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若你可以拥我入怀 上
秦书寒寒2021-06-20 19:512,211

  慰风尘公司。

  总裁办公室。

  宁远归也看到了一早的新闻,现在“秦书私联至尊”“《星河》被迫下架”已经位居热搜榜前三。

  他昨晚找人去鉴定秦漫漫那颗胡桃和自己家里那颗是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应该马上就会有结果。

  秘书小黎拿着一份合同进来了。

  “宁总,这是法务部拟订的关于收购雨言的合同。”

  小黎放下一份合同,还有一份。

  “这是拟订的起诉污蔑秦书私联至尊的律师函。”

  宁远归既然决定要收购雨言,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在关键时刻拉秦漫漫一把,才能让她心甘情愿地加入慰风尘。

  宁远归没有看那两份合同,而是在看秦书的微博,她关闭了评论,发了一个新动态。

  [没有标签,不需定义。]

  不知道这个小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秦漫漫现在回到了宿舍,一路上都在想自己看到的那些不堪入眼的评论。

  那些所谓的“正义之言”有如紧箍咒一样困着她。

  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被人黑的这么惨,而公司还没有任何行动,不能帮她解决。

  这难道就是雨言和慰风尘的差别吗?

  如同灵魂被抽离一般走到了宿舍门口,秦漫漫掏出钥匙开门,一进门把门一关,钥匙扔在了写字台上。

  今天小柠檬会不会来安慰她?

  秦漫漫不自觉地打开了与小柠檬的聊天窗口,等待了十分钟,没有“正在输入”。

  难道她要被抛弃了?被自己唯一的听众抛弃,就像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用匕首刺伤一样。

  等待很久,秦漫漫等来的是南风的消息。

  至尊电话139……

  南风这个时候应该是在上课,还是给她查到了至尊的电话。

  每一次无助的时候,南风总会陪在自己身边。

  她突然想哭。

  “秦漫漫!秦书!不能哭!你要查清楚这个人是谁!”

  她从床上爬起来,一眼掠过钥匙,才发现自己那颗胡桃不见了。

  心里又是一阵心慌。

  这可是妈妈留下的唯一的东西,她们母女二人连一张合照都没有,上天不能这么对她。

  秦漫漫正在回想是什么时候丢了胡桃,收到了宁远归发来的信息。

  [是你的胡桃吗?在我的衣服口袋里。]

  一瞬间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也松了。

  天无绝人之路,小说的事情已经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胡桃不能丢了。

  [我可以现在去取吗?]

  秦漫漫回复,她一刻都不想离开那颗胡桃,就像一刻都未曾相信母亲离开了她。

  [八点慰风尘五楼露台见。]

  八点,还有三十分钟。

  秦漫漫抓起钥匙就冲了出去,拿出跑八百米的劲头一路疯狂地跑着,在校门口打车二十分钟到了慰风尘公司楼下。

  慰风尘公司露台。

  秦漫漫到的时候是宁远归的助理接待的她,由于现在不能让公司的人知道秦书的事情,秦漫漫只能在露台等宁远归。

  慰风尘不愧是大公司,露台上是一个巨大的花园,摆放着很多藤椅。

  秦漫漫现在没空欣赏楼下的风景,她现在站在栏杆前给那个至尊打电话。

  这个事情明明需要他出面澄清一下就好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她不用被人污蔑,《星河》不会被下架,她的粉丝也不会离家出走……

  不会有网文公司决定雪藏她。

  这不用谁告诉她,她知道,使用劣迹作者是每个网站都拒绝的事。

  没有人愿意听她解释,大家都只想看到结果。

  秦漫漫现在就像被困在牢笼中的野兽,至尊就是解救她的人。

  “嘟嘟嘟……”

  电话里的声音就像一个锤子在敲打秦漫漫的内心,她抓紧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生怕这颗稻草从中夭折。

  此刻她的心跳是从未有过的急促。

  突然接通了。

  没等对方说什么,秦漫漫先开口,她语气温和中夹杂着颤抖。

  “您好,我是《星河》的作者秦书,您是给我打赏了一个百万至尊的用户吧!您给我打赏至尊我真的很感谢您,可不可以拜托您帮我一个忙?”

  秦漫漫此刻紧紧抓着栏杆,手心里冒出了汗。

  手机里的人捏着秦书的性命,这么说一点都不过分。

  “……”

  电话里的人并没有说话。

  “您可不可以出面澄清一下,我真的没有私联您,这个对我很重要。”

  秦漫漫直说了,比起直接拒绝,她更怕这个人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里还是没有声音,但确实有人在听着。

  为什么明明接起电话却不说话呢?一个字都没有说,是愿意还是拒绝,连一个表态都没有。

  “喂,您好,您能不能帮帮我,真的对我很重要,我可以把您打赏的钱全额退还给您。”

  秦漫漫带着哭腔,电话里的人终于开口了。

  “拒绝。”

  简简单单两个字,犹如一把匕首直接刺穿秦漫漫的心。

  她身体晃了一下。

  “你是那边派来的人吗?他们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你就帮我澄清一下!这本来就是没有的事情!”

  如果可以,她愿意出双倍澄清这件事情,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交代,还是对读者的交代。

  现在有多少读者等着《星河2》更新,没想到却直接下架,她身为一个作者要对读者负责任。

  “双倍……”

  电话那边的人果然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拒绝了。

  “拒绝。”

  秦漫漫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浑身发抖,她彻底愤怒了,嘶声力竭地冲着手机呐喊。

  “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毁了一个作者的前途!澄清一下就这么难吗?”

  她身子霎那间凉了一大截,一阵风吹过来,头发丝肆意飞扬。

  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会毁了一个作者的前途?会毁了一个女孩子的名声?

  宁远归刚刚从楼梯上上来,看到秦漫漫跪坐在地上,迈开大步走过去。

  手机早就摔在了地上,秦漫漫还在冲着电话愤怒地叫喊。

  “你拿着那钱良心不会痛吗?要去给自己买坟地吗?啊?”

  宁远归从秦漫漫的身后抱起了她,看到她两只眼睛肿得像小灯泡一样,心里泛起一丝心疼。

  宁远归一句话都没说把秦漫漫抱到了沙发上,给她掏出了那颗胡桃。

  他知道秦漫漫现在想哭,但是在他面前需要一个借口。

  她装作自己不是秦书,没有被人抛弃,他装作自己不知道她就是秦书,给她一个借口。

  秦漫漫眼泪“哗”一下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她现在需要大哭一场。

  “你能把你的肩膀借给我吗?”

  秦漫漫揪住宁远归的袖口,泪眼朦胧地看着他,伤心与委屈交织在一起的眼睛里不见往日的灵动。

  他该不该借给她自己的肩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