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世界辛辣浅尝辄止 上
秦书寒寒2021-06-20 19:572,328

  宁远归收回了手。

  淡淡地开口吐出几个字。

  “私人订制。”

  “我可以看看吗?”

  秦漫漫不甘心,私人订制?一个手艺人的手法是不会被百分百学到。

  她钥匙串上那颗胡桃刻着一个“夏”字,那是妈妈的名字,妈妈那颗上边应该刻着一个“书”字。

  如果宁远归那颗上写着“书”字,那是不是说明了什么?

  秦漫漫好像抓住了可以解开母亲下落不明的真相了。

  “自己解开。”

  宁远归很大方地让秦漫漫自己解开看,秦漫漫摘下来仔细看了很久,上边写着的是“远”字,手法也只是相似而已。

  不是他,他不知道。

  失落感瞬间覆盖在秦漫漫的背上,她眼眶瞬间又红润了。

  “为什么纹身?”

  宁远归问。

  “啊?”

  秦漫漫没听清宁远归说什么。

  “为什么纹身?”

  宁远归重复了一次。

  小姑娘家家,你知道什么?不是说纹身不好,是会影响你以后找工作。

  “没什么,觉得好玩。”

  秦漫漫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她不是去纹身的,是去问答案。要是真的纹了身,当过兵的秦父是真的要把她扫地出门了。

  宁远归当然不信,小姑娘的把戏都不用他想就知道。

  秦漫漫是一个拥有很多秘密且总是伪装自己的小姑娘,她一定有很多心事,去纹身,一定有原因。

  “说实话。”

  “说实话你知道这个干嘛,我又不去你的公司打工。”

  秦漫漫的话一出来,空气安静了一分钟,两个人各怀心事。

  秦漫漫在想,反正我不去你的慰风尘,不用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宁远归在想,小姑娘,你迟早都是慰风尘的人。

  但宁远归不能这么说,他不能让秦漫漫知道自己已经看出她就是秦书,更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另一层身份。

  “交换你进社团的条件。”

  宁远归给的条件完全就是在套路秦漫漫的话,他早知道宁渊会让秦漫漫进入大名鼎鼎的宁教授工作室。

  “真的吗?”

  不出意料,秦漫漫一听到“社团”两个字,不仅耳朵竖起来了,就连脖子都挺起来了。

  你说的该不会是假的?还是说,能不进入社团,完全由你和李靖宇决定,那宁教授呢?我的目的又不是进入社团,是接近宁教授。

  “我的身份,你不信?”

  宁远归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自带一种不容置疑的王者气场,秦漫漫在他面前的气势不由自主就弱了,可能是因为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不然那天也不会那么趾高气昂,还放狠话。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秦漫漫小脑袋一转,决定打情感牌,走伤感路线。

  “为了,纪念我妈妈。”

  话出口中,鼻腔一股热气,眼眶瞬间有点红,即使是撒谎,提起妈妈,秦漫漫也总是双眼噙满泪水。

  真遗憾。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遗憾。

  她和她妈妈,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那个时候,大部分没有钱的人拿着不能拍照的按键手机,哪里会想着要拍照。记忆中的妈妈总是在为了工作奔波,没有空陪她,而后来她来到秦家,与妈妈的联系更加少了,甚至有一天,突然发现妈妈人间蒸发了。

  真正的告别都是悄无声息,难再重逢。

  秦漫漫恨自己,恨自己抛弃了妈妈和父亲来到A市上学,更恨父亲,恨父亲没有去找妈妈。

  所有解不开的结,她从未想过要解开。

  曾经总以为这件事已经好了,结痂了,但现在她才发现,没有结痂,一提起来,还是委屈。

  宁远归察觉到了秦漫漫的不对劲,他斜瞄了一眼小姑娘,随手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给。”

  “谢谢。”

  秦漫漫接过纸巾,悄悄擦了擦眼角。刚刚宁远归就发现秦漫漫好像哭过,这回算是自己又把她弄哭了。

  不过宁远归不明白,为什么秦漫漫说为了纪念妈妈,难道她的妈妈不是娉婷?她是私生子?秦席怎么看都不是这种人。也许秦漫漫是被收养的,所以一直没有公开她的身份。

  想不到,这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身上竟都是故事。

  “你说了要帮我进社团的,不能反悔。”

  秦漫漫还惦记着这件事,果然不傻。

  我哭都哭过了,不能白哭。

  “我让宁教授亲自找你,好吧?”

  宁远归现在的语气好多了,很温柔,像在和一个小孩子说话。

  “真的吗?那我要录下来。”

  秦漫漫兴冲冲地打开微信,这是今天唯一一件让她兴奋的好事了。

  “不至于。你等着,如果他明天不找你,你给我打电话。名片还在吗?”

  秦漫漫觉得有种陌生的舒适感,原来宁远归也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说话,还挺温柔的,这声音太低沉性感了,和南风有一拼。

  “找不到了。”

  秦漫漫想都不用想,她已经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东西。

  “记我电话。”

  车终于回到了市中心,到了学校门口,秦漫漫要下车,宁远归并没有开车门。

  “有笔吗?”

  宁远归找出一本书,不知道要干什么,秦漫漫在想,这大哥不会是要给我签名吧!大可不必。

  奇了个怪的,我秦书要你宁远归的签名干什么?

  “啊?有眼线笔。”

  眼线笔,算笔吗?还是防水的那种。

  宁远归好像嘴角微微扬起,眼眸里漾着温柔的星光。

  “把手拿来,给你写一个纹身,赔礼道歉。”

  秦漫漫掏出了眼线笔,伸出左手搭在那本书上。

  宁远归捏住她食指,两只手相碰的一瞬间,秦漫漫只觉得浑身一股电流通过,苏苏麻麻。

  好久没牵过男人的手了。

  “写什么,短点,写在食指侧面,不容易被人发现。”

  “就写,hireath。大写。”

  Hireath,乡愁,对回不去的,消失了的家园的怀念。

  宁远归给秦漫漫写完之后,秦漫漫下了车,她站在车门前,犹豫着要不要和他说一声谢谢。虽然慰风尘老是给她打电话让她很烦,虽然那天宁远归说她肤浅,但一码归一码。

  “有事?”

  宁远归看着小姑娘站在车门口,下午三点的阳光穿过几棵落叶飘零的树梢,映照在她青涩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美好。

  美好大概就是此刻的秦漫漫,她站在那里不说话,就很美好。

  “你的衣服在我哥那里,如果他没有给你,那你要等后天我有空了再给你。”

  早知道刚刚就应该从秦燮的车上拿着宁远归的衣服了。

  年轻人,你太冲动了。

  “好。”

  宁远归点点头。

  小姑娘现在还在谈条件,他越来越觉得秦漫漫有意思了。

  “那,再见。”

  秦漫漫摆摆手,关上车门。宁远归开车进了对面的小区里,出来的时候发现秦漫漫还在校门口站着。

  本想过去问一下,突然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穿着卫衣的男孩子向秦漫漫走了过去。

  男孩子还未走过去,老远看到秦漫漫就挥起胳膊招招手。

  再看秦漫漫脸上洋溢灿烂的笑容,迈开脚步跑了过去。

  这是,渣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