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修炼
雪小狸2021-07-03 12:313,161

  发生在无花街的事情是一场肇事逃逸的事件,但是鬼语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要求介入,于是申请了特殊部门进行协同勘察。只是朱颜一行人被鬼语找上之后来到现场却晚了些许,现场的痕迹就像被人抹掉了一样,毫无蛛丝马迹。

  众人也只能像重案组的人了解,但毕竟不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口口相传的东西容易被误导,因此众人并不是完全听了十分。申正佑带着重案组到达现场的时候,肇事司机已经逃走了,案发现场除了被撞的伤员留下的那摊血迹,周围的花花草草都没有任何损坏的痕迹,就连急刹车时轮胎的摩擦印迹都没有。

  没有了现场留下的痕迹,申正佑只得与几个同事走访当地的交通局,调动其路段的监控,以追查肇事逃逸的司机。

  “申哥。”

  “咦,阿辛啊,我刚收到消息,说你被调到特殊部门了?你自己申请的?”

  “恩,申哥,我认识了一群很……很特殊的朋友,我觉得那里挺好的,而且离开你锻炼自己不是你所希望的吗?我也希望自己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被认可,而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瘦弱的肩膀也想要扛起希望。付辛的举动虽然在申正佑看来有些不成熟,但是本质是好的,更何况在特殊部门工作其实比在重案组更加累,长年累月的处理一些沉积的案件,的确是很考验人的,就这一点来说,付辛能在特殊部门工作其实也算是很不错的。

  封邑看着两人之间的暗涌,再看看这四周说不出来的古怪,无奈地打断这兄弟俩的交流,“申哥好,可不可以把阿辛借我说两句话,然后你们再聊?”

  见是之前陪着付辛的同学,申正佑也不再多语,拍了拍付辛的脑袋,跟两个人道了别,就带着同事们朝交通局去了。

  “怎么了?封邑?”付辛疑惑地瞥了一眼。

  “我好像看到了黑色的血雾,就在我们来的时候,离案发现场西北方向不超过五十米,但是我当时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灵体,所以就没有跟你说,现在想想也许就和这血雾有关。”

  “血雾?是什么样子的,大概在哪个方向?具体说清楚点,说不定真的和案件有关也说不定。”

  封邑抓了抓头,使劲回想,当时是刚刚到达现场,付辛的注意力被申正佑牵引,他也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当时那片血雾并不十分清晰,感觉就像是灵体被吞噬之后模糊的血雾,对了,那稀薄的血雾里似乎有个块状大小血块,不是很明晰是什么。

  “阿辛,那血雾中应该有一块不大的血块,而且我感觉到那血块应该是活的。”

  “难不成是什么污秽之物在作怪?该死!如果能够看到伤员的情况也许就能知道到底是不是污秽之物捣的鬼。”愤恨的吼了一句,付辛随之也平静下来。

  “斯——怨气,竟然还有灵气掺杂!”一呼一吸之间,清冷的声音从鬼语口中冒出,剑眉微皱,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鬼语,你能闻到怨气?”问话的是封邑,在付辛和鬼语冷战期间,充当俩人之间的桥梁的重担就落在了不怕死的封邑身上。

  “这么恶心的气味,还这么浓郁,你居然闻不到,那小丫头到底教了你什么?”这话是对着付辛说的。封邑并没有被忽视的自觉,反而心累的很,这俩人居然现在还有闲心思去吵架。

  “要你管,我乐意。”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封邑不得不用话唠的陋习来组织两人的继续交谈,头一次,封邑居然对自己话唠的本质十分自豪。

  “阿辛小学长,排查的任务是重案组的事情了,我们的任务是处理非正常事物,既然鬼语说这件事和怨气有关,那么我们就得等到怨气再次出现的时候开始工作。今天也很晚了,你和封邑学长先回去吧,哦,对了给我们留一下电话,到时候随叫随到,可以吗?”

  “好!”回答完朱颜的问题,付辛拉着还沉浸在自豪中的封邑离开了。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自从昨晚回来之后,天琴就对付辛没好气过,付辛自知理亏,答应今天带着她逛一逛街,天琴成为灵体以来从没在世界任何地方逛过,如今有这机会当然是极力的剥削了。

  早上八点,天琴准时从灵气空间跑出来,扒起还在沉睡中的某人,念叨着叫他起来陪自己逛街。

  等一切就绪,现了身形的天琴就迫不及待的出门了。付辛还打着呵欠,一步一颤的跟在后面生怕这疯魔起来的祖宗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好不容易到了商场,霸气威武的天琴大人小手一挥,立马奔上三楼的珠宝厅。

  “阿辛,我要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全都给我包起来吧!”

  人家珠宝店的员工一看是大客户,立刻笑容满面的接待。付辛默默为自己的钱包哀悼。

  “天琴,你买这些干什么?”

  “给你修炼啊,鬼语那个混蛋不是说我教的不好吗,老娘就让他看看什么叫做无师自通,你,快点付钱!”

  所以说还是得赶紧挣钱,不然被天琴这么拜几次,身家都会没了。

  挑好玉石珠宝之后,付辛全身的家当就只剩下口袋中的几千块钱了,不过还好的是天琴说这几块玉石中的灵力十分强大,对付辛的修炼十分有帮助,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快提升灵力,并完成鬼语给的——《魂力》的初步修炼。

  夜半,疯狂了一天的购物,付辛累得直接瘫软在自家的床上,内心十分痛苦,但并不明说。天琴还沉浸在购物的疯狂中,一边叽叽喳喳的念叨着什么东西没买,下次还想去一趟,一边又给付辛挑出今天修炼需要用到的玉石。

  付辛拣出天琴丢过来的玉石,运起全身的灵气去吸收玉石上附着的灵气,待吸收完今天的量之后,天琴也回到了灵气空间中,只有桌上还摊开着那本《魂力》。

  《魂力》上的东西与天琴教的不一样,天琴所教的东西全是与鬼瞳的修炼有关的,但是魂力却是完完全全自身的实力,倘若修炼成功,鬼瞳的灵力加上魂力的修炼必当又是一个新的突破。

  只是现如今不着急,急功近利的结果并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十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天,虽然还只剩九天,但是鬼语并没有要求一定得将魂力学完,所以剩余的九天要打好基础,慢慢的摸索进入自身身体修炼的境界,另外,必须得找一个路子去挣钱了!

  这边,申正佑一行人的查访结果出来,并没有什么进展,肇事逃逸这一现象并不是那么简单,在他们一行人查询了各个路段的监控器之后却还是没能发现可疑人物,但至少知道了那辆车的车牌号,只是这辆车在公安局的备注的是被盗车辆,如此,案件又陷入了僵局。

  鬼语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状态,明明是自己申请的事情却丢给张文萱一行人,张文萱火爆的性格怎么允许这样的是发生,暗自琢磨着一定要拉着鬼语下水,于是再后来鬼语不得不因为这群不省心的孩子而劳心劳力。

  别院的角落里,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站在花园前面,微笑的看着在花中翻滚的绒毛。

  “啊丘!主人主人,花花欺负我,看,红红都打喷嚏了。”

  软软的糯米团子咕噜地滚到男生脚下,圆圆的身子撒娇的蹭着男生的脚,萌萌的嗓音瞬间就让原本还考虑着要不要理自家耍宝的萌物的某人萌化了,弯腰抱起红红的糯米团子,一边安慰着,一边给它顺毛。糯米团子眯着眼睛享受主人的服务,时不时的蹭蹭主人的手掌,表示自己很舒服。

  “你呀,这花园中的花都给你弄衰败了,看你以后还怎么玩!”

  偌大的房子,偌大的花园却只有一人一宠物的身影,但是男生的笑容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实。

  “哼,我不开心了,红红不开心了,主人不帮我,主人不爱我了,呜呜!”圆溜溜的眼睛瞬间就蓄满了水,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好不可怜。

  “好了好了,乖哦,主人爱红红,很爱很爱的,所以红红要一辈子都陪在主人身边啊。”温和的嗓音在没有从前的乖戾,这般温柔宠溺的声音是姜圣宇从来没有过的。

  姜圣宇家算得上是在商业场上站得住脚的,家底颇丰,有些王子病是可以理解的。就像是俗语中说的一样,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姜圣宇的可恨是他的王子尊严病,可怜之处就是身为富家子弟的悲哀。十个富家子弟就有九个是在孤独中长大的,姜圣宇从记事以来就不长见过自己的父母,每一次生日的时候都在期待父母能够回来,但是每一次的希望之后又是无尽的失望。到现在已经彻底对父母失望了,不过现在有了血环兽的陪伴,人生似乎有了更多的光亮。

  “主人别伤心,红红会一直陪着主人的,但是主人也要一直爱着红红,我不开心主人有别的糯米团子,哼,我才是唯一!”

  血环兽霸气的宣誓逗笑了姜圣宇,姜圣宇摸摸它的头,应了。

  日光散在安逸的人儿身上,温暖了一院的萧瑟、苍凉,红红的绒宠静静的呆在主人的怀中,光影恍恍惚惚照在男孩身上,静谧地脸庞照上了一丝荣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