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沉筠2020-10-29 00:105,849

  梓贞山自然还是以往的阴气森森,不见天日,梁宿净浅蓝色的身影,稳步独行在这阴暗高大的树林之中,但这一次,梁宿净自然不会再受阴气所伤,应该说,从来不会。被阴气所伤,那也只有德世门那些新入门的弟子刚开始接触纯阳之术时才会受到阴气压制,至于上一次为什么会晕倒,明显是某人动了手脚了。

  一路走来,确实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邪祟侵扰。这或许才是梓贞山真实的样子,阴气重,但是不会到处都是邪祟,准确来说,这里每产出一个邪祟,都会被驯化,至于被谁驯化,那就看是谁住在这深山里头了。

  走了许久,一个红色身影出现在前面。

  韩枫仍然倚着一棵树,悠悠地扇着手中的扇子,只是瞥了一眼梁宿净。

  “你怎么在这?”梁宿净问道。

  韩枫,准确来说,是风临苑。风临苑浅笑了下,“这不是等你嘛!我就知道,你肯定还会回来的。那个人,你心里应该已经知道是谁了吧?”

  “此事无凭无据,不可妄下定论!”

  风临苑眯了一下眼睛,继续说,“梁宿净,我就是搞不清楚你们这些仙门宗派为什么成天讲究这,讲究那的。既然心里已经很明确是谁了,又何必还要什么证据。像我们多好啊,既然知道是这个人了,该怎么解决便怎么解决。像你们这般扭扭捏捏,只怕到时候大事未成,后果惨烈啊。”

  梁宿净觉得这人讲话无趣,便转回了话题,“分灵子可有消息?”

  “无。既然敢到梓贞山闹事,这人胆子还真是有些大了。不过说来也是,天上地下,恐怕确实没有几个知道你们这德世门对面的梓贞山,就是我戮血宗的地盘了。恐怕这家伙,也不知道自己碰壁了吧。”

  梁宿净脸色暗了下去。

  “梁宿净,要不跟我回宗里坐坐,喝一杯?”

  “不了,你知道,我不能喝酒的。”

  “明知自己不能喝酒,还敢带她去酒肆。”

  “既然他和分灵子已经不在戮血宗的地界了,我也不便再多留。咱们就暂时别过吧。”

  梁宿净口中的是“他”,而不是“她”。

  说着,梁宿净便转身了。

  “慢着!”风临苑缓慢站直,“你还是去里面看看吧,说不定,有你想要的东西。”

  梁宿净转过身,瞳孔似乎亮起来了。

  两人行了大概十里路,到天黑时,终于走出了树林,只见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这里,像是一座繁华的城镇。里面灯火通明,街市繁华热闹,人来人往,男女老少,络绎不绝。

  看到风临苑和梁宿净一红一蓝走进大街,街民们纷纷朝着两个人打招呼,“宗主,梁公子。”

  风临苑悠悠地扇着他的扇子,梁宿净微微向街民们行礼。

  戮血宗确实和传闻中的不一样,这里没有煞血狂魔,也没有妖魔鬼怪。相反,这里简直是一片世外桃源。人们在此处安居乐业,准确来说,也不是人。这些“人”其实就是梓贞山中的邪祟,邪祟常年被仙门宗派诟病,那些仙门宗派唯恐邪祟出门作恶,不断打压,邪祟们无处可逃,以至于邪祟开始作恶,报复人类,形成了恶性循环,导致天下乱糟糟一片,却无人知其真实原因。最后,也是在几百年前,戮血宗创立,将这些无依无靠的邪祟收之麾下,教他们生存之道,生灵之道,人间才又恢复了和平。

  只是在外界的传闻中,戮血宗的门生是将这些邪祟的修为吸之殆尽,从而增长自身修为。其实,戮血宗修炼邪术是真,但他们确实从未残害过任何一条生灵。

  不管是修仙道,还是修邪道,也不过是人心的问题。修道将之作恶,为邪,将之从善,为仙。邪和仙终究只在修炼者的一念之间。世上本来也无绝对的恶,绝对的善,善恶来自人心,又与修道有何关系。

  也许也是因为深知这一点,梁宿净才会与风临苑结交数年。当然,外界自然没人知道,仙门宗派中的修为第一人居然和邪道戮血宗宗主相识数年,没想到,这一仙一魔,私下相交甚好。

  其实风临苑没有一百岁,他的年纪其实还比梁宿净小一点。外界传闻他有上百岁,那是因为他的父亲,也叫风临苑。戮血宗不会讲究人类的那些辈分礼仪的,更不可能因为长辈的名字这样,晚辈的就不能用这个名字。而且,老宗主风临苑担心自己死后,外界的仙门宗派会对戮血宗和自己孩子不利,于是,在自己孩子出生时便也给他取名风临苑。这一老一小用同一个名字,听着有些滑稽,但确实让仙门百家闻风丧胆了很多年。

  不过,今日的小风临苑确实也不减其父亲的风姿,年纪轻轻,但修为了得,可与梁宿净不相上下,也算是戮血宗难得出的一个天之骄子,世人们自然也不知道,这个风临苑其实只是二十来岁,而他们以前畏惧的风临苑,早已魂归混沌。所以说,梁宿净风临苑这一仙一魔,便也是这世间修为最高的两人,人间都传,二人从来都是势不两立,但也没人知道,这戮血宗所有人都认识梁宿净,还尊称他一声公子。

  至于二人如何相识,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年,枫霜城大雪狂飞,一片惨白,城中冷冷清清,一片萧瑟,四下无人走动,大街上每一处都挂着白布,被胡乱的大风吹得猎猎作响,整座城,毫无生气,犹如死城。

  寒风呼啸,一个身着白色丧服的矮小身影穿过无人的大街。

  跑到了梓贞山的树林里,小风临苑抹着眼泪大喊,“骗我!你们都骗我!”

  “我阿爹才不会离开我!”

  “他肯定不会放心我一个人,他肯定不会丢下我!”

  高大的树林一片寂静,只有阵阵风声袭来。

  小风临苑蹲在地上,眼泪豆粒般大小从眼睛里面滚出来,一粒一粒的,寒风的声音虽大,但也挡不住他的抽泣声,阵阵抽噎,直让人心疼。窝在地上的小风临苑,像是一只受了很严重的伤的小兽,孤寂的自己舔着伤口。

  那一年,戮血宗宗主魂归混沌,世上只有一个风临苑了。那一年,风临苑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但也得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人。

  小风临苑直接跑出了梓贞山,到了无双镇。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出过梓贞山,更没有看见过外面的世界。他年幼的身影穿梭在人来人往的无双镇中,向无数人投去惊恐的目光。尽管当时的无双镇也是大雪纷飞,却比枫霜城有生气,人味浓得许多。其中有一个长相有些凶神恶煞的男人便风临苑看了一眼,吓得风临苑退后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一棵树前哭了起来。那男人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如何狰狞,居然把一个孩子吓到了,只觉得疑惑,直接走开了。

  风临苑靠着树,坐在地上,在人群中瑟瑟发抖,人来人往,却没人注意到他一个弱小的身影在不停打寒颤。那天的天气异常冷,风临苑从来没有那么冷过。

  不知不觉,风临苑在寒风中沉沉睡去。

  夜幕降临,小镇街道上各家各户都亮起了灯,将大街照得明亮。风雪依旧不停,路上的人已经比白天少了许多,一直飘落的雪已经在风临苑身上堆了厚厚的一层,只有那被冻得通红的小脸颊微微冒出来,才能人勉强能够看出来是个孩子,此时的风临苑,仿佛是个真的活生生的雪人了。风临苑虽在瑟瑟发抖,但也醒不过来,只在梦中呓语,“阿爹……阿爹……”

  又过了许久,大街上的灯光少了些许,人影几乎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几个孤零零的脚印。没人告诉风临苑现在是什么时辰,甚至,没人叫醒这个可怜的孩子。

  他依旧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无人问津。

  大雪还在下,地上又堆起了厚厚的积雪,街上已经完全没有人影了,就连人们走过的的脚印,都被雪给覆盖了。

  突然,一阵诡异的风吹来,将街上的残灯吹灭,风临苑也立刻被惊醒。他惶惶站起来,偎偎喊道,“阿爹,是不是你?”

  “阿爹?哈哈哈……”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一阵笑声,听着可笑又可怕,“他居然还指望他那个短命的阿爹?哈哈哈……”

  “你们是谁?是不是你们杀了我阿爹?”

  “哈哈哈……”笑声持续不停,“要是我们杀了你阿爹,今天就不会来找你了!”

  “实不相瞒,小朋友。”这时,另外一个粗狂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们本来也是想要你找你阿爹的,可是没想到他不争气,居然自己死了。父债子偿,小朋友,这可怨不得我们了!”

  话毕,许多盏青灯突然从小镇各处飘来,一下子小镇的街道被阴光照亮,这时,这些青灯慢慢化作人形青火,一步一步走向风临苑,而这些人形青火走在雪地上,却没有脚印,也没有脚踩雪时的沙沙声,而他们带来的,只是一阵又一阵的鬼哭狼嚎,这声音,听得风临苑想扯破自己的耳朵。

  大雪还在下,在无双镇的街道上,无数只邪灵化作人形的青火,缓步挪向这个年幼的少年。

  “不要!不要!”

  风临苑全身颤抖,身体也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邪灵朝自己走来。

  “不要!你们不要过来!”

  没有任何一只邪灵理会风临苑,周围伴随着一声声可怕的笑声,所有的邪灵蜂拥而至。

  就在众多邪灵的手即将接触到风临苑时,不知道从哪飞过来一把冒着寒光的剑直击这些邪灵,邪灵被吓得退后几步。众多邪灵惊奇的东张西望,这时剑又直击苍穹,忽而剑锋一转,又朝众多邪灵袭来,在众多邪灵身边来来回回,只看到一道白光穿过邪灵群和众多声惨叫,所有的邪灵纷纷被打散。所有的邪灵刹那间,不见踪影。这把剑在风临苑身边饶了绕,便朝着小镇另外一个方向飞去了。

  风临苑呆呆的看着剑飞走的方向,这时,那个方向走过来一个蓝色的身影。大雪纷飞的小镇街道上,他一只手撑着把伞,另外一只手握着刚才飞过来的那把已经收入剑鞘的剑,朝着风临苑缓缓踱步而来,像极了天上的神仙。走近一点,风临苑看到那是一名少年,但整个人似乎已经脱了少年的稚气,看起来成熟稳定。

  不知何时,风临苑感觉手上传来一阵阵温热,那阵温热,顿时从小风临苑的手中传遍全身,这时,他没再感觉到冷。他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少年已经半蹲在自己面前,那只手依旧撑着伞,挡住了头顶上的寒风飘雪,但另外一只手已经放下了剑,正握着自己的手,头上的狂风暴雪已经被这把白色的大伞完全遮住了。风临苑抬起头,这时刚好看到了少年温柔的目光。风临苑一下子忍不住,直接像抱着一个大哥哥一样抱住了这个少年。

  少年温柔抚着风临苑的背,“好了,已经没事了。”

  风临苑在少年温暖的怀中嘤嘤哭起来,从几天前,父亲死后,他再也没感受到这种温暖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

  “风……”风临苑哽咽着,“风临苑,家,家在梓贞山枫霜城。”

  听到这个,少年愣了一下,“你,叫风临苑?”

  传闻中的风临苑年纪比德世门剑衡长老大得多,这倒是和传闻中相差太大。

  “哥哥,你叫什么?”

  “梁宿净。”梁宿净继续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听到回去,风临苑情绪立刻变得激动,他用力推开梁宿净,“我不回去!”

  梁宿净有些无奈的看着风临苑,“临苑,你不回去你家大人会担心的。”

  “梁哥哥。”风临苑又哭出声了,“我家没有大人了,我父亲,前几天被那些不服戮血宗的一些残灵邪祟杀了,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

  听到这个,梁宿净感觉有些疑惑但还是尽力保持镇定,梁宿净握着风临苑的双肩,“临苑,相信我,这世上,总会还有人在乎你的。你们宗里的人,一定都在找你,你要是不回去,他们一定会急死的。”

  “那,梁哥哥,你会陪我回去吗?”

  “既然你需要,那我便陪你去。”

  说完,梁宿净朝着风临苑伸出手,风临苑终于咧开嘴笑了,手直接放进梁宿净的手中。梁宿净扶着风临苑起来。

  也是那次,梁宿净成了仙门百家唯一一个知道戮血宗的准确地址和戮血宗宗主秘密的仙士,也是那次之后,梁宿净和风临苑来往密切,两人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成为兄弟,成为朋友,成为知交。

  两人走过了热闹繁华的枫霜大街,最后又走出了枫霜城,没想到,已经天亮了,可刚才城中还是热闹非凡。梁宿净这才想到,枫霜城的人都不是外界的普通人,他们自然是不用睡觉的。梁一抬头,眼前是一片青草地,脚下又有一条路,路的尽头,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小山丘上,小山丘上山花遍野,接近丘顶有几颗松树挨着一些楼阁,楼阁前也是遍布山花,那里就是风临苑最宝贵的地方,是风临苑的住所,也可以说是风临苑的家,里面藏着风临苑所有喜爱事物。

  到了楼阁处,梁宿净直接择了外面的一处石桌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居高临下,揣摩着这梓贞山与山下截然不同的景色,这里委实一座世外桃源,而山下的树林,常年阴暗不见天日,还设有一些诡异的阵法防止生人乱入。

  而风临苑则进了屋子,良久之后,风临苑拿着两个冒着金光的小锦囊走了出来,坐在梁宿净旁边。

  梁宿净看了一眼风临苑手中的锦囊,“这是何物?”

  风临苑将锦囊递给梁宿净,“你要找的东西!”

  潇清父母的灵?

  “你居然找到了?”梁宿净突然一脸不可思议。“你不是说没有分灵子的消息了吗?”

  “自然是骗你的。这个东西对你来说那么重要,我又怎可不重视?”

  梁宿净此行就是为了将这些分灵子全部抓住,解除分灵术,让潇清父母的残灵全部放归山。本想到此行必然凶险无比,甚至可能危及性命,所以才不打算将潇清带来。没想到,这一切,风临苑居然都帮自己处理好了。

  看到梁宿净一心在灵囊上,风临苑已经说,“你以为呢?那日你担心她受伤但我又没有何担心的,你走了,自然是我去把那些分灵子拿下了。后来还有几个从德世门方向过来,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从瑾瑜殿过来的吧。只是有些遗憾,我没有把人给抓到。”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谢谢。”

  “梁宿净,你这个人真是的,又不喜欢别人对自己说谢谢,自己又老是将这个词挂在嘴边。我希望你知道,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这一次不单单是为你,还为我未来的嫂子。”

  听到嫂子二字,梁宿净低着头看着手中的两个锦囊,居然轻轻笑了下,没说话。

  注意到梁宿净微妙的面部变化,风临苑也用手支着下颔,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她想恢复记忆,你怎么看?”

  “凭她一己之力,自然是做不到。只是,我担心,她体内的风鸟会受外界刺激冲破封印,到时候,她记起来了,必定痛苦万分,我坚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其实吧,我认为,让她恢复才是最好的选择。你一给她解封,风鸟自然也会被释放,她的修为也就回来了,你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危。况且,当年的事不是她的过错,她也是受害者,她又怎会自责愧疚痛苦?况且,恕我直言,终有一日,她会记起来的,到时候,她要是知道了她的记忆和风鸟都是被你封印的,你们之间,避免不了一阵误会。”

  “不会的。只要我不解除封印,只要她不遇见旧人,她是不会记起来的。”

  “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封印记忆这事,说实话,我不赞成。”

  梁宿净不说话,拿着两个小锦囊,拉开了锦囊上的绳子,锦囊里跑出了两道金光,相交相融,飞向了一望无际的山原。这一瞬间,梁宿净仿佛看到了赫连成和谢子卿,他们全身冒着金光,手牵着手,朝梁宿净轻轻一笑,便转身走向了山原。

  当年,赫连成和谢子卿也是仙门百家所惊羡的一对,成亲多年,两人琴瑟和鸣,膝下有一女赫连清,一家三口,过着仙门百家所羡慕的生活。后来,夫妇二人收了陈远义为大弟子,陈远义和赫连清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又是令人惊羡的一对。赫连成夫妇也是从小为二人订下婚约,只是,在大婚前夕,赫连成夫妇突然改变注意取消婚约。再之后,赫连清便在墨宗门寒光殿痛杀父母,最后被墨宗门大弟子陈远义手刃。那也只是江湖传言。谁有知道,当年死去的赫连清会复活,以德世门掌门弟子潇清的身份重生,也基本上无人知道,当年赫连清杀自己夫妇是因为受人偶术控制,无意犯下此祸事。

  五年过去了,梁宿净也终于和潇清在一起了,但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想起了这事,眼睛顿时变得有些湿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瑾瑜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瑾瑜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