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药香
锡兰2020-08-24 23:283,015

  人还未来时,瞿钰坐在自己那方小榻上便在想一件事:这周映儿说的糕点……到底是什么糕点?

  她怎么也记不惠丰十四年时,自己出游究竟带回什么来了。如今想来,极有可能只是买回来以后发放给身边下人,并没有特意去记谁喜欢谁不喜欢。毕竟她打小就是这样一个性子。

  想不起来了,却也不能直白问,不然倒怕是戳穿原本美好的误会,白惹对方伤心。瞿钰靠坐在那儿,试着去回忆前世时周女医喜欢的糕点,细思半晌,却发现,自己竟然对此一无所知,白惹出一声长叹……

  原来那么多年以来,她从未注意过对方喜好。若说那数十年相处光阴留下了些什么,大抵只有映儿身上那股常年相伴的草药香。

  她只记得对方一身浅青色女医官着装,头上一支素簪,两耳也是最普通不过的银坠。喜好什么颜色,爱穿什么样的衣衫,最好谁家的诗词……都不曾知晓。仿佛瞿钰她喜欢的她都喜欢,至于她自己有什么饮食偏好、心中爱憎,在她面前从未透出半分。

  她若不说,瞿钰自是从未注意过。

  当年瞿钰甚至还奇怪问她,周女医为何三十余二还不肯出嫁,对方只是淡淡一笑,道要悬壶济世,无暇顾及男女情爱。现在想来,如若周映儿对她有撒过什么谎,这便应该是其中一样。何不出嫁?答案如今也已昭然,只可惜……悦君兮君不知,君知时机已失。

  瞿钰拨弄着小榻上那只靠枕的穗儿一时心内惆怅,听外头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忙抬头,望着门外灯笼照了进来。她不知为何,莫名紧张到挠了挠耳朵,正儿八经地直起身来。

  兰芝踏入屋中立即通报:“殿下,我领医馆文姑姑的小医侍来了。”

  周映儿紧跟在她身后,低着头踏入内卧后,在榻前站稳。她一双手都抓在肩上的那根带子上,见了瞿钰,忙与她行礼:“参见三公主殿下。”

  瞿钰见着她脸上总自然而然就挂上笑,她抬了抬腕子:“无需多礼,直接替我看看手腕吧。”

  “是。”

  兰芝退到一旁。周映儿在瞿钰身旁跪坐下来,放下箱箧,从里头取出金丝帕子垫在瞿钰抬起的那手腕下。

  她一双手青葱白嫩,指甲修剪整齐,指尖染着一点青,瞿钰在她为自己诊看时,便盯着她手指打量。周映儿察觉到她目光了,略微缩了缩。

  瞿钰便别开眼,随口问兰芝道:“厨房有送什么小点心来没有?”

  “上午送来桂花糕和紫米糕,殿下饿了?”

  “桂花糕与紫米糕……”瞿钰嘴里念着,又转过头来,问小医侍,“你想吃哪一样,还是都想吃?”

  周映儿一时没反应过来,抬起头“啊”了一声。

  兰芝见状,便笑:“也是,小周医侍过来一趟也是辛苦,奴婢便将两样都包好取来!”

  “不必,我不饿。我……”

  瞿钰点头,允了兰芝提议:“好,那你便将这两样都包好放她小箱子里。”

  见兰芝出去了,瞿钰又低头轻声问道:“还是说这两样里头,你有所偏好?”

  “我……都喜欢吃。但是师父不让我晚上吃甜的。”

  “不让你晚上吃,那就明日早上当早点。”

  “……先谢过公主赏赐。”

  瞿钰看着这小丫头微微泛红的耳廓,一时间也轻笑着侧过头去。谈话之间,渐渐放松下来,她一边手抬着,另一边往靠垫上撑去,支棱起腿来。周映儿神情认真,替她看过腕上红印后,一字一句答复道:“殿下手上只是磕碰,不算大伤。我这带了膏药,腕上擦过了明日就不怕起淤青了。”

  言毕,周映儿便去箱箧里去药膏出来,正想递送到对方手中,瞿钰却直接抬抬手:“行,那你擦吧。”

  周映儿些微迟疑了一会儿,又温顺地点了点头,轻轻抬起盖子,揉搓着手指在嘴前哈了口气,等手不怎么冷了才捻起一点药膏往瞿钰腕上抹去。

  瞿钰忽然愣了。

  曾经的映儿每每给她上药时,也总会有这样一个小动作——把手捂暖了,生怕凉着她半分,即便是炎炎夏日里,也不怕多这一事。

  眼前尚且年幼的女医正低垂着头,那一缕小辫子从发侧垂下来,贴靠在脸庞。

  瞿钰看着她尚未完全长开的面容,记忆中渐渐浮现出她成年后的面容。

  随着年纪增长,她面颊两侧较为丰腴处也渐渐瘦削下去,下巴跟着尖了起来。那时周映儿跟随文箬学医多年,将她师父的本事学了个十成十,双王乱朝时,瞿钰身中数箭,性命垂危,就是她昼夜不眠将她从阴曹地府里又给拖了回来。

  那时她们也像今天是这样,一人在榻上斜倚着,一人坐榻前为对方上药。

  那时候也没人告诉她,女医为了救她究竟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也没人告诉她,女医为了将她这条命从鬼门关上拖回来,光是自己试药,就吃了多少。

  仿佛大夫济世救人便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好似她本该如此,就该如此。救回来了,是她本分,救不回来……也是没有办法。

  这么多年,瞿钰就将她对自己所做一切当做一个女医理所当然的付出。

  就算她把她的命看的比谁都重……可瞿钰醒来后,甚至没多问一句她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又究竟是为什么。

  周映儿低着头一点点将药膏在那泛红处抹匀了,正要抬头,却看瞿钰的手似探非探的空悬在自己身侧。她又正对上瞿钰微红的眼眶,便慌了神忙问:“是我不小心按到了公主伤口疼痛处吗?”

  瞿钰终如梦初醒似得回过神来,那重叠在映儿身前那张脸恍惚间又烟消云散。她缩了缩手,轻笑着掩盖过方才的失态道:“没有,你动作轻柔的很,再说这伤口也没那么痛。”

  “没有就好……”周映儿把那小瓷盒放在小几上,“若不出意外,明日应该不会再起淤青了。要是还是起了,那您就再擦擦。殿下若没别的事,我就先退下了。”

  兰芝这会也正好取了两个小食盒回来,闻言,便取了灯笼过来与瞿钰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那就多谢兰芝姐姐了。”她收拾好了箱箧,站起身和瞿钰行礼告退,跟兰芝还未跨出门呢,又听瞿钰开口。

  “对了。”

  映儿停下脚步。

  “晚上路黑,你小心些。”顿了顿,又加上一句,“女孩子爱吃甜的,也没什么不好的。”

  幽幽宫灯下,就看这小女医低着头,拧着手里的背带,“嗯”了声,点了下头。她紧跟上前头兰芝姑娘的脚步,留给瞿钰一道瘦瘦小小的背影。

  瞿钰瞧着她那背影,还有她两只泛红的耳廓,支着头一边谈一边笑。低头时正扫见她放在茶几上的那只瓷盒,便伸过手去取来,握在掌心中把玩起来,心中暗暗感慨,前世自己怎就瞎了一双眼,对方当年情愫暗生,表现得那么明显,她怎么就半点都未曾察觉?

  她那双小心翼翼的眼,谨小慎微的唇,体贴细致的动作……哪有平白无故会对别人这样?一个人把另一个人藏心里十数年不透半字……

  “周映儿啊周映儿……”瞿钰看着手心里的瓷盒,低垂着眼轻叹,“你啊……”

  周映儿端着食盒跟在兰芝身后一步步走回医馆。高大的宫墙在前头烛光照耀下曳出长影,宫女细碎的脚步声在宫巷里回荡,整座王宫入夜之后静静悄悄,只偶尔听见巡逻的羽林卫从那条巷内走过。

  医馆与帏宁宫离的并不算远,不一会儿就到了门前。到时馆内药房的灯已经熄了,只留了门前一盏。周映儿与兰芝姐姐道了谢,看她慢慢走远去了,才转过身跨过门槛。

  她握着食盒的掌心全都是汗,心跳的极快,直到现在还未平息下来。静悄悄地推开卧房的门,便见前厅还点着盏拉住,她还没把门关上呢,就听右侧主卧里头传来师父的声音:“回来啦?”

  “嗯。”

  “三公主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周映儿把食盒放在前厅桌上,又摘了箱箧暂且挂在自己房门后,“三公主的手就是不小心撞到了,我拿您给的药替她擦了,明日应该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没事就好。回来了就早些洗漱睡吧,明日早起,还得背方呢。”

  “嗯,我这就睡了。”

  周映儿端着蜡烛往左侧的内卧走。她房间很小,一张架子床,一只衣柜,外加洗漱台,便已将这地方塞得满满当当了。映儿把拉住摆在床头台子上,走到盥盆前。盥盆所架的台子上悬着一面铜镜,女孩借着这面铜镜细细看了一眼,双颊绯红,手碰上去还有些发烫。她打湿了毛巾盖在脸上,半晌了隔着那毛巾傻傻的笑出了声。

  待把毛巾放下,她望着自己的双手,难抑住脸上的笑容小声开口喃喃道:“女孩子……爱吃甜,也没什么不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