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亡案件(四)
雪小狸2021-07-03 12:283,099

  沉默片刻之后便是迎来办公室里各种鼓舞的掌声,这声音就像带着魔力一样,让忐忑不安的心立刻飞奔到欢喜的天堂,就像过山车,一瞬间让人从低端冲上云霄,那种激动难以一时平息。

  “呵呵,不错的推理。”椅子上的申正佑挥挥手,众人安静下来,“只不过,有件事告诉你。”

  虽然明着没有说什么,但是申正佑的表情在付辛看来并不像是发生了什么好事,不安的问道:“申哥,你已经找到凶手了吗?”

  “啊哈,我只想告诉你,九月十八号约好一起去图书馆的不是龚琳,而是赵艳敏。也就是说你的推断并不完全成立,而且,我还有几个问题给你,龚琳从哪里得到白磷还有乙醚?你是学校的学生,你也知道,学校是禁止外带药品进入校园的,那么我想问,那些药品怎么来的?虽然你的推断很精彩,不过很可惜……”

  “轰隆”一声,屋外阵阵雷声将九月的雨打了下来,雨水不浓烈也不稀薄,但落在窗子上的雨声却一声比一声大,这雨敲在付辛心里,憋得有些难受,闪电一明一暗,把沉闷的天空照的透亮,只是让躲在暗影中的他愈发的显得落寞。

  付辛的脑子里此刻除了“不过很可惜”这几个字外,什么都听不到了,他不自信的讽刺着自己,原来无论再怎么努力,不是自己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申正佑看着他明明灭灭不断变化着的神色不知是何感想,任他一个人在涂满标记的白板前胡思乱想。封邑也只是靠在窗口,任雨水将自己的衬衣打湿,眼睛盯着付辛所在的方向一动不动。

  最终,无数次的自我否定,又无数次的鼓舞自己之后,付辛将放下手中的标记笔,走到了申正佑面前,尽管眼中泅了一丝泪水,但却没有退缩的神态,满眼的自信和坚持,坚定让闪电将他的轮廓勾勒出了一抹神秘。

  “申哥,虽然没能通过审核,但是我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跟着你学习,我想知道我哪里不足,我想改正,我想……加入你们……”

  “咳咳!”申正佑的一声咳嗽似乎解放了办公室的寂静,一屋子的人开始活跃起来,欢欣地扔着手里头各式各样的东西,然后再付辛不注意的时候将他抛到半空之中,接住后又再次抛起来。付辛莫名地被抛起来,惊了一身汗。

  “欢迎加入,阿辛!”

  “加……加入?”蒙头蒙脑的付辛在被众人放到地面的时候终于清醒了。

  “是啊,恭喜你通过审核。”金城的回答让付辛更加茫然了。似乎看出了他的迷茫,金城拍拍自己的脑袋,恍然想起来还没有将事情的真相告知,于是看了一眼飘湿了衣服封邑,让他去换衣室换了衣服,就对着付辛说:“是这样的,你真正的考核是破案期间的表现,即使没能堪破案件也不能灰心,毕竟我们曾经也沉积过很多案件不能破开,倘若你在这一次失败之后就放弃了,那么这次的考核就是真正的失败,毕竟警察不是神,不能完完全全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结果。不过阿辛,你给我们的欣喜可真多,你的那套推理虽然不是完全,但是龚琳的确是凶手呢!”

  “那我之前的推测——”存着疑惑,付辛转个身问申正佑。

  “咳咳,之前的推测基本上没什么错的,只是有些细节没能理解。我刚才问的那几个问题其实你只要留心,都是可以推断出来的,最后你也不会只是知道龚琳是真凶。”

  “啊?申哥,我还是不明白,你刚才问的哪些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

  沉吟一会,申正佑想了想,换了个思路问道:“你知道郑珠的那几个室友都是来自学院不同的系吗?”

  “她们不都是美院的吗?一个宿舍怎么会来自不同学院?”

  “所以我才说你忽略了细节了啊。她们宿舍只有郑珠和龚琳是美术系的,赵艳敏是化学系,朱颜是心理学系,你说那些药品谁会为她提供?”

  “赵艳敏?可是为什么?”

  莫名地,申正佑叹了一口气,眼神不自觉的望向了窗外,略略组织了一下语言,声音有些疲惫,“大概这就是人的天性吧,身边的人活的那么美好,而自己生活窘迫得差点就沦为别人包养的二奶,女人的嫉妒心实在是你想象不到的厉害。”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拍了拍付辛的肩膀,笑了,“呵呵,阿辛啊,以后一定要找一个温柔的可人啊。以后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

  赵艳敏的事就这么揭过了,最终也只是以帮凶的身份判处了十年的有期徒刑,惩罚虽然不重,但却把女人最美好的年华都将葬送在牢狱中。而凶手龚琳却被判处了死刑缓期三年执行。所以说,为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最后落得不得善终的下场,怎么说都不值得。

  “封邑,案子结了,你不开心吗?”

  “没有,我只是在心疼那天你在酒吧扔下的一百块钱,零钱都不找,还剩好多的,好浪费!”

  “……”

  时光一天天过,至今距离郑珠的案件结案已经很有一段时间了,封邑因为付辛的浪费,所以现在为了监督付辛不随便乱花钱,时常要在他耳边唠叨,三两句话之后又会绕到清辉酒吧去,搞得付辛现在看到清辉酒吧就全身难受,赶紧逃离。

  这样的日子过得潇洒,学校里因为这件事而对付辛改观的人挺多,但还是有些人不相信付辛的能力,认为他并没有报纸上说的那么聪明,心底里又觉得他是一个虚伪又懦弱的人,自然,这其中就包括与付辛交恶的姜圣宇。

  但不管周围的人怎么诋毁付辛,他还是照常的过自己的大学生活,虽然现在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有了朋友,尽管这个朋友看起来不太靠谱,但确切的说,封邑除了太爱财,其他大概没什么缺点了……吧?

  “喂,阿辛,前面那个美女不是那个郑珠的室友吗?叫什么朱颜?看样子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啊,不过去打个招呼?”

  “恩?算了吧,现在学校里对我评论的还少吗?去跟她打招呼,她身后的一票男生还不得将我剐了,再说,人家是来找人的,关我什么事?走了!”

  树荫下,朱颜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花折裙,腰间系着一缕白丝带,将腰身的小巧玲珑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来,白净的肤色略带一丝粉嫩,有着南方妹子该有的温柔婉约,眉目间透着一股灵气,微垂的脸庞被滑落的发丝遮掩,风撩过,半遮半掩的面庞更是让人遐想。

  似乎感应到有人在看着自己,那微垂的小小头颅轻轻抬起,目光直指付辛所在的方向,在看到付辛的那一瞬,笑容就从她唇齿间绽放,“阿辛小学长!”

  刚刚抬脚妄想不打招呼就离开的俩人,在听到柔柔的呼声时,想离开的脚步就顿住了。封邑撞了撞付辛的肩膀,略带调笑的声音戏谑道:“哟!阿辛小学长!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不老实啊,姑奶奶还在灵气空间里盯着你呢!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勾搭小学妹,不怕姑奶奶吃醋啊?”

  “说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脑洞开得够大的啊,小心天琴出来一团火将你烧个精光,让你裸奔回去。”

  回击了封邑的戏谑,付辛又开始皱眉了,自己明明与朱颜没什么交情,也不知找他到底有什么事,秉着多一事不如说一事的原则,本想不应,哪知天琴却突然出现了。

  天琴一身红衣,还是初次见面时的那身装扮,只是额间多了一条眉心坠,坠子的形状有些像缩小版的玉净瓶,初略看去,她周身环绕的灵气好似都是从哪个坠子里出来的一般。

  “阿辛,去吧,她会对你有帮助的,结识一番也不错。”

  既然天琴都这么说了,不去理会朱颜似乎就说不过去了,只是付辛自己都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容易就听从了天琴的建议,但就算明白,大概也会说是因为他一直将她当做师父的原因了。

  朱颜走出树荫,在烈日下一步步靠近付辛,但此刻的目光却并不在付辛身上,倘若有人注意到,自然就会看到她的目光竟看向了灵体天琴的身上。天琴作为灵体,一般没有修炼灵气的人是看不到的,可是这个叫朱颜的女孩子身上并没有寻常的修炼之人所吸收的灵气,但是却能实实在在看到天琴,付辛想不通,但也知道,天琴既然让自己结交她,必然是看出了她身上有什么不同于常人的地方。

  “阿辛小学长,我们又见面了。”

  付辛恢复面对外人的冰冷表情,硬生生地回答了一句:“恩。”

  “小学长不要这么冷淡啊。嘻嘻,我可是知道小学长现在的心理哦,哈哈,真高兴小学长破案了,虽然最后结果并不完全,但是真的很厉害啊。”

  朱颜温润的嗓音加上在说话时脸上戴上的微笑面具,很容易让人有好感,但是付辛此刻眉头紧皱,完全没有一丝放松的心情,说话的声音冷地更甚从前,“你到底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