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答应你
逢岁2021-05-14 19:023,624

  “唉,知知,你这么晚还出去干什么?”

   

  黎知将握在手里的纸条藏在身后,笑了笑说:“……我出去找主演,看看有没有偶遇,你等会要是困了就先睡吧,锁好门,我带了钥匙。”

   

  “好吧,你也尽快回来。”

   

  “嗯。”

   

  ~

   

  穿过繁华的夜景,走过人来人往的街道,昏黄的路灯徐缓地洒在黎知身上。

   

  从未有过这样一段路,让黎知觉得这么艰难。

   

  可是她掩藏不住心里暗暗涌起的忐忑。

   

  其实即使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可能再见一次,就算是一眼……她也觉得够了。

   

  黎知站在楼下,仰望着商铭高级小区,一层一层的数上去,数到第十六层的时候,目光停了下来。

   

  十六层透明的窗户蒙上窗帘透过微微闷闷的灯光。

   

  他现在居然在家。

   

  黎知大脑突然懵了一下,静静的站立几秒。

   

  仿佛不受控制一般,鬼使神差地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然后一个键一个键,按下了自己刚刚读了无数遍已经可以背下来的电话号码,拨通。

   

  然后,动作缓慢的放在了耳朵边,那头传来阵阵拨通的铃声。

   

  两秒后,“喂?”

   

  声音低沉好听,透过手机的电音仿佛带上了某种磁性。

   

  黎知却在那一刹那突然惊醒,她瞳孔微缩,手指握紧手机,呼吸缓缓变得急促起来。

   

  似乎是这边太久没有传来声音,阮劲北又问了几声:“请问你是?”

   

  黎知低下头,眨了眨眼,好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调整自己的呼吸,就在阮劲北要挂断电话的前一秒出了声:“是我。”

   

  只有两个字,声音低低细细,可在寂静的黑夜,已经足够让阮劲北听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

   

  几乎是在她话落的那一秒,阮劲北原本倒了杯水送进嘴边的手突的一松,水杯应声而碎。

   

  电话好久都没有传来声音。

   

  阮劲北看向窗户,透明的玻璃以夜色为幕,倒映出他的模样,冷意在眉峰慢慢聚集。

   

  “有事吗?”

   

  语气冰冷,带着丝丝寒意。

   

  黎知睫毛轻轻颤了颤。

   

  脸上突然飘落点点凉意,黎知往路灯处看去,昏黄路灯下是无数雨丝纷飞交错,雨滴变得越来越大。

   

  原来是下雨了。

   

  有事吗……

   

  黎知脑子里一直在循环着这句话,甚至他说话时的表情,眉头皱没皱,眼神又应该如何,隔了五年的时光,依旧那么清晰的浮现。

   

  过了好久,她无意识的说了句:“我在你家楼下。”

   

  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她……只是想要告诉他。

   

  原本十六层的灯火陡然变得明亮,阮劲北哗啦一下拉开了窗帘,黎知站在花坛上,那么突兀的,他一眼就看见了她。

   

  但黎知没有看到被拉开的窗帘,她只是低着头,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甚至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只是心底最深处的声音在不断的告诉她:别挂电话,别挂电话……

   

  黎知就真的乖乖的,一直紧紧握住手机,没有挂电话。

   

  可是那边一直没有声音。

   

  黎知再抬头,发现十六层的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透过窗户,她远远看见了天花板上吊着的水晶灯,璀璨而温暖。

   

  夏季的雨一向来的又急又猛。

   

  雨下的越来越大,抬头的时间,她已经满面都是雨水。

   

  下一秒,她就被笼罩进一把黑色伞中,路灯下,持伞人的影子完完全全将她覆盖,脸上的凉意瞬间消失,黎知怔怔地移眸看去。

   

  居然是阮劲北。

   

  “下雨了你知不知道!这么大人了连躲雨都不会吗!淋湿了感冒了又要自己遭罪!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一点记性都不长!”

   

  他紧皱眉头,语气严厉,毫不掩饰他的怒气,对着黎知劈头就吼,然而拿着伞的手却向后倾斜,一把伞将她护得严严实实,再没有一滴雨沾湿她。

   

  反而是他自己,后背一块都淋湿了,单薄的衬衣贴这紧致的背部,顺着肌肉的线条缓缓流下。

   

  黎知不说话,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愣愣的看着他,黑色的瞳孔里有璀璨的路灯光芒,她的头发落了几丝和白皙的脸颊相贴,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阮劲北咬咬牙,他恨透了自己。

   

  “你要不要去楼上坐坐?”

   

  ~

   

  黎知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能够上来,直到她在楼下看到的那顶水晶灯触手可及地展现在她面前,她才回过神来。

   

  现在她就在阮劲北的家里。

   

  一块毛巾直直的突然抛到黎知脸上:“干净的,擦头发。”

   

  黎知拿下手帕,动作缓慢的擦干脸上和头发上的水珠。

   

  阮劲北在扫刚刚发神经打碎的玻璃杯,扫的仔细而干净,然后余光却不自觉往房间里除了他唯一一个活人看去。

   

  五年不见,居然连擦个头发都笨手笨脚,阮劲北压制住想要去帮她擦头发的冲动。

   

  “走路小心点,地上有玻璃。”

   

  语气一点也不好,黎知往他的方向看去,只看到阮劲北将玻璃倒入垃圾桶的背影。

   

  又是一套衣服丢了过来:“你浑身都湿了,浴室在这里。”

   

  阮劲北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浴室门,提醒黎知记得看。

   

  “你干什么?”黎知皱了皱眉。

   

  毛巾丢她脸上,衣服也丢她脸上,她是垃圾桶吗?

   

  阮劲北没有想到黎知居然会反抗,他以为做错事的人是没有资格说一句不的,可是他差点忘记了,她是黎知。

   

  抬起一双幽幽的眼睛,看了黎知好几秒,随后一言不发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留下黎知一个人在客厅。

   

  房子的设计非常简单,两百多平方米,是上下阁楼户型的房子,颜色也很单调,只有简单的浅色系,不过看起来很干净。

   

  黎知在大厅里站了一会,拿起刚才阮劲北丢给她的衣服,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像是他自己的,黎知犹豫了会,还是往浴室走去。

   

  谁知脱完衣服淋湿水后,黎知就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浴室里只有一瓶沐浴露,一瓶洗发水,一瓶男士洗面奶,还有一把剃须刀外加须后水。

   

  黎知在纠结自己要不要用阮劲北的……洗。

   

  浴室门突然被敲响,正纠结中的黎知吓了一跳。

   

  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见阮劲北在外面说话:“我给你买了新的洗发水沐浴露,放在门口,你自己拿。”

   

  黎知刚才提起来的心缓缓落下,保持比较高的频率在胸腔里扑通扑通有规律的跳动。

   

  听到他的脚步声渐渐走远,黎知才打开浴室门的一条缝,伸出白花花的手臂去拿。

   

  可是阮劲北居然把沐浴露放的这么远,她的手哪里有这么长?!

   

  伸了好几次还是没拿到,黎知想了想,又把门缝打开得大了一点。

   

  一双脚突然出现在黎知眼前。

   

  她却像是受了惊的兔子,蹭的一下立马缩了回去,哐啷就把门给关了。

   

  阮劲北:“……”

   

  “你关门干什么?”

   

  他的声音隔着门闷闷的传来。

   

  黎知反问:“你走过来干什么?”

   

  阮劲北踢了踢小瓶的沐浴露和洗发水:“我不过来帮你你拿得到吗?”

   

  黎知靠在门背上,对他的说辞有些不太相信:“我本来就要拿到了,谁让你把沐浴露放的这么远。”

   

  阮劲北:“我哪里想到你的手这么短。”

   

  黎知:“……”

   

  安静了好一会,阮劲北又敲了敲门:“你要不要?”

   

  黎知抱着手臂,思考了三秒,最后还是把门重新拉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然后伸出了手。

   

  阮劲北把东西放到她手里,没有碰到她,还没等到他抬头,门又哐啷一声关上。

   

  这是他的家吧?

   

  阮劲北四处看了看,装修设计,家具摆设,房子结构,都是他熟悉的模样,然后点了点头。

   

  所以,在自己家被当成贼一样防?

   

  他捏了捏鼻梁,有些头疼。

   

  或许一开始就不应该把她带回来。

   

  ~

   

  黎知洗完澡,吹干了头发,坐到沙发上,茶几上有一碗姜汤,她疑惑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阮劲北。

   

  “喝了吧,别着凉。”

   

  “不用了。”黎知下意识的拒绝,她一向不喜欢和这类辛辣的东西,更何况现在是夏天。

   

  下一秒,姜汤被一双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直接端起来,被阮劲北一下子喝光了,斜睨黎知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爱喝不喝。

   

  黎知看了一眼,低下了头。

   

  碗被轻轻放下,搁在玻璃茶几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房间的气压一下子变低,仿佛只有无限的沉默充斥在两个人之间。

   

  黎知觉得现在可以和他说说那件事,正打算开口,就听到阮劲北说:“想让我当飞行指导?”

   

  低沉的嗓音在静谧的大厅突然响起,黎知惊了惊,他居然先猜到了,然后点了点头。

   

  “嗯。”

   

  “如果我不答应呢?”

   

  阮劲北靠在沙发上,眼睛斜睨坐在他只有一臂之隔位置上,低头像只鸵鸟一般的女人,右手食指轻轻敲打沙发扶手,身上的气息慢慢变得凝重。

   

   

  黎知安静了一会:“对不起。”

   

  这句话一落,好久都没有人接起,像是在积聚怒气,阮劲北的眼神渐渐变得凶恶,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黎知靠近。

   

  “对不起?”

   

  阮劲北冷笑一声,下一秒他的话就朝她砸了过来:“对不起有什么用?”

   

  额角青筋隐隐露出,阮劲北的凌冽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

   

  五年前她毫无预兆地离开他,在他宣告天下,从此黎知永远和阮劲北这个名字捆绑之后,她却悄无声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笑的是,当时他最恨的竟然不是她的抛弃,是居然都这样了,他还在不停地担心她还不会不安全。

   

  是啊,直到去她家,听到她搬家的消息。

   

  他才彻底清醒……

   

  黎知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压迫的空气,他阴沉的视线也让她不敢抬头。

   

  “黎知,你凭什么以为我的世界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甚至到了五年之后,你是不是还想着故技重施?”

   

  阮劲北撑着沙发,弯身往黎知逼去,他的语气充满了嘲讽,与她面对面,将她眼中所有的惶恐收入眼底。

   

  温热的气息就在自己脸上,黎知不得不抬起头看过去。

   

  却没想到他蓦地低头,轻轻触碰她的唇,黎知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可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身后,正好被他牢牢圈住,坚硬的手臂横在腰间,她已经退无可退。

   

  他的吻再次袭来,一下一下,黎知被他亲的神迷意乱,纤细柔软的双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勾住了他的脖子。

   

  他又突然发了狠,用力的撕咬辗转,这根本不是吻,是借吻之名的惩罚。

   

  黎知皱眉要推开他,可在他双手圈出的怀抱之内,黎知根本不能推动他半分。

   

  只能任他咬的嘴唇生疼,她微微皱眉,眼中泪花隐隐闪现,眼中的埋怨之色被她垂眸遮住。

   

  阮劲北眼神幽暗,声音暗哑,在她耳边轻喃:“我答应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哦,我的机长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哦,我的机长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