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中
秦书寒寒2021-06-20 20:092,324

  那不是秦漫漫?

  宁远归就知道秦漫漫早晚有一天会暴露自己网文大佬的身份,按照公司的计划,不应该是这个时候。

  一个人的风格是不会改变的,虽然秦漫漫只是写了几首短诗,但总有秦书的终极粉丝,看一句话就能知道是谁的作品。

  秦漫漫就是败给了自己的粉丝。

  但宁远归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都在隐瞒身份,包括她秦家二小姐的身份,也包括她网文大佬秦书的身份。

  “给我查。”

  宁远归又扔给小黎一个任务。

  秦书,慰风尘势必要拿下你。

  昨天晚上虽然就喝了一杯啤酒,但是对秦漫漫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她从来没喝过那么多,但是在冷姒月面前,就算她喝五杯鸡尾酒都不会醉。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何况昨天她是自己喝的。

  秦漫漫没想到她是在秦天家醒来的,昨天……昨天是秦燮来接的她吧!

  她睁开眼睛。

  又看了一眼确定是秦天家浅蓝色的天花板。

  “唉!”

  秦漫漫又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还不如在秦燮家醒来,秦燮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但背地里是一个宠妹狂魔,而且有一点她最喜欢——秦燮话不多。

  虽然秦漫漫在秦燮还有秦天面前都很高傲,从没叫过秦燮“哥哥”,也没叫过秦天“姐姐”。

  就是因为她是后来才来到秦家,她一直像一只小刺猬一样,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不好欺负。

  在学校里,秦漫漫一直是品学兼优又懂事的好学生形象,她不过是不想被后妈“娉婷阿姨”抓到什么缺点,数落一番。

  秦漫漫没有发现,娉婷阿姨从来没有数落过她一句。

  “小书,起床了!吃早饭了!快点的!”

  门外果然传来了秦天的声音,她依旧是像之前很多次一样,催促秦漫漫起床。

  秦天是一个行动特别快的人,典型的女强人,自己拿着父母给的启动资金开了一家酒店,一年的时间就在全国开了三十家分店。

  秦漫漫在家里行动超级慢,但是她一般不在家,就算在家里也尽量没有任何存在感。

  “知道啦!”

  秦漫漫从床上爬起来。

  秦漫漫快速地洗漱完毕,乖乖坐在餐桌前,使劲儿往嘴里塞面包,小嘴嘟囔嘟囔咀嚼不迭。

  空气异常安静。

  秦漫漫总感觉秦天要说什么。

  秦天是家里的老大,性格又是干练雷厉风行的,家里娉婷妈妈有的时候都要看秦天的脸色。

  秦天突然不咸不淡地开口说了一句。

  “失恋了?”

  “噗……”

  秦漫漫差点噎到,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秦天。

  “没有啊!”

  我都单身多久了。哪来的失恋?而且我没有追爱豆,更没有爱豆塌房。

  “那你一个人喝闷酒。谈恋爱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我又不告诉爸。”

  秦天已经吃完了,擦擦嘴,秦漫漫跟着她站起来。

  “我吃完了,我自己去,再见。”

  “我送你。”

  就这样秦漫漫被秦天送到了学校门口。

  大清早上七点半,一辆车牌号为6666的宾利欧陆GT冰川白停在了昀起大学北门门口。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JK的姑娘,背着书包慢慢悠悠往钟灵楼女生宿舍走去。

  这个穿着打扮温婉可人的姑娘就是秦漫漫,她又换了一身衣服,这是秦天给她买的,因为昨天的衣服上都是酒味儿,秦燮还把昨天她披的那件衣服拿去干洗店干洗了。

  秦燮告诉秦天,昨天秦漫漫和宁远归在一起。

  慰风尘的宁总现在可是年轻企业家的领军人物。自己家的小妹妹怎么会认识他?

  秦天还以为秦漫漫和宁远归谈恋爱了,宁远归可不简单,她要好好查一查。

  其实秦漫漫根本不知道宁远归叫宁远归,她一直以为他叫李靖宇,就是学校那个装X男,文学社的社长而已,昨天放在口袋里的名片也早就忘了。

  那秦漫漫又是什么时候知道宁远归身份的?是她的编辑蛋挞给她打电话她才知道。

  蛋挞小编之前几次和她说慰风尘要签她她都直接拒绝,也不看看慰风尘的底细。这回逼到眼前了,勉强看一眼百度百科。

  秦漫漫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看到总裁的照片她惊呆了,双目瞪得有牛眼睛那么大,手机差点扔出去。

  我艹,这是慰风尘的总裁?这不是那个装X男吗?

  太背了!太背了!怎么可能?

  本来她还不想改签慰风尘,这回更不想了。

  原来那个人根本不是文学社社长!而是现在势头正猛的网文公司慰风尘的总裁!

  他还知道自己代写情书的事情,关键是他还嘲讽自己低俗?呸!一定不能签过去,签了以后说不定以后还要见面,到时候万一给她小鞋穿……

  不能签慰风尘!死也不能!

  秦漫漫加快步伐向宿舍楼走去。

  刚回到宿舍不久她就收到了冷姒月发来的一张截图。

  [毁三观!昀起美女系花傍上女富豪!]

  这帖子是从学校的超话发出来的,配图应该是刚刚她下车的照片。

  我她妹的服了,这又是谁?老娘自己就是富豪,需要傍别人?怎么我最近发展太好,某些人见不得我好了?老娘偏要证明给你看,我好的很,我蒸蒸日上,我一日千里!

  宁家。

  到了每周末的家庭聚会,宁远归正好遇见了他的小叔宁渊。

  他的疑惑可能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远归,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宁渊拍了拍宁远归的肩膀,他笑得有深意。

  “有事问你。”

  宁远归也不绕弯子,他倒是想知道宁教授为什么要“为难”秦漫漫。

  之前每周的家庭聚会宁远归总是最后一个到的,没别的原因,就是他公司比较忙,家庭聚会无非就是这个亲戚家的孩子谈恋爱了找到对象了或者要联姻了,每次他都被连带着数落一顿。

  今天果然又是这样,不过今天还有宁渊一同被数落了。

  “你和你小叔,一个二十多,一个三十多,别人家五世同堂了,看看你们俩!”

  “妈,彭余燕还不急,我着什么急?”

  这是宁远归的回复。

  “嫂子,胡戈还不着急,我也不着急。”

  这是宁渊的回复。

  说完宁远归和宁渊就出院子里了,两个人在后院的小径上漫步,就像小时候一样。宁远归天天和自己的小叔叔称兄道弟,一起干坏事,比如把老爷子养的兔子都放在了田野里……

  因为顽皮,宁远归曾经无心干了一件坏事,导致一个无辜的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救了他。

  那个人,也有一颗秦漫漫那样的胡桃。

  “问什么?”

  “为什么不让秦漫漫加入社团?”

  宁渊嘴角扬起,转身看着宁远归。

  宁渊可没听说宁远归要签代写情书的秦漫漫,他可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怎么会问秦漫漫的事情?

  宁远归在宁渊面前一向是直言不讳,他们两个人对彼此都毫无保留。

  宁渊从来不会对一个人怀有这么大的偏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