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上
秦书寒寒2021-06-20 20:082,292

  秦漫漫坐在凳子上摇摇晃晃,嘴里嘟囔着什么。

  “真好啊!今天真好!”

  “被那个装X男拒绝就算了,他还敢嘲讽我!戴绿水鬼了不起啊!”

  “还被那个臭渣男气了一顿,抠门!老娘瞎了眼!竟然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我呸!”

  秦漫漫“呸”那一声特别亮,似乎有口水都飞溅出去,邻桌的人都放下手中的串儿回过头看着她。

  她小脸红的像熟透的醉虾,能掐出红色的汁液,眼睛迷迷瞪瞪的,氤氲着雾气。

  “妈妈,这个姐姐怎么了?”

  旁边那个小孩儿被秦漫漫这副窘迫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手中的酒瓶就用一个食指勾着,随时就可能掉在地上,到时候会有一地的玻璃渣子,她要是摔倒,那就……

  秦漫漫突然竖起耳朵,没等小孩子的妈妈说什么,她马上瞪大了眼睛,嘟着嘴,眼泪汪汪地看着小孩子。

  “小朋友……别害怕,姐姐今天就是有点倒霉……”

  呵,我岂止是有点倒霉?今天这么倒霉了,差点因为绿豆汤破了相,但还是没有妈妈的消息……

  秦漫漫曾经以为当一个人到了足够倒霉的境地,总会绝处逢生的,会有美好的事情到来。就比如,她用这么多年来到秦家的不快乐来交换她妈妈的消息。

  但是她等了这么多年,从初中到大学,依旧没有她妈妈的任何音讯。秦漫漫不回家的原因就是这个,她爸把她带回了A市,带回了秦家,她莫名其妙多了后妈,还多了一个姐姐一个哥哥。

  如果是从前不懂事的她,她宁愿回到B市,回到她一直以来和妈妈生活的城市,虽然没有高端的写字楼,没有24小时营业的商场,但是有妈妈。

  妈妈是什么时候消失没了音讯的,她都快记不清了。

  “姐姐姐姐,你别难过!给你一颗大白兔,要甜甜的呀!”

  小孩子似乎不怕秦漫漫,走过去展开他稚嫩的小手,一颗大白兔在手里攥的时间久了有点发潮。

  “呜啊……”

  秦漫漫接过小朋友手中的糖,哭得更厉害了,声音很大,连大街上的行人都不免张望。

  从来没有人在她最难过的时候给过她安慰,因为从来没有人知道真正让她难过的事情是什么。

  她能依靠的人只有冷姒月,可是冷姒月也是去年在大学里认识的。她从前的故事,无人知晓。

  “老板,结账。”

  一个稳重低沉的声音从秦漫漫的头顶传来,一件西装外套随即搭在她冰凉的肩上。

  秦漫漫还在哭,酒精的作用让她的意识非常不清楚,并没有发现身后是谁,但是很自然地落在他怀里。

  宁远归面无表情地看着秦漫漫,才发现那个炸毛的小猫咪现在安分了很多,上午是小老虎,现在是乖巧温顺的小猫咪。

  两个脸颊酒红酒红的,两片薄唇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微弱的光,不知道是刚刚串上的油还是口红。

  借着夜色和她的酒意,宁远归才毫无顾忌地看着秦漫漫。她嘴里还在嘟囔什么,唇齿不清,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是自己。

  “小孩,你家人的电话呢?”

  宁远归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他不可能像很多小说里那样直接把醉酒的小姑娘带回家,何况之后公司和她还有合作,宁远归只会让秦漫漫欠他人情,以后慢慢还。

  秦漫漫掏了半天裤子兜,掏出一串钥匙,轻轻一晃,铃铃朗朗作响。

  宁远归目光落在了那串钥匙上,无意间看到一颗胡桃,灯光昏黄,他似乎看到上边隐隐约约刻着一个“夏”字。

  这颗胡桃,和家里那颗很像。

  她突然不哭了,憨憨地笑道:

  “哈哈,我忘了,我没有家人。”

  我,没有,家人。

  宁远归心头“倏”地一紧,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他内心对怀里的泪人儿生出一种保护欲。

  这小孩儿没有家人?

  宁远归刚想抱起秦漫漫,身后一个人拍他的肩膀。

  这个男人和宁远归身高相仿,五官立体而端正,头发乌黑浓密,双眉斜飞入鬓,眉目间透着稳如泰山般的镇定之色,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凛然正气。

  男人看着他怀里的秦漫漫,脸上写尽了无奈。

  这丫头,说了不要一个人出来喝酒,就是不听话。

  “小书,回家了。”

  男人唤了一声秦漫漫的乳名,宁远归怀里柔软的小猫咪马上就挣脱了他,摇摇晃晃倒在这个男人的怀里。

  “宁总,谢谢你。这是我的名片。”

  男人一只胳膊搂着秦漫漫,另一只手给宁远归掏出一张名片。

  擎风集团执行董事长——秦燮。

  小书?秦漫漫叫小书?

  宁远归点点头,看着秦燮公主抱着小姑娘上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绝尘而去。

  他看着手中的名片,目光幽深如不可见底的深渊。

  秦漫漫或者说是秦书,已经激起了他很大的好奇心。

  她应该是秦家从未公开的小女儿,为什么刚刚说自己没有家人?那神情,那语气,就像一个被遗弃很久的孩子,不再相信这世界上有人能接纳她。

  而她钥匙上那颗胡桃又是哪里来的?

  翌日。

  慰风尘网络文学公司。

  总裁办公室。

  宁远归合上了最新拟邀签约作者的名单,从男女频大神到有潜力的新人,当下热门题材的作品作者都邀请。

  宁远归有信心也有实力把慰风尘打造成行业综合大站。

  他凭借宁家的实力拿到的启动资金就超过了一个亿,慰风尘注册资金为五千万,预计一轮融资就会超过一个亿。

  宁远归的目标是打造全世界最抚慰人心的网络小说门户网站。

  这一点足以从慰风尘的宣传语中看出来——我有一本书,足以慰风尘。

  “谦希木子,小企鹅,我只吃芒果,太白兔奶糖……怎么没有秦书?”

  宁远归食指放在文件上,轻轻往前一推,神色漠然,眼底掠过一丝狠戾之色。

  秘书小黎瑟缩着脖子,吞吞吐吐地说道:

  “宁总,秦书不愿意改签到咱们公司。”

  秦书就是所有邀请作者里边的例外。

  按照他们拟定的合同,慰风尘不仅会替她赔付原来公司的违约金,还会给她开出千字百元的稿费价格,私人编辑,全平台推广,全版权改编。

  宁家的未来影业还有未来传媒和慰风尘通力合作,IP改编就是慰风尘最大的特色和特长。

  秦书怎么会愿意呆在她的小公司,她签约的雨言网,三年了没打出一个水花,就靠去年秦书火了一把,才有了一点人气。

  雨言一没背景二没资金,光靠秦书一个大神作者是撑不下去的。

  难道秦书还想救雨言于水火之中?

  “谈过几次?”

  “三次。”

  “继续谈。”

  宁远归打开了手机微博,突然蹦出来一条同城新闻。

  [毁三观!昀起大学美女系花靠抄袭网文大神代写情书!]

  他脸色骤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