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冰冷
诺克提斯2021-02-09 14:383,720

  “盖亚,大地之母,她的出现标志着混沌开始从无序变成有序,同时也标志着一个世界的开始。”或人在伊兹的要求下讲述着记忆中最深刻的神话故事,这是幼年时期爷爷飞电雄之介常常会跟他说的睡前故事。

  男人风尘仆仆地赶到粉红味蕾餐馆,今天是他孩子9岁的生日,是一个重要日子。他带上兜帽,又整理整理自己的衣领。因为“信”是他最大的骄傲;因为他想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展示自己最帅气的一面;因为他不想给孩子造成任何负担。

  因为他是父亲型修玛吉亚,他叫栗山戒,。但修玛吉亚自出现自今,仍有许多歧视,加上最近的新闻,更让原本糟糕的现实堪比灾难,他需要将作为修玛吉亚特征的信号接收耳机给隐藏好。

  他对着餐厅的玻璃,不断地重复整理自己那件破旧的西装,在确认一遍无误后,他满意地笑了笑,踏进了店门,四处搜寻着家人们的身影。然而他的孩子“栗山信”早就发现了他,就在他傻乎乎地对着玻璃打扮的时候,他就看到他那最喜欢的父亲,他拼命朝自己的父亲招手,因为他的父亲曾告诉自己不能轻易在公共场合大声大叫,他是一名很乖巧的孩子。

  为什么会被发现,栗山戒望了望餐厅的玻璃,原来这是一种新型的单向透视玻璃,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但是在里面却能很好的看清外面一切。他地下了头,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知道自己这位耿直的父亲在想什么的栗山信走了过来,拉住他的手将他带到餐桌前,让他坐到自己的身边。

  “信,听说你学习得到了很大的进步呢,这是我给你带的生日礼物。”栗山戒从西装内口袋中掏出一支包装精致的钢笔,上面雕刻着孩子们最喜欢的特摄英雄——蒙面英雄,这也是信一直想要的礼物。

  “诶——谢谢!!”信立即接过自己的生日礼物,仔细打量钢笔上的英雄图案,并惊喜地发现上面居然是他最喜欢的一号,他更是充满喜悦,但也反驳道“我成绩可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哦,只不过这一次取得了更大的突破而已。”

  没错,栗山戒不仅十分乖巧,就连成绩放在整个高桥国也是名列前茅。这也与他的父亲栗山戒有分不开的关系。栗山戒是旧型修玛吉亚,并未搭载教育上的学习知识,但是他十分特别,每次下班并清理完毕后,第一时间便是与栗山信一起学习,一起攻克他们共同的学习难题,在他迷茫的时候,也能给予相应的包容与引导,这两人就像是兄弟一般。

  “小瞧其他人努力的话可是会吃大亏的哦,信。”栗山戒轻轻地揉了揉儿子的头发。

  “我知道了,父——亲——大——人——”栗山信一边对钢笔爱不惜手,一边调皮地朝着自己的父亲吐舌头。

  他们的位置正坐在或人的对面,奇怪的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或人的眼中涌出,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奇怪的画面,就像他也曾经经历过一样,也拥有着同为修玛吉亚的父亲。这也正是奇怪的地方,自己可是从小就是在爷爷飞电雄之介的严格照顾下长大的,从来未有过什么修玛吉亚的父亲,真是好奇怪。

  “那个,伊兹我稍微离开一下。”为了不失态,或人想去洗手间一趟,不过伊兹在他的催眠故事下也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真的很可爱呢,或人情不自禁摸了摸她那肉嘟嘟的小脸颊,意识到自己这一举动的或人脸上染上了粉红,他离开了餐桌,几秒后又跑了回来,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伊兹身上,不知道修玛吉亚会不会着凉感冒呢,自己为么么要给伊兹披上外套。

  那个——一定是怕伊兹感冒会麻烦到自己吧,毕竟自己还要好好工作呢,毕竟修玛吉亚似乎也会醉酒呢,会感冒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嗯,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哼,明明都要被报废了,还整这套,难道说修玛吉亚也会拥有感情么,呐,麻衣子你这旧式修玛吉亚还满逼真的耶。”在或人离开后不久,刺耳的嘲讽便打破属于那对父子的宁静。

  只见在他们的对面坐着一男一女,男人搂着女人的肩对女人说道,对栗山戒嘲讽道。他叫坂田辉,是高桥国黑道“坂田组”的少主,曾是一位拥有地位与金钱的男子,但却因为犯错,被自己那死板的父亲给赶了出来。

  “是吧,但是其实他是一个很没用的废物,只能干一些很低级的工作,只能送送快递,也赚不到几个钱,”女子名为栗山麻衣子,是栗山信的母亲,而身边的男子正是她新交的男友。

  她与栗山戒并无任何感情,栗山信也只不过是她年轻时的意外产物,原本她找了个家境不错的笨蛋,然而没想到这个笨蛋居然在一场意外中死去了,曾有许多黑料的自己也因此被他那父亲给赶了出来。

  而栗山戒,不过只是她为了照顾栗山信这个麻烦,而购买的新型修玛吉亚而已,至少曾经他是新型。但是,在这个快速发展的世界,修玛吉亚的更新非常的快,想栗山戒这种老旧型号早就被淘汰了。

  所以还不如将其卖到地下黑市,再去购买一个修玛吉亚。虽说飞电吉团严禁个人拥有超过一个修玛吉亚,并严禁随意抛弃。但是通过坂田辉的名义,再购买一个修玛吉亚也无所谓。加上这些年让栗山戒去工作,也让她得到了不少钱,加上黑市的价格,还剩下不少能与坂田辉一起挥霍。

  “这是个很奇怪的家伙,最近总是把工作的钱一大部分都交给信那小鬼,居然还学会了在我想好好教训信的时候,以攻击威胁我。呐,辉你看这里就是被他打肿的。”女人露出手臂那栗山戒不小心伤到的淤肿,寻求她新男友的安慰。

  “我可怜的小宝贝,那明天就将他卖给黑市好不好,最近出现了个新黑市,专门回收这种不听话的修玛吉亚,价格可是外面的好几倍呢,嗯啊。”男人毫不避讳地亲吻着麻衣子。

  “我是不会抛弃父亲的。”栗山信紧紧抱住栗山戒,生怕父亲被他们抢走。

  “我也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信的”栗山戒的言语也十分坚定。

  “真是吵死了,你这个修玛吉亚。”坂田辉一把扯下栗山戒的帽子,并狠狠地抽出一巴掌,用着黑道的口吻斥责道。

  “喂,你们打扰到我用餐了。”栗山戒身后走出两浑身肌肉的男子,恶狠狠地来到他餐桌前。

  “打扰到你们用餐,真的很歉。”栗山戒立即向他们道歉,然而礼貌的他却被一把从座位上揪了出来,并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以为道歉有用么,你这个混蛋修玛吉亚。”大汉朝地上的栗山戒吐了口水,并再次朝他腹部踹了一脚。栗山戒发出惨叫,他只是旧型号的修玛吉亚,战斗能力要远弱与普通的成年人。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边翻滚,一边求饶。他只能祈祷对方能大发善心放他一马,又或者有哪位勇敢的英雄能为他站出来。

  然而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有的人类的确会为了另一个人而站出了,但除了修玛吉亚,毕竟这种家伙只要没彻底报废,花上一点钱,马上就能修好吧,谁会蠢到为一个修玛吉亚发声,而且这种家伙的出现可是造成了许多例如就业困难能麻烦,谁会愿意救这种工具。

  更有甚者纷纷拿出手机,进行直播。言语中透露着喜悦。修玛吉亚带来各种社会问题的同时,自然也改变了不少东西。专门收集修玛吉亚的悲惨视频网站更是如春后竹笋,一个接着一个。对修玛吉亚吉亚心怀怨恨的人纷纷聚集一起,打赏着这一“美好”画面。

  虽说国联及飞电集团也对其进行着严厉打击,但是……这又怎么能阻止,人类是逐利性生物,有着如此大量的需求及商机,其疯狂程度可想而知。

  “加油,在用力点。”为了满足弹幕观众的要求,为了让直播更具备吸引力,人群中甚至有人开始呐喊,开始为大汉们加油,效果当然也很显著,热度蹭蹭蹭地就上去了。

  然而更能让栗山戒绝望的是,眼前的大汉根本不会停手,不如更直接地说,他们正是为此而来的,这一切都是坂田辉的计划。如果那家伙敢反抗我的话,那么你们就将他打到彻底报废吧,而代价则是能收获一笔不错的酬劳。

  望着满地哀嚎的栗山戒,再望着那紧紧搂住自己右臂的女人,坂田辉嘴角微微上扬。如前言所讲,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但却不是为了和女人生活在一起的计划,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他早日回到坂田家。为了重返坂田家,他可费了不少心思,在得知自己那死去的兄长居然还有一个孩子后,他找到了女人,再得知对方的水性杨花之后,更是让他得以。他是情场之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换不同的女子。

  为什么要选择她,当然不仅仅因为其养着兄长的孩子,信的懂事和优秀也是重要的一部分,那古板的老头子看到如此优秀的孙子,一定会让自己带他回去,好好培养,自己则需要找到合适的时机,在背后给他来上一刀,夺取“坂田组”组长之位。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看到这女人的时候,他胯下的那根火箭可是瞬间快爆炸了啊,一想到能从自己那死去的严格且深得父亲赏识的兄长手中夺取属于他的一切,一想到能毁掉他所爱的一切,更是让他嗨爆了。

  一直以来除了兄长及父亲没有人能违背他意志,没有人能阻止他得到他所看上一切,因为敢阻止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不要打我的父亲。”栗山信之介冲了上去,张开双臂护在其父亲面前。然而却被大汉一把甩到坂田辉的身边,那可是雇主指定的不可伤害对象。坂田辉用力搂住企图继续冲上去的栗山信,用着慵懒的口吻:“喂喂喂,信君,那可是大人的事,你这样从上去可是会受伤的哦。”

  “谁来,谁来救救我的父亲。”然后回复他的只有四周的冰冷。

  “放开我!”,知道求援无望的他狠狠地咬住坂田辉的手,让其赶紧松开。

  “你这魂小子!!”坂田辉是松手了,他用力将栗山信甩出去,并迅速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栗山信被其揍至距离数米沙发的木板部位,晕了过去,并且巨大的碰撞让其头部慢慢流下了血。

  这一切都被地上的栗山戒看在眼里。他停止了哀嚎,周围的景象仿佛也满得快要凝固一般,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情从他的情感系统中诞生,是愤怒。

  在愤怒的诞生后,他感觉从那千疮百孔的身体内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原本棕色的瞳孔,也慢慢染成血红。

  人们起哄的呐喊,信绝望的哀求。

  “连接至灭亡迅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