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吻……他得定时
wen题不大2020-10-30 11:552,868

  是夜,月华如练。

  谢玖着急见小画师,随手捏了个诀,身影骤然消失。

  从城南一路穿街过河, 经过茶坊酒肆,楼宇飞桥,一个瘦弱的身影边一路狂奔,边喊道:“快让开,快让开,我赶着赴约。”

  听到“赴约”两字,街上男女皆以为是去见“心上人”,彼此相视一笑。

  霎时间拥挤的街道空出一条宽敞的道路。

  男子见道路一时畅通,更加向前卖力奔跑,还不忘回头喊道:“多谢。”

  众人见回头是一张大大笑脸的面具娃娃,又不禁失声笑了笑。

  半个时辰,谢玖还没等到小画师,有些不耐烦,“怎么还不来?”

  她耐性从来不好,这事儿鬼界众人皆知,老头没嘱咐他?

  忽而远处传来清朗男声,“我来了我来了。”

  谢玖下意识回头,只见一个身影向她狂奔。那人脸上戴着一张大大的笑脸面具,和铁面具一样,看不清面容。

  谢玖眉头微蹙,一脸嫌弃,怎么都喜欢这样,什么品位。

  丑的她可不要!

  那身影越发靠近,直至气喘吁吁扶着亭柱。

  “抱歉,久等。”

  男子低着头大喘气,方才跑得太快,他竟一时忘了自己年岁渐长,早已不是从前。

  谢玖可不打算原谅,但正事儿要经。

  方才在等他的半个时辰里,她明显感到体内灵力一通乱涌动,体温不断降低。

  看来是时候开出发了。

  她压着怒火质问,“老头说的小画师就是你?“

  男子似是察觉到她生气了,垂着脑袋,像个犯错的孩子:“嗯,对不起!”

  谢玖微愣,她这还没责罚呢。

  “我不该迟到,西京街人好多,我”,男子支支吾吾,片刻后,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她,“我只是想买个糖葫芦当作见面礼,老头说你喜欢。”他低声喃喃。

  接过糖葫芦,原本一腔怒火顿时消散,看在有孝心的份上,谢玖挑眉:“还算懂事。”

  说罢,手中的糖葫芦一个接一个迅速消失,直至最后一个,谢玖毫不留情,大口吞下。

  面具下男子清冷的眸底弥漫着宠溺。

  吃饱后谢玖斜倚着亭柱,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微眯,她试图透过面具一窥画师真容。很奇怪,那面具竟穿不透,又是和铁面具一般!

  想到这儿,谢玖有些烦躁,她的窥术九天之上,黄泉碧下无人能及,数千年从未败过,偏偏最近接连折了两次。

  “将面具摘了。”谢玖冷声道,眸中尽是探究之色。

  她倒要看看,这张脸倒是个什么模样!竟藏得如此严实。

  面具下男子唇边弧度越发上扬,眼底藏着计谋得逞的笑意,来了。

  “师傅说谁摘了我的面具,从今往后我便是谁的人。”

  那声音清越,似珠玉过耳。

  谢玖心绪微动,她好心痒难耐,但……

  沉默许久,谢玖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那,还是别摘了。”

  万一是个丑的,她就亏了,绝对不行!

  面具下男子唇角未放下的笑容霎时僵住,“不……不摘了?”

  “嗯。”谢玖没心没肺道,“画师大人画画是用手,又不用脸,所以大可不必。”

  画师皱眉,今天这脸必须露,这面具也必须摘!

  背后手中灵力聚涌,手腕轻转,灵力散向四方,霎时一阵狂风来袭。

  谢玖猝不及防,一把抱住亭柱,紧紧不松手,她今晚测算过没有那么大的风,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未思及原因,一声急切的呼唤拉回神思。

  “姑娘小心!”

  只见那风似是与她作对,偏偏只向她的方向,经久失修的古亭霎时摇摇晃晃,砖瓦飞横。

  一块巨大的沙石突然向谢玖袭来,风太大,她根本动弹不得。

  扑通!

  狂风中,谢玖踉踉跄跄地被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揽入怀抱,跌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终于安静。

  刚想起身,谢玖却发现腰间被一双手牢牢禁锢,根本动弹不得,额头不停有温热的鼻息打在她脸上。

  她一动,头顶上方便传来一声低沉的闷哼,“别动。”

  吓得她再不敢动弹,乖乖待在他怀里。

  见她如此乖巧,画师嘴角微勾,继续故意将鼻息喷洒在她额头,无比贪恋他怀里的温柔。

  他已经好久没有抱过她了。

  好久。

  久到她都忘了自己的模样。

  没关系,慢慢来,我会陪你游览山川,陪你尝尽人间百味,陪你找回血肉之心。

  只是到时候……你也该,不会放过我了。

  画师缓缓闭目,眼底的苦涩尽数隐藏。

  谢玖被抱的一动不动,腿都麻了,无奈只好再次试图起身。

  他故意轻声低哼一声。

  “我腿麻了,”谢玖淡淡道。

  察觉腰间那双禁锢自己的手渐渐松开,谢玖才得以喘息,扶着他的腰准备起身。

  起身那一刻,谢玖扬了扬头,霎时浑身僵硬。

  四目相对,一张陌生的脸映入眼帘。

  面具碎裂在地上,露出的那张脸面容如玉,双目清澈如有万千星辰倒映其间,鼻梁高挺,眉骨也生的极其好看,实在是俊美无比,是她见过世间皮相最最最好看的男子!

  只是,这脸……似曾相识。

  偏偏任她怎么回想都毫无头绪。

  画师看她发呆,忽而唇峰微动,声音暗哑低沉,“姑娘?”

  一声叫唤,谢玖才收了思绪,起身继续坐在他身边,也不管腿麻不麻了,径直问道:“小画师,你姓啥叫啥,家住何方?”

  问罢,谢玖还不够,又将脸靠向还躺在地下的画师,直勾勾的盯着他。

  不打算错过他一丝神色。

  她那一副认真模样,往日练习仙法也不曾这般。

  画师强压住嘴角的笑意,面色平静,“小仙清池,四海为家。”

  “清……池,”谢玖缓缓道出:

  “一念清净,烈焰成池”。

  看来是个修道的,“那你姓什么?”

  “无姓,小仙生来便无亲人。”

  “无姓呐,”谢玖坐起,指尖轻抵住下颚,脑海中一个想法顿时而生,“那你随我姓吧!以我之姓,冠你之名,谢清池,今后你就是我的人怎么样?”

  “谢清池?”

  “嗯。”谢玖肯定的点头,顺势指了指他身旁的碎片,“你看,你的面具因我而碎,我理应负责。”

  谢清池一时语噎。

  谢玖见他久久不回答,便当默认。

  随后她灵动的眸子眨了眨,越发肆无忌惮的靠近他的脸,温热的唇息尽数打在他脸上。

  谢清池霎时脸红到耳根,这比他还过分,犯规!

  谢玖见他双目还躲闪,越发觉得可爱,越发想欺负他。便又俯身趴在他怀里,头贴着他的胸口,感受到剧烈的心跳后,又一本正经道:“清池不喜欢我?”

  “不,不是,”谢清池一时紧张到结巴,“清池……喜欢。”

  他的小心肝,什么时候习得这般魅人之术,活脱脱勾人浴火的小妖精。

  谢清池嘴角微勾,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快到谢玖都未察觉。

  还没调戏够,谢玖就被谢清池一把从怀里拉起。不等反应过来,唇上便落得一个异物。

  他抬起她的脸,唇瓣贴合,那吻的小心翼翼,极尽温柔,似是在抚摸他珍藏千年的宝贝。继而微冷的舌尖滑入,绕住她的唇舌,她的甜美气息毫无保留潜入他口中,惹得他心魂一颤,一阵缠绵。

  这一吻,他乱了。

  谢玖一脸惊愕,大脑一片空白,直至一吻结束,听到那个声音温柔道:“摘了面具后需印记维持仙力,这……是印记。”

  许久后,谢玖才回过神,只见眼前清俊少年正一副犯错的样子跪在她面前。

  “你这是?”

  少年双目微红,眸中含水:“无意冒犯姑娘,只是刚刚,”谢清池一时羞涩,咬了咬牙还是豁出去脸皮,继续道:“刚刚经不住姑娘诱惑,一时仙力溃散,难以把控。”

  谢清池说完满脸通红,羞愧的不敢抬头。

  谢玖明白原因后,也算理解。

  况且这事儿对她而言……还挺舒服的。

  她没有情魄怕什么,就是措不及防有点吓人。

  无奈收了人家,总得负责吧,谢玖想了想道:“清池亲亲可以,但,”谢玖努力让自己显得一脸认真,“得定时。”

  “嗯。”谢清池听到‘定时’二字后,更加羞涩。

  谢玖倒不在意,望向西南方的香炉峰,起身招招手:“清池,咱们该走了。”

  天寒的比她想的快,看来今晚就得走。

  身后谢清池在一吻后,眉目越发舒朗,听到呼唤后,立刻起身紧跟其后。

  他尽力压制嘴角弧度,别蔓延的太厉害。眼底的笑意也是自从遇见她,一刻未曾断过。

  计谋也终究还是得逞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