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zero &魔、魔王???!!!
诺克提斯2021-02-18 00:594,948

  “或人先生,或人先生…。。”废墟中伊兹不断摇晃或人的身体,这里四处都是断垣残壁,弥漫的灰尘让人难以望清五指。

  “伊……伊兹?”在伊兹的摇晃中或人缓缓醒来,回答得有些吃力。他的脑袋现在都还有一些昏昏沉沉的“这里是哪?前辈呢,腹肌太郎呢?”随着苏醒,或人身体与精神开始慢慢缓过来。

  “不清楚,一阵红光与地震后您与我就被传送到了这里。”伊兹双手合在腰间恭敬地继续汇报“这里恐怕是另一个空间。”

  “另一个空间?意思是你与我现在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么。”或人缓缓站起,环视着四周,心中充满了不安,作为人类的他何曾经历过这种变故,加上身为孤儿那种从小缺失的的安全感,此刻正趁机躁动,也许加上四周弥漫着的缘故,呼吸也随着心跳的加速而变得急促。

  “呼…。呼…。伊兹你有离开这个空间的方法么,呼,或者说这个空间会存在出口么?”强烈的孤独感让或人越发不安。

  “不知道,但是……伊兹会与或人先生一起寻找离开这里的出口,”伊兹的右手轻轻地牵着或人的左手“所以,我们一定能找到离开这里方法的,因为我相信着或人先生。”

  一种温暖且安心的感觉浮现心头,或人的慢慢从不安中缓了过来。没错,我们一定能找到离开这里出口的,因为我并不是独自一人。

  “怎么了么,或人先生?”恢复过来的或人,突然察觉到了这是自己记忆中第一次被女孩子牵着手,又想起了现在在餐厅里自己被伊兹压在身下的情景,再望到伊兹那清澈的眼神,不禁小脸一红,即使对方只是一位修玛吉亚,但是也算是女孩子吧。平复的心又再次疯狂跳动,直到伊兹的疑问。

  “没、没什么,我们走吧伊兹。”或人慌忙转移视线,望向前方,拉着伊兹的手,朝着第六感走去,他似乎感觉到,哪里在呼唤他。

  走着走着,他慢慢握紧伊兹的右手。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会好好保护好她的,因为自己可是男孩子,即使只是连半吊子硬汉都算不上。

  这里是一个繁华的世界,每一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洋溢的笑容。嬉戏声,大闹声。说它繁华并非是指其四处都是高楼大厦,流光闪烁。反而这里四处都是昭和时期的木房建筑,但是这座城市里流溢的那种温暖却是无可替代的。

  “父亲…。。”栗山信缓缓醒来,脑后仍旧感到一丝疼痛,但用手一摸似乎又毫发无损。当他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便看到了父亲那高大的身影。

  “信,你醒来了。”栗山戒的声音依旧如往常般温柔,依旧那般让人安心。他缓缓走了过来,轻轻地抚摸着,安慰着,他那温柔的声音与眼神慢慢融化了栗山信心中的不安恐惧。

  “哇…。。呜呜呜…。。”年仅12岁的栗山信抓住父亲的衣领嗷嗷大哭,他卸下往日的坚强“我以为……我以为你要被他们打死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后一定,一定变得很强,一定会好好保护好你的。”

  真情流露的栗山信说着天真的誓言。

  “不要哭了,信,”栗山戒抚摸着信的额头,随后拉紧他的右手。

  “我们去看看面的世界吧。”栗山戒拉着栗山信的手往外走。

  “嗯。”

  片刻——

  “早上好,戒先生,早上好,信少爷。”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脸上皆挂着栗山信未曾见识过的幸福笑容,他们很有礼貌地朝栗山戒与自己问好。

  “早…。。早上好,姐姐。”栗山信害羞且紧张地回复道,身体看起来有些许僵直,看来他对周围的变化还未曾适应。

  “嘿嘿,信少爷嘴巴真甜,居然将我这种阿姨叫成姐姐。”女人捂住了嘴巴,转身离开。似乎栗山信的回复是她莫大的荣幸。

  “哟,这不是栗山戒先生么,来,这条刚钓上的大鱼就让你们带回去好好品尝好了,毕竟前些天你可帮了我们不少忙呢。”一渔夫右手扛着鱼竿,左手拎着数条大鱼,见到栗山信父子后,满脸笑意地让栗山信挑走最大的那条。

  “这…。这…。。这真的可以么,”栗山信望了望眼前的大鱼,又望了望眼前的渔夫,再望了望一旁的栗山戒。

  “没关系的,毕竟大家一直就没少受到栗山戒先生的帮忙呢,多亏了他,大家才能建立起这么幸福的地方。”渔夫憨厚地笑了笑,看到栗山戒示意地点了点头,栗山信迅速且腼腆地接过了鱼。

  “信公子他可真是可爱呢,”渔夫溺爱地笑着。

  “没错,没错,信少爷从小一直都是这样有礼貌且腼腆的人呢。”周围的人附和道。

  “从小?一直?”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感,先前餐厅的画面再次传来,他连忙捂住额头。

  “怎么了信,看来你作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呢。”栗山戒再一次温柔地抚摸着栗山信的背部。

  没错,自己一直都生活在这里,曾在这里生活的记忆是那样的强烈,也许,也许自己真的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可怕的噩梦。

  但是,一切都无所谓了,栗山信慢慢握紧父亲那温暖的左手,因为有父亲陪在自己的身边。

  “呐,父亲,我们会一直生活在这里么?”栗山信拉紧父亲的左手,望着前方问道。梦里的世界真的是太可怕了,人们机械麻木,强者欺凌弱者,弱者欺负更弱的人。人们贪得无厌,到处都是森严的等级秩序,虽说那个世界早已提倡和谐平等,但是,森严的秩序却越发强大,仿佛不可逆的法则。

  “当然,信,我们会永远的生活在一起,一直一直。”听到栗山戒温暖地回答,栗山信第一次那么地相信希望。

  这里的人们是那样的朴素,是那样的友善,是那样的热情。人与人见面都会互相问好,即使不认识地也会面带真诚的微笑。不一会栗山戒父子的双手便拿满了乡亲们的赠品。正准备回到家中。

  能够生活在这样的世界真的是太好了。

  “呃…。。啊……不要,快住手,不要,啊!!!!”小巷中传来了惊悚的惨叫声。栗山信停下了脚步,望向小巷。

  “栗、栗、栗山戒先生,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漆黑的小巷中冲出一道人影,颤抖地抱在栗山戒的的腿上。

  此人竟是坂田辉。现在的他看其来是那样的可怜,是那样的狼狈,他的双眼充满了祈求与恐惧,头部不知道被谁狠狠地敲了一棒鲜血直流,身上的衣服也被刀砍得破烂,鲜血慢慢然后了他的衣服。

  “喂,你弄脏我的裤子了,垃圾。”栗山戒的温柔的脸孔瞬间变得严厉,他一脚便将抱住自己右腿的坂田辉提至墙上,并慢慢走了过去。

  “求你了,栗山戒先生,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欺负你了,是我不对,是我的错,求你了,不要杀我,我还不想死。”坂田辉靠在墙上企图不断后退,并一边哀求着,颤抖着,他用祈求的眼神望向栗山戒身后的栗山信。

  “父……父亲。”对于眼前的一切,对于父亲的变化,对于坂田辉的哀求,栗山信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喂,拿过来。”栗山戒伸出右手,原本追着坂田辉的男子头目恭敬地将一根粗大的铁棍递给栗山戒。

  “喂,你是要成为我的奴隶,还是选择我右手的这根铁棒。”栗山戒冷冷说道。

  “奴隶,奴隶,我愿意成为栗山戒先生的奴隶。”仿佛抓住希望的栗山挥连忙像条狗一般爬了过来,不断亲吻着栗山戒的皮鞋,祈求赏赐活下去的机会

  “不对,”栗山戒诡异地笑了笑“垃圾,是没有选择权利的。”随后一根铁棍狠狠地朝坂田辉砸来。

  “啊,不要,求你了,求求你请……请赏赐我活下去的机会吧。”栗山戒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铁棒,直至坂田辉停下了哀嚎。

  他转过身来,用沾满鲜血的左手捋起额前的刘海,将沾满鲜血的铁棒递给栗山信。

  “来,信,去给予这个妨碍美好世界的恶徒最后的制裁。”栗山戒再次露出那温柔的笑容,用着那张沾满鲜血的脸。

  栗山信忘了望栗山戒手中的铁棒,又望了望地上那奄奄一息的坂田辉,再一边望着栗山戒,一边摇了摇头,缓缓后退。

  “去吧,信少爷,对方是穷凶极恶的恶徒,给予恶徒制裁可是正义的哦。”背后传来的鼓励的声音。

  “没错没错,可不能让恶徒生存在这个正义的世界。”

  “去吧,信少爷,替大家除掉那个恶徒,只有这样你才能正常成长,来吧去实现大家的u咩/梦想吧”人们聚集在周围,纷纷鼓励着栗山戒。

  栗山戒颤抖地接过沾满鲜血的铁棒,栗山戒与众人露出了欣慰的眼神。

  去吧,去执行正义吧,将所有的恶全部砍除。

  手持铁棒的栗山信缓缓地走前几步,随后嘭地一声,将铁棒丢在地上,大吼道:“不对,你不是我的父亲,戒他可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你不是戒,你是怪物!”

  说完后栗山信转过身推开四周的的人群,往远处跑去。

  一脸茫然的众人望着低着头身体不断颤抖的栗山戒。

  “居然,居然否认吾辈的u咩/梦想,居然否认我为他创造的世界,这种人,这种人,”栗山戒逐渐陷入疯狂,用沾满鲜血的手指划着自己的脸,露出一道道血痕“这种人,这种人…。。是恶。”

  随后他与这世界的居民的身体都开始疯狂且夸张地扭曲,随后伴随着血雾,整个人炸开。这里所有的人都变身成为了魔偶机。

  “去,去把他给抓回来,我要改造他那可怕的思想,哪怕将他杀死。”同一时间所有的魔偶机瞳孔皆散发着血红的光芒,接受到了来自母体的指令,开始四处寻找栗山信的身影。

  栗山信此时却躲在一个角落,角落的另一边是几个狰狞的魔偶机,正翻箱倒柜搜寻着其的身影。就在刚刚他亲眼目睹了居民们炸裂,并变身为怪物的那一刻,吓得他声音都不敢发出,现在的他应该说连走动的勇气都没有。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哦,信君是时候准时入睡…。。”突如起来的闹钟声,吓得栗山信连忙关闭了闹钟,但也为时已晚,闹钟的声音传到了旁边魔偶机的耳中,异体同心的他们瞬间捕抓到栗山信的位置,疯狂地朝其赶来。

  摸着右手的手表,栗山信的心中再次鼓起勇气,这是栗山戒在其九岁时送他的手表。

  “谁来…。谁来…。谁来救救我…。。救救我的父亲。”栗山信一边拼命地往前跑,一边呼唤,自己的父亲一定,一定在某处等待着自己的求援,自己一定一定要拯救他。

  然而四周的魔偶机却越来越多,他——已无路可退。

  “太好了,终于离开这个空间了。”一道光芒闪过,虚空中走出或人与伊兹的身影,终于离开那个弥漫着灰尘与废墟的空间了。但是这周围四散的尘埃又是怎么回事。

  “救救我,救救我的父亲。”刚降落到此处的伊兹耳边立即接收到来自栗山戒的求援。

  “嗖。”当或人反应过来时,伊兹已以汽车般的速度护在栗山信的身前,然而与之同时数十个暴走魔偶机已经跃至空中,并发动着灭绝魔偶踢,伊兹危在旦夕。

  “危险。”或人大喊并第一时间企图掏出zero升级秘钥,但直至抚摸到腰间的口袋方才察觉自己出门时将zero升级秘钥留在家中的书桌。因为他觉得自己用不上这股力量,因为他还没做好拥有这股力量的觉悟。

  这该如何是好,像上次那样奋不顾身地扑上去么?做不到的,上次的对象是人类,魔偶机的速度堪比人类的数倍,这他是见过的,如果当时,不是zero秘钥的奇迹发动,当时的他早已把自己给搭上去。

  “怎么了,难道是钱包落家里了么,难道你与那股力量的羁绊就这么脆弱么?”

  正当他打算义无反顾地再次往前冲时,周围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缓慢了数倍,不对,应该是数十倍。一青涩的声音出现在或人的身后。

  是一与自己年龄一般却拥有着正太外貌青年,他从虚空中走出,缓缓望向或人,一瞬间青年不知何时便来到或人的身边,紧贴着或人的脸。仿佛自己与他之间的时间被削掉一半一般。

  望着一脸愕然的或人,青年露出坏坏的笑容,轻轻地靠近其耳旁轻轻地说道:“不存在之物,不合理之物自然无法凭空被创造,但是,如果是你们互相选择了彼此,就让我见识一下您现在的这份意志吧,我思故我在。”

  说罢,青年仿佛未曾出现过一般消失不见,唯独他的话语“羁绊,意志,我思故我在。”仍旧萦绕在或人耳边。

  没错,倘若我们真的互相选择了彼此,倘若我们真的拥有着羁绊,倘若我真的有拯救伊兹的意志,不对即使我没有这份力量也会勇往向前,因为我相信着它,相信着自己,相信着伊兹,相信着奇迹。

  “我思故我在!!”时间开始瞬速恢复,或人快速奔往伊兹。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最后或人的身上爆发出绿色的光芒一瞬间笼罩着整个世界,下一刻“zero升级秘钥”浮现手中,zero升级驱动器也系在腰间。

  「觉醒时刻抉择蝗虫」

  一个巨大的,散发着绿色光芒的黄色蝗虫,撕破空间,挡在伊兹的身前,张开翅膀,一瞬间巨大的狂风将眼前数十个暴走魔偶机击作粉碎,在空中形成一朵巨大的火焰。

  或人挥拳瞬间击飞数个企图阻挡他的魔偶机。

  他缓缓站在伊兹面前,背对着伊兹。

  “伊兹那个小孩由你来保护,而保护那个小孩的伊兹就由我来守护!!!”

  这是或人的肺腑之言,他转过头来,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向伊兹与她怀中的栗山信露出安心的笑容,随后转过头来,往向深处。

  「授权升级假面骑士zero 凌空登场!!!」

  虽是单身狗,手速却一点都不快,成为客服后似乎稍微有些好转呢,这会是我的极限么?

  10点码字到近1点才4768字,这正常么?

  不知道大家有对这章故事的内容是否满意呢,不知道各位对魔王的出现是否感到惊喜呢,能猜得到他的身份么?偶尔讨论一下也好呢。

  不多bb了,得赶紧睡觉,腰酸骨痛的,得先睡觉,以防猝死,明天七点起床八点上班,加油打工人。

  我思故我在。

  咕咕咕,咕咕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