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完美面具下小尾巴 上
秦书寒寒2021-06-20 20:032,366

  [想要澄清就回家一趟。]

  回家?

  秦漫漫连放暑假都没有回家,在冷姒月家里住着,反正她自己住着一栋大别墅,一个人也寂寞,她去陪陪她,给她收拾收拾家,做做饭,现实版的田螺姑娘。

  这次说要回家,不可能!这是趁人之危!

  秦漫漫一定要想一个办法,既不用回家,又可以澄清这个绯闻。

  这时候冷姒月给她发来了微信。

  [要不是有车牌号,我就接你的锅。]

  冷姒月的意思是,如果照片上没有车牌号她就直接发文那个人是她,可惜大家轻松一查就能知道那辆车是秦天的。

  哎,秦漫漫一屁股躺在床上,随手扯过一块小毛毯搭在腿上,呈大字形躺好,捧着手机犹豫要不要低头。

  她害怕回家,害怕面对父亲,在她的心里秦父一直是一个严厉且不苟言笑的人,或许这和他之前在部队里生活有关。

  秦漫漫小时候并没有见过她父亲,一直听妈妈说父亲在军队里工作,却从来没有听过是什么工作。

  五岁的某天秦漫漫被第一次见面的父亲接到了秦家,理由是在A市她会受到更好的教育,她才知道母亲和父亲早就离婚了。

  那个时候好像不知道什么是“离婚”,小小的她以为“离婚”就是爸爸妈妈不在一起生活了。于是她便学着叫娉婷“妈妈”,偶尔会回到B市看母亲。

  小时候,她很喜欢娉婷妈妈,娉婷总是给她扎好看的小辫子,给她买漂亮的小衣服,给她买洋娃娃毛绒熊,给她做很多好吃的甜点……

  小时候她也很喜欢秦天姐姐和秦燮哥哥,秦天那个时候也是一个拽姐,对于小漫漫的到来有明显的不开心。但是秦漫漫偏偏喜欢缠着她,为此经常被她骂,这个时候秦燮就会出来哄秦漫漫。

  秦漫漫的乳名叫小书,秦父之前说过,这是她的干爹给她起的名字,希望她将来成为一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姑娘,可惜那个干爹没等到她出生就因公殉职。

  秦漫漫的笔名由此而起,为了纪念未曾谋面的干爹,为了让天上的他知道,他寄予美好期望的那个小姑娘,现在真的有满腹才华,气质不凡。

  “哎。不想低头。豆子,你有没有认识的专业接锅的人。”

  秦漫漫现在开始急病乱求医了,名誉问题,不能不保。关键是不能给家里丢脸,虽然同学们不知道她是秦家的小女儿,但是学校里有很多领导都认识她。

  傍大款可不是什么好词汇,她还这么年轻,还有钱,不至于。

  “专业接锅的人我不认识,但我知道有谁一定愿意接你的锅。”

  豆子勾起嘴角,眯着眼睛。

  “你说南风?”

  秦漫漫挑眉。

  她怎么能找南风帮这个忙!南风可是一个声音博主,一个CV大神,这个锅可不能随便接。

  南风还不知道慰风尘要签她,秦漫漫不想离开雨言的一个原因就是雨言现在和听音公司合作《为你远赴星河2》的广播剧,南风配的是男主的音,秦漫漫现在改签南风会很难做。

  “嗯呢!”

  豆子个人觉得南风和秦漫漫很登对,一个美女系花网文作者,一个帅哥校草CV大神,两个人的学习也一样的优秀,家庭背景也不相上下,这不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豆子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保持的这么好,亲近但又不失分寸,但没突破也没进展。

  “我们就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别多想,朕心里只有你。”

  秦漫漫从床上爬起来,她发现现在自己的两个帖子都已经冲击到超话热榜了,甚至在学校的表白墙上也出现了一些人的唏嘘。

  秦漫漫弱弱地给秦燮发微信:[能来接我回家吗?]

  果不其然,秦燮没一会儿就回复她中午校门口见。

  还是我哥好!秦漫漫在心里感叹。

  秦天这个姐姐竟然用澄清威胁她回家,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思虑是不是秦天让人发了这个帖子。

  南风这个时候发来了微信,都是一些安慰她的话,最后一句是邀请——[化悲伤为食欲,我中午请你吃烤鱼,学校外边那家你最喜欢的烤鱼店。]

  秦漫漫的心情瞬间好多了,哼着歌儿下床就打开了衣柜,翻翻看看下午要穿什么,烤鱼是吃定了,只不过不是中午是晚上。

  “皇上,你为何这般高兴?又为何看衣裳,莫不是你要抛弃豆妃了?”

  豆子在镜子里发现秦漫漫刚刚的忧愁已经烟消云散,现在的她神采奕奕。

  豆子学着宫廷剧里那些柔弱的妃子矫揉造作地说话,秦漫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朕今天要处理一些政务,不能陪爱妃一起用膳了,晚上洗白白在床上等朕。”

  秦漫漫挑眉,纤细的玉手从豆子的肩膀上滑过,羊脂玉般冰凉的感觉留在了豆子的心里。

  秦漫漫冲镜子里的豆子抛了一个媚眼。

  “我艹,流鼻血了。”

  豆子痴痴地看着秦漫漫,不得不说,秦漫漫长得不止是漂亮,更是惊艳,天生媚骨,这还没怎么化妆就已经勾的她一个女人的心走了,要是好好化了妆,那学校里那些男生的魂儿不得被勾走。

  “我回家一趟,对不起了。”

  秦家。

  秦家的别墅是附近风水最好的地方,装修低调有内涵,从外边的院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洋楼,院子内的设计风格和家里的家居陈列却十分讲究。

  秦漫漫回了家,没有见到秦天,心里松了口气,她见到秦天比见到秦父还害怕。

  秦漫漫在客厅里转悠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娉婷阿姨,有点疑惑,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忍不住关心。

  小时候没有妈妈的日子都是娉婷在照顾她,给了她妈妈一样的温暖,但后来,一切都变了。

  她坐在沙发上,秦燮上楼去了,他妈给漫漫准备了开学的礼物,一直想给她,奈何秦漫漫不仅不回家,连电话都不接。

  正在秦漫漫低头玩手机哈哈大笑的时候,秦父进来了,脸色阴沉,气氛降到了冰点,似乎此时连草木都不敢呼吸。

  秦父上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责骂。

  “秦漫漫!你看看你,这么大个姑娘了,没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成何体统?”

  “半年不回家!别人都是没有家,你一个姑娘有家不回,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你?”

  秦父的苛责点燃了秦漫漫内心的导火线。

  她蓦地站了起来,看着秦父双眼猩红,冷笑一声。

  “我有家吗?”

  “您配和我说这句话吗?我的妈妈人间蒸发,您连找都没有找过!”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么多年每当我想妈妈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应该去哪里,去找谁倾诉!

  “秦漫漫!你怎么这么没有教养?”

  秦父气得印堂发红,刀尖一样的目光狠狠剜了秦漫漫一下。

  “您教的。”

  秦漫漫话音未落,“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

  那一瞬间,秦漫漫有点恍惚。她长这么大,爸爸从来没有打过她。

  她捂着脸,往后退了一步,嘴唇颤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