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怨灵又现
雪小狸2021-07-03 14:303,049

  黑压压的大街上一片沉寂,一个人走在街上,踢踏的脚步声一声一声敲中人心。封邑走在大街上,现在正是夜半十二点,往日满堂的灯光已经熄了,除了路灯下昏黄的光晕,四周空荡荡的。

  “喵——”一声刺耳的猫叫打破了夜的寂静,封邑猛地回过头,一道暗影从眼前略过,他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后退,然而,这一步却不知怎么的踩中了一只黑猫,那黑猫黄绿色的眼睛泛着青青黄亮,竖瞳中骤然而生一道愤怒,伸出爪子跳起来狠狠地挠了他,然后瞬间蹿进最近的草垛中消失了。

  “斯——”一声抽气,封邑握着被挠开的手,鲜血好似不要钱的沿着苍白的指尖滴落在地上。

  “滴答!滴答!”血液滴到地上的声音似乎变得空灵起来,空寂的街上愈发恐怖。封邑加紧脚步,前往回家的路。

  “吱——”不知名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像是轮胎擦过地面的声音,但又仿佛冷金属敲击的声音,怎么听来怎么可怕。他脚步不停,坚持不理会这些难懂的声音,快速地,极力地想要离开此地。

  黑暗中,耳的听力愈发敏感,双耳不同的频率传来的脚步声就像身后跟着一人,那人不叫你,却一直一直跟在身后,“踢踏踢踏”又“踢踏踢踢踏”,封邑唯有毛骨茸然的凝神屏息,双耳专注的聆听着身后的动静。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到了无花街那个刚刚发生车祸的地方。那个位置比较偏,但正好处在他从学校回家的道路中间,不能避免的要从那里经过了。

  “滴滴”汽车喇叭摁响,在空旷的街上有些吓人。

  封邑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向离他不超过一米的地方停下的纯黑色车辆,车的玻璃比较遮光,看不太清楚里面的人,再怎么看都只能看到一团黑黑的影子。

  “小伙子,要坐车吗?顺路带带你。”车上传来的声音有些明丽,听声音并不像是开出租车的那些中年妇女,反而听起来颇为赏心悦目。

  但自己的家就在前方不远处,而且这地方曾经出过车祸,封邑想了想就婉拒了那人的好意,“谢谢您了,不过我家就到了,并不需要坐车。”

  正当婉拒了坐车之后,一只黑猫不知又从哪冒出,一下窜到封邑旁边,为了躲黑猫的攻击,封邑立刻反应过来远离了黑猫一步,在等他转过来时,黑车已经不见了。没有发动机的启动声,也没有燃烧汽油的尾气,就在一眨眼间不见了踪影,封邑莫名地打了个寒颤走进了街道拐角的巷子里。

  远远的,一盏路灯照明一条巷子,有些昏暗的巷道今天却看起来略显阴森,越走进里面越是感觉巷道幽深。巷道两边的暗影影影绰绰,随着路灯下聚集的飞蝶而转换着不同的形状,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不注意间就会把人吓一跳。

  又是一个拐角,此刻的封邑已经被吓到神经紧张了,生怕再遇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心想着转个弯就到家了,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马上就看不见了,付辛之前给他的符纸还在家里放着,对付这些东西应该足够了。

  只是不尽人意,一转弯,空寂的大街又出现在眼前!

  意识到什么,封邑赶紧掏出手机打给付辛,“阿、阿辛,快来救我,无花街——”电话接通之后,封邑说出不到一句话,其中就传来“嘟嘟”的电流声。

  电流声夹杂着桀桀的笑声,吓得他立刻丢掉手机,手机在触碰到地面的瞬间散得七零八落,没时间感触手机的质量,封邑转身就往光晕下跑去。

  气喘吁吁的跑到路灯下,却恍恍惚惚看到一女子穿着眼熟的衣服站在路灯下,封邑正思索是谁,那女子转过头,一张精致的容颜显露出来。正准备打招呼,那女子对着封邑一笑,那笑容从嘴唇裂到眼角,斑驳的血迹一点点显现在她身上,破碎的“零件”一点一点往下掉落,断落的肢体和流了一地的鲜血让封邑猛地想起来,那张精致的容颜赫然就是半月前女生公寓跳楼案件中的主角——郑珠。

  “卧槽,这尼玛,感情怨灵还没散呢!”

  “小学长,我好疼,学长替我分担一下吧。”那张精致的脸一瞬间就像摔成了肉块一样,皱皱的堆在一起,封邑紧急“刹住车”停下脚步,一步一挪的往后退,那女生还在絮絮叨叨的,一边捡着地上掉落的碎片,一边数落着自己的曾经,好似并没有看到封邑的动作,“龚琳那个女人,亏我还把她当成是好朋友,恶毒的人都不得好死。你知道吗?龚琳的灵魂没有被地府带走,她现在啊可真是要生不得要死不能呢。我把她丢给了一群噬魂兽,那些噬魂兽似乎很喜欢她的魂魄,没有一口就吃掉,而是一点一点的分食。灵魂破碎时可是堪比剥皮抽骨之痛呢!小学长,你也来试试吧,然后再来说说感想怎么样!”

  精神已经紧绷到一定程度,封邑立刻不管不顾的跑了起来,那知这一跑不要紧,之前那辆消失的车不知道从哪穿了出来,朝着正前方的封邑直直地撞了过来。

  另一边,还在修炼魂力的付辛接到封邑的电话,听到封邑语无伦次的说了无花街,然后就是无尽的电流声,料到一定发生了什么,携着天琴赶到无花街。

  “你先别着急,定位一下他所在的位置。”

  多亏天琴的提醒才没让付辛慌了阵脚,翻开魂力的页面,他貌似记得魂力中有定位符的画法,但不是主要修习的东西,所以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因此付辛也只是浏览了一遍,并不记得在那个位置,但此时此刻就只能一页一页的看了。

  “在这,找到了!快天琴,快回灵气空间去!”付辛咬开手指,将灵气聚集到手中裂开的伤口处,流出的血凝聚成一小颗血珠推挤在伤口处。想像着脑海中需要的符印样子,一笔一划的开始描绘,那血珠在手指挥舞的地方停顿下来,然后慢慢的在空中印成符文的样子,最后变成一小缕一小缕的红丝线游离在空中。

  “好了,带我去找封邑。”

  红丝线在空中顿了顿,转个方向朝着无花街的位置飘去。无花街有封邑气息的地方不少,红丝线分为了几缕,朝着不同的地方散开了。

  付辛至始至终都跟着最显眼的那一缕,等红丝线将他带到封邑曾待过的路灯下时,完成任务的红丝线就消失了。只是此刻找不到封邑的付辛有些焦躁,他能做的就是对着空旷的大街大声的喊着封邑的名字,然而并没有回音。

  明明就是在这里却看不到,焦躁中,付辛又开始自责,好兄弟电话求救却没帮上忙,此刻还生死未卜,想想又觉得自己这个兄弟做的不称职。

  黑暗中,另一个人注视着深色低迷的付辛,唇角勾起一丝邪笑,修长的手摸摸怀中调皮的兽兽,模模糊糊道:“真没用!还是我们家红红好,结界空间可不是那么好破的。红红,下次可不许乱吃生灵了。”

  “坏主人,红红饿,无崖子尊者都是这样喂红红的,主人不让红红吃饭,红红不喜欢主人了。哼!”

  “乖,红红不可以不喜欢主人。主人是怕红红吃了会招天谴的,到时候红红可就不能陪着主人了。”姜圣宇揉了揉怀中柔软的毛发,低低的笑了。

  血环兽瘫软了身子,听着主人絮絮叨叨的声音,朦朦胧胧的睡着了,心里默默的发誓一定听主人的话,陪着主人。

  见血环兽睡着了,姜圣宇也只是抚了抚它背上的皮毛,看了一眼付辛和处在另一个空间的封邑,默然退出了暗影。

  “阿辛,这里有结界,你先让开,我来打开结界。”说着就解下眉间的眉心坠,将类似玉净瓶的发饰朝着某个方向倾倒,灵气集结的位置打开了一个缺口,付辛毫不犹豫的就钻了进去。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视野,确是存在在不同的空间的。

  “靠,阿辛,你怎么才来啊,等你来我都得死个百来遍了。”路灯下的封邑龇牙咧嘴的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指尖的血迹还没凝结,被捂住的那之胳膊有些扭曲,应该经历了一场大战。

  付辛赶紧跑到封邑面前,替他看了看骨折的胳膊,拉着他从灵气开口处出去了。

  并未注意周围的付辛因此也没能看到在空间的另一边,一身长袍加身的女子正以一人之力打开了空间结界,然而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女子却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沉思一瞬,才出了结界。

  付辛出来,天琴集聚的灵气也就散了,二人立刻就把封邑送往了最近的医院,一路上封邑唠唠叨叨的的说起自己的经历,当时那辆黑车突然冲过来是真把他给吓傻了,脑袋在那一瞬间放空了,本以为这下肯定死定了,没想到最后居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女人给救了,暗下一阵唏嘘,但也庆幸有人及时救了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