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家人
陈有鱼2021-04-03 16:252,178

  “得快点回去,估计爸妈他们都等着急了。”陈风抬头看看天,漆黑一片。

  嗖!

  脚下一发力,陈风仿佛一头豹子瞬间蹿了出去,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跑出很远距离。

  “呼─呼──”

  风声在陈风耳边呼啸,他速度稳定在每秒钟20米左右,也就是每小时72公里,比基地公路上行驶的汽车还快。

  ……

  十五分钟后。

  一片广大的院落出现在陈风眼前,每一座院子都是独立的,前后左右都是十米宽的院巷。

  人贵地轻是基地的真实情况,基地里还流传过一个不知真假的段子,说议会长张百成当初是华夏一家普通软件公司的程序员,深受华夏炒房团体和房地产公司的毒害,所以在规划基地的时候不顾众多反对,丧心病狂地把住宅区建的如此巨大。

  800平起步的宅院,放到地球上就是别墅、小庄园。

  陈风的身形飞快掠过一条条巷道。

  巷道1020,巷道1019……

  巷道1012!

  陈风的家就是这条巷道的100座宅院之一,门牌号是101273。

  “到家了。”

  陈风整个人一提,再在自家后墙上一踩,身子直接腾起四米,跃进院子里。

  院子中央是座占地200平的一层平顶大屋,大屋里却是按楼房的构造,三室一厅。

  乳白色灯光从大屋客厅的后窗户透出来,厨房也亮着,有米饭香味飘出来。

  绕到大屋门口,陈风就听到爸妈在客厅说话。

  “唉,怪不得这几天农场气氛不对,这可怎么办啊……”屋里传来一个女声。

  咔!

  陈风一拧门把手,走进客厅,“爸,妈,我回来了。”

  “小风啊,这么早就回来了,小泽还过来说你和个女孩出去了。”沙发上,穿着灰色休闲服,左袖空荡荡的中年男子看过来笑着说道。

  父亲陈明亮,浓眉大眼,高鼻梁,尖下巴,年纪大了也是个老帅哥模样。

  “是啊小风,是哪家的姑娘?”母亲徐兰也笑着问,这个大儿子,哪儿都让人满意,就是这方面不开窍,人家隔壁院儿的小子,才17岁,都有孩子了。

  为了人口增长,基地规定男女16岁就算成年。

  “妈,你们想到哪儿去了,阿泽那小子见风就是雨的。”陈风关上门,坐到父亲陈明亮旁边,“爸,妈,我这次考核,三项都是A+。”

  “呵呵,不错,都成战兵了……”陈明亮呵呵笑着,语气突然带着些许的唏嘘,接着瞪向徐兰,“儿子毕业了,也不差你在农场挣那几个钱。”

  “行行行,你说得都对,我去看看米饭怎么样了,再烧几个菜。”徐兰白了丈夫一眼,站起身来。

  “看你妈这脾气,干活还干上瘾了。”父亲陈明亮还是笑呵呵的,指了指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电视上正播着一则新闻──

  “……隶属‘雨花盟’的江南战队首次将无级别任务‘资源探索’的奖励规格提升到S+,得到150亿信用点的巨额奖励……经过详细探测,三王山铁矿的资源量达到惊人的379亿吨,这个数字是龙山基地成立11年来所有铁矿的3.2倍。我们完全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基地将迎来井喷式发展,半智能机器人数量将成倍增加……”

  原来如此。

  看到新闻,陈风瞬间明白父亲陈明亮的意思。

  “原来妈是要失业了,如果基地占领这处铁矿,半智能机器人的数量绝对会爆发,更低的价格、更多的配额,妈她工作的农场肯定会将所有员工换成半智能机器人。”

  “这样也好,妈支撑这个家,吃的苦太多了……”陈风心里默默道,不禁看向厨房那边。

  十一年前,母亲徐兰一头浓密黑发,还很美丽高挑,现在……已经矮了很多,头发里也带着些许白色。

  “爸,我明天就去战联,很快就能赚很多很多钱。”陈风直视着父亲说道,“你要劝劝妈,也不要再去找什么别的工作。”

  在战联,比议会、军队容易赚钱的多。议会的工资、奖金再多,也不过一个月几十万信用点,军队的话限制太大。战联就自由多了,自己随便猎一头怪兽,下位兽兵都值个几万。

  “呵呵,行,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和你弟弟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陈明亮慢悠悠道。

  “对了爸,我这儿有篇邮件。”陈风将今天总教官丁雷发的邮件投影出来。

  刚看了几眼,父亲陈明亮一直笑呵呵的脸庞就渐渐变得严肃,“小风,你想知道什么?”

  “爸,爷爷他就是陈博士,对吗?”陈风凝视着父亲问道。

  气氛一时凝固起来。

  良久,陈明亮脸色忽然就一黯,叹口气说道,“也罢,你说的对,陈博士正是你的爷爷。”

  “其实这个秘密已经不重要了。”陈明亮靠在沙发上,缓缓开口,“2039年2月12,你爷爷把我和你姑姑秘密送走之后,第三天网上新闻上就铺天盖地的报道陈博士遇袭……”

  “我一直觉得幕后黑手出在华夏内部,所以想方设法加入军队,想爬到高位再追查这件事。”

  “哪想到因为表现出色,我被送到一个封闭基地训练五年,一出来就登上了联合舰队的飞船,然后就认识了你妈。”父亲陈明亮不胜唏嘘,说出了在心中藏了四十年的秘密,感觉轻松好多。

  “深度睡眠你练到什么程度了?”陈明亮忽然开口问道。

  “我不确定,但应该已经到了极限。”陈风老实回答。

  陈明亮想了想,摘下脖子上一直戴着的银灰色项链,郑重地递到陈风手里,“小风,这是你爷爷留下的唯一一件物品,催眠术的原本。”

  正说着,“吱哑”一声,大屋左边一间卧室门打开,出来一个体恤衫、牛仔裤,肤色苍白的轮椅少年。

  “哥,什么时候回来的?”轮椅少年推着操作杆,笑着靠到陈风旁边。

  “刚回来一会儿。”陈风伸手揉揉少年的头发,眼里闪过心疼。

  弟弟陈非,因为幼年时毒气入脑,弟弟极度嗜睡,身体发育也不完全,浑身上下的力气端不动一个盘子……在别的孩子满地玩闹的时候,弟弟就开始坐轮椅。

  “开饭喽~”母亲徐兰推着餐车出来,把饭菜和餐具往桌子上端,“都洗手了没,快去洗手。”

  “呵呵,真香啊。”父亲陈明亮深闻一下,站起来走向洗手间。

  “小非,我推你。”陈风推着轮椅跟上父亲。

  “快点哥,我看到糖醋排骨了。”

  ……

  吃着饭,一家人其乐融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河领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河领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