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骑游戏(3)
诺克提斯2021-04-17 09:142,993

  杯子和桌椅碎成一地,父亲的尸体被拖至一旁,很恶趣味地摆到正对门前,让须雅藤雷在推开门的一刹那,便直接对上了那死不瞑目的的目光,那似有所托,那似有遗憾,那似有不甘,那让人心痛的空洞目光。

  就像一击闷棍狠狠敲在须雅藤雷的脑门上,脑子嗡嗡作响,似乎要炸裂开一般。这是他过去未曾拥有的感觉。过去的他在处理案件时面对,面对受害者,受害者的家属,悲伤与怜悯都是毫无意义的,竭尽所能地为其破案才是他应该做的事。

  浓郁的血腥味臭扑鼻而来,险些让须雅藤雷直接陷入昏厥,他摇摇晃晃,终究凭仅存的意志勉强支撑下来,心中暗想:咦,好奇怪,原来血液的味道是如此刺鼻的么。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也想直接昏厥过去,那样的话说不定再一次睁开眼睛,会发现这只是一场梦。

  但是他是警察,他是警察中的精英,长期以来的思想与理智无情地戳破了他那企图欺骗自己的谎言。

  对了,还有信助,母亲的话,聪慧的母亲一定能好好保护好他的,他开始朝信助的房间跑去,想要翻找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那些记忆中信助喜欢躲藏的位置。

  然而却未能找到,不过这竟也让他能稍微松一口气,也许信助与母亲都被抓了起来,为了威胁自己,那样的话,自己明早直接召集手下,以自己的才能,不出两天,不,一天便可将那群家伙除掉,救出信助与母亲。

  我现在可得冷静,收集一切可以利用得上的信息,在发短信联系了自己恩师后,须雅藤雷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走出房门。

  必须要再加把劲,毕竟信助一定会十分害怕,如今,只有自己能够救他和母亲了。他搀扶着墙,开始整理脑海中的线索,开始确定目标,以及明日行动的方案。

  “滴……答……滴答……滴……答……”

  从阁楼上传来的水滴声打破了寂静的环境,不断滴在须雅藤雷的每一根神经,他扶着楼梯,走向阴暗的阁楼。

  阁楼的走廊中,鲜血染红了整个地板,地上躺着一具身着黑衣的男性尸体,一柄太刀将须雅藤雷的母亲穿在墙上,须雅藤雷轻轻用手确认了一下呼吸,便大概了解了现状——为了保护弟弟,母亲手持太刀进行抵抗,却被凶手巧妙夺去,并削掉右手,最终被刺中心脏,大概在一个小时前死去。

  不过,这样的就足够了,足够为信助逃离争取足够的时间了。

  他沿着水滴声的源头走去。现在的他在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情况下喃喃自语:“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

  然而上帝仿佛是个爱恶作剧的坏小孩,掐灭了他仅存的一丝侥幸,他那13岁的弟弟须雅信助,被凶手以刚猛的力道直接扭断了脖子,早已无力回天。

  伴随着晴天霹雳的晕厥感,一股翻腾之意从腹中传来,须雅藤雷跪倒在地将腹中仅存的一丝食物全都吐了出来,慢慢地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等再次醒来之时,须雅藤雷再次振作,大仇未报,怎能就此死去。在意志的驱使下,他一边尽量冷静地收集线索,一边喃喃自语:“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没错,藤雷,只要到了明天,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恩师永藤洋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嗯,没错,老师。”须雅藤雷转过头来见来者是自己的恩师,空洞的眼神方才得有那么一丝光芒。他转过头,再一次投身于收集线索当中,他相信只要得到他恩师的帮助,一定能,一定可以在明天之内,给予凶手制裁。

  “你是我引以为傲得到弟子,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事,别被悲伤影响了你的冷静,错过了什么细节呢。”恩师永藤洋夫蹲下身来,拿起一个装有绿色液体的瓶子提醒道。

  须雅藤雷愣了愣,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个被他先前未曾在意的细节。他猛地转过身来,却被一把抓住他的脸,随后一个瓶子便捅向嘴中,绿色的液体不断涌入,他汇尽全力一脚踢至那人腹部。在成功挣脱后,他不断咳着,企图将刚刚喝下的神秘液体吐出。

  “杀死我家人的那个家伙,就是你吧!!!!”须雅藤雷的面目变得狰狞,望着那位昔日的恩师。

  “没错,我记得你拜师的时候,我曾告诉你,永远不要只望着着前面,永远不要暴露自己的立场,唯有这一点你未能做到呢,”永藤洋夫从黑暗当中缓缓走出,他的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痕“你与你的父亲,以及你的母亲都很优秀,只可惜都很容易被自己的感情所左右,真没想到你的母亲居然拥有如此精湛的剑技,在被近身偷袭的情况下,还能在我脸上留下刀痕,至于你弟弟,为了不让他感到痛苦,我可是很温柔地直接将他脖子扭断的呢,只可惜最后还是听到那句哥哥,真是让人心痛。”

  “藤雷,梦想是需要代价的……”

  咔嚓!!!伴随着清脆的响声,还未等永藤洋夫说完他的理论,他的脖子便被直接扭断,他何曾不是未真正看清自己的这位弟子,原本还以为能多“教育”一会他呢,只是没想到即使喝下那个药,他还能有如此身手。

  三十天后,特谷市的天空下起倾盘大雨,郊区小镇。

  某处不会有人注意到的小巷当中,一满嘴胡渣的男人淋着大雨,脸上却露出令人悚然的笑容,此时的特谷的警署内已经没有任何一位与他志同道合的战友了,因为那些愿意追随他那愚蠢理想的热血蠢货早就牺牲在他奔跑的过程当中,不知不觉中,留下的只有那些沉迷于财色的贪生之徒,更要命的是那绿色的药水,虽说未能要了他的命,却提前诱发了他家族的遗传病,他的身体也正逐渐变得虚弱。

  如今的他成为了通缉犯,而他的身旁放着一颗永布包裹着的头颅,作为他加入黑道的投名状,为了向那个势力复仇,身旁的那颗头颅正是来自那势力的其中一名得力干将。

  最终他如他所愿,在他的帮助下,他所加入的黑道除掉了那群愚蠢的家伙,取而代之成为了支配这座城市的势力。讽刺的是,在他们的影响下,已经沦为通缉犯的他居然名正言顺地成为了特谷市的警察厅长。

  只是,不久后,也许是畏惧于他的才能,组织竟派出杀手企图取其性命。在逃过一劫后,他再一次体会到了那句这里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最终选择隐匿于杂市当中,常年靠着欺压一些看起来有些油水却又胆小怕事的家伙。

  一个月前,夜晚某处小巷当中,他如往常一般在这里,教育着一个有些闹情绪的“熟人”,在一拳打倒他后。从那瘦弱男子身上掉落一样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捡了起来,利用微弱的灯光勉强看清这是何物。

  “诶~这东西,我记得,我记得在广告中看过,使用这种东西的人能获得非凡的力量么?难道说,难道说你还想用它来反抗我不成?”须雅藤雷肆意地嘲笑,并再一次踹飞瘦弱男,瘦弱男见不敌,只得仓皇逃跑。

  无知的家伙,竟敢反抗。须雅藤雷一边不屑地嘲笑,一边慢悠悠地追逐瘦弱男,说实在的如今的他很喜欢这种狩猎的感觉。

  嘭!伴随着墙体的爆开,一股浓烟充满了整条小巷,一个壮硕的黑影拎着瘦弱男的脸缓缓朝须雅藤雷走来。

  “喂喂喂,你把我的米饭班主给杀了,这会让我很为难的啊!”须雅藤雷对着浓烟当中那双血红眼睛的主人冷冷说道,尽量显得自己不好惹,好让那人知难而退。毕竟他可没有信心能打赢能轻易锤破数堵墙的怪物。

  “杀……杀……杀光所有人类……”

  须雅藤雷这才发现,那壮硕的黑影竟是一头豹形魔偶机,他那无情的冰冷刺骨的血红瞳孔,似乎在警告须雅藤雷他的强大,那不断重复的话语,则是宣告了须雅藤雷的死刑。

  他下意识地捏了捏拳头,察觉到手中程序升级秘钥的存在,他一咬牙,按下秘钥按钮,伴随着秘钥的弹开,他的左手背部居然浮现出一个蓝色的图案,他将右手的秘钥贴至左手。

  随后一股搅动着体内每一根神经的剧痛便布满全身,再没有哉亚连接器的辅助下,剧痛是理所当然的,且风险极高。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自己就会因此而死的错觉,他的心中有一道声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

  “……”

  “我要活下去,不管用何种何种力量,不管是何种手段,我都要绝对绝对,绝对要活下去!”

  一道橙色的光芒亮起,他创造了奇迹。

  「Dead Man Crab/杀人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骑士U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