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死亡案件(二)
雪小狸2021-07-03 12:473,083

  “死者姓名:郑珠,性别:女,身高:160cm,衡大大二住校生,其家住湓林菀119号。死亡时间为2015年9月18号6:00——6:30,也就是今早的六点到六点半之间,死者鼻腔内有大量乙醚成分。室友:龚琳、朱颜和赵艳敏。根据同年级学生的查询,他们几个之间的关系较好,并没有杀人动机,且死者死亡当天都有不在场证明。死者死亡前半个月与其男友——王谦有过争执,我们去拜访过王谦的家,但是都没碰到他,我们怀疑这件案件和王谦有关系。”

  “金城哥,死者的三个室友都有录口供吗?”

  “有,我将录像带放出来给大家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金城将从审讯室里拿出来的录像带放给在场的人看,知晓申正佑和付辛的比赛,虽然对付辛有些格外的疼爱,但是还是有些不太看好他,毕竟实力就摆在眼前,容不得自己为他狡辩。

  付辛仔仔细细的观看着审讯室中所有人的表情,但似乎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毕竟自己并不是修习用面目表情来判断心理的心理学,自然从神情中看不出什么,因此也就只能从他们的话语中推断漏洞了。

  看完录像带之后,付辛催着金城将昨天在现场窗台上发现的粉末化验拿出来,金城才想起来,貌似拿去化验的东西还没拿到报告,暗责自己失职,便一个人去化验室拿报告去了。

  “袁姐,前天拿给你的那些白色粉末化验出结果了吗?”

  “哦,小金啊,化验出来了,那些白色粉末是一种化学物质——五氧化二磷,这是在现场发现的东西吗?似乎很少的样子,这种东西很容易由白磷氧化生成的,但是这么一点分量的白磷并不能造成现场窗台上那么大的烧痕。”袁姐一边将化验报告拿出来,一边对之前金城的猜测提出疑问,但袁梅并不是专修刑事破案的,因此也不好多说其他的。

  拿到报告,金城对袁梅道了谢之后就又回到了重案组办公室,并且跟付辛讲了袁梅交代的事情。

  看了化验报告之后,付辛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看了看申正佑沉默的表情,对金城说道:“金城哥,我需要再次去死者的三个室友那询问一次,你能帮忙安排一下吗?还有死者的男友——王谦。”

  “好的。”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黑暗将污秽与邪恶再次释放出来。天琴不厌其烦的教导付辛如何利用符纸提升自己的灵力,周边的一些怨灵已经在这一夜与付辛的较量中散了个干净,而付辛也渐渐发现自己身体里积存的灵力似乎都用来冲破封印了。随着灵力的提升,他将灵力注入符纸中也慢慢变得简单起来,这一夜,污秽的灵魂似乎变得可爱起来了。

  次日,阳光洒满窗台,飘摇的树影悠闲地骚扰着付辛的脸庞,恍恍惚惚地为他更添了一丝神幻色彩。天琴立在半空,用灵气一丝一点的描绘睡着的容颜,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些什么,痴痴地笑出声来,那容颜不再是和付辛相像的那张脸,柳眉珠目,好似弯弯碧潭里映照的银月,梦幻迷蒙却晶透迷人,朱唇裂开的笑容恰似红玫开放,竟若有若无地透出一股清香,这五官正好嵌在一张瓜子脸上,让这张脸看起来更加明艳,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付辛睁开眼,恰好看到总是充满怒气的脸上终于盛开的笑容,一时间有些怔楞。

  “起来吧,今天不是要去询问你想知道的问题吗?”

  一大早起来居然看到原来对自己一直很嫌弃的人对着自己笑,这是一件多么惊悚的事件。然而,不等付辛思考清楚天琴今天有没有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天琴看到付辛拖沓着不起床就愤怒了,“丫的,给老娘快点!”

  “额……”现在,付辛终于相信这个是真的天琴。“你怎么又换了一张脸啊?”

  “老娘乐意,管得着吗你!”

  付辛挠挠头,掀开被子,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校园中的卿华亭中,几个当事人正在亭中看似悠闲地聊着天。

  “我想请问一下,案发之时,你们三个是在一起吗?在哪里?做什么?”

  “我们本来约好今天四个人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的,到那时珠珠还在睡觉,所以我们就只能三个人去了,我们一直都呆在图书馆,并没有单独离开过。这些昨天录口供的时候都已经告知过了,今天还来,你们不烦我都烦了。”说话的是身着一身淡蓝色连衣裙的赵艳敏。

  付辛紧锁眉头,神色上并无不快,但又像在思索些许什么,打断金城的继续问话,淡淡道:“那么请问,为什么约好一同去图书馆,为什么到最后却不叫上死者一起?”

  “她前天晚上和她男朋友约会喝醉了,所以第二天没能起来。”这一次回答的人是众人口中与死者是最好的朋友的龚琳。

  “男朋友?看来是该去拜访一下了。我在之前的口供中看到,死者死亡的前天晚上是在凤华酒楼与其男友约会,但似乎最后并不是男友将其带出。而且,我们去拜访过酒店的服务员,酒店服务员称当天来接死者的,是您——龚琳小姐接她离开的,死者男友王谦并不曾出现在酒楼的监控中,也就是说,死者男友根本没有去过酒店。龚琳小姐,请问,您接到郑珠小姐的时候有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特别的气味?”

  “付辛学长,我去接她是因为她给我打电话说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我作为她的好朋友当然得在她受伤的时候帮一把。再说了,在学校,和珠珠比较要好的,就只有我们几个,而那天朱颜在她姑姑家,到门禁之前才回来,艳敏去渣游戏了,只有我没事,自然就去接她了。气味?呵呵,学长,她喝的烂醉如泥,除了酒味还能有什么气味!我说,你一个门外汉,不懂就别瞎问,浪费我们的时间。”龚琳的嘲弄和曾经嘲笑过付辛的人一样,显然,对于付辛的懦弱无能是耳有所闻的,因此神色间都带着一些轻视。

  金城见付辛平白无故的被攻击,心中有些愤愤,在金城眼中,常常跟随在申正佑身边观看的付辛就像是他们重案组成员的小弟弟一样,虽然有些时候有些胆小,但是他已经非常努力的在克服了,被这样的人嘲弄,一时让他在心里不由的为付辛担忧了。

  而被攻击早已习惯的付辛并不在意,掩下眼中那丝莫名闪过的红光,和金城一同离开了。

  付辛深思着离开,却不知,在卿华亭中另外一个人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幽幽的笑了,那笑容如同春日里拂来的和煦的风,又如冬日里盛开的一抹暖阳,暖的让人愈发沉溺。

  朱颜低下头,笑了笑,轻声道:“呵,加油啊,小学长,还有一个线索没问到哦!”

  ————————————

  “金城哥,现在我们去王谦家吗?”

  “对,申哥已经在王谦家了,我们得快一点了,否则小阿辛又得落后了。”

  面对金城不着痕迹的担忧,付辛只是点了点头,但心头却暖暖的。

  待到了王谦家中,却不见王谦的人,申正佑和另外的江姐在询问着王谦母亲王谦这几日的动向,只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进展。

  “申哥,王谦又不在吗?”问话的是刚刚和付辛到达的金城。

  申正佑点了点头,对着发呆的付辛声音小了小,说道:“王谦这几天都在家中,只不过谢绝见任何人,而且听王妈妈说,王谦似乎是因为学校的BB网上传出了对他不太好的照片才不想上学的。我看过了,那张照片,虽然网上已经被删了,但是总有些人喜欢八卦,因此就留存了下来。这张照片是王谦和一个女生的——床、照,那个女生不是郑珠。”

  “申哥,那他九月十七号晚上有没有出去过?”

  “没有,从那张照片发布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之前龚琳录口供的时候,说郑珠是因为男朋友发短信过来说想要和好才出门去凤华的,但是监控中表示王谦并没有去过。只不过郑珠的手机上有王谦的短讯,这是怎么回事?”

  听着申正佑的思考,付辛适时的将自己心中的看法提了出来,“能将王谦的手机借来看看吗?”

  “这个恐怕要问王妈妈要了。”转过头,申正佑支开刚才一直在录口供的人,直接问道:“阿姨,请问可不可以将王谦的手机借给我们看一下,这个东西关乎王谦的清白,我们得按规矩盘查一下。”

  王妈妈一听是对自己家孩子的照顾,二话不说立即上楼去拿手机了。然而等众人拿到手机,却又迟疑了,手机中的确有一份短讯是发给郑珠的,而且时间就是在九月十七号的晚上。也就是说这件事,王谦也参与了,但是又似乎说不通,任谁在作案完成之后都会将证据抹灭,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证据摆出来,除非是有足够的把握能不被抓住把柄,否则就是太过嚣张,只不过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