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若你可以拥我入怀 中
秦书寒寒2021-06-20 19:472,340

  宁远归犹豫了一下,把秦漫漫搂在自己怀里。

  秦漫漫哭得更厉害了,眼泪“吧嗒吧嗒”就往下掉,打湿了宁远归的衬衫。

  宁远归把这只可怜的小猫咪搂在怀里,感觉到她身体在颤抖。

  也许谁都不会想到,那个风光无限的秦漫漫,那个在网文圈拥有千万粉丝的作者秦书,就连哭都需要一个借口。

  她是一个多么需要被人保护被人爱的女孩子。

  在他出现之前,秦漫漫是不是一直在过这样的生活?

  宁远归在上天台的前一刻得知,秦漫漫那颗胡桃和家里那颗是出自同一个手艺人之手,而且是一对。

  那么秦漫漫,应该就是救命恩人的女儿了。

  他欠那个阿姨的命,要用今后对秦漫漫的守护来偿还了。

  秦漫漫的小手紧紧环着宁远归的腰,这么些年,她从来没有这么一次躲在别人的怀里哭。

  她就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人,高兴的时候不能表现出来,难过的时候不想让别人知道,就连哭都需要找一个借口。

  面具戴久了,让她质疑自己还能不能找到原来那个自我。

  可是不戴着面具,她无法调查母亲的下落。

  亲漫漫此刻只想在宁远归的怀抱里酣畅淋漓地哭一场,她不想去想即将被雪藏的事情,但是迫在眉睫又怎能不解决?今天的章节本来早上就应该发布上去,现在整本书都搜不到了。

  宁远归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秦漫漫哭了十分钟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胳膊都麻了。

  也许是意识到了什么,秦漫漫吸了吸鼻子,松开了自己的手。

  “谢谢你。”

  她还带着哭腔,眼睛肿的都快睁不开了,宁远归看着她又觉得可怜又觉得好笑。

  她这么走出去一定会被人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她。

  秦漫漫努力睁开眼睛,看到了宁远归衣服上湿了一大片。

  “宁总……对不起,那天的衣服……我还没有还给你呢!我……今天又……又给你弄脏了。”

  秦漫漫扶着头痛哭,她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总是给别人惹事。

  秦漫漫,你就是个惹事精!

  “别哭了。”

  宁远归最烦女孩子哭了,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和女人相处得这么亲近了,每次碰到秦漫漫总是把她弄哭,他怀疑自己的情商变低了。

  他在茶几上抽了一张纸,递给了秦漫漫,秦漫漫擦了一下。

  “胡桃都找到了,别哭。”

  “哇啊……”

  秦漫漫哭得更凶了,更加放开了声音扯破嗓子,宁远归怀疑楼下的人都能听到。

  “宁总……给我那一包……一包纸巾……谢谢……”

  宁远归把那满满一包纸巾都给了秦漫漫,秦漫漫坐在那里一边哭一边擦,手机响了好几次,她看都不看一眼。

  无非就是公司打电话通知她休息几天,要不就是秦天和秦燮给她打电话安慰她,她不想休息也不想解释,她现在很伤心,不想假装自己很好。

  不好,我一点都不好!

  宁远归站在一边给小黎发短信,一分钟之后小黎上来了,宁远归去门口开了门,拿着一个棒球帽走到了秦漫漫身边。

  他挡住了刚刚升起来刺眼的阳光,身后的光在他周身轮廓形成一圈光影。

  伸出手,轻轻将帽子搭在秦漫漫的头上。

  俯身给她压低帽沿。

  声音低哑地说道:

  “别哭了小孩。”

  秦漫漫闻声不哭了,抬起了头,帽檐挡着自己的整个脸,她也看不到宁远归的眼睛。

  但是隐隐约约看到宁远归嘴角微微扬起。

  “给你眼睛消消肿。”

  说罢宁远归直接打横抱起了秦漫漫,秦漫漫不自觉地勾住他的脖子,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宁远归抱着她下楼了,直接乘坐总裁专用电梯下了停车场。

  小黎打开车门,宁远归把秦漫漫抱进副驾驶关上门,自己去开车。

  秦漫漫从来没有想过宁远归可以这么温柔地对她,可以想得这么周到,给她戴上帽子怕其他人看到。

  宁远归,给足了她安全感。

  秦漫漫在车上终于不哭了,手里紧紧攥着那颗胡桃,仿佛那是她的命。

  宁远归知道秦漫漫不是因为胡桃哭,是因为《星河》的事情,但他现在不能说他的计划。

  秦漫漫,你再等等,会有人在你身后给你撑腰的。

  秦漫漫看着手机上的新闻,不过是过了一个小时,新闻愈来愈严重,有说秦书即将被雪藏,昙花一现而已。

  粉丝群里她被艾特了无数次。

  有问她现在怎么样了,有问她会不会发布新章节,还有的问她是不是真的会被雪藏,甚至有后援会的粉丝开始行动,直接在污蔑秦书的帖子下边回怼,眼疾手快的粉丝已经把之前发布的章节整理成电子版文件了。

  秦漫漫看到那些等待她发声的评论,等她回来告诉他们《星河》一如既往的评论,她才感觉到,小说不只是小说,它更像一个孩子,读者就是见证它成长的人。

  任何的事情都应该有一个回应。

  比如《星河》,比如结局。

  故事没有到了结尾的时候,她不可能强行结尾。

  这是对自己,对作品,还有对读者的尊重。

  “Biu,您有一条新消息。”

  秦漫漫收到了来自雨言公司官方发来的信息。

  只是点开看到了发送人,她就感觉心里凉了一大截。坐在宁远归,慰风尘总裁的副驾驶上,秦漫漫也想知道如果是慰风尘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也会让一个无辜的作者独自承受不该有的委屈吗?

  也会不站出来为自己家无辜的作者发声吗?

  也会不负责任,无所作为?

  可是不去慰风尘是自己选择的,谁又知道后来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满心期待的公司,她拒绝了更加优厚的条件,可换来的却是一把把她推出门外。

  有的时候年轻就是容易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秦漫漫这种从来没有被人真正爱过的人。

  别人对她好了那么一点点,她就要十倍百倍还回去。

  “宁总,你把我送到御龙苑吧!”

  冷姒月家在御龙苑,她有钥匙,现在这样的心情就应该什么都不想,喝大酒,忘了所有的不愉快。

  “好。”

  宁远归轻应一声,没再多问。

  秦漫漫就是一个小刺猬,看起来浑身都长满了刺,内心却非常柔软。

  想到这里,宁远归的内疚更加强烈。

  秦漫漫在想,既然蛋挞和她说最近不能发文了,《星河》短期内也不会重新上架,想必现在那些对家,竞争作者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她不可能让这个事情发生!

  绝不可能!

  就算她要舍弃掉稿费,她也绝对不会让那些人看笑话。

  于是秦漫漫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需要密码的文章,文章标题就是《星河2》的最新一章。

  秦书此举实力宠粉,免费公开最新章节,密码在读者群里,相信《星河》不久就会再次冲上热搜。

  搞定微博,终于,她点开了那条新信息。

  心头一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