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究极生命体克罗索
诺克提斯2021-02-25 23:273,951

  身前巨大的金属蝗虫迅速解体,化作一块块装甲贴在或人身上,随后或人右手一握一道绿色的光芒化作数据汇聚成一柄单刃的单手剑。

  随后一招上调,一道磅礴的能量从剑刃射出,劈向小镇的深处。随着一声巨响,周围原本打算一起扑向或人他们的魔偶机纷纷从空中坠落,并在站起来后行动也变得异常笨拙且缓慢。

  「Kuehneo&Salticidae!不详魔兽究极生命克罗索!」

  以小镇深处为中心,一道血红的光芒朝四周扩散,或人张开能量护盾进行抵挡。随后无数道血晶宛如蜘蛛触手一般刺入每个暴走魔偶机的体内。

  魔偶机瞬速化作血红的能量流向小巷深处,或人企图阻止,一道血色的巨大剑气从小巷深处袭来,或人不得不加大了防护能量。下一刻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一道血色闪电迅速靠近或人。

  “锵!!!”

  血晶之剑与或人的单手剑碰到一起,发出震耳的声音。随后八根触手从那怪物的身后刺向或人,或人连忙将力量凝聚与剑刃,并借助两剑相互碰撞所产生的反作用力而拉开与其的距离,随后伸出左手射出一道能量光线。

  强大的光线迅速将克罗索击飞,但却未能伤到克罗索分毫。红色的血晶宛如蜘蛛丝一般将克罗索团团围住。

  随后一道如先前或人所射出的能量光线,从茧中射出,或人连忙挥出剑气,进行反击,二者爆炸所产生的气浪将附近所构建的建筑全部摧毁,所幸的是伊兹与栗山信得在或人的能量罩下得以平安无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论是先前的小镇中劈向自己的剑气,还是刚刚射向自己的能量光线,都与自己先前所发出的攻击别无二致,而且更为狂暴。

  难道说那家伙反弹了我的攻击么,还是所他反弹了我的攻击。Zero骑士装甲下的或人表情一脸凝重,无论是那种能力都颇为让人棘手,但是…。。

  并非毫无办法,zero装甲的腿部水晶脉络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以惊人的速度贴近血晶巨茧,并使用全身的力气挥动手中的单刃剑狠狠地劈了下去。

  如果说对方能学习或反弹自身的招式,那么使用蛮力将其击败即可。或人手中的单人剑名为「zero克摩达斯之剑」由zero装甲的能量凝聚而成,并拥有着能轻松劈开钻石的锋利,只需一击便能将眼前的血茧劈开。

  “哦嚯嚯,这么快就能分析出我的能力了么。”嘲讽声从血茧中传来,随后血茧瞬速散开,一柄血剑挡住或人的攻击,或人一招横踢,提中其腹部,并再次与其拉开距离。

  但他看清克罗索现在的外貌之时,或人一脸愕然。怎么会,克罗索现在的外貌怎么会变得与假面骑士zero那么相似,难道说这家伙还能模仿对方的外貌不成,不知为何一阵眩晕感袭来或人感到一丝不适,但还没等他多想,克罗索便再次挥动剑刃剑刃砍向或人,与之同时背后的八根蜘蛛触手在不同角度纷纷朝或人发动攻击。

  或人跃至空中与之交战,数十招后,又是一阵近乎让人彻底晕过去的眩晕感冲击向或人的大脑,紧接着克罗索身后的蜘蛛触手宛如雨点般快速击向或人。

  “呃!”或人从坠落,在地面上砸出深深的一个巨坑。他晃了晃脑袋,身体的这股眩晕感与无力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克罗索缓缓从空中降落,此时的他竟然彻底变成了与假面骑士zero一模一样的外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或人企图爬起来,但此时的他竟如此的无力,难道是变身成为假面骑士zero的副作用么?

  不,那身体现在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他能感觉到自己与zero装甲的能量再快速流失,每当自己想站起来的时候,无力感便会再次袭来,宛如自己身处一张大网之内。

  “你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分析出我的能力,这一点值得称赞,但是…。。可惜的是你猜错了,”变幻成zero外貌的克罗索缓缓朝或人走来,血色与黑色的花纹看起来是那么的充满威迫。他此时的声音散发着男女双重的混声“我使用的是蜘蛛形态的克罗索秘钥,所以你懂的吧。”

  然而此时的或人哪还能思考这种问题,晕眩,无尽的晕眩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见状克罗索便不再买关子,只见其瞳孔散发出血色的光芒,随后整个空间瞬速变幻,原本澄蓝的天空得昏暗,破烂的街道纷纷消散,地面上天空中,皆露出一张巨大的血晶聚网。

  沿着晶莹剔透的血晶可以看到一股股能量正以或人为中心分散至各处,并且没随着或人身上的能量流失一分,克罗索身上的强大气息便更盛几分。

  “你的出现并非巧合,你的只不过是我为了更强大而准备的补品罢了,嗯哼哼。”克罗索的声音充满喜悦,太棒了,不得不说自己现在身上的力量实在是太棒太强大了,事实上,或人拥有的能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尽管对于或人为何能产生如此庞大的能量有些好奇,但是无所谓了,现在这一股能量已经是属于他的东西了。

  他按下腰间的灭绝升级器按钮,微微下蹲,一只巨大的血晶能量蜘蛛出现在其身后,随后一跃而起,与血色蜘蛛融为一体。

  「森罗万象毁灭一击」

  强大的骑士踢正中下方的或人,一阵巨大的爆炸后,或人再次被弹飞,并在空中解除了zero装甲,再次趴在地上。

  糟糕透了,真的是糟糕透了,要怎么,要怎么才能打败眼前这个已经吸收了zero能力的怪物,或人的嘴角慢慢溢出鲜血。明明刚刚自己难得能在伊兹面前露出帅气的一面,这可真是糟糕透了,起来必须起来,守护好伊兹,守护好许下的承诺。

  “你与我其实是同一类人,绮礼或人,不,应该称您为飞电或人,你与我们拥有着同样的梦想,”克罗索竟解开了对或人的束缚,右手托起或人的下巴“所以加入我们,去创造出一个由修玛吉亚主宰人类的世界吧,加入亚克大人的麾下,一起创造出永恒的世界。”

  “你很想让你的母亲复活吧,你很想见一见你那素未谋面的父亲吧”克罗索的恶魔低语萦绕在或人的耳边“所以加入我们吧,这一切都可以实现哦。”

  被解除了控制的或人喘着大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嘴唇微微颤抖,站起来已经是他现在的极限,已经尽力了。从他的眼神中克罗索得出了答案。

  “是么,那么就请你彻底化作我的能量吧。”冰冷的声音,克罗索将或人的身体抛起,随后快速使出一招回身提,正中或人腹部,这是一股足以将或人肉身彻底摧毁的力量。

  所幸的是zero驱动器在或人被命中的一瞬间爆发出绿色的光芒,将大部分的毁灭之力吸收,但仅剩的一丝余波也足以将让或人重伤,或人只觉得从腹中一阵翻江倒海,随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并吐出浓浓的一口鲜血。

  zero驱动器也因克罗索的攻击彻底报废。

  好冷,四肢与身体都感觉好冷,明明并未感觉到身体的存在,但是……好沉重,话说原来自己的身体时这么沉重的么,我……要死了么?

  “已经…。已经要结束了么?”

  “已经……尽力了呢……”

  “哼,居然被那个驱动器救了一命么,但是……结束了!”克罗索不屑地扫了一眼地上的或人,随后轻轻地一弹响指,一根细长的触手便刺向地上的或人,现在的或人就仅值这个价。

  “危险,或人先生!”一股力量将或人拎起甩至一边,或人的人体宛如断线的风筝坠再次坠向一旁,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等待终结时刻的或人,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血红的触手刺穿了伊兹的腹部,将伊兹悬挂在空中。

  “或人先生,您…。。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悬挂在空中的伊兹依旧担心的或人,她伸出右手想要拂去或人眼眶涌出的泪水。但那是不可能的事,就宛如此时的她与或人相隔的距离,是永远不可触及的距离。

  “诶,真奇怪,那是谁,我怎么会忍不住泪水,大脑好疲惫,想不起她是谁。”或人躺在地上,望着眼前的景象,总感觉眼前的这个景象似曾相似,她明明距离自己那么远,但是……她的手似乎就在眼前。

  对了,以前在哪见过相似的场景,鲜血染满了白色裙子的女人,在或人的梦中,用着那张流淌着泪水的脸,微笑着说出同样的话——或人,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原本失去任何一丝力量的或人,奇迹般地缓缓伸出伸出了右手,随后脑中一阵作响,绮礼或人彻底晕了过去。

  昏迷前他看到了克罗索那充满喜悦以及贪婪的笑容,看到了伊兹那心疼躺在地上的自己的痛心表情。

  以及那句——“真是可怜啊,飞电或人,你的存在,你的承诺就像你那可怜的梦想那样,那么地可悲。”

  “滚开,将你那肮脏的触手从伊兹身上拿开,放开我的伊兹!!!!!”

  “嘭!!!”

  原本将伊兹架在空中的那根结实的触手顷刻粉碎,随后克罗索感觉数击难以置信的攻击在他未能察觉到的情况下击中了自己,击碎了他那坚不可摧的胸甲,他整个人都被击飞出去。

  等他单膝跪地望向前方只时,只见原本已经失去任何一丝力量,并像一个无能的废材一样眼睁睁地盯着自己想要守护的人痛苦死在自己面前的或人,此时居然,居然站在他的面前,怀抱着伊兹。

  但此时的他明显已彻底失去原本的意识,双眼散发出充满威严的深红,头发也仿佛受到静电影响一般,竖了起来,是,难道是因为对自己的执念么,不,不可能,无论怎么分析,失去了zero力量的他也仅仅是区区一位人类。

  克罗索一边想着,一边从身体爆发出惊人的红色光芒,随后一阵巨响其身后的强被惊人的跳跃力瞬间摧毁。

  失去了意识的或人似乎并未察觉到危机降临一般,将怀中的伊兹轻轻地放在地上,随后望向克罗索,毫无波动的表情,此刻竟然露出了喜悦,仿佛找到了心爱的玩具。

  “不,不可能,难道身为人类的他居然能捕抓到我的位置!!?”可罗索不由自主地再次加大数倍力量,仿佛已在这片战场消失了一般。

  “撒,来吧。”伴随着“锵!!!!”的一声巨响,或人用那已覆盖住红色装甲的右手抵挡住克罗索的攻击,尽管他的嘴角再一次被震出一丝鲜血,但他此时的笑容是那样的诡异,那样的让人心寒不已。

  他说的没错,或人的确无法捕抓到他的身影,这一切的一切仅仅只有两个字可以解析得通,那就是——「本能」

  这是多么让人发寒的事实,就像远古时期猎手,以及他的猎物,本能强大者获得支配猎物的本能,而弱者则拥有烙在血脉当中的恐惧。

  “终于抓住你了。”或人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声音平淡而充满震慑,克罗索第一反应就是要远离这个家伙,然而下一个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他狠狠地拽了回来。

  或人的身上散发出更为浓郁的暗红色,与他的暗红相比,克罗索的血红就像是粉红一般的淡。或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将血红的天空染成了他的颜色,随后一副暗红的铠甲将他包裹。

  「本能毁灭不详——双生骑士地狱蝗虫」

  暗红的铠甲覆盖着覆盖着一根根血红的光子脉络,宛如恶魔般的绿色复合眼睛,长长地飞舞着刻印着鬼神图案的裙摆。拥有灭世资格的地狱蝗虫狂暴登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