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完美面具下小尾巴 下
秦书寒寒2021-06-20 19:582,308

  秦漫漫推门而入的时候还故意四处瞟了瞟,似乎在确定有没有有什么人她才进去。

  她一进门便像一个常客一样,随意坐在了沙发上。

  大中午的,没有人来纹身。

  “怎么了?今天怎么来了?”

  楼上走下来一个穿着旗袍,身姿婀娜的年轻姑娘。她这般姿色,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文弱的女子。

  谁能想到她就是主要的纹身设计师?

  “没地方可去了呗!”

  秦漫漫撇撇嘴。

  还真是没地方可去了。原来她自己这么可怜,委屈的时候连一个可以哭诉的人都没有,更没有可以被收留的地方。

  真可笑啊!昀起大学金融系系花,高材生,表面风光无限光鲜亮丽,受万人追捧,背地里连一个可以可以停靠的港湾……哦不,连一艘小船都没有。

  秦漫漫突然想起来“慰风尘”三个字。

  “我有一本书,可以慰风尘。”

  她喃喃道:

  “我不需要慰风尘,我只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破楼茅房也可以。”

  在B市的时候,她和母亲生活虽然平淡,甚至总是被人嘲笑她是母亲的拖油瓶,但从来没有这般孤独过。

  孤独,大概就是,你坐在一群人中间,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倾听你的心事。

  “说什么呢?快回学校去吧!这地方你不该来的。”

  旗袍女子说完又补充一句。

  “最近还没有信儿。”

  “哟,小姑娘又来了。”

  一个五大三粗,穿着半袖,左胳膊上纹着一段佛经的大哥从后门进来了。秦漫漫在他面前,就像橘子碰见了大西瓜。

  “猫哥,你今天没带嘟嘟来吗?”

  秦漫漫瞄了一眼他后背,这个花臂猛男今天并没有带着猫包。

  平常他都背着猫包,虽然在家里养了七、八只猫,但是有一只小可爱很特别,很怕其他小猫,不合群,每天上班他都会带到纹身店来。

  花臂大哥是一个情感细腻的男人。

  “猫猫猫!你心里只有猫!”

  就在一大只一小只争论的时候,一个男人推门而入。

  他开门进来的一瞬间,一阵风穿堂而过。

  那个男人西装革履的,旗袍女子一眼看出他不是纹身的人。

  果然,他直接走到了秦漫漫身后。揪着她的衣领,像拎一只小猫一样把她拎了起来。

  秦漫漫还没反应过来,花臂猛男也没反应过来,这时候男人开口说话了。

  “不好意思,我家小孩儿不懂事。见谅。”

  男人说出的言语明明客客气气,但他的表情却非常冷漠,甚至有种不容置喙的霸气。

  在大家还反应的过程中,秦漫漫已经被拎出来了,还被塞进了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的副驾驶里。

  “宁……宁总。”

  秦漫漫吓得连手都在颤抖。

  不会吧!就因为昨天的衣服?追到了这里!不可能,我的行踪怎么可能会被人发现呢?

  “安静点。”

  男人发动车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他似乎一句话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就如同上次在食堂和医务室一样。

  真是惜字如金!

  秦漫漫撇撇嘴。

  她写小说的霸道男主角都不这样说话。

  拽什么拽?总裁了不起吗?还不是一样得三番四次求我去你们公司?

  想到这里秦漫漫突然很得意。

  但是在短暂的一分钟安静之后,秦漫漫发现宁远归的车开的不是回市中心的方向,而是去郊外,她意识到了不对劲。

  宁远归,要说他是一个很神秘又很高冷的人,而且宁家在A市家大业大,搞不好直接把她拐到一个地方,然后……她就算被人杀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毕竟宁远归这个人,谨慎傲岸,心思缜密,又加之他从不应酬,做了什么坏事也露不出什么马脚。

  秦漫漫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小说里一夜强欢的情节很有可能发生,她不能坐以待毙。

  打开手机定位共享给冷姒月。还要和宁远归聊天拖延时间。

  “宁总!宁总对不起!那天是我的不对,我有眼不识泰山!没有问清楚您是谁就用那样的语气和您说话,我的错我的错!我深刻地认识到了我的错误。”

  “那个昨天……昨天那个谢谢你!我实名谢谢你!我发微博给你道歉!怎么样?”

  “宁总~我就是一个写肤浅情书的小姑娘,您不至于和我一般见识。啊~宁总~”

  秦漫漫感觉自己已经把毕生的好话都说尽了,宁远归看都没看她一眼,脸色也没变。

  秦漫漫甚至想到要跳车。

  她向车窗外的地面看了一眼。

  宁远归才慢慢开口,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我不吃人。”

  “……”

  秦漫漫尴尬地想用头发把脸遮住。

  她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一下。

  “就是,我有什么错我都可以,不不不不,您都可以指出来——”

  “没那么老。”

  宁远归四个字蹦出来,空气瞬间凝结到冰点。

  宁远归只觉得他见到的秦漫漫并不是大家所认识的秦漫漫。她哪是什么温柔淑女,明明就是一只小麻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还是一只小奶猫,最爱假扮小老虎。

  还去纹身。

  好家伙!原来秦漫漫戴着一副倾城不可一世的面具。

  小小年纪,两副面孔。

  “哥!大哥!宁大哥!我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你收拾我也不用去郊区吧!”

  秦漫漫的惊人发言彻底让宁远归觉得,学校里的男生喜欢她是因为眼瞎。

  有些人就适合远远地看着,因为你一旦靠近,就会发现,TA和你看到的,不能说是一模一样,简直毫无关系。

  不过这小姑娘胡思乱想太恐怖了,还以为自己要把她办了。

  “加油。”

  宁远归不过是要去郊区给车加油。

  “加油?”

  秦漫漫挠了挠头。

  什么加油?现在是需要加油的时候吗?她看了一眼微信,冷姒月没回复,手机还突然关机了。

  昨晚在秦天家没充电,今天在宿舍也没充电,倒霉催的!

  “给车加油。”

  “就是,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我有错。但是,你完全可以起诉我。我现在得回学校学习。”

  我要回去学习,真的,我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想回学校学习。

  “啊!”

  突然一个急刹车,秦漫漫由于惯性向前冲去,宁远归眼疾手快,右胳膊已经挡在了秦漫漫的胸前。

  “呼——”

  车停下来,秦漫漫刚刚条件反射地抱住了宁远归的胳膊。

  “没事吧?”

  宁远归看秦漫漫的样子,应该是想口吐芬芳,但是忍住了。

  在我面前还装。

  “没事。”

  秦漫漫摇摇头,她松开宁远归的胳膊,却无意间看到了他手腕上的胡桃手链。

  突然,她心头一紧,胸口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一样。

  “这颗胡桃,哪里来的?”

  秦漫漫看着胡桃出了神,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

  这胡桃,和我妈妈留给我的很像,我记得是一对两颗,上边的字不一样。

  宁远归,你从哪里得到的?你见过我妈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