完。

  帏宁宫内,今日倒也寂寂,冷不丁传来器皿碰撞声,一大群宫人便都急急匆匆往东侧的偏厢跑去。

  端送汤药的女婢跪在地上慌慌张张收拾着地面狼藉,床榻旁守着的皇后娘娘一脸欣慰搂着才坐起身的少女,欢喜惊呼:“太好了,我儿醒了,我儿醒了!”

  少女散着一头黑发,额上缠着纱布,面容稚嫩,身形也才刚刚发育。她似是仍未回神,呆呆看着眼前搂抱着自己喜极而泣的女人,半晌才低喃一声:“……母妃?”

  她听那妇人喑哑着嗓音又嗔又喜:“你差点吓死母妃了,知道吗?骑马便骑马,怎么会从马上摔下来呢!太医说稍晚些时辰回来你恐怕就……就……”

  言语哽咽时,又轻拍了她肩,搂着她道:“你真是吓死我了。”

  瞿钰直到现在都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她犹记得自己方才还死后化作鬼魂飘荡在映儿的房里,因着一道白光失去知觉,却没想到在一睁眼,身体已不是透明,能呼吸,也有知觉。更别说现在抱着她的母妃——她分明记得她在太子哥哥死后没多久便病逝了。

  皇后搂着她半晌,见她没有答话,也没在意,扭头催促宫人道:“医官怎么还没来?”

  却看她这女儿猛地握住了她双手,抬眼犹疑询问:“母妃……太子哥哥,可还在?”

  “他这会儿当然不在了。”眼见瞿钰眼神一暗,皇后将她耳侧碎发捋去耳后笑道,“你皇兄搬去东宫也有些时日了,怎么还不习惯?难道你让他一直跟在母妃身边与你一样当小孩啊?”

  瞿钰闻言,目光一时间又亮了,抓紧了她的手急切问道:“哥哥也在,母妃也在。我……我之前又从马上摔下来?是不是西郊的雁苑马场?”

  看她母妃点了头,瞿钰追问:“今天是三月初三?”

  “三月初四,你自初二回来便昏迷了一天一夜。”

  “好……好!”瞿钰说完兴奋地从床上起来。皇后见她仓促起身,忙去拦她:“钰儿,你这是做什么?太医叮嘱你不可大幅动作,还不快躺回来!”

  瞿钰一扯脑袋上的纱布绑带往床上一扔:“母妃,我全好了!你瞧,我一点事都没有。我有一个人要去见,很重要,不能等!”

  “哎你别跑!”皇后看着那条纱布忙取过来跟着站起了身,“再重要也等医官看了再说呀!”

  瞿钰却根本没听这话,她心中狂喜——自己竟没有走上黄泉路,反倒是天赐生机令她回到了二十年前!这是惠丰十七年,她十五岁的时候,周映儿正跟在女医官文箬身边做徒弟!

  一群宫人眼见着三公主从内寝赤着脚狂奔出来,身上连件外衣都没多披一件,脸上丝毫不见大病初愈的羸弱,只有一道笑。皇后娘娘也匆匆出来,远远追在她后头喊:“钰儿!哎呀,你这丫头怎么越来越疯了,真是将你宠坏了去!”

  话虽这样喊,可皇后脸上连半分愠怒都没有,眼内慈爱,笑容无奈。

  瞿钰一眨眼间便已冲出了门,她一双赤足还未踏下台阶,就听一声惊呼:“殿下,您怎这样就冲出来了!”

  “文姑姑?”瞿钰见着来人,立刻停下往她身后看去。文箬疑惑,便跟着往后一瞄,后头只有她的小徒周映儿。

  她便道:“映儿,见了殿下还不行礼。”

  周映儿低垂着头,肩上还背着她师父行医用的箱箧,闻言怯生生地与她行了礼小声道:“见过三公主。”

  瞿钰便踏下台阶,走至她跟前,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地望着她模样。若没算错,周映儿今年也才十三。瞿钰打量着她。她有一双杏眼,睫长浓密,唇红如樱,两颊粉嫩微腴。身上穿着的是医馆见习小官的浅青色长衫。

  便又抬起手,轻轻撩起周映儿两角下散着的一根小辫,道:“映儿,自我落马后,你一定很担心吧?”

  文箬好奇看着这俩小姑娘间的动作。周映儿涨红了脸,摇头不是,点头也不是,忙求助般去看自己师父,一抬头对上的却是公主笑靥如花的一张脸。她小声答复:“我……公主前日回来,是叫整个医馆都吓着了。”

  “我又没问医馆,我问的是你。”

  文箬见徒儿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掩嘴一笑,上前替她解围:“三公主,您知道我这徒弟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哪里经得住您这般逗弄。还是快些回屋,您这伤未好全,春暮尚存寒意,别再感冒了。”

  她这话音才落,周映儿点头如捣蒜连连复合,一双眼闪烁着,总不大敢去看瞿钰。瞿钰松开她那一支小辫,弯眼一笑:“好,听文姑姑的。”

  几人一同走回屋,皇后娘娘站在廊前叹了口气:“你今日倒听话,见着女医官了还知道回来。”

  几个宫人俯下身伺候瞿钰穿鞋,瞿钰回头偷瞄了眼脸仍红彤彤的小医官,与母妃答:“那是,这平生最治得住我的,一个就是父皇,一个就是医官啦。”

  皇后过来牵了她的手往内寝去:“那个重要的人待文姑姑替你看好了再去见也来得及。”

  “不用了。”瞿钰扬起脸来,“我知道她在哪儿,眼下也不着急了。”

  “我有些好奇,你说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瞿钰轻摇了摇头:“暂且还不能说。”但眼神却隐秘地飘去正陪文姑姑开箱箧取东西的周映儿身上,“等时日到了,我自然会告诉母妃的。”

  “好,那我就静静地等你告诉我的那一天。”

  见过了想见的人,知道了想问的事,瞿钰这会终于能静下来坐在榻上由文箬姑姑搭脉查病。

  她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早已阴阳两隔多年的母妃,又瞟向映儿。那丫头仍是低着头怯生生的模样,即便偶尔与她眼神撞上,也立刻如受惊小鹿般别过头去,待过一会儿,再小心翼翼将头抬起,没想到竟又能对上三公主笑盈盈的目光。

  “殿下,殿下?”

  “啊?”瞿钰回过了神,看文箬拱手行过礼与她和皇后娘娘答:“殿下如今虽无大碍,但仍需静养。小半个月内,尽量还是别再做骑马、习武等危险之事,否则不利于痊愈”

  皇后点了点头:“无大碍了就好。钰儿,听见医官叮嘱了没?这半个月可不准你在外头胡闹了,还有三个月便到你及笄之礼,这期间可容不得你出什么岔子。”

  若放过去,以瞿钰十四五岁时的性子这会儿定会与母妃顶撞几句,可如今故人重现眼前,所有一切失而复得,她又哪里舍得出言不逊?便忙诚恳点了头:“母妃放心,我会乖乖待在宫里的。”

  这下倒是让皇后也一时惊诧:“怪了,你今日肯这么快就答应下来?”

  瞿钰搀上她胳膊,犹豫半晌,还是与她笑答:“我怕母妃真的生起了气,就把我下降给藩国做妃子了。”

  “你呀你。”皇后被她这话逗乐,将她搂进怀中,抬手在她眉心一点,“母妃哪里舍得你这活宝下降藩国做妃子?就算你父皇肯,我都不肯。”

  是了……这是二十年前,她尚在宫中,享父王母后独宠,兄长们的疼爱。那十数年时光匆匆中是半点委屈都不曾尝过,直到二十四岁,太子薨,母后紧随而去,父王病重,这朝堂开始动荡,边境不断有外族来犯。内忧外患之内,她原本美好人生就这样戛然而止。

  可如今她重得一次再来的机会了,兄长、母亲、父亲、映儿,这些她一样都不会再放弃。

  皇后低下头,看怀中的小女儿红了眼眶,忙问:“怎么,哪里还疼?”

  瞿钰慌乱擦去那点眼泪,拉住她想去唤文箬姑姑的手:“我没事。母妃,我之后几日在宫中若无聊,可四处走动吗?”

  “你让嬷嬷跟着,不准乱跑,只是四处走动当然无妨。”

  “那就好。”瞿钰点了头,朝躲在文箬身后的周映儿一笑。文箬收拾了箱箧和皇后公主行礼告退,周映儿跟在师父身后,穿过帏宁宫的长廊,将要走到门旁时,还是没忍住回过了头去。

  院中种了一片樱花,风动时漫天胭粉飘洒。她这这一眼穿过白玉石阶,又掠过飘浮的白纱,正撞上三公主同样也抬目看来的一双眸子。

  她有一双凤眼,眼波流转之间,沁出点点笑意。周映儿连忙转回身低下了头去,不知为何心跳的特别快,捏着箱箧背带的手也隐隐约约在发抖。

  待回医馆,天已擦黑,宫内各处都掌上了灯时,周映儿一个人坐在自己小桌前,拿着一支细小的毛笔,用舌头舔湿了,沾着小小一块墨在纸上写下:“三月初四,随师父到帏宁宫为公主诊治。公主无恙,甚喜。”

  写罢,放下笔,周映儿捧着自己下巴出神想着今日发生的事,又有几分不解,小声自言自语道:“可为何……公主竟记住了我的名字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