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芝鸩蛾不是智障儿2020-11-29 18:243,757

         第六章

    后半夜,花沐兮睡得正迷糊,突然听到,屋外想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花沐兮侧耳细听,没错,屋外就是有动静。

    花沐兮突然想起今晚吃完饭就回屋休息。山鸡的内脏骨头全在灶炉旁堆着,剩下的半锅肉放在屋里怕坏了,还藏在灶台里。

    不会是有野兽闻到味了吧!

    花沐兮提着小刀胆战心惊的推开门,看到的却是一头浑身白毛的大狼。两只前脚支着锅,津津有味的吃着里面的熟肉。

    这可是自己明天一天的吃食啊!花沐兮当下就怒了,挥舞着手向前一扑想把狼赶走。没想到那狼根本不怕人,岿然不动。花沐兮的手重重的搭在了狼的肩膀上,狼头缓缓地转向花沐兮。

    突然挨得这么近,花沐兮有些后怕,然而这狼只是斜眼瞪了花沐兮一眼,眼神中有不耐烦,有冷漠,就没有一丝野兽应有的凶残。用大爪子挥开花沐兮的手,然后继续埋头吃肉。

   花沐兮被狼瞪了一眼,惊了一下。这狼也太怪了!不怕人、吃熟肉、脸皮还挺厚。

   待到白狼把锅里的肉吃干净,打算溜溜达达的回山里去。

   花沐兮不干了。她壮着胆子挡在白狼面前说:“不许走!既然你吃了我那么多肉,你就是我的狼。”

   白狼迷惑“?”

   花沐兮见那白狼打算绕过自己出院门,干脆扯住白狼的粗大尾巴,道:“咱俩互相帮忙,我以后有肉就有你一口,我以后有难你就得出面帮着!你刚才吃了我的肉,明天就得帮我捕猎还回来。”

   那白狼竟似听懂了,考虑了片刻,转身走向花沐兮的小破屋。

   花沐兮也是个心大的。乐颠颠的和白狼回屋了。

   重新插上门栓,看到白狼很自觉地窝在炕尾,花沐兮弱弱地和白狼打着商量:“这炕是给人睡得,你上去做什么?”

   白狼默不作声,扫了花沐兮另一边的被窝一眼似是在说‘我睡这边,你睡那边,咱俩大可井水不犯河水。’

   花沐兮撇撇嘴,自觉不能和这狼耗一晚上,也就乖乖躺回了被窝。许是觉得有个伴儿,连那狼在夜间铮亮的眼睛都觉得挺灿烂。

   这夜,傻乎乎的花沐兮睡得格外踏实。

   第二日一早,花沐兮被白狼的挠门声吵醒,带着起床气,花沐兮不情不愿的钻出温暖的被窝。

   打开门后,白狼迅速的跳入野草垛之后。那气势,那速度,另花沐兮怀疑这一头和昨天捧着锅偷肉吃的是不是同一头。

    花沐兮前世也没养过什么动物,对于这白狼的举动甚是好奇,于是带着好奇求学的心,悠悠走到近处一看,尴尬……

    这狼莫不是以前被驯服过?怎么还懂得到屋外解决生理需要。

    倒也,不错,不错。

    结束了晨见得洗洗涮涮,家里没有一点干粮,只得饿着肚哦子。

    花沐兮收拾妥当转头看向已经把自己的毛发舔干净的白狼,这一细看还这真不得了。

    白狼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色,仿佛初冬的第一场雪,冷如冰鉴的眸子透出无情的杀机,只有在和花沐兮对视时这双眸子才有了丝丝暖意。即使这样,花沐兮也不敢和这白狼对视时间太长。

    花沐兮从杂草堆里找到了根破草绳,想栓住白狼,以防白狼跑丢。(以防翻脸无情的溜掉)她在狼脖子上比划了比划,一人一狼都对这根破草绳都不是很满意,只能暂时先弃了。

    一人一狼终于进了山。

    前一天下的陷阱大多都被野猪之类的大型动物拱了。只有一个还完好,里面抓住了一直很小的鹧鸪。

   花沐兮无奈的修缮着陷阱,想着等会儿要不再往深处走走,不然今天他们一人一狼肯定要饿肚子的。

   这时,一直老老实实呆在她身边的白狼似是嗅到了什么,突然弓起身体一头扎进山林深处。

  花沐兮反应过来时,白狼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情况?

    花沐兮想着也许是白狼看到了猎物吧!也没去追,也自知自己追不住。于是默默蹲下把陷阱都重新设置好。

    再向白狼离去的方向走去时,白狼已经拖着一只死透了的野山羊向他走了过来。

    山羊的血遍布在白狼的脸上身上,看上去极为吓人。

    花沐兮壮着胆子,上前检查山羊,发现山羊腹腔大敞,内脏已经被吃空。这是野兽捕食的特性,头狼捕食后先吃点脂肪最多的内脏,其他部分留给其他老幼妇孺的同类。

    白狼此时的样子虽然有够骇人,但是野兽捕猎不都这样吗这个场景花沐兮虽然没有亲眼看过,但是《动物世界》是真的没少看。

    想到今天口粮有着落了,花沐兮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也不嫌弃白狼满头满脸的血,搂着毛茸茸的狼头好一顿揉搓。

    白狼左躲右闪,对花沐兮的举动却甚是嫌弃。花沐兮讪讪的收回手,为了不失礼貌,又冲着白狼竖起大拇指,道:“你,白狼,大大的厉害!”

    白狼似乎被花沐兮的夸奖弄得有些得意,昂起头,粗大的尾巴摇的十分雀跃。

    “哎呦,还神气起来了!”花沐兮被白狼的样子逗得哈哈哈的笑起来,“来吧!我们拿上这个战利品,再去其它地方看看。”

    见天色还早,花沐兮便把山羊绑在白狼身上后又到松树林转悠了一圈,没采到什么松茸。但是却看到不远处松松的土壤下一片小竹林几个冒尖的冬笋。

    花沐兮放下背篓,开始挖,没一会儿,就装了满满一箩筐。靠山吃山,这句话果然不假。

    一人一狼满载而归。

    回到小破屋后,花沐兮先把昨天灶台上的烂摊子收拾干净。又到屋后的小井边又把冬笋和山羊处理洗净。

    花沐兮没有蜡烛油灯一类的照明设备,只能和太阳赛跑。作为一个曾经的美食up主,花木兮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她将冬笋洗净后拨开外衣,切丝晾晒。山羊的皮毛已经被白狼咬坏,再拿去卖是不可能了,但可以留在家里以后可以做成垫子。

    羊的四肢和羊排用盐腌好再用干松针熏制成腊肉,可以吃上一个星期左右。其他部分,花沐兮也没有浪费,分罐保存。留着些散碎的肉块烹饪出一锅鲜笋炖羊肉。

     此次捕猎没有白狼是不行的,所以花沐兮专门挑了些肥肉多的部位放在盆子里想要喂给白狼吃。谁知,白狼压根就不吃生肉,目光炯炯地盯着锅里的鲜笋炖羊肉。花沐兮只得收起生肥肉来炼油,又把自己的炖羊肉分给白狼一半多。

    饭饱后,花沐兮又用淤泥把小破屋的土墙和屋顶简单整修了一下。花沐兮没做过泥瓦工,但她手巧,小时候也见家里大人做过,补一补最起码晚上睡觉不穿风了。

    花沐兮站在房顶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影往这边走来,仔细看了看,发现是刘大嫂,身上背着一大摞干柴,张嘴便喊道:“刘大嫂,这么早就进山砍柴了?”

    “不早了。”刘大嫂背着柴走了过来,“马上就入冬了,你看,草上都都打霜了,再过几日估计还会再冷一些,到了冬月初十的样子,差不多就该下雪了。你最好还是多弄些柴火回来,这入了冬下了雪就不好进山了。”

  “好勒,我收拾好屋顶就进山砍柴去。”花沐兮也担忧入冬的日子,心想:到时候下雪了穿双破布鞋出门都麻烦,除非有那种不浸水的鞋子才行。但现在他也没心思管这些,多备些柴火,多打些野味拿到县城换银子才是要紧的事情。

    这时,走近的刘大嫂被卧在地上舔毛晒太阳的白狼吓了一跳,“呦,这是狼是狗?好大一只,长的好俊啊!”

    “这是……是狗。狗崽崽……”花沐兮怕说是狼会被猎户盯上,村里的猎户可是狠毒了山上的野狼。

    “都这么大了,再养我怕你喂不熟。咦,不过,有个狗看家也不错。”

     花沐兮只能尴尬的笑笑。

     “叫个啥名?”

     “叫……叫一宝。”花沐兮寻思着,这是自己第一个养的宠物,以后再养其他什么动物,就顺着叫二宝、三宝……

     刘大嫂叫了几声一宝,见白狼也没打理,自觉没趣也就回家了。

     刘大嫂走后,花沐兮带上麻绳和背篓,领着白狼再次进山。

     她寻了处松枝繁茂的位置停下,将刀绑在竹竿上,开始给这些松树踢枝叶,不大一会儿,连枝带叶的砍了不少,拿草绳将松树枝紧紧的捆了起来,差不多捆了十五捆。

     做完这一切之后,花沐兮便坐在地上歇口气,活动了一下酸涩的肩膀,心里感触道:原主的身体是做惯了活儿的人,可还是觉得累,希望明日这双手不会抬不起来。

     乘着太阳没有下山,花沐兮又继续剃树枝。剃了三十多捆后,花沐兮的双手累得已经抬不起来了,望着这一地的柴,满意的收了手。

     今天不能全都背回去,但是这里地方偏,估计也不会有人来。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歇了片刻然后慢慢的往林子深处的陷阱走去。心想:既然马上入冬,应该有很多动物觅食准备冬眠。那么不就是捕猎的好时机吗?

    果然,地上的草绳套子已经被挣扎坏了,上面正摊着一只山鸡,一旁挖的陷阱里也扑棱着一只肥肉的竹鼠。

    花沐兮把山鸡和竹鼠绑好挂在白狼身上。自己又重新设置了几个草绳,然后便折返回去了,往背篓下面装了些引火的干草,上面再放一捆松树枝,背着就往山下走去了。

    简单的和白狼吃了晚饭,花沐兮到屋后打水,经过大荒地时候,遇到了个面熟的村妇。

    那村妇很热情的和他打招呼:“何叶,打水呢?你早上炖羊肉呢?那味可真香,都飘到我家啦,在哪儿抓到的?”

    花沐兮抿了一下嘴巴,不想告诉她是白狼猎回来的,就指着山里的方向道:“就山里啊。”

     “山里哪一片?不是我们砍柴那一片吧?”

     “不是,往深山里走。”

     “我就说呢,这小半月我们都在山里砍柴,怎么就你运气好能逮到山羊。”村妇觉得很不可思议, 

    村妇上下飘了眼花沐兮,啧啧几声,道: “你胆子可真大,竟敢往深山里跑。”

    花沐兮疑惑:“不能进去吗?”

     “哎哟喂,你别是不知道吧?山里有猛兽的,以前还咬死过人,你真的太胆大了。”村妇摇摇头,“你以后要进山最好是和村里人一起进去,别单独一个人,要是遇上什么野物,有你后悔的。”

     花沐兮装作后怕的拍拍心口,“这么吓人?我不知道……”

     “你也是不知才胆大。”村妇煞有其事的指着他,“你也是运气好,要是运气不好遇上了可就遭了。”

     “我知道了,谢谢嫂子。”

     村妇走后,花沐兮走回小屋,白狼已经懒羊羊的趴下休息。花沐兮蹲下身搓了搓白狼毛茸茸的肉脸,调笑道:“你是猛兽?”又搓了搓白狼的耳朵“你咬死过人?”还想再搓搓白狼的其他部位就被一宝很嫌弃的用爪子巴拉开,哒哒哒的跳上炕继续趴着。悠闲无比,活像个人类的老大爷。

    花沐兮很郁闷,这白狼也忒怪了,怕不是人扮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异世成为无敌狼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异世成为无敌狼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