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风向
陈有鱼2021-04-03 16:272,203

  “作战车很快就会崩溃!”

  “在这里干等着必死无疑!”陈风脑海中不停出现作战车被摧毁的场景,心里仿佛有个报警器在疯狂的报警。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陈风心里焦急万分,一想到父母和弟弟,才过上几天的安稳日子,陈风不由更加心急如焚,“该死,这种天灾怎么这么巧就落到我身上,我才第一次出基地!”

  陈风压制不住地想,自己如果死了,家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谁都指望不上!”

  “这帮战将都在听天由命,我是个才毕业的战兵,我能怎么办!”陈风心里仿佛有火在燃烧,这一车人,明知道作战车撑不到风暴结束,竟然像在享受最后的时光一样!

  以往遭遇风暴,如果是强度低的就能直接无视,如果强度高就只能原地硬抗。

  高强度风暴没人敢开车,谁知道会不会直接开到风暴中心,而且只要作战车移动,必然招来雷击,因此在原地等风暴消散或者移开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原地等待是最无奈的,没有人知道自己遭遇的风暴是固定型还是移动型,也没有人知道自己乘坐的作战车在风暴什么位置。

  在这个外层护甲接近崩溃的时候,结果仿佛已经注定……

  “我陈风绝不会默默地等死!”

  “可我只是个才毕业的战兵,我会什么!催眠术,用不上!雨花诀根本没练成,练成也没用!”陈风双眸死死盯着裂纹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深的车窗,一个个想法浮现在脑海,又一个个否决。

  全都没用,所有的自救知识都没用!电子仪器全部失灵,方向无法辩识,只能等!

  如果这个风暴是移动的,如果作战车崩溃前风暴会移开,自己这些人就能活,可哪有这么多如果!

  “轰!”

  “轰!”

  “轰!”

  一大片的土石连续轰在陈风背后的护甲和玻璃上,陈风心里火更大,“妈的!石头都总砸我这面!”

  忽然,陈风愣住了,总砸自己这一面?

  为什么总砸自己这一面?

  风向?

  风向就是风暴移动的方向!

  陈风飞快转过头,紧紧盯着背后窗户的裂纹,又转回去看一眼对面窗户的裂纹,“楠姐!”

  “快开车!能开多快开多快!”

  “朝这里开!”

  张楠应一声,没问原因,直接就发动作战车。

  “陈风小兄弟想出办法了!”

  “有救了,风暴没来的时候他就能察觉不对,这下肯定有救了!”

  “‘雷刀’,这次要是能活,你就是我林虎的恩人!”

  车厢里气氛一下子沸腾了,陈风之前可是精准的预测了灾难,这种能力可是闻所未闻,他的办法谁敢说没用?!

  江南战队的队员们心里纷纷升起一丝希望,能活,谁愿意死,更何况还是默默无名的死在风暴里。

  “林虎大哥,我可不是什么‘雷刀’,不过你的话我是记住了。”陈风高声道。

  “哈哈,林虎,‘雷刀’这是等着以后宰你一波呢!”一名黑色作战服壮汉哈哈笑道。

  作战车激烈的摇晃,外层装甲在‘咔咔’声中被风暴彻底撕开,完全暴露出为隔热减震等作用而设计的内防护层,时间是风暴爆发后的8分20秒。

  “噼啪!”

  又一片碎石撞击在作战车前窗玻璃,自从作战车重新启动上路,两侧的撞击频率陡然下降,而前窗玻璃则被无数的碎石沙土大岩块不断的轰击。

  “楠姐,就是这个方向,千万不要偏离!”陈风连喊道。

  现在的车速是每小时75公里,再快一点都要翻车,外面一片混浊土色,方向控制极为困难。

  “轰!”

  一道闪电径直落在作战车顶部。

  “滋拉──”

  “次──”

  车厢里众多电子部件开始不停地窜出火花。

  隔了不到15秒钟,又是连续两道闪电落到车顶,其中一道闪电突破内防护层的绝缘材料,直接将能量传进车厢内部。

  刺目的电光一闪而逝,一名精瘦男子的手腕上顿时爆起一团火花,他皮肤坚韧,手腕没有受伤,只是变得焦黑,“快把智能端摘下来藏好!”

  话音未落──

  “轰!”

  第四道闪电比之前三道加起来都要粗大,在3分50秒后击中作战车前窗!

  一瞬间,这足以抵挡上位领主级怪兽连续攻击的高强度结晶玻璃轰然破碎。

  雷电、烈风、沙砾、碎石和玻璃碎片,混杂在一起,向车内轰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驾驶位上的张楠,只见张楠面色丝毫不变,冷喝一声,数根长藤瞬间从她手腕上蔓延而出,盘结成一个圆盾模样。

  车内一阵混乱,充斥着怒喝声夹杂着‘乒乒’的撞击声。

  “咻!”

  “咻!”

  陈风仿佛一头豹子,身躯一扭,一蹿,就脱离安全带束缚,瞬间闪到一旁,‘铎铎铎!’,三枚玻璃碎片钉在座椅上。

  “砰!”

  刚稳住身形,陈风猛然抬起左臂,挡住崩到额头前方的碎石,“不好!”

  陈风瞳孔骤然一缩,脑后生风,一片碎玻璃已经来不及抵挡──

  “噗!”

  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一根墨绿长藤出现,碎玻璃扎进长藤。

  ……

  中央荒原接近最南端的位置,接天连地的风暴笼罩上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风暴缓慢移动,留下满目疮痍的破碎大地。

  突然,一辆伤痕累累的庞大作战车直冲出来。

  “哈哈哈,老子活下来了!”

  “‘雷刀’万岁!队长万岁!”

  “呜喔!”

  车厢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还满是血迹,里面的人却在疯狂欢呼。

  “队长,受伤的兄弟很多,还有几个重伤,但是都死不了。”庄瑞迅速挨个人看一遍,上前报告道。

  张楠眼中满是喜意,她点点头,看向陈风,“陈风,好样的!”

  “很侥幸,楠姐,也幸亏你救我。”陈风心有余悸,烈风,太可怕了!

  确实很侥幸,如果风暴的半径再大哪怕五十米,江南战队这次就真的完了。

  陈风眼神里还残留着骇然,忍不住转头看去,几十米外,向上连接到高空的乌云、左右则延伸到目光所不及的远方的无尽风暴、雷光和黄沙仿佛被一道通天彻底的无形屏障罩住,神秘、凶险无比。

  江南战队队员们发泄一番,能动弹的纷纷围到陈风和张楠旁边。

  “‘雷刀’兄弟,以后水里来火里去,兄弟你招呼一声!”那使双锤的黑色作战服壮汉感激道,丝毫不在意自己鲜血淋漓的半边身躯。

  “是啊,‘雷刀’,你是这个!”一名穿着土黄作战服的矮个男子激动地竖起大拇指。

  “‘雷刀’,谢谢!”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河领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河领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