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他生未卜此生休 上
忆未央2021-05-11 10:422,058

  花家本是茂苑城人,自南乐国建国以来,在朝为官者共185位,落氏覆灭前最为鼎盛。人人都道:花家出宰相,罔替已三朝。家族气连枝,掩得天下目。

  花家家族势力庞大,各个旁支同气连枝,在朝中达到了手眼遮天的地步,可谓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不知从哪一代起,花家的本家就已经掌握了皇室魇魔的秘密,他们明白若想一步登天,那必然要先解决掉魇魔这个隐患。渐渐地他们把手伸向了天家千方百计隐藏起来的秘术。就在快要得手的那一刻,却因冥曦怀的出现,导致先皇疏远,自此君臣隔心。

  多年来,花相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天家被灭的前几年,先皇突然心性大变,行事怪异,颇为极端,且一意孤行,不听谏言。先是重用来路不明的冥曦怀,引得朝野不满;后听信天师的谗言,将皇陵迁移到了并非龙脉之地的天墉城;后又频频醉酒宠幸卑贱貌美的宫女,直到一日盥洗官房的宫女竟怀了龙种,皇后为保皇家脸面已死劝诫,先皇才停止了这场闹剧。

  如今看来,这一切仿佛有某个高人为先皇布了一场棋局。先皇通过冥曦怀推演得知了落氏恐将覆灭,便有了宠幸低贱宫女,确保留下落玉倾这个血脉。但魇魔被封印在天墉城、迁移皇陵,这又为的是什么?镇压封印么?

  若落玉倾是安排好的血脉,那必然会有一个知晓全部事情真相的人,抚养落玉倾长大。经多次追问,却发现此人行动隐秘晦涩,从不露面,不该是先皇所托之人应有的行事作风,这又是为何?

  而昨日见到那个叫落雨湮的女子,气质像极了冥曦怀的夫人。听未名说这个女人来路不明,武功了得,与冥箫飛关系暧昧。此前得到消息,她是先长公主落雨湮的替身,幼时长居祈安殿内。

  说起祈安殿,它建立的位置很是巧妙,坐落在前廷与后廷交汇处的一隅,是大臣、后妃皆无法踏足之地,也就顺其自然的成为了禁地。

  现在回忆起来,长公主确实体弱,难先皇安排替身的真正目的是让天师在里面研究秘术?“唉…”花相长叹一声,这其中的事情错综复杂,看似有迹可循,却又经不起推敲,很难辨其真假。

  这几日据探子回报,南城宗并无异象。听未名对秦少阳被就走那日的描述,救人之人,武功高强,对宫中的路径十分熟悉。极有可能知晓魇魔雕像的存在,并利用它除掉见过其真容的苍梧弟子,进而成功逃脱。

  就在花相思索着这一切的时候,有一人却已知晓了部分真相。花不归与父亲被关在茂苑城花家的私牢内,此刻他们正安静的听着隔壁的牢房中,一个声音嘶哑的中年男子诉说着他的往事。

  我本是苍梧山霁雨阁弟子,因在阁中犯了事,将要被废掉武功。恰好遇到要下山的师兄沐尘,他念我年纪尚轻,便悄悄把我救下。

  下山后,我害怕被霁雨阁追杀,决定跟他一起离开冰轮大陆。途中凶险异常,原本一行十三人,最后只剩下了五人,除了我与沐尘师兄是霁雨阁弟子会术法可以保命外,还有两人是地之一族的冥曦怀和释九洲,唯一活下来的普通百姓就是冥公子的夫人。

  我们到了南乐国后便各自分开,沐尘师兄与南城宗宗主的独女姜小姐相爱,我也同他一起进了南城宗。另一面,冥曦怀入了朝堂,深得皇帝的信赖。大家都相安无事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几年后,冥公子突然来寻师兄,他们密谈了很久。从那一日起,师兄经常与冥公子会面,都城也总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我隐隐感到那些事与他俩有关。直到事发前几日,我忽然被师兄叫到他房中,交代了我一个任务。

  当时冥公子也在,他们同我讲述了魇魔的秘密,还推演出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发生的覆灭,并制定了一个计划。事发当日,我需要进到宫中救出一个被幽禁的皇子,待所有的事情都安定下来后,再从苍梧宗外的一条密道内潜回,用术法解封一尊他们提前就安排好的魇魔雕像。

  而我必须要将那个皇子抚养成人,告诉他自己的身世和落氏血脉中的秘密。他们还给小皇子留下了一道圣旨和一本祖传的秘术。待皇子成年,返回都城时,要先去祈安殿祭拜,再带着先皇遗旨,找上花家。他们定会协助皇子登基,并叮嘱我,事后花家不可留!

  男子顿了顿,许久未开口说话,喉咙有些刺痛,他端起身边残破的碗,将里面不太干净的水一饮而尽。

  师兄提及秘笈之事关重大,为防止落到歹人手中,已将它化作一根枯木簪让我带在头上。可事发当晚…男子深深叹了一口气,面露不忿,我突然被人偷袭,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花家看管了起来。

  我身怀术法本来也困不住我,却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至今我都不知道是谁做的。在我想办法逃出去时,发觉体内被下了某种咒术,禁锢了体内的术法,除非解开否则再也无法使用。我一开始以为是花家的人做的,很久之后从与他们的交谈中,才得知,他们并不知晓我会术法。

  我身上的圣旨被发现,花相知晓了先皇还有血脉留存于世。我以为有了圣旨,他们会对我以礼代之,不想竟费尽周折把我送到了茂苑城,关在这里。误以为我是皇上安插在南城宗的眼线,先皇被害前临危受命抚养遗孤,还被告知了那本秘笈的藏秘之地。

  这些年他们一直逼问我关于魇魔和秘术的事情,为了得到那本秘笈,十几年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折磨我一番,或严刑拷打,或不给饭食。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何事,又惦记着师兄交代的任务不肯死去,只得硬生生熬到现在。

  直到前些天你们被关进来,听见你们讨论冥箫飛冥小公子,我便开始留意你们的谈话,直至确认你们是友非敌,才出言惊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轮纪年南城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轮纪年南城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