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冻疮是怎么回事
一不二2021-01-17 10:493,988

  我们家,现三口人。我在冬天的时候,偶尔会长点小冻疮,从小就这样。我妻子,却从不长冻疮,冬天时,手脚也不用额外地保暖。女儿七岁时的冬天,她说脚上长了个东西,又痛又痒,怪怪的。我笑呵呵地说,那是冻疮。她问明白,妈妈没有冻疮,爸爸有,就生气地说遗传了我的,非得让我负责。

  我:想知道冻疮是如何回事吗?

  女儿:妈妈刚才都说了,是末端血液循环不好,是你传染给我的!

  我:好!我就给你讲讲,我小时候关于冻疮的事情。

  女儿:不会是你爸妈传染的吧(她将遗传说成了传染)。

  我是70后的人,有记忆的时候都到80年代了。记忆中的80年代,家里是很穷的,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但新世纪10年代的女儿却理解不点,我得说点具体的。

  我有个同学,更大意义上是同龄,他死得早,跟我同学的时间不超过半年。冬天,他手脚上的冻疮很多,很严重。我的手脚上冻疮也多,但没有他那么多。我所知道的是,他的哥哥们都不长冻疮,不知道他的冻疮是如何来的。我的呢?我的哥哥姐姐们是长冻疮的,我的妈妈也要长冻疮。所以,我有个判断,冻疮不一定是遗传得来的。

  关于那个同学(记不住具体什么名)最深刻的记忆,是他死的那个冬天。我和我姐,还有两三个伙伴在院子(准确地说不叫院子,叫晒场)玩耍,那个同学也来了。大家都住在一个生产小队(不能叫村子,村子叫大队),家的距离都在一里路的范围内。我们玩得很开心,身子跳热了,就脱了鞋来搓脚。为什么要搓脚呢?因为冻疮开始发痒了。搓着,叫着,真是又痛又痒,舒服又痛苦。我和我姐都裂着嘴搓着脚。

  同院的堂兄,跟我姐同年,冬天也是没有袜子穿的,但他有脚上却没有冻疮。那个同学也没有脱鞋,我注意到他穿了双烂的胶鞋(那时部队的人都穿,农村人也都穿),还注意到他居然穿了双袜子。这可是个神奇的发现,他家很穷的,不用说,根本买不起袜子的,再说那时的人连冬天要穿袜子的意识都没有。

  问来问去,同学招了。他说,那双袜子是学校女老师给的。噢,那的确是一双女式袜子,是女老师夏天穿的丝光袜。又问,老师为什么送他袜子。他腼腆地笑笑说,老师看他脚上长冻疮了。再问,还以为你不会长呢,为什么不拿出来搓一搓呢?同学再次腼腆地笑笑,脱掉了鞋子,那丝光袜真把脚包得闪闪亮的。

  丝光袜虽然好看,但我也发现脓血渗了出来。我们一起要把同学的丝光袜脱掉,他自己也同意。但脓血是个问题,搞不好会把大片坏死的肉皮给弄掉。同学躺在地上,我和我姐小心地脱掉他的袜子,一点点地摁着皮往下脱。中途, 我和姐都不由自主地吞咽着口水,不是想吃东西了,而是太专注了。

  痛吗?我们问同学。同学笑呵呵地说,不痛。我也是有冻疮经验的人,知道那多少有些痛的,但忍忍,还是可以痛并快乐着的。脓血流得那个精彩,左脚流了,右脚流。同学说他的脚烂成这样,根本就没法搓,大家看看就可以了。

  同学跟我要纸,我扯了几张作业本上的。那时候,都没有用卫生纸,草纸都很少用(妇女们才用)。同学用纸将脚包了,将脏脏的袜子套上,这样脓血与袜子之间隔一层还没有浸透的纸了。

  我记得整个过程中,同学都是笑呵呵的,那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快乐是因为大家在一起玩。虽然他腼腆地尴尬地笑过,但那是对自己有双袜子感到不好意思。是的,那么漂亮的一双丝光袜,把脚包得闪闪亮的,还是老师送的,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呀!

  女儿:你骗人!怎么可能没有袜子穿!

  我:我没骗人,这是真的。下面跟你说下我第一双袜子的事。

  到了冬天,我的手脚确是容易长冻疮,比一般人更容易长。那时,我已经上小学了,不能像以前一样四处疯玩了。于是,一下从动到静,只得老老实实,一动不动地坐在教室里。这下可惨了,冻疮马上长满了手脚。

  不只是我一个人长,班上半数以上的同学都长了。长在手上的最明显,开始时又红又肿,然后皮肤发黑,接着溃烂发脓,最后呢有两个结果,要么继续烂下去,要么结疤后再长冻疮再烂下去,就这样一个冬天都好不了。

  长冻疮的原因是大家的衣服都很单薄,穿得上棉衣的都很少,大多数就穿两三件单衣。冻疮一直不好,恶化下去的原因也是这个,保暖不够呀!再说那个年月,校舍都是四面透风的。

  脚上更容易长冻疮,只是包在鞋里,看不见。看不见,却可以听见。如何听呢?冷得直跺脚!一个人跺,另一个同学听见了,马上跟着跺,最后全部都跺起脚。轰隆隆的声音,让老师不得不中止讲课。老师说,再跺两分钟,好好把脚跺热了,下课前就不能再跺了。于是,跺脚声更大了,接着隔班的跺脚声也响了起来。

  终于下课了,同学们挤在教室的角落,壮的在里面,其他的在外面,大家就使劲往里面挤,用撞身体的方式获得热量。男生在这个角,女生在那个角。虽然短短的十分钟,也能挤得全身发热,有些同学还会流汗。

  我的鞋被踩掉了,脚上的冻疮踩破了,脓血流得五颜六色的。我终于厚着脸皮跟家里要袜子了,不然我的脚就保不住了。在爸妈的面前哭诉了大半天,他们没有答复。没有答复的原因是辛酸的,家中没有什么钱,再者大家没意识要穿袜子,兄弟姐妹太多,如何一一满足?

  两天后,我还是穿上了袜子。或许是因为我在家中最小,或许是我冻疮最严重。那双袜子是蓝底白花的,是双尼龙袜。那袜子穿上后,感觉脚长出花似的。在课堂上,我经常脱了鞋,对着那双袜子看了又看。那双袜子是穿了两年还是三年,最后脚跟破了洞,脚尖破了洞,其他地方也是很多洞,实在无法御寒了,只得淘汰,最后不知流落到谁家的狗窝里了吧。

  后来,时代变了,大家都能穿上袜子了。

  女儿:教室里没有空调吗?

  我:没有,有的同学会带火笼。

  火笼也称风笼,冬天烤火用的。火笼首先是一个瓦盆,瓦盆外面用竹子编一个笼子,再用黄泥将里外糊上一层,加个提手就成了。炭火刚烧过了心,没有冒黑烟时,就全面夹进火笼里,上面再铺上一层灰。这个原理同火折子差不多,因为灰隔绝了大部分空气,少量的氧气能进入里面,所以炭火能保持大半天的热量。

  火笼的大小,刚好能放双脚在上面,天冷时,一家人的脚都往上面凑。也可以用来烤手的,徐徐的热量升腾着,烤得人面红耳赤的。

  火笼本身有一定的重量,加满炭火后差不多有十来斤,我们那时太小,莫法提着赶十来里路到学校的。不过,家在镇上的同学却能经常提着火笼上学的。

  一天,下雨的冬天。镇上的一位同学提着火笼上学,却将火笼打翻了。红红的炭火滚落在泥水里,滋滋地冒着热气。那同学光着脚,将还没灭的炭火抓进火笼里。对,他是徒手抓的。我的父亲也能徒手抓,他手上满是老茧。

  在教室里,能烤着火笼上课,那么多么地幸福呀!火笼也会借给其他同学烤一小会儿,可一个班上同学太多,总轮不上我的。我只能在羡慕忌妒恨中,瑟瑟发抖。

  有时火笼也会在课堂上被踢倒,一片哗然,老师也只得暂停两分钟。不怕烫的同学,四手八脚地将炭火抓进去。因为这么件小事情,大家也会开心一下,那瞬间全都忘掉无尽的寒冷。

  尴尬的事也会有,比如烤过头了,臭味布满教室。那时的袜子总是尼龙娃,镇上的同学家毕竟要富一些,尼龙袜也是能穿得上的。不过,脚会很臭的,火一烤,各种味道就出来了。好在,那些年月,大家都不计较,上课的老师也不计较,最多提醒一下:烤够了,让旁边的同学烤一下。

  女儿:你的冻疮,现在好了吗?

  我:冻疮只有冬天发作,过了春节就会变好的。

  在当时那种条件下,冻疮不会自己好转的,不过也有一些治疗方法,最强有力的方法莫过于蒜灸。把蒜剥了皮,切成两片,然后放火里烤熟了。趁最热的时候,放到冻疮上面,一会儿钻心的痛热感就来了。忍着,再忍着,等到蒜的热量耗光,再接再敷上下一片。

  原来的那片,取下来,吹下上面的灰,几口嚼着吃了。不过动作得快,因为狗也守在旁边。狗不会抢着吃,但会眼巴巴地望着。你不会忍心一个人吃的,它一片,我一片,大家吃得很开心,那蒜片确是香香的。这种方法有局限性的,冻疮溃烂的话,就不适用了。

  自从有了袜子后,我冻疮就好了很多,脚上的不再溃烂。手上的呢,还是反复烂着。治疗的方法,不止于蒜灸了。还可以浸热水,滚烫的那种,手脚会烫得通红。后来出现了冻疮膏,有点贵吧,家里面几乎没买过。见有些女同学用过,但似乎没有效果。

  大概到了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冻疮更加严重了。妈妈给我做了一双棉鞋,再套上那双尼龙袜,可直暖和呀!冻疮一下子好转了,整天小脚都热乎乎的,痒痒的。可是手上没有东西呀!没有手套呢,手还是冻得烂烂的。

  手脚长冻疮,长得溃烂的话,还有一个危险,就是感染。有一次,我脚上长了冻疮,过后那一两周,整只脚都热乎乎的,感觉很捧,毕竟另一只脚还冰冰凉的。后来才得知,那只脚感染了,幸亏没有扩散,不然后果无法想象的。我的左手至今有六个手术留下的疤,就是冻疮后感染了整只手,最后不得不沿着手臂,一路开刀手术下去。

  同桌有一双黄色的手套,他本就不长冻疮,让我很是不平。写字的时候,同学嫌手套麻烦,就借了一只给我。可我是戴左手好呢,还是右手好呢。两只手都冷,右手烂得最厉害,不过右手却要写字,戴上后写的字就不成形了。可真是矛盾呀!

  日子难过,但总得过去。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寒假来临。这给了大家一个机会,在家里可以有很多种保暖的方法,比如烤火笼,比如裹在被窝里。同时,也有很多治疗的机会。春节一到,我手上的冻疮开始好转。春节一过,那些冻疮就先后结疤。到开学时,冻疮不见,手舞足蹈开始新的学期。

  女儿:后来,你还长冻疮吗?

  我:长得少了,家里面越来越有钱了,倒不是很有钱,只不过可以买袜子,加做棉衣棉鞋了,也可以买手套了。那种露半节拇指和食指的手套也出现了,也有半指的手套。再后来,上了初中,出现了太空服,那种化纤棉的衣服。等我到大学后,基本就不长冻疮了,原因是身体长大了,抵抗力强了。

  女儿:那我为什么长冻疮呢?我有棉鞋,有羽绒服,家里面还有空调的。

  我:那是因为你不好好穿鞋呀!只要注意保暖,你也不会长的,毕竟现在条件比起以前好太多了。还有,你要好好吃饭呀!肚子吃得饱饱的,身有热量就会多起来,冻疮也不会长了。

  女儿:呵呵,脚上这个冻疮真可怜,刚长出来,被发现了,完全没有机会长大。

  我:哈哈,完全正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