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你笑屁啊
豆豆丁2020-08-23 15:143,444

  阿桃这几日都住在来神霄玉清府,平日里那两个小仙娥陪她在天宫四处转着游玩。

  有这两个人缘极好的仙娥作陪,阿桃在天宫的境遇有了质的提高。

  就连速来不接待外人的月老都愿意让阿桃进去坐坐,阿桃心中感叹:看来司命的人员着实没有两位漂亮小姐姐的人缘好呢。

  这日玄冥神君又来府上下棋,两位小仙娥回殿里侍候。临走前告诉初桃今日便是苏木上天受仙籍的日子里,阿桃开心的蹦哒到门口等。

  一等就是大半天,从早上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下午。

  阿桃百无聊赖的逗弄着飘来飘去的云彩,肚子有些饿,晌午的时候司命来给她送了些糕点,阿桃在府里的池塘前蹲着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边吃边喂鱼。

  猛的抬头看见苏木驾着祥云而来时兴奋的跳起来,飞上云头:“我在这里呢,等你好久啦。”

  苏木好好的驾着云,被突然蹦上自己云头的人吓一跳,定神一看竟是咧着嘴冲他龇牙的初桃,一晃神从云上摔下来,正正摔到玉清府门前。

  初桃也跳下云:“你真是爱摔跟头呢,统共见三次,每次你都是这样跟我打招呼的,莫不是这也是你树族的礼节吗?”

  苏木念着清心咒压制着火气,想着人家对自己救命之恩和自己受仙籍的大日子,转移话题道:“仙姑也是到长生大帝这里来受仙籍的吗?”

  初桃围着苏木转圈:“你错啦,男仙归长生大帝管,女仙是要去西王母那里才对呀。”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木心中隐约怀疑这小仙真是追着自己来报恩的,但是却不敢相信她竟真的追到了这九重天上来。

  苏木试探到:“仙姑···”

  初桃委屈的打断他:“我早就告诉你了,我叫初桃,初桃呀,你叫我阿桃便是,仙姑仙姑的我又不是这天宫的仙人,我是极寒之地的雪妖。”

  苏木想到那日初桃确实是有说自己的名字,只是极寒之地的小妖又是怎么能到的了这九重天呢?

  难道不是说只有飞升上仙的才能离开极寒之地吗?

  “仙姑···emmm 阿桃在这里做什么?”

  初桃更委屈了,这个漂亮的小神仙竟像是不记得报恩这件事情了:“我等你啊,我来着天上已经好多天了,就为了等你来报恩啊!”

  苏木先是替阿桃捏了一把汗,又觉得极寒之地的人当真是惊奇的很,为了让人报恩竟追到来这九重天上来。

  她还没有修成正果,飞到天上被人发现扔进锁妖塔里她就完了。

  苏木下意识的捂住初桃的嘴巴,拉她到角落:“你竟也能在这九重天活这许久。”

  阿桃拉开苏木的手:“我在龙宫等你那么久,你都不来。后来听说你要来九重天受仙籍,那我自然是要来这里等你了。”

  阿桃肚子咕噜一声音,一天没好好吃东西,饿的厉害。

  苏木看着阿桃委屈的脸心中更加愧疚,自己这救命恩人虽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想到她在这九重天东躲西藏的饿着肚子等自己便很是于心不忍。只是自己斋戒沐浴而来,自然是没有准备食物的。

  “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顺利出来了就带你去吃东西,小心藏好,切莫被人发现。”

  初桃觉得新奇:“为什么要躲着呀?”

  苏木:“你还没有修成仙人,这九重天可乱闯不得。天宫规矩森严,你小心藏好等我便是,你曾救我一命,我自是要护你周全的。”

  “修仙有什么意思,我们极寒之地不归天族管。”初桃理直气壮。

  苏木觉得初桃这小妖真是胆大至极,一时又不便与她争论:“你若想让我报恩,便好好藏在这里,不然就再也寻不到我了。”

  “我若想找自然是寻的到你的。”阿桃依旧理直气壮。

  苏木一时语塞,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在角落里互相瞪眼睛。

  “噗~~~”一个悠长的屁声回应了初桃的理直气壮也打破了这短暂的安静。

  苏木一路腾云过来,风尘仆仆,而且想到要见到传说中严厉又毒舌的长生大帝紧张的不行,又被初桃这么一吓,竟莫名其妙的吓出了个屁。

  苏木迟钝的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神霄玉清府前面受仙籍之前放了个屁,那自己这七七四十九天的焚香斋戒沐浴不是白费了吗?

  初桃听到苏木这声噗之后,笑的滚在地上一手砸地,一手指着他哈哈哈哈哈的根本停不下来,苏木又紧张又恼怒,翩翩君子的脸涨的通红,冲初桃大吼:“你笑屁啊,!”

  初桃笑的更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错,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就是哈哈哈笑屁呢哈哈哈哈”

  苏木心中虽气,但还是怕初桃被发现,咬牙切齿的把阿桃拉回来。

  阿桃一本正经的憋笑:“这么好看的美人放屁真真是维和的很,但是也好笑的很。”

  苏木想不通这有什么好笑的,只觉的倒霉至极。

  他原本也是个逍遥洒脱自由随性的小妖怪,自从去了天虞山潜心修行,这自由随性嘴毒气人的性子已经几乎被遗忘。天虞山几千年的日子连师兄弟门都忘了曾经那个闹的天虞山鸡犬不宁的苏木,更何况天虞山的师兄弟都是温文尔雅的仙人,从未有人如此粗鄙的把屁挂在嘴边。

  苏木的牙都要咬碎了忍了又忍,上前一把捏住阿桃的脸,及其克制的抖着嘴唇:“闭嘴。”

  阿桃没有防备,估计有防备也不会对苏木怎样,就这么被一把捏住了脸蛋。

  极寒之地空气和水土很好,养的阿桃皮肤嫩的跟小孩子的屁股一样滑滑的,再加上雪妖一族本身清凉的体质,苏木这一把就像捏到一个冰凉的水气球一样,清爽又滑腻。本来气急的心头之火被这入手的清凉感驱散了,但是想到刚才的窘况,便不甘心的在初桃脸上来回揉搓。

  阿桃被苏木捏住脸,也伸出手去捏苏木的脸。

  两个人互想捏着对方的脸,阿桃见苏木用多大力气阿桃就用多大力气。

  阿桃用力苏木就更用力,于是阿桃便更更用力,捏来捏去的一直捏到传话的小仙娥来接苏木,才瞪着眼松开了手。

  苏木看到前来接引的小仙娥,连忙悄声嘱咐阿桃:“等我,不要出声,别被人发现。”

  阿桃虽憨,但是也明白苏木是担心自己,觉得自己是受了关心,觉得被人关心很是新奇好玩,便忘记了咕咕叫的肚子,躲在角落冲苏木挥手:“你快点,我在外面等你回来,我们还要回去种树呢。”

  苏木听的一头雾水,极寒之地那种地方也有树吗?

  低着头走着神,难过的想着自己刚才放的那个屁,无比担忧的回忆着师兄们跟自己讲的那些受仙籍的教训和忌讳。

  曾经有人因为打嗝儿,就被值班的掌司扔回去重新斋戒沐浴了,还多反省了一千年。

  也不知道今日值班的掌司是谁,心情好坏,自己会不会也要重新回去斋戒反省。

  苏木叹着气,脸不知是被阿桃捏红的还是自己恼怒涨红的,略带焦虑的跟着小仙娥进了府门。

  仙娥看苏木红肿的脸,掩着面笑了笑,示意他放心。

  “仙人不必忧心,大帝是这天地间最温和的神仙了,你只管把礼行好,其它不必多虑。”

  苏木心中诧异:“难道今日给自己受仙籍的竟是长生大帝本君吗?”但面上却不敢有所表露对小仙娥道了声谢,略一沉思开口道:“小仙第一次上九重天,不知大帝模样,还烦劳姐姐指点一二,省的一会儿小仙认不出大帝,拜错了人。”

  仙娥笑道:“这是你自己的造化,大帝已经很久不管仙人受仙籍着等琐事了。我们大帝喜着青衣,今日北海上神玄冥神君来府上于大帝下棋,此刻正在大殿上。北海玄冥神君着一身墨绿色衣服,两位上仙很好辨认,你定不会拜错的。”

  苏木心中大惊:自己这造化也不知是福是祸,竟是大帝亲自来了,心中忐忑更甚,不再说话,只默默在身后随着仙娥往前走。

  今日玄冥又在,手里比阿桃来的那日多拿了把扇子,摇着扇子故作潇洒的跟大帝下棋,听到外面有人来了,便停下了手中的棋子:“你这神霄玉清府最近可是热闹的很,只是不知道是何等重要的人飞升竟能请的动你亲自来给他受仙籍。”

  长生大帝虽统管南极众仙,为雷霆之祖宗,雷神之法源,但避世多年,宫中事物多分给座下三十二天八区的各个掌司去做,虽偶尔也会去收服一些凶兽,平定战乱,但是飞升受仙籍这种事情大帝却已经几十万年不曾做过了。

  长生大帝示意身边侍候的小仙娥同去指引苏木:“此子与阿桃很是有缘,阿桃从未离开过极寒之地,此次外出历炼,还需有人陪她一起,方能尽快成长接任族长之位。”

  玄冥听云青说完,心中忽有所想:“亏你费这么多心思,连长生锁都送了。算来百歌回极寒之地也万年之久了,竟从来没有回来过吗?”

  云青笑道:“阿桃还小,她走不开。”

  “外面都传阿桃是你俩的,也不见你俩解释····”

  云青挑着的眉有些得意:“有何可解释的。”

  玄冥很是看不起的样子:“你老皮老脸的自然没什么,百歌可是个姑娘,平白跟你这天地间最老的老神仙有了孩子,谁还敢娶她。”

  “没有阿桃,也没人敢娶她。”

  玄冥想到大魔王的称号,一时没忍住,笑了一声:“这倒也是句实话。”

  玄冥看着云青一提到百歌就笑意盎然的样子,止不住的酸到:“你也是这天地之间数一数二的老神仙了,百万年没见你动过情,此番这老树一开花,竟比那新树还开的花团锦簇,不可收拾啊。”

  云青也不恼,看着玄冥的扇子:“你这扇子不错。”

  玄冥一抖扇子,得意的很:“前日紫薇大帝那里赢来的。”

  “你来我这里下棋,再用我的棋局去赢他的扇子,真是好算盘。”

  玄冥拿扇子的手虚的一抖,故作镇定:“我记这棋局也很是辛苦的。”

  云青依旧保持着微笑,盯着扇子:“无妨,但是这扇子着实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曲笙歌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曲笙歌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