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黑暗勾结死亡
北玄散人2021-01-06 00:323,130

  黑暗是恐怖的东西,他可以掩盖一切,也可以隐藏一切,黑暗中的所有都是未知的,对于李贤明来说,黑暗,就像是另外一层空间,那个空间里,有他看不见的生命,看不见的,恐怖的东西。

  空气开始粘稠潮湿起来,李贤明感觉自己陷入了某个阴冷的深谭,那腥臭,阴冷黏腻的东西糊在他皮肤的每一寸毛孔上,让他呼吸困难。忽然!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袭来,这种让人汗毛炸裂的惊悚感让李贤明瞬间绷紧了神经。他努力的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上了锈的发条一般,浑身的经络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却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动弹分毫。

  忽然,他闭着的眼睛好似看到了什么东西,他明明无法睁眼,眼前的一切却清晰让他看见,好像是直接印到他的脑海里,又好像眼皮变成了透明的直接让他看见了他根本不像看见的,那个东西,她果然存在!

  李贤明的床头正站着一个黑色模糊的影子,这个影子好像是个女人!她嗯浑身湿透了,长长的头发乱糟糟的搭在头顶。还滴答水。李贤明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存在,连空气都变成刺骨的寒。

  但诡异的是李贤明知道,自己身边跟着的东西不止这一位,可那些,他却没看见。

  此时,他忍不住苦笑。天天看见这东西,被认为精神病也情有可原,谁让别人看不见。

  经历了一番痛苦的鬼压床。那个影子竟然动了?!

  李贤明恨不能把眼球瞪脱匡,他脖子因为挣扎而绷起青筋!他想呼喊,却发不出声音,努力,用尽了灵魂的力量,也才勉强在嗓子眼儿深处发出嗬嗬的声音。

  那道影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李贤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冰冷的头发茬扎在脸上的感觉,那发梢刺的皮肤细细麻麻的疼痛惊悚又真实,李贤明感觉自己要疯了,他甚至能嗅到对方潮湿的呼吸!!鬼有呼吸么?

  人的心脏在极致刺激下,能如何跳动?如同闷雷,如同战鼓。能清晰的透过胸腔,听到那一声声好似要跳出身体的恐怖感觉,李贤明心脏都吓裂了,他呼和一声,忽然的坐了起来,一瞬间的立然而起,连他自己都呆住了好一会儿。

  恍恍惚惚间,李贤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变轻了,似乎根本没有重量,李贤明来不及考虑这是什么原因,他就被另一个事情吸引过去。

  嘎吱——

  他病房的门……开了。

  门锁发出声音自动打开。而外面是空无一人的走廊。那里还射出一道奇怪的光线,好像诱惑着李贤明前去查探,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而李贤明却没有觉得丝毫不妥,刚刚那个奇怪的,不知道是人是鬼还是其他什么东西的影子吓得他不行,他现在见到光就想去。他只想远离这个刚刚给了他无限恐惧的病房。

  他下床,冲着门走去,那个奇怪的影子。这时候却不知去了哪里,是醒了,她不见了,她只存在梦里,还是什么?李贤明无从得知。他只知道也许,走出这扇门,他就获救了。

  终于,到了门前,门嘎吱——

  这扇门,又自己打开了,门打开的同时。自李贤明身后,又产生一股极大的推力一瞬间给他推了出去!

  李贤明惊恐的站在走廊里。这里没人!个空旷,更没有光。走廊的深处是更浓的黑暗,那黑暗就像是垫付着一只恐怖可怕的怪物,正张着巨口。等待它的食物自动送上门去。

  李贤明惊的后退两步,吓得大气不敢出。急剧的呼吸让他胸腔开始剧烈的灼痛,他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被汗湿了。

  他自一个噩梦醒来,却又掉入一个更深的噩梦!

  咯吱——咯吱——

  哗啦啦——

  什么响动?

  李贤明动了动耳朵,那好像是什么东西拖动铁链子的声音,还有拖沓的脚步声,在这空荡的走廊里回荡,更像是一声声催命符,击打着李贤明的心脏,刺激着他的大脑!

  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他在梦中,还未醒来。这一定是梦中梦!

  他魔杖似的念叨着。眼珠却瞪到最大。恨不能脱匡似的看着那黑暗深处。嘴唇哆嗦着已经发不出声音。

  终于,那声音近了。

  只见一个长长的隐藏在袍子里的影子走来。他头上戴着高高的帽子,帽子上用毛笔写着字,但紧张到视线模糊的李贤明没看清。

  那人有长到拖地的舌头。手中握着一节铁链。铁链另一头扣着一个老头。

  老头穿着病号服。此时看着却无比清醒。还对李贤明慈祥的笑笑:“小伙子,老爷子我先走了,有缘再见。终于解脱了。”老头一脸喜意,但是在李贤明看来,这老头好像更不正常了,毕竟被这个貌似黑无常的人带走,那就等于死了。哪有人死了还这么高兴的。

  那个引魂官手一抬,光滑的墙壁上就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那是地府的路引,黑无常带着老头进了去,那路引立马消失无踪……

  “呼……卧槽……”李贤明虚脱了似的,倒在了地上,忽然,又来了一束光,李贤明翻个白眼,这又是怎么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忽然直线下坠,恍惚片刻,一声鸡鸣高亢响起,这是医院。哪来的鸡?

  李贤明正迷糊着,眼皮就被阳光刺激的睁了睁,恍惚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一个护士正给他测体温,检查,一个医生在旁边记录着什么。

  他的大脑似乎还没有运转,视线还是恍恍惚惚的,一时间竟然分不清这眼前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

  他想,他做梦了,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女人,那是他感受到跟在他身边的东西之一,等到他从梦中醒来,那女人消失,他又进入了另一个梦境。

  他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三个不同的空间,空间彼此独立,又互相交错,又无法干涉,但那些生命体,在独属于他们的空间里,好像都是活着的。

  “快快!天呐!”

  外面忽然响起的呼和声打断了李贤明的思考,耳边一群人再嚷嚷,好像是死人了。

  “张老头突然去世,快通知家属!”

  真死人了?!

  死的是谁?

  张老头?!

  天,张老头!

  李贤明顾不上医生护士的惊呼,他忽然坐起来,跌跌撞撞的向病房外跑去。

  走廊一片混乱。

  “张大爷那龙湖精神的,怎么说没就没呢?”

  “哎,世事难料啊……”

  “家属通知了么?”

  “通知了,正在赶来的路上……”

  张老头。张振国。住326号病房,正是那个一本正经的要赐死蚂蚁的老将军,也是昨晚引魂官带走的那个老头。

  李贤明这才想起来,一路魂引,生死相隔。

  过了一会儿,张大爷的家人呼啦啦的赶到,一大家子,十来口人,乌央央的,没一个相信老爷子就这样走了,要知道张老头除了不记人,幻视幻听,总把自己当将军外,其他方面都非常正常。连岁数大的一些老年病都没有。心脏什么的都赶上壮年了,这突然没了,家属当然不干,一定要医院给个说法。

  无奈,负责的医生只好带着家属去查监控,还通过司法进行尸体检测,务必给张家一个交代。

  实际上不止家属,连医生护士都摸不着头脑,这大白天还精神抖擞要赐这个死那个死,连蚂蚁都不放过。谁知自己睡一觉睡没了。

  最后也只能得出结论寿录到了,自然死亡!

  李贤明坐在病房床上,他的瞳孔开始放空,那老张头死了。他昨晚上的梦难倒真的是真的,那是另一个空间与这个空间交错了,还是怎么了?人都会死,这是一个点,但这个点规定在哪,是什么让这个点爆发,在链接空间,让他们交错,把生人变死人。

  如果抓住这个点,人是不是可以获得某种意义上的永生?

  李贤明越想越痴迷,最后好似陷入了魔障一般,嘀嘀咕咕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并且无意识的开始扣墙,表情也变得狰狞恐怖起来,就连指甲盖劈了,指尖磨出血都没有感觉!

  “天呐?快快按住他!”

  “25号又犯病了,镇静剂,镇静剂!”

  “纱布纱布,还有药水呢。我的妈啊,他不疼么?把手扣成这样。”

  “25号,怎么最近越来越严重了?”

  “不知道啊……”一个声音小心翼翼的开口:“这25号有点邪,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敢靠近他,以前还好,现在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

  “他家人最近来看过他么?”

  “没有,说起来。也快半年了……”

  零散的言语,支离破碎的画面,李贤明又无法控制的陷入了黑暗当中。

  “八月八号,你答应来看我,那天是我生日,你为什么不来……”

  “我等了你好久,那天好冷,冷的心发颤,冷的血液都冻住了……你还是不来,你说你忙……”

  “咯咯咯咯,你到底忙什么呢?不来见我,忙什么呢???”

  忙什么,你到底忙什么呢!你骗我,你说,你忙什么呢?!啊?忙什么,忙什么,忙什么呢?

  嘎吱嘎吱——

  刺耳的挠墙声,昏暗的空间里,白色的墙上满是划痕。每道划痕里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上面还粘着破碎的指甲,磨掉的皮和血肉。看上去吓人又恶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串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串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