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完美面具下小尾巴 中
秦书寒寒2021-06-20 20:012,298

  “原来这就是您叫我回来的理由。”

  她声音极其的冷漠,不像她这个年纪该有的苍凉。

  秦父的手停留在空中。

  秦漫漫转身就走,推开门的一瞬间泪水像久蓄开闸的水一样涌了出来。

  秦父在落地窗前看着她单薄的身影跑了出去,心里一阵后悔。

  他不该打秦漫漫。

  她不过是不知道真相,她没有错。

  这么大的姑娘被父亲扇了一耳光,不知道要怎么难过怎么记恨他。

  秦父内心忧愁如一团被揉碎的纸张,他做父亲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冲动过。他气得不是别的,是秦漫漫说自己没有家。

  秦父望天,喃喃道:

  “夏夏,她还是没有接纳我。”

  秦漫漫从家跑出来的时候,眼泪虽然控制不住地往下流,但她的心一点都不痛。

  早就麻木了。

  每次回家,都会和父亲大吵一架。她不想回家,不想吵架。有的时候拼命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顶嘴,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总是情难自已。

  在冷姒月看来,秦漫漫已经是一个神秘且隐忍的女孩子了。

  未经世事,她却拥有这个年纪不该拥有的心事和秘密。她在学校里伪装的很好,任谁看都是温婉可人又优秀谦虚的女孩子。

  老师看了喜欢,同学们也喜欢,甚至是嫉妒。

  秦漫漫戴上这样完美人设的面具,只是为了不给家里带来任何影响。因为在昀起大学,很多人透过孩子来看父母。

  她面具下自由洒脱的灵魂,只有冷姒月和南风知道。

  秦漫漫经常这样嘲笑自己:一个提线木偶而已。

  做他们想让自己做的事,上他们想让自己上的学,过他们想让自己过的生活。

  她跑出来之后,没有人发现,没有人像电视剧里那样追出来。她知道,在秦家,自己终究是个外人。

  就算是秦燮对自己的照顾,也是有限度的。

  这一次,她恨死了秦天。

  走着走着,秦燮给她打电话了。

  “我的星星会带我到哪里,永昼的夜里会闪烁着光明。”

  “我的星星藏在你的眼睛,无论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秦漫漫看了一眼手机,中午十二点半。

  宽阔的街道偶尔有几辆车急驰而过,飘飞的枯叶从空中划过,落在车顶上,又滚落坠地,被风席卷着远去。放眼望去,但见整个街道上一片萧瑟,行人稀少。

  今天明明是周末,不知为何大街上异常的清冷。

  就像现在她的心一样冷。

  她坐在车站,放空双眼,远处行驶过来的车辆似乎变成了移动的小盒子。

  一阵风吹过来,秦漫漫缩了缩脖子。

  她还化妆了,她穿了漂亮的衣服,她晚上还要见南风。

  在南风面前,她永远都可以做一个小妹妹。

  南风家和秦家是世交。秦父经常通过南父问南风秦漫漫的消息,但是南风每次都说不在一个学院,不经常见面。

  实际上,南风天天和秦漫漫见面,每天都在微信上聊天。

  在秦漫漫心里,南风也是粉丝心中的CV大神。就像一颗银河之上的星星,可望不可及。

  秦漫漫不知道要去哪里,手机电话不断,她仿若没听见一样。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秦漫漫面前。车上的男人气势汹汹地下车,走到她身边直接把她公主抱抱起到车上。

  “秦燮!”

  秦漫漫扑腾了一下小脚,奈何秦燮可是当兵出身,一只胳膊就死死钳住了她的腰,秦漫漫在他怀里就像一只小巧的猫咪。

  “叫哥!”

  秦燮声音冷淡如今天萧瑟的天气。

  小丫头片子,还学会偷跑了,有小脾气了。

  秦漫漫被秦燮锁在了车上,她气鼓鼓地看着窗外,秦燮发动车子,开始教育秦漫漫。

  “你知道一个人跑出来有多危险吗?”

  “今天大姐在你就完了,家法伺候你!”

  “去哪儿?说话!连你哥你都不理了。脾气挺大。”

  秦燮看着后视镜中的秦漫漫,眼眶红润有泪痕,不免有点心痛。

  刚刚在楼上找到了妈妈给她准备的礼物,一下楼才发现她跑了。一看他爸的表情就知道父女两个人又吵架了。

  不奇怪,秦漫漫每次回来都以和秦父吵架开始,然后以他追秦漫漫结束。

  秦漫漫上次住在她自己的房间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没有吵架是因为妈妈在,让秦父不要多说话。

  “就有脾气,哼!”

  秦漫漫翻了一个白眼,依旧不愿意转过身看秦燮。在秦燮的眼里,她这不过是一只小奶老虎最后的倔强。

  “别不开心了,妈妈给你准备礼物了,你明天去我家或者公司找我。”

  秦燮知道秦漫漫一定会昂起高傲的头说她不在乎不喜欢不想要。

  “我才不稀罕。”

  果不其然,秦漫漫两只手扒拉着工作台上的小猫咪。她每次坐秦燮的车都要扒拉好一会儿,小猫咪的毛都被她摸秃噜皮了。

  “随你的便。对了,昨天宁远归的衣服洗好了,还在我车上,你自己给他送过去。”

  秦燮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怎么认识慰风尘的宁总的,但是他知道慰风尘最近打算签下秦书。

  秦燮有理由怀疑宁远归是为了签秦书才故意接近她。难道说宁远归已经知道秦漫漫是秦书了?

  知道秦漫漫是秦书的没有几个人,雨言公司办理合同的人,蛋挞编辑,秦天秦燮还有南风。

  就连秦漫漫的舍友豆子都不知道秦漫漫就是新晋网文大神秦书,她还以为秦漫漫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扑街选手。

  “宁远归?”

  秦漫漫瞳孔地震,惊讶之余还有抗拒。

  怎么会是宁远归的衣服?昨天晚上明明自己一个人撸串去了,宁远归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虽然她自己是写小说的,但是她可不相信宁远归会像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在关键时刻出现在女主角身边。

  如果自己是小说里的女主角,那男主角应该是南风。

  “你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

  秦漫漫连连摇头,这点小心思瞒不住秦燮,全凭他不拆穿她。

  “哥,那这个宁远归还是宁归远的衣服,你帮我去送吧!”

  秦漫漫这时候想起撒娇来了,可怜巴巴地看着秦燮。

  “没空。”

  秦燮冷言拒绝。

  “哼!小气鬼。”

  秦漫漫心想反正一会儿下车的时候就跑,衣服留在他车上就是他的事情了。

  “我要去盛和商场。”

  五分钟之后,秦漫漫在盛和下了车,她先进商场里绕了一圈,等到秦燮走了一会儿以后又下楼打车到了锦荣步行街。

  宁远归刚刚从商场里出来上了车,突然发现一抹熟悉纤弱的身影。

  他插上钥匙,定睛一看,确实是秦漫漫。

  他看了一眼秦漫漫的背影,觉得她应该从昨天的痛苦中脱离出来了,走得挺快,应该没什么事了。

  突然,宁远归发现秦漫漫打开了一家纹身店的门。

  宁远归脸色瞬间变了,拔下了车钥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